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我家鸭仙有点傻

我家鸭仙有点傻

整理:腐书网 作者:蓝国王灯 发布时间:2016-07-18

简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泓湖,湖心有个小木屋,屋里住着个鸭仙人……”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泓湖,湖心有个小木屋,屋里住着个鸭仙人……”

我第一次遇见他时,是阳春三月一个温暖的午后。
那时我尾鳍刚长满,正浮在湖面透气,他也还是一只黄毛绒绒的小鸭子,逆着大好的日光,拿两只滴溜溜的黑眼珠瞪我,一蹼一蹼地划着水,在水面游得东倒西歪,姿势傻得不可救药。
我慌忙潜进深水里,可躲在水草后面等了半天,也没见那个前辈们再三告诫的天敌追来。

清和四月,我大着胆子躲在一根插入水面的断树枝下远远地瞧他。
他羽毛已成白色,却在水面追着屁股打转,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真傻。就连一只水鸟掠过他身边,他都吓得差点翻进水里。
那傻样乐得我直摆尾,竟丝毫没注意到那迎面压来的黑影。
“哗啦”一声水响,我鱼身一斜终是险险避过那飞鸟的毒爪,惊魂还未定,那水鸟却飞速转身又朝我扎来。
一个黄绒绒的身影兀地挡了过来,扬起短小但宽厚的翅膀,挡住了飞鸟的利喙。
我惊惶钻进水底,腮边空余水面唏哩哗啦的一团乱响,那响声萦绕在腮边,半晌都未散去。

仲夏五月,我吐着泡沫在水面畅快欢游,那傻家伙一身花白羽毛,在我身边一遍遍地打圈。
也不捉我,也不咬我,在离我三尺的水外一圈一圈地打转,头虽然瞧向前方,黑眼珠却斜下眼角瞪着我移也不移,眨也不眨。

仲夏五月末,那傻鸭子幻化成了人形,从此不再下水,还多了个特矫情的爱好——钓鱼。
放着自己灵活的身手不要,非要选择不会水的人类拙劣的捕鱼方式。啧啧,要不怎么说他傻呢。

季夏六月初,当第一缕曙光穿透水面撒入微茫的水底时,我摆摆尾,撇开其他同伴,游到那傻鸭子架空在湖面的木屋附近。
远山衔黛,朝霞已在天边汇聚。可湖面泛着蒙蒙的雾气,害得那傻鸭子隔着水面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
但是,即使是条傻鱼也能看得出来,那家伙在钓鱼。
我绕着他那饵转了两圈,对着那饵上的蚯蚓嫌恶地唾了口泡沫。
哼,想拿蚯蚓钓我蓝国王灯?
真亏那傻鸭子想得出来,谁不知道蓝国王灯鱼最喜欢的是小虾?!
我头也不回地游走了。

碧绿的湖水在微风中泛起细小的波纹,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正悠悠地飘。
季夏六月末,我懒懒散散地躺在柳枝下的阴影里,任风儿轻拂,绿枝儿摇曳,斜着眼睛瞧那傻大仙。
那傻大仙刚才还把那蚯蚓在我身边摇来晃去,一见我游走,竟然扔了竹竿唉声叹气地倚在自己那破烂木屋门前的柱子上。
“啧啧,真是可惜了副好皮囊。”我盯着他身影忍不住感慨。
那随木头纹理铺散开的如瀑墨发和一袭轻柔的白衣倒真是有几分仙家的影子,只可惜,平白赋予了那傻鸭仙。

我趁着他闭眼休憩,一甩鱼尾又游到木屋边。
从屋前的空处游到那木板下,又学那笨家伙的模样绕着他的脚打了两个圈,眼睛也有样学样地用眼角瞪那两只悬空的脚。
别说,还真逗。我鼓起腮帮吐了口沫沫。

一只红色的蜻蜓尾尖轻点水面,漾起圈圈微微的波纹。

“鱼儿,你究竟何时才肯上我的钩?”
头顶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我差点肚皮一挺装死。

我抬头一看,原来那家伙不知何时醒了,正弯弯着眼眉看我。

我被他看得心慌,往后退了退,又摇摇尾巴,一扭头游跑了。
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却见他目光尾随于我,失落地颦眉。
我突然连游水的劲都没了。

山中向来日月飞逝,时光如梭,可这一个月,却差点让我生生等白了鱼鳞。
我天天掰着尾鳍数日子,终于在上秋七月末盼来了成年的那一天。
若是成年,我便能幻化成人的模样脱离水面。

一早,我便迫不及待地游到湖面,那傻鸭仙果然还在钓鱼。
照旧是临水坐上那凸出的木板,白衣飘飘,怡然自得,要多臭屁有多臭屁。

我抬眼瞧了瞧,饵上的蚯蚓只剩了半截,着实恶心。
我在原地转了一圈,吐了口泡泡,把心一横咬了上去。

“阿蓝。”他好心情地用手指戳了戳我,恩……戳了戳被他用盛了湖水的坛子养的我。
我鱼尾一摆,游到坛子的另一角。

适才本鱼仙刚咬上那死蚯蚓,那只笨东西就骤然跳进水里张口咬住了我。
他大爷的,本鱼仙第一次和天敌的舌头做亲密接触,在周围一片漆黑的口水滴答声中,能不瑟缩得直抖么。
什么叫“阿蓝你不要抖,我嘴里很暖和不冷。”本鱼仙分明是被你头朝下一口扔进这坛水中撞得头脑发懵才会暂时性抽搐的好不好?!


“莫不是病了?”他又蹙眉戳戳我。
我往边角又游了游,暗自镇定心神。

“不知道煮得好不好吃……”他自言自语,白衣轻旋去了柴房锅边。
这回,我抖得如风中树叶。

你这个该死的鸭仙,原来你刚才把本鱼仙含在嘴里不吃是为了煮了再吃!
可怜本鱼仙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咬了你的钩。

明明,晚上就可以化成人形。
都怪我太迫不及待,想以人身见你。

“小蓝来尝尝,我煮的虾好不好吃。”突然头顶阴影飘来,我惴惴抬头却见他抓着只小虾,语笑晏晏。
“如若好吃可要精神点,不能装病吓唬我。”他的脸向水面压下来,我心虚地往后退了退。

恨恨地撕扯着那家伙扔进来的小虾的小胳膊小腿,我吐了口泡沫,心道:这真是我此生吃过最难吃的虾!

头顶那白衣家伙却拍着手笑:“看来阿蓝你真的很喜欢这虾吃的很开心。”

“咕……”本鱼仙差点被这笨鸭仙的自言自语噎死。


盛我的坛子被他摆放在了桌案上。
这个家伙自从上午捉了我,就不曾再出门半步去钓鱼。
现下更是伏在案边,不时地伸着魔爪搅动坛内水面。

本鱼仙被他盯得有些心慌,连换了好几个姿势都觉不甚满意,直恨不得把水面糊成青石砖好把自己遮起来。
本想游到阴影里睡会午觉,却又被他拨拉到了光线下指手画脚。

“阿蓝,你身上的深蓝色纵纹真是漂亮。”他嘴咧得连口水都要流下来。
本鱼仙翻个身,脸上有点热。
却被他伸指又戳了戳:“阿蓝你怎么了?不要翻白肚皮呀。”
于是本鱼仙只好翻个白眼低骂一声再老实翻回来。


是夜,忽然狂风大作,乌云遮顶,山雨欲来。
树影瞳瞳映在深色的夜幕中。

我蜷缩在坛中,困得要命。
被灼灼的目光盯了一午后,我……我差点连全身的天蓝色都被他盯红了,更别提安稳地困一小会。

拜那傻鸭仙所赐,我应对此番成年的天劫怕是要耗费更多的气力了。

屋外枝条尽数被风折断,劈里啪啦直响。
墙上,书案上,摆放的东西齐齐落地,盛我的坛子也在不安地晃动。

湖面搅起巨浪,黑压压直奔木屋而来。

我叹了口气,勉强睁开眼。
却顿觉天旋地转,坛子竟是已倾出桌案边缘。

头顶白影一闪,晃动的身子复又平稳。
原来是他将我连坛带鱼抱在怀中。

“阿蓝莫怕。还有我在。”他急急切切,抱着坛子担忧地瞅我。

屋外风声一阵烈过一阵,木头的噼啪断裂声尽入我耳。

这个傻鸭仙,都到此时了还在诳我,明明自家屋子都要倒了,还叫我莫怕!


我吐了口泡沫,本想再多看几眼他着急的模样,可那房梁已经塌将下来,眼看就要压在他身上,实在容不得我再拖拖拉拉不去救他。

只见屋内蓝光一闪,房梁回移复原,吱嘎声骤止,先前掉落的锅碗瓢盆笔墨纸砚统统跃上墙角跃上桌案一一归位。

风消雨停,乌云渐散,月光透过窗台袭上我一身的蓝衣,映出清泠的光。

我牵起身边惊犹未定还抱着一坛空水的白衣人的手。

“阿白莫怕。还有我在。”我笑说。


后记:

湖心的小木屋外,我与我家鸭仙倚在临水的木柱上。

他倚在我的怀里,悠悠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泓湖,湖心有个小木屋,屋里住着个鸭仙人……和他的小鱼。”说着瞅了瞅我,见我含笑望他,未有反驳,便又喜孜孜地道:“鸭仙人有个爱好是钓鱼,专钓湖心里的小蓝鱼。”

我瞪了他一眼,轻轻撩开他额前散乱的发,道:“你既知我爱虾,为何又要用蚯蚓作饵?”

他嘴角一弯,神秘地笑:“因为我是鸭仙人钓鱼——爱者上钩。”

“哦?”

“若是不用蚯蚓作饵,如何能知阿蓝你真的倾心于我,就是宁咬蚯蚓也要同我在一起呢?我……我怕……你会觉得……我强迫你,勉强你……”

原来我家鸭仙并不傻。就是最后一句话的语气着实让我心酸。

“阿蓝你生气了?”他见我不语,以为是我气恼,羞赧道:“其实我第一眼见你时,欢喜得连水都不会划了。见你看我,我却羞得只会原地打转,可看到水鸟要啄你时,我又吓得赶紧飞去护你。所以我围着你打圈,就是要告诉其他的鸭呀鸟呀,你是我的。我用蚯蚓钓你,你不上钩我难受,可你真的咬钩了我又舍不得拖你上来怕鱼钩扎疼了你,只好蹦到水里把你含到嘴里护着。我不敢变鸭子见你,就是怕你嫌我丑。你那么好看……”

我吹了个气泡,故意皱眉道:“阿白你太过分了。你把我含着分明是要吃了我。”

他愣了一下,看我那气泡随着风儿缓缓上升,才幽幽开口:“阿蓝,别装了。你一开心,就会吐泡泡……”

本鱼仙,又差点被他的话噎死。

我赶紧低头亲他,指尖缠绕住他的发,轻轻在他耳边赖皮道:“阿白,鱼儿又想吃鸭了。”

他脸腾地红了不敢看我,身子却在我怀里软了下来。

哈,其实我家鸭仙还是傻。

《我家鸭仙有点傻》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