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归来燕

归来燕

整理:腐书网 作者:偷眼霜禽 发布时间:2016-07-20

简介:这条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这条路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沈春在及膝深的雪地里已经走了半个时辰,只觉得自己的两腿快要失去知觉了。他把背上那个严严实实裹着一张白狐裘里的人向上托了托,喘了几口气,呵出的气息在这冷得不像话的天气里化作白白的雾:“我、我说,还有多远?”
  伏在他背上的人微微动了一下:“转……转过这道山坳,前面……那座山的山顶……就是了……”
  山顶!
  沈春心中叫苦不迭,几乎要后悔答应送他来这里,觉得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冰冷,又不由得担忧:“林前辈,你还撑得住不?”
  那人轻轻咳嗽几声,也许是没力气,并没答话。
  这道山坳浅浅的,一刻钟便转了过来,林如璟压下嘴里的一口血,挣扎着抬头去看,他伤得太重,不光走路、说话的力气没有,眼睛里看出去也是模模糊糊,他勉力支撑着,睁大了眼茫茫然寻觅了许久,才隐约看见雪山之上那座熟悉的塔楼。他心里一阵宽松,头颅无力地垂到沈春肩上,再也没力气挪动。
  之后便闭上了眼。
  比爬山更痛苦的莫过于背着人爬山。
  更糟糕的是,背着人爬的这座山还是雪山。
  沈春接连打了几个滑,幸好他的身手在江湖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出类拔萃,才没将自己和林如璟一起摔倒。他心想这样不成,想一想,解了腰带将林如璟绑在自己身上,空出两只手来攀爬,一面道:“林前辈,你抓紧我。”
  林如璟沉沉地伏在他背上,气息低微,一声不吭。
  沈春知道他原本伤得重,撑到现在只怕是不好了,心中有些着急,运一口气,手脚并用往山顶爬去。心想林前辈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到这个稀奇古怪的地方来,多半这山顶住了一位神医,早些上山,早些见到这位神医,那便多一分希望。
  他爬得额头见汗,堪堪要到山顶时,忽然发现眼前多了一条绿裙,当即停下了,抬头去看。眼前站着的是一名绿衣少女,那少女姿容明艳,一身嫩绿衫裙在雪地中十分打眼,沈春正值青春年少,登时看直了眼,道:“姑、姑、姑娘……”
  那少女嫣然一笑,道:“你是叫姑姑呢,还是姑娘?”
  沈春干脆利落地道:“神仙!叫神仙!”
  那少女偏了偏头,看着他道:“你是谁?”
  沈春笑道:“在下是神剑门门下第……”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绿影一晃,跟着双腿一痛一紧,也不知怎么就摔倒在地,险些一路滚下山去。他摔倒时压着了林如璟,一时也顾不得同那少女理论,解开了腰带,翻身爬起来,叫道:“前辈、林前辈!你怎么样?”
  那少女道:“这又是谁?”
  沈春怒道:“你戏弄我不打紧,林前辈病得快要死了!”
  那少女眨了眨明亮的眼睛,道:“林什么?”
  沈春怔了一下,道:“林如璟。”
  那少女若有所思地重复一遍:“林如璟。”忽然道,“你带着他,跟我过来。”也不管沈春跟不跟上,转身飘然而去。
  外面冷得冻掉手指,那塔楼中却温暖如春。沈春抱着林如璟踏进去,顿时觉得自己活了过来。那绿衫少女在他前面引路,敲开三层一间房门,向歪在榻上翻阅书册的一人道:“师叔,有个叫林如璟的人,是不是你认识的那个?”
  那人闻声抬头,往那少女身后看去,沈春见到他的脸,不由得一怔。这人生得好看倒是其次,眉目年轻得很,与自己年纪仿佛,两鬓却已花白,眼中光华沉静内敛,又不像是少年白头。说比自己年纪小使得,但要说比三十几岁的林前辈年纪大,却也不奇怪。
  沈春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瞧见那绿衫少女笑吟吟地望着自己,脑子里一糊涂,居然也叫道:“师叔。”
  这两字一说出口,那绿衫少女笑得连连跺脚,那人也不禁莞尔,朝那少女摆了摆手,那少女旋身出了房门。沈春腾出一只手拍拍自己脸颊,将脸上的红晕拍下去,道:“师……神医,请你救人!”
  那人诧异道:“我不是大夫。”
  沈春张大了嘴,道:“那、那么林前辈挣着最后一口气到这里做什么?”
  那人道:“最后一口气?”
  沈春点点头,急切道:“他伤得很重。”
  那人从榻上起身走近来,沈春看他身量,算不得魁梧,却很是修长。那人看了看林如璟的脸,抬手一掌击在他天灵盖上,他出手极快,沈春有心阻拦,但手还未抬起,惊诧之意还没完全现在脸上,林如璟便睁开眼来。沈春一半脸上仍是惊诧,另一半脸上浮现喜色,看上去古怪得很。
  林如璟费力地转动一下脖颈,看到那人,眼中忽然焕发出一层光彩。他受伤极重,沈春从护送他动身到如今,一直见他双眼暗淡淡地如同盲人,便是从前好好的时候,也没有这样明亮过。林如璟嘴唇颤抖几下,却发不出声音,嘴角流下一道血线来。
  那人望着他笑一笑,道:“樱桃,去收拾一间客房。”
  那绿衫少女樱桃从门边露出头来,笑道:“少侠,请随我来。”
  沈春跟着樱桃将林如璟安置好了,留他在房里安睡歇息,原想同樱桃套套近乎,她却说有事,叫沈春自己去吃点心。沈春怏怏离开,却见那人在过道旁一间凹进去的小室里喝酒,心道有个人聊聊天也比自己吃点心来得热闹,上前道:“前辈真是医术通神。”
  那人道:“我不是大夫。”一面示意他坐下,倒了一杯酒给他。
  沈春道:“那林前辈怎会醒来?”一面将那杯酒喝了,心中大叫好酒。
  那人道:“这不难,我与他武功同出一源。”
  沈春心道原来是师门,怪不得林前辈一定要回来,道:“前辈是林前辈的……师兄?”
  那人微笑道:“那小东西是我弟子。”
  沈春张大了嘴,喝下去的酒流到下巴,赶忙收住。他忽然好奇起来,玲珑圣手林如璟在江湖上何等有名,却从未听说过他的师门:“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王留。”
  沈春又张大了嘴,道:“……那个传说中的世外高人?”
  “好像是的。”
  “杀人如麻的那个?”
  “这倒没有。”
  “武功出神入化?”
  “还凑合。”
  沈春揉了揉眼,定定地看着王留,道:“真的?”
  王留笑而不语。
  沈春盯着他看了半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王留问道:“你与小璟怎么认识的?”
  沈春道:“除魔大会。林前辈做军师,我也是白道的人,就这么认识了,不过不太熟。”
  王留笑道:“那你怎会送他来这里?”
  沈春道:“我们攻入魔教总坛时候,林前辈被妖人暗算了,伤得极重,他说死前想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但那些掌门帮主们都抽不开身。之前林前辈曾替我打开魔教暗器,救了我一命,这样的重任本来轮不到我这个晚辈,但既然其他人没空,我自然义不容辞。”
  王留笑了笑,有些冷,却又似乎很是开心,道:“小璟这些年过得好么?”
  沈春想了想,道:“我没见林前辈的时候,只听人说他武功如何高,如何智谋百出,人长得好,脾气也好,从没人说过他过得开心不开心。但是后来见到他,觉得他一点也不快活,没事的时候便端着一把酒壶坐着,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天边发呆。”
  王留道:“他为什么不开心?”
  沈春挠了挠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认识林前辈也不过三个月……啊,对了,听人说,好像是因为怀念一位好友。”
  王留道:“怎么?”
  沈春道:“这个做不得准,是一个最爱吹牛的酒鬼喝醉的时候说的。说林前辈初出江湖没几年,还很年轻的时候,与一位好友一起出了一趟远门,却只有他一人回来,他从此就没开心过,整天喝酒发呆。”
  王留微笑道:“这倒是真的。你想不想听听他那位好友的故事?”
  沈春喜道:“要要要!”
  忽听樱桃的声音道:“师叔,炭炉准备好啦,搬过来么?”
  沈春忙道:“我来我来,樱桃姑娘,你当心烫着手!”忙不迭地将一只小炭炉搬到王留身前的小桌上,樱桃拿了一张铁丝网罩在炭炉上,又放下一大盘生鹿肉。
  王留道:“樱桃,你去给小璟熬药。”见樱桃撅起小嘴,微笑道,“等你回来,鹿肉也该烤熟了。”
  樱桃仍旧撅着嘴,道:“那我去,你们不许先吃。”
  沈春权衡一下,终究还是听故事的欲望占了上风,急切道:“林前辈的好友是怎么一回事?”
  王留夹起几片鹿肉铺在铁丝网上,道:“小璟是我一年冬天在外面打猎时捡回来的,我这里与外界也不是毫无来往,樱桃的师父、我的师姐便住在中原,有时来这里,常常给小璟带些外面的新鲜玩意儿,他自小便想到外面去,十六七岁的时候,终于磨得我点头答应。”
  沈春心道小孩子喜欢新鲜热闹,那也是常事。
  “我这雪山上荒僻得很,他喜欢外面的花花世界,倒也无可厚非。这孩子一入江湖便野了,除了过年时候回来几天,其余时候一概不见人影。”
  沈春心道这有些过了,问道:“然后呢?”
  “这么过了几年,他在外面认识了一个人,将自己的师承来历泄露了出去,后来居然带着那人来见我,求我收他为徒。我说我只收一个弟子,叫他们两个打一架,谁活下来谁当我徒弟。”
  沈春啊了一声,道:“是林前辈赢了?”
  “他输了。小璟不够狠心,虽然武功比那人高,却下不了狠手,被他打掉了剑。”
  “那、那林前辈怎么还活着?”
  “他要杀小璟,我便把他杀了。”
  “……后来呢?”
  “后来?我杀了那个人之后,将小璟也逐出师门,他便走了。”
  沈春抓着头皮道:“我想林前辈不太会怀念这种朋友。”
  王留点了点头,仰起了头靠在椅背上,似是在回忆往事,悠悠道:“这些年过去,我也有些后悔。当初若是像那个人一般会甜言蜜语,或许如今便不同。”
  沈春呆呆地道:“甜言蜜语?什么?什么?”
  此时樱桃走过来,道:“师兄吃了药睡着了。”看一眼鹿肉,欢喜道,“你们果然没吃。”
  王留微微一笑,看看刚刚烤熟、香气四溢的鹿肉,道:“你们吃,我去看看小璟。”
  樱桃也不客气,坐在王留的椅子上,夹起一块鹿肉送进嘴里,一面伸手在沈春眼前晃了晃:“呆子,你在念叨什么?”
  沈春怔怔道:“甜言蜜语?他们?林前辈?”
  樱桃眨眨眼,道:“他们是那个。”
  “哪个?”
  “断袖。”
  “……那个外面来的人?也是?”
  “嗯,师兄一枝红杏出墙去了。”
  “……怪不得,要是我我也生气。”
  “嗯。”
  “樱桃姑娘,你说林前辈和师叔……会怎么样?”
  “要是师兄抱着师叔的大腿痛哭流涕,或许师叔心一软,就不计较了。”
  “师叔应该会心软吧?”
  “谁许你叫师叔了?”
  “樱桃姑娘~”
  “哼~”
  三个月过后。
  “师叔请留步,晚辈就此拜别。”
  “路上当心。樱桃是女孩子,多留心照顾她些。”
  “是,这个师叔只管放心!”
  “嗯。阿春,你帮我带一条消息出去。”
  “师叔只管吩咐。”
  “就说玲珑圣手林如璟是我王留的弟子,我懒得很,只收一个弟子,谁要想做我徒弟,就拎着小璟的脑袋来见我。”
  “师、师叔?”
  “……师父,你好狠心。”
  王留微微一笑,侧头看他,笑道:“看你以后还能去哪里?”

 【番外·肉汤】
  林如璟醒来已有足足一个月,伤势也好了八成,但这剩下的两成却始终迁延不愈,吃什么药也不见好,慢慢地又是一个月拖了下去。
  樱桃对他一去数年原本有些不满,但王留既然不在意,这个师兄小时候对自己又好,什么都让着自己,也便尽心替他调治,见他病情一直没起色,也不由得发愁。
  沈春看樱桃发愁,自然也高兴不起来,时常唉声叹气。陪王留下棋消遣时候,他棋力原本在王留之上,居然连败三局。
  王留道:“怎么?整日心不在焉的。”
  沈春发愁道:“樱桃不开心。”
  王留道:“小丫头怎么了?”
  沈春道:“大概是因为师兄的伤势一直没大好。”
  王留“嗯”了一声,道:“拿人参当饭吃还没好起来?”
  沈春道:“之前伤得太重。师叔你怎地不去瞧瞧师兄?”
  王留往椅背上一靠,道:“老子是他师父,他不来给我磕头,还有我去看他?”
  沈春挠挠头,道:“师兄多半是不敢见你。”
  王留抬手将棋子一颗颗摆回原位,道:“想让他早早好起来,那也不难。”
  沈春嘻嘻笑道:“师叔,咱们来打个赌。”
  王留道:“赌什么?”
  “要是三天之内师兄好起来了,就是师叔赢了,师叔要我做什么都成,要是师兄没好起来,就是我赢,”沈春说到此处,忽然忸怩起来,“……求师叔在师父面前替我提亲。”
  王留抬眼瞥他,微笑道:“一言为定。我若赢了,你就亲自去向师姐提亲。”

  当夜月圆星稀,沈春同樱桃依在一处卿卿我我,正情浓时候,沈春忽道:“你听。”
  “什么?”
  “师兄房里似乎有什么声音……”
  “嗯?”
  “像是在哭……又不太像……”
  “哪有?你听错了。”
  “呃……是没有了……”
  卧房里,林如璟死死咬着枕头,不敢再发出半点声音。王留吻他汗湿的脖颈,低笑道:“怕什么,他们都知道。”伸手握住他的腰,也不管他还没痊愈,只顾在他身上使劲,“整天装死躺着床上不起来,床上舒服么?”
  “我……不是……”
  “还偷偷把药倒了,嗯?”
  “呜呜……”
  王留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记:“你小子就是欠揍。”
  次日早饭时候,桌上多摆了一副碗筷。
  林如璟扶着腰走近前来,脸带微红,向沈春点头一笑:“多谢沈少侠仗义相助。”
 
  ·番外完·。

《归来燕》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