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食言

食言

整理:腐书网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6-07-22

简介:棠华镇上有一户周姓人家,父母早亡,只余下一双兄弟相依为命。

 棠华镇上有一户周姓人家,父母早亡,只余下一双兄弟相依为命。
  
  周二郎带着兄长上街买菜,迎面撞见穿绿丝裙的王媒婆。
  “二郎,老婆子上回同你说的李家闺女,你觉着如何?”
  “多谢王婆,只是……”
  “哎呀你还犹豫什么!李家闺女大眼睛翘鼻子,笑起来两个酒窝,是镇上有名的美人儿!难得她瞧上了你,真是别人盼也盼不来的福气哩!”
  “……”
  一回到周家院子,那人便手脚并用地缠上来,“二郎二郎,你喜欢李家妹子?”
  二郎放下菜篮,转过身微笑,“大眼睛翘鼻子又如何,在二郎看来,哥哥才是世上最好看的人。”
  那人素来面皮薄,别别扭扭转了头。二郎眼中含笑,凑上前亲了亲他的嘴。
  时值盛夏,他们站在树下,树上的蝉叫个不停。二郎闭上双目,眼前依然残留一片浓绿。那人手臂迭在二郎的颈间,白皙的皮肤泛着凉气,消去烦躁的暑意。
  “哥哥,哥哥……”
  “嗯?”
  “你在二郎心中,无人能及。”
  
  周二郎带着兄长在镇上摆摊卖字写信,王媒婆扯着块帕子一扭一扭地走过来。
  “二郎啊二郎,李家闺女上月嫁进城里,都赖你木头似的没反应!不过别愁,昨日镇西张三娘向老婆子打听你哩!”
  “王婆,二郎……”
  “哎哟!谁不知道张三娘绣得一手好花,镇上女红没人比得过她,定将手上绝活传给她闺女了!到时候你们小两口过日子,男写字女绣花,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
  收了摊,那人耷拉着脑袋跟在二郎身后,“二郎二郎,我不会绣花,连缝块补丁都不会。”
  二郎腾出一只手拉住他,“哥哥不会,二郎会就成了。”
  那人这回却没那么好哄,依然愁眉苦脸,“我向来笨手笨脚,不如二郎。”
  “胡说!”二郎却回身认真道,“哥哥可还记得小时候用草叶折的蚱蜢,那么精巧的东西,只有哥哥会!”
  那人脸上带了吃惊,“二郎还记得?”
  二郎笑起来,“何止记得,二郎还好好地收着。”
  虽然翠色草叶早就发黄,枯脆不堪触碰,二郎还是好好地收着。因为如何忘记,当年自己坐在檐下大哭,那人拎了两只草虫,笨拙地坐在他身边,“二郎别哭,爹爹娘娘都在,你看,这只是爹,这只是娘。还有哥哥,哥哥会永远陪着你。”
  
  周二郎带着兄长出门置办年货,街角瞧见王媒婆一身红袄子头上插了朵花。
  “二郎唉,你到底喜欢啥样的闺女?”
  “王婆,二郎眼下没有成家的打算……”
  “呸呸呸!男大当娶,女大当嫁,天经地义的事,你父母都不在,家中无人替你操持大事,老婆子一定管到底!”
  “王婆……”
  “昨日你经过长街,可有回头望了卖胭脂的小闺女一眼?原来二郎喜欢小家碧玉,今日人家就羞答答地就来同老婆子说哩!”
  “……”
  王媒婆一走,袖子就被那人扯紧,“二郎二郎,你、你当真……”
  二郎好不委屈,“还不是哥哥昨日非要吃糖葫芦,我回头去找,卖糖葫芦的老汉就站在胭脂摊的隔壁。”
  那人软乎乎笑起来,“糖葫芦真好吃。”
  “你啊,”二郎又气又好笑,“今天还要吃么?”
  “要!”
  那人的手牵在掌中冰冷,冬日的阳光照在糖葫芦上,折出五颜六色的光彩。二郎摩挲着他的手,无论怎样也暖不起来。
  就这样罢。就算是这样,他也愿意。
  
  周二郎带着兄长甫走出院子,便看见候在巷口的王媒婆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二郎,你今日须说明白,镇上的姑娘,究竟哪个才入得了你的眼?老婆子说媒无数,无一不成,怎么偏在你这儿碰了一趟又一趟钉子!”
  “王婆,这……”
  “你不说,我还不走了!”
  二郎勉力一笑,“兄长尚未成亲,哪里轮得着二郎?”
  王媒婆瞪大眼,吃惊地盯着二郎,好半天才抖着嘴唇惨声道:“二郎哟,你哥哥去年春天就没了呀!”
  忽然一阵风吹过,春天的花朵纷纷扬扬落了一地。二郎煞白着脸,“什、什么胡话!哥哥每日都同我在一起。”他急匆匆回头,想要把那人推到王媒婆眼前叫她看个清楚。但院子里空荡荡,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王媒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哥哥去年春天生了病,镇北孙大夫来瞧过,镇南你表舅一家帮忙办的丧事。二郎,老婆子知道你同你哥哥感情好,但也不能糊涂成这样!”
  二郎睁着眼,却看见那人苍白着脸躺在床上,“别看着我了,我现下丑得很。”看见那人眼神空茫,许久才回神微笑道:“还记得爹娘过世的那年么,对不起二郎,哥哥要食言了。”看见那人病痛难耐,额上被汗水浸透,却露出孩子一般天真的目光,“二郎,我想吃糖葫芦。”
  他跑去买糖葫芦,匆匆回来。回来后,回来后……
  回来后,那人坐在院中大树下井沿边,全无病容,笑嘻嘻向他道:“二郎,你跑去哪里,我到处找你!”
  
  周二郎浑浑噩噩送走王媒婆,在院中枯坐到天黑,终于回屋点了一盏灯。
  灯下,有谁轻轻拍他的肩。二郎回头,那只鬼委委屈屈道:“二郎,你做什么不理我,我肚子好饿。”
  做鬼也会饿肚子么?二郎却释然一笑,“哥哥且等着,二郎这就去做饭。”
  他起身迈出两步,又回头拉住那只鬼的手,“哥哥方才去了哪里?”
  鬼迷茫地眨了眨眼睛,“我一直在屋里啊,但二郎失魂落魄,无论我怎么叫你拉你都不理我!”
  二郎喉咙一紧,拉着鬼出了屋。院子里月光名盛,鬼面色青白,双唇毫无血色,脚下也没有影子,但漆黑的琉璃般的两个眼瞳中,全是二郎。
  ——二郎别哭,还有哥哥,哥哥会永远陪着你。
  ——对不起二郎,哥哥要食言了。
  ——二郎,你跑去哪里,我到处找你!
  二郎抬手抚摸鬼的脸颊,微笑道:“哥哥,你没有食言。”

《食言》点评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