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

整理:腐书网 作者:叫我小肉肉 发布时间:2015-07-25

简介:林小飞,16岁普通青少年,被死党忽悠伪装成成年人去新开的酒吧“欢场”happy。其实现在的酒吧虽说是未成年不得进入,但是现在的十六岁少年,哪里还看得出稚气的影子,林小飞和死党身高早都过了175,看上去就跟个成年人也差不了多少了。

第一次进酒吧,必须没什么经验。林小飞的死党小荣是个老手,帮林小飞点了杯长岛冰茶,毫不犹豫地跨入舞池跟着大部队一起群魔乱舞了。

林小飞一个人坐在吧台边上,有些局促不安。他一口一口的喝着酒试图冲淡心里的一些焦躁,毕竟在今天之前,他的唯一身份只是一个好学生。酒吧狂乱的重低音每一下打到他心里都像是被锤子小小地敲击了一下,空气中到处散发着夹杂着一点酒味的汗味,那时候林小飞还不知道,欲`望差不多就是这个味道。

旁边忽然来了一个男人,看着三十多,好像是刚跳完舞过来喝酒。他一眼就看出了林小飞的局促,笑笑在他耳边大声问道:“第一次来?”

“嗯……你好,我叫林小飞。”他有一些单纯,别说不能轻易和陌生人说话了,就连在酒吧里是不能随便说自己的真名这个江湖规矩都不知道。

男人被他的单纯整笑了,打了个招呼又叫来一杯酒:“我叫John,这杯我请你,算是交了新朋友。”

John长的不算差,看着像个白领,但是身材有点壮,所以气质颇有一些侵略性。林小飞没有拒绝,他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只说了声谢谢就喝了起来,没有发现John眼中诡异的光芒。

喝了酒之后,他觉得有些头晕,想着可能是自己不胜酒力。可是晕眩越来越明显,不但头晕还有些热。照理说不应该啊,酒吧的冷气是打的非常足的。

“你怎么了?喝多了?我扶你上洗手间吧?”John关心地半扶住他,不被碰到也还好,一被碰到,肌肤像被电了一下又像被刺了一下,林小飞很难受,又无法说出到底难受在哪里。浑身软的像没有骨头一样,任凭John扶着他走过人群往酒吧后面的洗手间走去。

事到如今,再少不更事的林小飞也知道他可能是着了道了,这种浑身像被火在烧的感觉绝对不是醉酒那么简单。如果是平时他还能反抗一下,可现在别说反抗,他连发出求救的声音都显得很困难。

John并没把他带进洗手间,而是在洗手间门口的拐角处就把他压在墙上吻了上去。这是林小飞第一次和人亲吻,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他直觉不太喜欢,可是现在他的身体太需要和人接触了,只要是被碰到就像又冰块缓解了他体内的一丝燥热。

“唔……”John显然很有经验,牙齿被轻易撬开,舌头被肆意地缠绕顶弄,林小飞连呼吸都不太会了,只觉得被越吻越难受,他想叫却叫不出来,只能拼命扭动着身子迎合男人的攻击。

“我最喜欢你这种没经验的小处男了,今天让我帮你开苞吧。”John猥琐地笑着,手从衣摆下边伸进他的上衣里,捏到他的乳尖。

“啊……”简直像被刀砍了一样的刺激,John冰凉的手让林小飞觉得又热又冷,冰火两重天,被摸到的地方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只想着对方再摸他多一点,让他能不要那么热,不甘心刚缓解燥热的吻就这么中止了,他主动抬头凑过去唇想继续那样激烈的亲吻。

电光火石间,本来在他身前的男人被人大力地抡了出去。

“我`操……谁他妈坏我好事。”来人的力气特别大,他一个180的大男人一下子就被拎倒了不算,落地的力量让他屁股直接碎成两瓣一样疼痛。

“我劝你不想死的话快点滚。”男人的声音低低的,很沉稳,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心头一紧,无法控制的就害怕,像是他的威胁随时会成真。

“妈的,让你给你就让给你。下次咱们走着瞧。”John站起来揉揉屁股,跌跌撞撞的跑走了。漂亮小男孩多的是,还是别招惹暴力肌肉男的好。

林小飞对于发生的变故并不知道多少,他头脑还混乱着,软软地抵在墙上,他觉得热,又没人亲他摸他,他只能自己伸手隔着裤子摸着燥热的源泉想让自己舒服一点。

“小飞你醒醒,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你给我起来!”男人的声音失去了冷静,像是在暴怒,可是动作却很轻柔地把林小飞拉了起来。

“唔……爸爸?我……不知道……好难受……”林小飞反应过来眼前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可是这并不能改变他现在极度渴望被人触碰的欲`望。所以他就着被父亲拉起来的姿势,搂住了他的脖子。

“爸爸……我难受……你亲亲我……”在男人错愕和震惊的目光下,林小飞两眼一闭,将唇凑了上去。爸爸凉凉的嘴唇让他觉得好舒服,可是这还不够,他好渴。他现学现卖,学着John刚才顶开他牙关的姿势也用自己软软的舌头撬开了爸爸的牙齿,舌头相抵的一刹那,林小飞感觉到巨大的快感铺天而来,连身上难耐的欲`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只求和眼前的男人吻的更深。

林辰石化了。他才16岁的儿子,衣衫不整地搂着他的脖子笨拙却热情得跟他法式热吻,无论是哪个男人可能都会震惊得无法动弹。

他应该要推开儿子的,可是他也好久没和人肌肤相亲过了,唇上传来的快感是他这一生从未经历过的刺激,儿子娇嫩的身躯在他怀里用力地扭着蹭着,舌头热情地在他嘴里四处乱窜,青涩的吻技却让他浑身都发麻。

怕儿子摔倒,林辰下意识得搂紧儿子的身子。唇里的交战还在继续着,儿子浅声呻吟了几下,像是对爸爸的毫无回应不满意。

感觉到怀里的小身体扭着发出抗议,林辰现在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是:他妈的作为老子竟然被儿子质疑吻技,那也太没面子了!

好胜心绝对是男人欲`望的加油站,男人反被动为主动,将儿子在自己嘴里叫嚣的舌头大力地顶了回去,像是宣告自己的主动地位一般,男孩软嫩的口腔被一阵霸道地舔舐吸允,连敏感的上颚都没被放过,瘙痒中又带有酥麻感。口水不受控制地从唇角溢出,林小飞根本来不及吞咽,像只被雄兽侵犯的小兽一样毫无抵抗之力,只能被自己的父亲舔便嘴里的每一个位置,每一个敏感点。儿子的嘴里有酒味,夹杂着属于儿子特有的香甜味,林辰细细又重重的品尝着几乎快欲罢不能了。他这一生从来没有接过如此快乐让人激动的吻。

父亲的舌头很灵活,林小飞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喉头都被顶到了,有点腥甜,更多的是一种刺激。要知道他在今天之前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那么高端的法式热吻实在是超出他现在的承受极限。

两个人在洗手间门前不知道吻了多久,分开的时候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爸……爸爸……我还要……下面难受……”喘够了,那种难受的燥热又被强烈地感知到,林小飞只能将下`身顶弄到父亲的大腿上摩擦,想缓解一下。可这么一来,父亲早已硬起来的东西也直直地顶到了他的大腿上。

父子俩一阵脸红。林辰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跟自己的儿子激情拥吻,非但如此还对儿子起了那样肮脏的欲`望。他想否认,但是顶着儿子的肉`棒是最好的证据。

深吸了一口气,林辰用成年人最后的自制力把儿子抗上了肩膀:“小飞你忍一忍,爸爸回家再帮你弄。”
林小飞趴在爸爸宽厚的肩头,街上冷风一吹反而是清醒了不少,这一清醒,可把他刚才和爸爸在酒吧里乱七八糟的事情吹回了他的大脑。天哪,他竟然跟自己的亲生父亲像恋人一样的拥吻了,还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对彼此的欲`望。想到这,林小飞禁不住脸红了。

16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纪,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已经会喜欢或者说暗恋别人了。林小飞暗恋的对象不是班级里的班花,也不是漂亮的学姐,他有一个秘密暗恋对象,饶是死党小荣都没有告诉过的。那就是,他一直暗恋自己的爸爸。

林小飞的爸爸林辰是一个武术教练,在H市和人合伙开了一个武术馆,培养了不少有武术天赋的孩子。小时候林小飞最爱的事情就是跟着爸爸去武术馆,看他教那些男孩子怎么压倒对方,怎么攻击对方的软肋让对手无法爬起来。

有时候爸爸会穿着白色的运动服,有时候是只穿着长裤,光裸着上身。常年的习武经历让林辰虽然年近不惑,但是一身肌肉刚劲有力,连小腹都标准六块腹肌,天生黝黑的皮肤运动过之后汗水从上面滴落的样子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爸爸紧俏有力的臀`部和大腿蕴藏着无限的力量,可以生生把一个大小伙子踹出几米远。这样的身材和力量,简直比青年的还要好上许多,一点都看不出快要40的年纪。

林小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对父亲有了不可告人的想法,只记得他十三岁那年的某个晚上,看完父亲训练学员回家后午睡,梦里梦到了爸爸正在训练学生,可是两人本来好端端地在对打,打着打着,爸爸把那个少年压倒在了软垫上亲吻了下去,被压倒的少年像是浑身都软了似的,任由爸爸亲吻抚摸,还一脸的享受。

待林小飞再仔细看清楚,爸爸身下的少年不是他自己又是谁呢?他几乎是惊醒过来的,在惊醒的同时,梦遗了。

一个人默默地红着脸洗内裤,以前不是没有梦遗过,但是从没做过如此真实的春`梦。最关键的是,梦里的主角竟然是自己和爸爸,说不冲击是不可能的。

从那天以后,林小飞面对着林辰就总感觉到有一些尴尬了。他不愿意和父亲一起洗澡,每次自己洗完澡也总是穿的整整齐齐的。反观父亲,洗完澡有时候就一条紧身的内裤包裹着挺翘的充满肌肉张力的臀`部在家里走来走起,他每次看到都能闹个大红脸。

父亲是个粗神经,并没有发觉到林小飞的敏感和不对劲,依然故我的生活着。本来单纯的父子两人世界因为林小飞的龌龊幻想而变的有些诡异。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大变化,直到今天,林小飞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更不知道父亲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那里,还和他接吻了……
下`身因为药力的作用还硬着,自己现在又被爸爸背着导致两条腿必须分开夹着爸爸劲瘦的腰,如此一来,爸爸肯定能感觉到自己下面什么情况。

想到爸爸刚才在洗手间说的话,回家帮他弄,真的会那样吗?如果那样了,他们不就是乱伦了吗?

林小飞红着脸胡思乱想着的时候,林辰心里也不好受。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他的冲击太大了,作为一个成年人,一个父亲,竟然对自己的儿子起了欲`望,还吻了他。他是一个男人,知道男人的欲`望有时候是不受理性控制的,可是自己下手的是自己的儿子,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林辰和林小飞相依为命了近十年,自问之前并没有对儿子产生过不该产生的念头。这些年,自己也不是没有过女人的,那些不长久的关系,哪个都比不上刚才和儿子唇舌相接带给自己的战栗和快感。他不得不承认儿子像在他心里点燃了一把火,只需要一个吻就能把自己烧的体无完肤。

可是儿子才16岁,还是个未成年人,他被人下了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很正常,他这个成年人就算被诱惑了去,也该控制住自己的行为。

儿子趴在自己的背上,热热的呼吸直扑脖颈。林辰也觉得有些燥热,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那么敏感,就连和前妻在一起的时候,性`事也是公事公办一样的草草了事。他是个习武之人,平日讲究的都是清心寡欲,无欲则刚。现在这样,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弄错了。

不过就算弄错了也不能继续错下去,林辰已经想好了,到家后就给儿子洗个凉水澡,欲`望消停下去,小飞恢复清醒了,今晚的尴尬就都当没发生过。各怀心事的俩父子都没发现时间过的那么快,家马上就到了。

林辰他放在沙发上,温柔说道:“你先忍着点,爸爸去放水给你洗澡,洗了就没那么难受了。”

行动快于思考,林小飞还没反应过来就把林辰拽得一个踉跄,林辰脚下没稳,自然就摔到了林小飞身上。林小飞也不嫌重,两个手臂牢牢地锁住父亲。

“爸爸不要走……求求你了……”林小飞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本来就没有彻底释放的欲`望让他头脑混热,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脑袋发热就做出这样事情,但是他知道,放爸爸走开,可能他永远也没有办法再得到这个男人的怜爱了。

男孩子纤细的手臂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林辰就是站不起身来。两具身体贴的很近很近,似乎连缝隙都没有。听着儿子懦懦的声音在耳边哭求,林辰所有的自制力瞬间消失殆尽。
唇再次被爸爸的吻住,林小飞幸福的快要爆炸了。他乖巧地张开嘴任由父亲舌尖入侵,和第一次的感觉还不太一样,那个时候他只是想有个人能够狠狠地吻他,现在他认识严肃明确地知道吻自己的男人是自己的亲爸爸,禁忌的快感和羞耻让他更加敏感。一开始还能积极回应着嘴里霸道的舌头,可是爸爸的力气太凶悍了,到最后酥麻的感觉冲击到大脑皮层又迅速蔓延到全身,林小飞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什么叫欲`火焚身。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不小心被爸爸吃掉了》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