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会坏的,轻点 第3节

小说作者:乌蒙小燕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会坏的,轻点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2-31

  

  

  “小小!!!”眼看严小小就要摔成几大半,断手断手,魂归西天,千钧一发之际,还好邵氏兄弟急时赶来快速挤开人群,以媲美电光火石的速度冲过去接住了严小小。

  

  

  “你们来了……”看到两张最爱的面孔,严小小扬起了一抹安心的微笑,随即再也撑不住闭眸晕倒在两个情人怀里。

  

  “安斯?邵和艾尔?邵怎麽来了!”在场的学生包括楼上的亚伯尔全部讶异地叫道,个个都想不到东校区的学生会长和副会长会突然跑来救严小小,除了蒋安思例外。

  

  

  蒋安思眼中闪过一抹冷芒,眼看著讨厌碍眼的严小小就要从世上消失了,岂料半路却杀出了两个程咬金,但这也证明他们三人确实认识,刚才在教室严小小果然说了谎。

《会坏的,轻点!》19(3P高H双性生子)

  “小小,你怎麽样?你别吓我们!”邵小虎抱著昏迷的情人,看著他苍白无比的脸和身上吓人的伤,心疼又心急地叫道。

  

  

  刚才他们来找小小,小小却说不认识他们,把他们气得不轻,他们刚要去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吃饭,却听说小小在西校区的学生餐厅被亚伯尔打,他们立刻就心急如焚地赶来了。还好他们急时赶到,不然他真不敢想小小现在还有没有命在!

  

  

  “你别急,小小应该只是晕过去!”邵大虎赶紧安慰弟弟,他虽然也很焦急心疼,但他比弟弟冷静。

  

  

  “我说这只黄种狗怎麽这麽嚣张,原来是有你们两兄弟帮他撑腰啊!”亚伯尔从楼上走了下来,站到邵氏兄弟面前不屑地冷哼道。

  

  

  他对邵氏兄弟超不满,明明是两个外国人却能当东校区的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骑在他们英国人头上。

  

  

  “你竟然敢打小小,还想杀了他,我宰了你!”邵小虎看到差点杀死情人的凶手,马上暴怒地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全身释放出惊人的杀气。

  

  

  小小可是他们兄弟的心肝宝贝,他们在一起这麽久除了做爱时,从来舍不得让他受半点伤,可是今天这该死的英国佬竟把小小伤成这样,就是把他千刀万剐,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救命啊……咳咳……混蛋,快放开本……少爷……咳咳咳……”刚才还很嚣张得意的亚伯尔,立刻痛苦的哀嚎,用力乱打邵小虎强壮的手臂,想让邵小虎松开,可是却徒劳无功。

  

  

  面对严小小,亚伯尔算是很强大,但面对邵氏兄弟这样真正的强者,他就变得很弱小了。

  

  

  唉,真是风水轮流转,刚才亚伯尔还想杀死严小小,没想到现在就轮到他濒临死亡的边缘了。

  

  

  “救我……快救我……啊……我要被杀了……”亚伯尔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蓝眸发湿,害怕地向旁边围观的众人求救。

  

  

  他知道面前这个像猛虎一样的男人是真的想杀了他,他的手掐得越来越紧,他的脖子快要被捏断了,呼吸越来越困难。该死的,他还不想死,只能丢脸的求救了……

  

  

  亚伯尔本以为在场的英国学生一定会来救他,岂料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动,就连他的跟班也抛弃了他。看著充满杀气的邵小虎,在场的所有人全部吓得不敢动弹,邵小虎以前可是全欧洲少年拳击赛的冠军,现在邵小虎这麽生气,他们上去搞不好会被一起杀了……

  

  

  眼看亚伯尔就要被邵小虎掐断气,像天使一样美丽的脸呈现恐怖的深青色,邵大虎开口了:“放开他,先救小小要紧,和他的帐以後再算。”

  

  

  这里这麽多人,小虎当众杀了亚伯尔会很麻烦,而且亚伯尔敢这麽对小小,就这麽简单杀了他太便宜他了,他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

  

  

  邵大虎平时看起来温文尔雅、亲切和善,实际上他比孪生弟弟更冷酷无情、阴狠毒辣,是个典型的笑面虎!

  

  

  “先放过你,不过你不要以为这件事就这麽结束了,我们不会算了的!”邵小虎不甘愿地放开他骂道,大虎说的对,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救小小,其他的事可以稍後再说。

  

  

  亚伯尔跌坐在地上,一脸冷汗,他以为自己死定了。愤怒地抬眸怒瞪著差点杀死自己的邵小虎,一边难受地咳著,一边骂道:“咳咳咳……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想杀死我,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咳咳……我和你们没完……”

  

  

  “那我们走著瞧,看到底谁和谁没完!”邵大虎冷冷一笑,抱著严小小离开学生餐厅。

  

  

  邵小虎临走前恐怖无比地瞪了亚伯尔一眼,亚伯尔害怕地打了个寒颤,身体又出现那种快被掐死的恐惧感,不自觉地伸手抚摸脖子上灼痛吓人的瘀痕。

  

  

  亚伯尔甩了甩头,自己可是堂堂的公爵之子,怎麽能怕一个低贱的黄种人,这些黄种人算什麽,他们再厉害还能厉害过他公爵家的权势,哼!

  

  

  “你们这些该死的黄种狗,我一定会让你们通通退学的!”亚伯尔捏紧拳头对远去的邵氏兄弟大叫,随後转头瞪著围观的学生骂道:“还有你们这些人,竟然敢对本少爷见死不救,我会让你们也全部退学!”

  

  

  “对不起,亚伯尔少爷,我们不是故意的,你怎麽样?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众人闻言赶紧冲上去围住亚伯尔,害怕地拼命道歉,生怕真被退学。凭公爵家的权势确实想让谁退学,就能让谁退学!

  

  

  “哼!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为什麽全像死了样愣著不来救我,你们比那三个黄种人还该死,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饭桶、垃圾……”亚伯尔骂越起劲,越骂越大声,又神气了起来。

  

  

  “唉哟,痛死我了……你们这些死人不是说要送我去医院吗,还不快点……我如果有什麽三长两短,我一定会让你们好看……”他摸著差点断了的脖子,又哀叫起来,骂得更厉害,看他骂人的样子,应该没有大碍。

  

  

  学生们吓得拼命道歉,七手八脚的抬起亚伯尔,准备送他去医院。

  

  

  “你们轻点,你们想加重我的伤势吗!一群蠢货……”亚伯尔一边哀叫,一边怒骂道。其实他就是脖子痛,别的地方并没事!

  

  

  从头到尾冷眼旁观的蒋安思,悄悄从人群中消失,戏看完了,他也该走了,但接下来应该还会有更多好戏可看。严小小虽命大不死,但亚伯尔绝不会放过他的,虚假的蓝眼睛里闪过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狞笑……

  t

《会坏的,轻点!》20(3P高H双性生子)

  他是不是死了!这是严小小有意识後的第一个反应,他全身上下都好痛,尤其是的肚子和腿,痛得难以形容,让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才会这麽痛……

  

  

  “你们看他的眼皮在动,他醒了!”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像母亲一样温柔,却雄雌莫辨的声音。

  

  

  “真的,小小的眼皮在动!”

  

  

  那是小虎哥的声音,声音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看来他还没有死,他想起来了他和亚伯尔在学生餐厅打架,亚伯尔把他从二楼丢下来,幸好两个情人急时赶到接住他。

  

  

  “现在你可以不用担心了,瞧你急得要死的样子,真是好笑!”比小虎哥微低的男音讪笑道,一听就知道是大虎哥的声音。

  

  

  “难道你就不著急担心?刚才不知是谁一直坐立不安,抽烟还把手烫到,那才叫好笑!”小虎哥马上反击。

  

  

  糟了,根据以往的经验,他们又要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得赶紧阻止他们!可是他的眼皮好重,怎麽也撑不开,怎麽办……

  

  

  “你们别吵,小心吵到伤患!”那道温柔好听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知是因为怕说话的人,还是因为怕吵到他,邵氏兄弟竟乖乖闭了嘴,让他松了口气。

  

  

  “奇怪,小小怎麽还没有睁开眼睛。”小虎哥又说话了。

  

  

  “小小,你醒了没有?醒了就睁开眼睛,别让我们担心。”大虎哥说道。

  

  

  怕他们担心,他用尽全力终於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除了两个情人,还有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你总算醒了,大虎和小虎都好担心。你才醒肯定口很渴,喝点水!”陌生人似乎很有经验,倒了杯水轻轻扶起他温柔地喂他喝。

  

  

  严小小确实很渴,嘴里很干,他一边喝水,一边悄悄打量对方。那是一张猜不出年龄,和母亲一样长得很中性、很漂亮的脸,身上比母亲多了几分豔丽和韵味,气质高雅独特,极有魅力,不知道他是谁!

  

  

  “你好,我是大虎和小虎的爸爸。”对方似乎察觉到他在偷看自己,对他微微一笑。

  

  

  严小小大吃一惊,没想到眼前的超级大美人竟然会是两个情人的爸爸,怎麽看他都比较像是两个情人的妈妈,因为他长得太美豔了。

  

  

  “谢谢。”喝完水重新躺下,严小小看著亲切慈爱、让人想亲近的笑脸,羞涩地小声道谢。这里是哪里?怎麽两个情人的爸爸会在。

  

  

  “你是大虎和小虎的女朋友,就是自己人,千万别客气。”

  

  

  严小小闻言微怔,他知道自己和邵氏兄弟的关系?!天啊,羞死人了!

  

  

  看见他脸红,邵爸爸知道他在害羞,心想真是个可爱的孩子,难怪让两个儿子这麽喜欢。

  

  

  “你应该饿了,我去弄点吃的,你好好休息。”邵爸爸知道儿子们肯定有很多话想和情人说,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会变成电灯泡的。

  

  

  

  邵爸爸离开时,不忘对两个儿子叮咛道:“你们不准吵架!”两个儿子一天到完都在吵,让人头痛死了。

  

  

  “知道了,爸爸快去吧!我也饿了,记得帮我也弄点吃的。”邵小虎点头,他们一直守在小小床前,至今还没有吃过东西!

  

  

  “还有我,我要吃八宝鸭。”邵大虎和弟弟一样,也觉得饿了。

  

  

  “不行,小小现在受了伤,只能吃最清淡的粥,你们不能吃肉诱惑他。”邵爸爸摇头。

  

  

  看著爸爸离去的背影,邵大虎在心里叹了一声,他最讨厌吃粥了,他可是无肉不欢,但为了小小他会忍耐的。

  

  

  “小小,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你受伤,差点死掉!”邵小虎突然握住严小小的手,愧疚无比地道歉。如果他当时不拉著大虎离开,而是按原来想的找小小道歉,带小小去外面吃大餐赔罪,就不会发生後面的事,害小小在学生餐厅被打。

  

  

  “小小,都怪我们没有保护好你,还好你没事,不然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邵大虎也拉起情人的另一只手道歉,看著躺在床上伤痕累累的情人心疼无比。

  

  

  “不管你们的事,你们千万别自责。”严小小摇头,今天如果不是他们兄弟救了他,他早死了。

  

  

  “这麽说你并不怪我们?”邵小虎一直担心情人醒了会怪他们。

  

  

  “谁说我不怪你们了,你们坏死了,一直不来找我、哄我……”想起这件事严小小就有气。

  

  

  “对不起!不过我们中午是想来找你的,可是看到你说不认识我们,我们一气之下就走了,真的很对不起!”邵小虎再次道歉。

  

  

  “你们才不是来找我的,你们是去泡妞,我全看到了,你们被那些金发妞围住,笑得可高兴了,恨不得扑上去吃了她们。”严小小噘起小嘴哼道,他对此事一直耿耿於怀。

  

  

  “真是天大的冤枉,我们哪像你说的这样,我们对那些金发妞一点兴趣都没有。”邵大虎赶紧叫冤,小小的眼睛是怎麽看的,他们什麽时候表现得很高兴,想要扑上去了,不过小小吃醋的样子真可爱。

  

  

  “我们可以发誓,我们这辈子心里只有你,只会对你有兴趣,那些金发妞俗气死了,哪能和你比。”邵小虎连忙点头附合,他终於明白小小当时为什麽会生气,原来是吃醋了。

  

  “真的吗?”严小小又哼了一声,听他们这麽说,心里的那根刺总算不见了。

《会坏的,轻点!》21(3P高H双性生子)

  “当然是真的,你不信我们可以证明给你看。”邵大虎嘴角倏地出现一抹熟悉的邪笑。

  

  

  “对,我们可以证明给你看。”邵小虎脸上也出现了相似的邪笑,不,应该是淫笑才对。

  

  

  “你们想干什麽?我警告你们别乱来哦,我现在受了伤,可受不了你们折腾。”严小小害怕地摇头叫道,两个色老虎只要一发情,就会露出这种笑容。

  

  

  “小小,你在想什麽,我们又不是禽兽,怎麽可能对受伤的你做那种事!”邵氏兄弟“噗哧”一声,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小小,原来你整天都在想那种事,难道你这麽想被我们兄弟抱!真是淫荡!”邵小虎比哥哥笑得更大声。

  

  

  “你们……”严小小知道自己被骗,羞恼无比,刚要骂他们,苍白的唇已被两个情人一起堵住。

  

  

  干涸的嘴唇味道还是那麽好,让邵氏兄弟不禁想撬开他的嘴,进去深吻他。但他现在有伤,怕他吃不消,只能作罢,给他一个温柔深情的浅吻就离开了。

  

  

  虽只是一记浅吻,却仍旧让严小小有些气喘,苍白的脸染上了春色,杏眸娇嗔地瞪了他们一眼。“色虎!”

  

  

  “小小,拜托你别再引诱我们了,我快不行了!”邵小虎又想吻他了。

  

  

  “小小,你真是个诱人的妖精,都受伤了还能勾引男人。”邵大虎摇头叹道,和弟弟一样超想再吻情人。

  

  

  “我才没有勾引你们,你们别诬赖我,明明是他们自己要发情。对了,这里是哪里?”严小小脸红地骂道,随即问。

  

  

  “这里是我家。”邵大虎回答。

  

  

  “你家?你们怎麽把我带到你们家来?”严小小惊讶地叫道,赶紧张望四周,这才发现自己在一间很华丽舒适的黑白色卧室里,桌上、墙上、天花板上都有自己的照片。

  

  

  这些照片是什麽时候拍的,他怎麽不知道?

  

  

  他们把自己的照片放这麽多在卧室里,他们的家人进来一眼就能看到,他们的家人岂不是全认识自己,好羞人!

  

  

  “没办法,你身体特殊,我们没有得到你的允许不敢送你去医院,只能带你回来让我爸爸治疗,我爸爸虽不是专业医生,但他自学过医术,考有医师资格证。”邵小虎解释道。

  

  

  “你爸爸岂不是知道我的秘密了!!!”严小小害怕地叫道。天啊,让邵叔叔知道他的秘密了,不知道邵叔叔会怎麽想,会不会觉得他是个怪物,觉得他很恐怖恶心,不准两个儿子和他交往!

  

  

  “你别担心,我们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就是我爸爸其实和你一样是双性人!”邵大虎微笑著安慰道,告诉了情人邵家的秘密之一。

  

  

  “邵叔叔和我一样是……怎麽会……”严小小一脸震惊,难怪邵叔叔的脸和声音如此中性,气质与众不同。他也终於明白,为什麽当初两只色老虎拐他上床,发现他是双性人并没有多惊讶,照样把他吃了,因为他们早见过双性人!

  

  

  “所以你就放心的和我们交往,我们的父母绝不会反对的,看我爸爸的样子好像很喜欢你!”邵小虎笑道。

  

  

  “是啊!你就放心在我家好好休息,至於那个该死的亚伯尔.迪特就交给我们收拾,我们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一向温文尔雅,经常挂著微笑的俊脸变得凶狠暴戾。

  

  

  “我们向你发誓,我们一定会让亚伯尔.迪特很惨很惨,後悔出生在这个世上。”邵小虎的表情也一下变得阴戾吓人,眼里全是杀气。此仇不报,他誓不为人,敢伤害他们的小小,别说只是一个公爵的儿子,就是英国皇太子他也不会放过。

  

  

  “不要,不准你们去找亚伯尔.迪特帮我报仇。”没想到严小小不但没高兴,相反还生气地拒绝。

  

  

  “为什麽?”邵氏兄弟不解地一起叫道。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准你们插手。今天的事我一定会靠自己报仇雪耻的,等我变强了我要和亚伯尔重新决斗,让他输了以後为骂黄种人是狗的事道歉,这辈子都不敢再骂黄种人是狗。”严小小握紧拳头,眼中燃烧著从未有过的斗志和决心。

  

  

  今天的事让他发现自己是多麽的弱小,他一定要变得强大!

  

  

  “小小……”邵氏兄弟讶异地望著他,随即都笑了,不愧是他们的情人!“我们支持你,加油!还有你今天很棒,了不起!”邵氏兄弟不约而同地对情人竖起了大姆指,真心地称赞道。

  

  

  小小会和亚迪尔在餐厅打架的原因,在赶去餐厅之前他们就听别的学生说了,小小做了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真的很了不起!

  

  

  鲁肯斯一向都排挤外国人,尤其是黄种人,尤其是中国人,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加上百年前曾经被外国一起侵略过,所以英国人非常瞧不起中国人。虽然他们当上了东校区的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但这种风气一直没有改变,中国人在鲁肯斯仍旧没有地位,十分受气。尤其是那个亚迪尔去了西校区以後,这种风气更严重了,不仅学生餐厅不准外国人进入,很多地方都禁止外国人进入,但是一直没有外国人敢说话,他们兄弟在东校区也懒得管。

  

  

  亚迪尔很早以前就喜欢骂黄种人是狗,可是被他骂的黄种人都畏於他的权势不敢反抗,唯独小小不畏强权敢出来反抗,这种勇气很多人都没有!

  

  

  “谢谢!”严小小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对他竖起大姆指,今天他果然没有做错,幸好他没有当缩头乌龟。

  

  

  邵氏兄弟的称赞更坚定了严小小要变强,打败亚伯尔.迪特的决心,不知严小小今後会有怎样的改变,是否能如愿以偿!

《会坏的,轻点!》22(3P高H双性生子)

  “小小,你是爸爸的骄傲!”

  

  

  严小小在邵家休息到傍晚,就请两个情人送他回家,生怕晚回去会让父母担心。他回家後马上把在学生餐厅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父亲,本以为父亲会生气,岂料父亲和两个情人一样,对他竖起大姆指。

  

  

  “小小,你今天做的真的很好!”严冀昊衷心称赞儿子,他一直以为儿子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都很像小默,可今天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儿子骨子里是像他的。儿子并不是什麽小羊羔,而是一头正在沈睡的小狮子,不过儿子已经开始醒了!

  

  

  “我也觉得自己做的不错,只是没有打赢那个侮辱我们种族的英国佬,好可惜!但我不会认输的,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他打败,让他知道我们黄种人不是好欺负的!爸爸,你会支持我对吗?”

  

  

  “当然,我说过无论你做什麽事,我都会支持你的!”

  

  

  “谢谢爸爸,我最爱最爱最爱你了!”严小小开心地抱住父亲,用力亲了下他的老俊脸,决定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爸爸果然是对的。

  

  

  他本怕爸爸担心不想告诉爸爸,但他伤成这样根本瞒不了精明的爸爸,而且他昨天答应过爸爸无论在学校发生什麽事都会告诉爸爸。

  

  

  “我的小宝贝,爸爸也最爱最爱最爱你了!幸好你妈妈不在,不然看到你这样一定会哭死的。”严冀昊刮了下儿子的俏鼻头,心疼地看著儿子憔悴吓人、贴著OK绷的小脸。还好儿子聪明回来之前先打了个电话给他,他马上骗妻子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才没有让妻子看到儿子这副明显受伤的可怜样。

  

  

  “爸爸,今天的事千万要对妈妈保密,我可不想让妈妈哭。”以妈妈的性格,知道这件事後为了保护他,一定会让他马上退学,这辈子都不会再准他去读书。

  

  

  “你放心,我也舍不得你妈妈哭,我先送你回房休息,你妈妈那里就交给爸爸,爸爸会想办法瞒住他的。”严冀昊抱起儿子上楼。

  

  

  “嗯!爸爸以前和人打过架吗?”严小小好奇地问。

  

  

  “有,小时候和你龙玖干爹打过,为争你奶奶做的凤梨糕!”

  

  

  “谁打赢了?”

  

  

  “当然是你爸爸打赢了,你别看爸爸现在老了,爸爸年轻时超能打的,从来没有输过!”严冀昊转眼间已把儿子送到卧室的床上。

  

  

  “爸爸好厉害,如果我像爸爸一样强,今天就不会输了,从明天开始我要以爸爸为目标,变得比爸爸还强。”严小小崇拜地道。

  

  

  “我对你有信心,你一定会超越爸爸的,不过现在要先把你身上的伤治好,还有把你的小肚子填饱,我去拿药箱和吃的。”严冀昊不知道儿子已经在邵家受过治疗,也吃过东西了。

  

  

  “不用了,我受伤後有同校的华人学长送我去医院治疗过,还请我吃了很好吃的粥。”邵叔叔煮的粥超好吃,比爸爸妈妈煮的还好吃,只是又骗了爸爸真的很不好意思,但又不能告诉他实话。

  

  

  严冀昊马上皱眉,“你去了医院,那医生……”

  

  

  “爸爸不用担心,我的秘密没被发现,我一直都是醒著的。”他又说谎了,请爸爸原谅他!

  

  

  

  “那就好。”严冀昊微微松了口气,如果儿子的秘密被发现,会非常麻烦。

  

  

  “爸爸,我明天还想去学校!”

  

  

  “你明天想去学校,可是你的伤……”

  

  

  “我已经没有大碍,就是肚子和腿还有些痛,我想如果我明天请假在家休息,那些英国佬会以为我怕了不敢去上学,所以明天我一定要去。”邵叔叔的医术很厉害,绝对有大医院里专业医生的水平,他现在比起刚醒时已经好多了,就是肚子和左腿一直痛,邵叔叔说那两个地方伤得最重,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好。

  

  

  

  “可是……”

  

  

  “爸爸,求你了,答应我吧!虽然我今天打输了,但是我和这些英国佬的较量才开始,我的力量输了,但我的意志力一定不能输。”严小小哀求道。

  

  

  “……我知道了,爸爸给你一样东西。”严冀昊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儿子和妻子一样倔强,决定的事就绝不会改变。

  

  

  严小小看到父亲从身上拿出一把冰冷黑亮、危险可怕的手枪,华人在外国经常会被枪劫,所以很多华人会想办法买到枪自卫,严家没有请保镖,所以爸爸也买了很多枪。

  

  

  “这个你拿著防身,里面已经装好子弹,如果遇到危险你尽管开枪,出了事爸爸会帮你扛。”严冀昊把手枪递给儿子,他知道儿子想靠自己,不会允许他派人保护他,儿子甚至不让他找那个打伤他的公爵之子算帐,他只有给儿子能保护自己的武器。

  

  

  “爸爸……”严小小惊讶地望著父亲。

  

  

  “你如果想去学校就答应我拿著,不然我不放心。”

  

  

  严小小只好接过手枪,为了让爸爸安心他就把手枪带著吧,或许真有用得著的时候。

  

  

  “开枪的方法很简单,我现在教你……”严冀昊开始教儿子怎麽用枪……

  

  

  严小小用心听著,同时好奇地把玩研究手上的枪,这是他第一次拿枪,感觉满兴奋的,并没有害怕的感觉。从小他就觉得电视上每个拿枪的人都好帅、好威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有机会拿枪!

  

  

  他虽是个双性人,长得很娇小,外貌有点像女生,但骨子里他还是很像男生的,他和普通的男生一样喜欢刀刀枪枪的东西,可是怕父母担心他都不敢玩。

  

  

  真想开枪试试,不知道扣动扳机会怎麽样,但是爸爸说了里面装有子弹,一扣动扳机就会有子弹打出来,那会很危险。

  

  

  看著儿子一脸兴奋的表情,严冀昊扬起唇角,“等你放假时,我会带你去射击场练习,到时你可以随便开枪。”

  

  

  “谢谢爸爸!爸爸怎麽会知道我在想什麽?”严小小疑惑地问。

  

  

  “因为我是你爸爸啊!”严冀昊捏了下儿子的小脸。

作家的话:

《会坏的,轻点!》23(3P高H双性生子)

  严冀昊怕田雨默回来看不到自己会怀疑,帮儿子换好睡衣,让儿子睡下後就赶紧下楼,刚下楼就看到田雨默买好东西回来了。

  

  

  “宝贝,你回来了!”严冀昊不动声色地上前帮妻子拿下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低头温柔地吻了下妻子红豔欲滴的美丽朱唇。

  

  

  “别这样,小心小小回来看到。”田雨默娇羞地推开他,完全不知道儿子早回来了。

  

  

  “放心还早,小小要有一会儿才会回来。”严冀昊趁妻子不备,又低头在他的朱唇上偷了一记香。

  

  

  “老淫魔,让你别亲你还亲。”田雨默羞死了,娇嗔地瞪了男人一眼。

  

  

  “谁叫你这麽迷人,总是让我情不自禁。”严冀昊搂著妻子坐到印有很多莲花的高级米色沙发上,因为田雨默和严小小都喜欢莲花,所有屋里的家俱上很多都有莲花图案。

  

  

  “都这把年纪了还经常说这种肉麻话,都不害臊,老不羞。”田雨默脸红地骂道,身体却偎进男人永远都是那麽温暖宽阔的怀里。

  

  

  “你嫌我老了吗?”严冀昊突然变脸,神色黯然地看著妻子。年纪成了最近几年他一直最在意的事,看著最爱的妻子越来越美,而自己却逐渐苍老,头上最近还开始长出白发,让他不得不正视他大了妻子整整十七岁的事实。

  

  

   “你怎麽会这麽想?我什麽时候说过嫌你老了!”田雨默微微皱眉。

  

  

  “你天天都爱叫我老这样、老那样,经常说我都这把年纪了,这不就是嫌我老的意思吗!”严冀昊捏了下妻子清丽动人的脸,哼道。

  

  

  “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我从来没有这个意思,你别误会!”田雨默从未想过自己无心的语言会让丈夫如此在意,还因此胡思乱想,有些焦急地连忙摇头解释。

  

  

  “真的吗?我不相信,除非……”严冀昊眼中闪烁著算计的奸笑。

  

  

  “除非什麽?”

  

  

  “除非你……”严冀昊低头在妻子耳边小声低语了几句。

  

  

  “老流氓,你一天就知道做这种事,也不怕被儿子看到。”田雨默听完全立刻羞窘地伸手轻捶了一下男人结实的胸膛,天还没有黑,他就想抱自己了,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色老头。

  

  

  “又骂我老了,你还说没嫌我老。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想等我这老头子走了,你就可以重新再找一个年轻的结婚,过回正常的生活!”严冀昊长长叹了一声,露出一副伤心无比的表情。

  

  

  “你冤枉我,我可以发誓我绝对没有这麽想过,我才不会要你以外的人。”田雨默生气地叫道,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男人把他想成什麽人了,这辈子他只喜欢男人一个人,如果男人有天真的走了,他一定会和他一起走的!

  

  

  “宝贝,对不起!我开玩笑的,你别哭!”严冀昊没有想到会把他弄哭,顿时吓得手忙脚乱,急忙道歉。

  

  

  “以後不准再说这种话冤枉我了,不然我以後都不会再理你了。”田雨默擦了擦眼睛,抬眸湿眸瞪著男人啜泣道。

  

  

  “好!我答应你,我以後都不会再开这种玩笑了。”严冀昊赶紧答应,抱住他轻拍他的背柔声哄道。他没有想到小默会有这麽大的反应,不过这也代表小默有多爱自己!

  

  

  “我从来不觉得你老,在我心里你永远都很年轻,永远都是最帅的,没有人能比得上你。”田雨默埋头在他怀里害羞地小声说道。

  

  

  他说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话,虽然男人的确逐渐老去,但他对他的爱却越来越深,和他来英国的这十几年他一直视他们父子为珍宝,对他们父子疼爱有加,好得不行,让他每天都生活在幸福里,比在天堂还快乐。

  

  

  “这话我相信,这世上当然没有人能比得上我,只有我才能让你那麽‘舒服快乐’!”男人露出淫笑,抱著妻子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隔著衣服抚摸妻子的敏感带。

  

  

  “你想做什麽!拜托你别这样,小小若是回来看到……唔……”田雨默羞赧地挣扎,却被丈夫抱得更紧,红唇再次被丈夫堵住。

  

  

  给妻子一记火辣无比的法式热吻,把妻子吻得全身瘫软後,邪恶的男人就把妻子横抱起来,准备进入他们夫妻的房间做超邪恶的事。

  

  

  “别管小小了,让爸爸好好证明给你看爸爸是世上最棒的,爸爸虽然老了,但你‘二爸’还很年轻,可以让你天天都爽上天。”严冀昊笑得邪恶极了,一脚踢开卧室的房门,把妻子放到超大的帝王床上,就猥琐地抓妻子的手去摸自己胯下沈甸甸的大肉块。

  

  

  “你这超级老色鬼,天还没有黑呢!而且小小回来见不到我们,来房间里找我们怎麽办……求你晚上再做!”田雨默手一抖,虽对男人那里早熟悉无比,但仍旧羞得不行,想抽回手却被男人紧紧抓住,只能羞耻地哀求。

  

  

  “放心,我已经把晚餐做好放在饭厅里,还留了字条,小小回来不会找我们,他会自己吃饭的。”男人哄骗道。他已经计划好,想瞒过小默儿子被人打伤还受伤不轻的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小默这几天都下不了床,没有办法见到儿子。

  

  

  田雨默还想拒绝,但男人已经压在他身上,霸道激情地狂吻他,同时伸手脱掉他的衣服,抚摸他全身的敏感点,让他迅速陷入情欲中,不由自主地发出火热的呻吟,再也没有机会说话……

作家的话:

《会坏的,轻点!》24(3P高H双性生子)

  严小小因为睡太早,结果睡到半夜就醒了,肚子和左腿还是很痛,让好看的柳叶眉微蹙。那个亚伯尔下手超狠,幸好他聪明,一直拼命护住头部和身上的要害,否则肯定会伤得更严重。

  

  

  说实话亚伯尔不是一般的强,他除了刚开始有能力反击,後面完全只有挨打的份。他想打败亚伯尔很难,凭现在的他是绝不可能的,所以他决定学拳击,爸爸已经答应明天就买练拳击的沙包放到他房间,让他可以天天练习。

  

  

  小虎哥是拳击冠军,明天见到他可以问他学拳击有没有什麽速成法,不过他送自己回来时好像有点生气。因为他们兄弟才开车送他到家门口就被他急著赶走了,他怕爸爸见到他们兄弟会问他们三个人的关系,如果爸爸知道他们是情侣就麻烦了!

  

  

  他也很无奈,希望小虎哥能理解他,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又和他怄气,小虎哥最小气了,不像大虎哥那样胸襟宽阔……

  

  

  要不要打个电话向小虎哥他们道歉,哄哄小虎哥这个超级小气鬼,可是现在已经是半夜,他们兄弟肯定早睡了……

  

  

  倏地,手机传出一首超好听的钢琴曲,漂亮的樱桃小嘴马上扬起一抹美丽的微笑,是邵氏兄弟打来的。他的手机号码只有父母、干爹们和两个情人知道,每个人的来电铃声都不一样!

  

  

  “都这麽晚了怎麽还没有睡?”按下接听键就听到邵小虎低哑迷人的男音。

  

  

  “已经睡醒了,你怎麽还没有睡?”严小小反问。才想打电话给他,没想到他就打来了,不知道大虎哥睡了没有。

  

  

  “……我一直想你睡不著!”对方犹豫了一下,徐徐说道,好听的声音明显有些害羞。以邵小虎的性格,要讲出这麽肉麻的话确实会害羞。

  

  

  “我也想你!”严小小羞涩地说道。

  

  

  “真的吗!我以为你只会想大虎……”雀跃无比的声音说明邵小虎有多高兴,但声音很快又变得有些落寞。

  

  

  “你怎麽会这麽想?”严小小又蹙起了弯弯的柳眉。

  

  

  “因为……你好像比较喜欢大虎……小小,我想问你喜欢我吗?”

  

  

  “笨蛋!”严小小微微怔了一下,马上骂道。

  

  

  邵小虎有些羞恼,又有些沮丧,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自己真的是个笨蛋,故意半夜三更趁大虎睡著偷偷给小小打电话,还说出这麽白痴的话,但这句话是他鼓起很大勇气才问出口的,他真的很想知道小小有没有真心喜欢他。

  

  

  其实他一直都在想这段三个人的感情里,自己是不是多余的,当初小小明显比较喜欢大虎,自己却硬要插入他和大虎之间,强迫小小和大虎要三人行。但三个人的爱情太拥挤了,有时候他觉得好累,尤其是小小表现得比较喜欢大虎时……

  

  

  他真的很害怕小小并不喜欢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的逼迫才勉强同意也和他交往,如果是这样他……

  

  

  “为什麽要这麽问?我以前就说过了,你们两兄弟我都喜欢,我都一样爱,我根本没有办法比较爱谁多一点。”严小小严肃地道。如果当初他能比较爱谁多一点,他就不会同时和他们两兄弟一起交往了,在他心里大虎哥和小虎哥都是他最重要的爱人。

  

  

  “小小……”

  

  

  “小虎哥以後不许再乱想了,不然我可要生气了,下次只让大虎哥抱我。”严小小可爱地威胁道。

  

  

  “小小这想法真棒,我举双手赞成,这种爱胡思乱想的笨蛋没有资格抱我可爱的小小。”手机里的声音突然变成邵大虎优雅的笑声。

  

  

  “邵大虎,你什麽时候醒的?你竟然偷听我讲电话,还抢我的手机,你是不是找死啊!”很快手机里传来邵小虎的怒吼声,原来邵大虎抢了他的手机。

  

  

  “小小,身上的伤还痛吗?我一直睡不著,就担心你的伤会让你痛得睡不著,我真希望能把你身上所有的伤都弄到我身上,代替你疼。”邵大虎完全不理弟弟,温柔地问情人,深情的声音充满疼惜和关爱。

  

  

  “大虎哥……”严小小感动地叫道,心里觉得好温暖。有超疼爱他的爸爸妈妈,又有这样爱他的两个情人,他真的真的很幸福!

  

  

  “别信他,他是骗你的,其实他是大鸡巴痒了想插你的洞,先说一大堆甜言蜜语让你感动,再骗你和他在电话里做爱。”手机那头又换人了,邵小虎趁哥哥不备把手机抢回来,为了报复哥哥刚才偷听自己讲电话,竟然乱讲,下流的话语让严小小羞死了。

  

  

  “你胡说什麽!”邵大虎快气死了,这个可恶的死小虎,如果小小相信了他的话,一定会对自己生气的。

《会坏的,轻点!》25(3P高H双性生子)

  “我说的是事实,我们可是双胞胎,你心里想什麽我比谁都清楚,你就别伪装了,你这个伪君子。”邵小虎躲开哥哥的攻击,冷笑道。

  

  

  “对,我是伪君子,你这个真小人,敢在小小面前摸黑我,看我怎麽收拾你。”邵大虎指著弟弟骂道。

  

  

  “有种来啊!谁怕你!”邵小虎马上摆出架势,准备迎战。

  

  

  严小小虽看不到他们的样子,但听手机里的对骂也知道他们准备打架,急忙叫道:“你们千万别打架,想在手机里做没问题的,我会乖乖配合……”

  

  

  天啊,他在说什麽!但他真的很怕他们两兄弟会打起来,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初他们两兄弟为了让他选择和谁交往,竟然决斗的事。想起他们当时差点把对方打死,他至今还心有余悸,只要他们不打架,让他做什麽都行!

  

  

  “真的!你真愿意和我们在手机里做?”邵小虎马上笑了,激动地叫道。

  

  

  “小小,你真是太棒了!”邵大虎凑到手机旁也大叫道,声音比弟弟的还兴奋。

  

  

  “我……”

  

  

  “说话要算数,不准耍赖。”发现他好像後悔了,邵小虎有些急地说。他们兄弟几乎天天和小小乱搞,今天还没有和小小做过,现在听到小小竟然答应在手机里和他们做爱,他一直很饥饿的小兄弟骚动起来。

  

  

  “对!小小,好孩子可不能耍赖,小心舌头长疮!”邵大虎点头,他和弟弟一样,因为小小的话而血脉贲张,睡裤里的小兄弟变得不老实。

  

  

  他们和小小交往这麽久,什麽花样都玩过,但在电话里做爱还是第一次,真让人期待!

  

  

  “……知道啦,我不会反悔的,你们想怎麽玩?”严小小翻了个白眼,只有这种时候他们兄弟最齐心。

  

  

  “先亲我们一下。”一向比较急躁的邵小虎迫不及待地马上命令道。

  

  

  严小小害羞地亲了下手机,岂料两个情人都嫌声音太小,他们听不到逼著他重新再用力亲一次,他只能照做。

  

  

  听著自己用力亲吻冰冷金属发出的淫秽“咕啾”声,小脸羞得通红,小声问:“接下来呢?”

  

  

  “把衣服脱光,我们要抚摸、亲吻你的全身!”温柔的绅士变成了邪恶的色狼,邵大虎淫笑道。

  “脱了。”严小小过了一会儿说,其实他根本没有脱,他心想反正两兄弟也看不到,有时候他还是有点小狡猾的。

  

  

  “骗人,你根本没有脱。”两兄弟异口同声地骂道,和他在一起这麽久,一听声音他们就知道他在说谎。

  

  

  严小小噘起小嘴,糟糕,被发现了!他们是不是有千里眼啊,他们怎麽知道自己是骗他们的!

  

  

  “快点全部脱光,我警告你休想骗我们,我们虽不在一起,可是你做什麽我们都知道。”邵小虎急切地催促道。

  

  

  

  严小小被逼得只好乖乖解开睡衣的钮扣,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他的皮肤非常白,让青紫色的伤痕看起来很明显,十分吓人。

  

  

  “我解开衣扣了。”严小小羞窘地向情人们报告。

  

  

  “不是让你全部脱光吗?”邵氏兄弟微微皱眉。

  

  

  “可是我受伤了,好多地方一动就痛,我没法全部脱掉。”他们就知道为难他。

  

  

  

  “好,这次不勉强你,就这样做好了!我像以前一样会习惯先亲吻你漂亮的脖子,伸手捏住你两颗红豔娇小像红宝石一样美丽的乳头,它们被我一碰就硬了。”邵大虎没有勉强他,开始在手机里“侵犯”他。

  

  

  “我喜欢直接攻击你的下面,我扒掉你的裤子,看见你穿著印有小米渣的淡蓝色内裤,你羞得不敢看我,让我的大肉棒一下就硬了,我迫不及待地拉开你的内裤……”邵小虎不甘落後,说得更加下流淫秽,撩拨著情人的感官。

  

  

  “别说了……我……我会有感觉的……”不是清纯处子的严小小被他们几句淫语就弄得春情勃发,两道低哑邪肆的声音让他觉得身体好像真的正被两个情人爱抚著,说不出的空虚饥渴。

  

  

  “原来你已经有感觉了,真是骚透了!你的乳头一下就变得很大很硬,诱惑我去舔它们,我张开嘴含住了你左边的乳头,右手继续拧玩你右边的乳头……”邵大虎说完不禁吞了口唾沫,脑中浮现出情人那对世上最可爱美丽的小乳头。

  

  

  “你躲在内裤里的粉红色小肉芽一接触到空气,就可爱地颤栗了一下,好像在请求我快舔它,它需要我的怜爱!是不是这样?”邵小虎说的总比哥哥下流,好像在暗中和哥哥较劲。

  

  

  “嗯啊……痒……乳头好痒……肉棒也感觉好痒……嗯呃……”严小小的回答是让邵氏兄弟意想不到的淫浪嘤咛,他已经受不了伸手自己玩弄胸前的红蕊,拿著手机的手把手机放在耳边,也伸进裤子里握住自己的小肉棒套弄。

  

  

  他和邵氏兄弟一样,今天还没有做过,淫荡的身体被邵氏兄弟淫秽无比的语言引诱後,一直沈睡著的欲望全部苏醒,让他忍不住玩弄自己的身体。

  

  

  可能真被他们说中了,他真的是一个骚透了的小淫妇,被他们两兄弟在手机里随便勾引调戏下,也能欲火烧身,好丢脸!

  

  

  “你痒了!你是不是已经开始自己玩自己,你这个小骚货!”深知他身体的邵氏兄弟马上就知道他在自慰,一起发出了让他羞死的讥笑声。

  

  

  邵氏兄弟没有笑很久,就继续在手机里玩弄他的身体。“我一直舔著你的乳头,把它舔得湿淋淋的,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对了,你有开灯吗?”邵大虎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邪,迷惑著他的身心。

  “有开……啊啊……乳头肿了……被玩肿了……好羞人……啊哈……再用力玩我的乳头……我还要……唔嗯……”严小小老实回答,杏眸微眯看著发出彩光的粉红色莲花吊灯,两只手在灯光下羞耻地淫玩自己的身体,微张的小嘴不断流露出难以压抑的呻吟声。

  严小小已经完全被自己的欲望控制了,忘记了父亲有时会进自己房间看自己睡得好不好,如果自己现在的样子被父亲看到,会把父亲吓成什麽样。

  “只有乳头想要吗?难道下面的小肉棒就不想要?”邵小虎有些不悦地问。

  “不,下面也要……小虎哥,求你快疼我……用你的嘴含住我的小肉棒,像以前一样舔我吸我……”严小小赶紧哀求道,握住小肉棒套弄的小手虽然很努力地打手枪,可是总觉得没有被邵小虎平时玩舒服,好渴望被那火热的大嘴吸吮他。

  “呵呵,看你如此饥渴的份上,就满足你吧!我张开嘴含住了你已经吐出水珠的小淫根,你马上激动地乱扭腰干,一副激动得要休克的样子……”

  “你前面的小肉芽这麽爽,後面的小花洞一定很痒,要不要我帮你舔舔!”邵大虎发现弟弟比自己让情人更激动,有些不甘心,马上诱惑道。

  “……好……大虎哥也一起舔我的下面……哈啊……我下面好想要啊……啊嗯……快舔我……像小虎哥一样舔我的小花洞……啊啊……”严小小闭上眼睛,下面的肉芽仿佛真的被情人的嘴包裹著,灼热无比、快感乱窜,在自己的小手里不断胀大,和肉芽紧密相连的花穴和菊洞都受到了影响,也想被情人的嘴舔吸,感觉致命的快感。

  明明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他的幻想,碰他的只有他自己,情人连一根手指头都不可能碰到他,但仍旧让他好有感觉,不断渴望情人们的进一步疼爱。

  “好淫荡的叫床声,恕我提醒你一下,你现在可是在家里,若是太大声让你的父母听到可就不妙了。”邵大虎坏心的提醒道。

  就在此时,沈醉於快感中的严小小突然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沈稳缓慢的脚步声一听就知道是爸爸的。爸爸肯定是像情人一样,担心他会疼得睡不著,所以特地来他房间里看他睡著了没有,不知道爸爸有没有听到他的呻吟声!

要死了,怎麽办?无论如何,绝不能让爸爸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样子!

  “我爸爸上楼来了,我先挂了!”严小小惊慌地立刻停止玩弄自己的身体,拿起手机对情人们快速说完就挂了,然後拉起被子把头埋进被子里装睡……

  另一头的邵氏兄弟听著手机里传出的“嘟嘟”声,老半天才回过神来,邵小虎生气地打了下哥哥的背,怒骂道:“都是你这乌鸦嘴害的!”

  “管我什麽事,我是开玩笑的,我怎麽知道小小的爸爸会……”邵大虎也超级郁闷,和情人玩到一半就被打断了,虽然是在手机里仍旧让他想吐血。

  听到情人自慰时骚浪可爱得不行的淫叫声,他们兄弟的裤子都顶起了一个小帐篷,现在要怎麽办?

《会坏的,轻点!》26(3P高H双性生子)

  翌日,鲁肯斯学院的学生看到顶著两个熊猫眼、拄著拐杖出现的严小小,都吃了一惊,对他指指点点。经过昨天的事,严小小已经成了全校皆知的人物!

  

  

  严小小发现众人都在看自己,微微皱眉,不知道大家盯著他看的原因,是因为昨日的事,还是因为他的熊猫眼。

  

  

  昨夜爸爸突然出现打断他和情人们的“电话做爱”,吓死他了,虽然爸爸并未发现什麽,但他惊魂未定再也睡不著,一直到天亮爸爸来叫他起床。

  

  

  爸爸帮他梳洗时告诉他已经成功瞒过妈妈他受伤的事,让他放心地来上学,不知道爸爸是用什麽方法瞒过妈妈的,今早他并未像往日那样见到妈妈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早餐是爸爸帮他做的,妈妈好像还在睡著。

  

  

  爸爸真是对他太好太好了,爸爸怕他走路不方便,特地帮他买了拐杖。他的左腿伤成这样,没有拐杖根本没有办法走路!

  

  

  “他就是那个敢打亚伯尔少爷耳光,杀点被亚伯尔少爷杀了的黄种人吗!没有想到他还来敢学校!”突然一道嘻笑声传进严小小耳里,严小小转头一看,原来是几个二年级的英国人正指著他讨论,一脸等著看好戏的表情。

  

  

  严小小马上凶恶无比地瞪了对方一眼,吓得对方立刻闭嘴,赶紧走开!

  

  

  严小小哼了一声,随即抬头挺胸,像一只骄傲的孔雀拄著拐杖向前面的教学楼走去。果然如他所料,这些英国佬都以为他不敢来了,他们也太小看他严小小了,他才不会怕他们。

  

  

  他的腿受了伤,所以走了很久才到教室,还好教室在一楼,若在楼上凭他现在的情况,虽有拐杖帮忙但也没有办法上楼。

  

  

  严小小走进教室,发现他的好友蒋安思来的比他还早,已经坐在里面了。

  

  

  蒋安思看到严小小,马上站起来跑到他面前,假幸幸地地问:“小小,你的伤怎麽样?昨天一直不见你回来,後面我才听人说你在学生餐厅和亚伯尔起了冲突,差点就没命了,还好被邵氏兄弟救了,我都担心死你了。”

  

  

  “让你为我担心了,真是不好意思,你放心我只是受了些轻伤,暂时要拄几天拐杖。”严小小微笑道,完全没有想过昨天好友极可能是故意让自己去学生餐厅的。

  

  

  “你没什麽大问题,我就放心了。不过小小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千万别生气。”蒋安思露出一副终於安心的表情,随即说道。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1页 当前第3页

首页 上一页 ← 3/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会坏的,轻点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