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会坏的,轻点 第6节

小说作者:乌蒙小燕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会坏的,轻点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2-31

  

  整个酒吧立刻沸腾起来,早就对严小小垂涎三尺的客人们激动无比,马上就有人吹口哨出价。“好耶!我早就想上他了,没想到他也是个卖的,真是太好了,我出550英镑。”

  

  

  “我出600英镑。”

  

  

  “我出700。”

  

  

  “我出800……”

  

  

  在场的客人都想得到严小小,今晚尽情玩弄占有这美丽的异国少年,想知道东方人的身体是不是比西方人的更美味诱人。何况老板说他被下了药,玩起来肯定超带劲……

  

  

  严小小惊呆了,现在到底是什麽情况,他什麽时候说过要拍卖自己了,这些人是不是疯了。还有老板说他被下了药,他什麽时候被下的药,进来以後他就只喝了一口好友给的酒,莫非是……

  

  

  不,绝不可能,好友怎麽可能会对自己下药,但好友去上洗手间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为什麽还没有回来?

  

  

  “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并没有要拍卖我自己,请你放我离开。”严小小焦急地对老板叫道,想挥拳打倒两个抓著他的黑衣大汉,却发现全身酥软无力,身体里突然窜起一股异样的燥热。

  

  

  严小小心中大惊,怎麽会这样,现在的感觉他很熟悉,是他发情时才有的症状,看来他真的被下药了……

(16鲜币)《会坏的,轻点!》53 高H双性3P生子

  “你的朋友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你现在是我的东西,我想对你怎麽样都可以。”老板笑道。

  

  

  “什麽!”严小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他的朋友把他卖了,他讲的是安思吗?

  

  

  怎麽可能!安思怎麽可能会把自己卖了,这人肯定在说谎,他怎麽也不愿意相信一直对他那麽好,他那麽信任的好友会这样对自己……

  

  

  “两千。”这时下面已经有人出到了2000英镑,老板高兴得合不拢嘴,这个东方小子真是他的摇钱树,刚才花钱向他的朋友把他买下,真是太明智了。

  

  

  虽然这个东方小子好像是被朋友出卖了,不过这跟他没有半点关系,反正他已经付了钱,他现在就是自己的,要帮自己赚大钱。

  

  

  “等一下,我不卖!”严小小愤怒地对客人们大叫道,转头对老板怒吼:“你没有资格卖我,你赶紧放我离开,不然我要报警了。”

  

  

  “你朋友已经收了我的钱,你没资格说不,你如果不想吃苦头就给我老实点。”老板皱眉,凶恶地指著严小小怒骂道,完全不怕他报警,因为他绝不会给他报警的机会。

  

  

  “他收了你多少钱?我还你,你放我走。”他得赶紧离开这里,他的身体越来越热,从未有过的燥热席卷了他的全身,他快要欲火焚身了,他要很努力克制自己才能勉强不呻吟出声。

  

  

  “你想得美,想还我100英镑就走人绝不可能,我告诉你你现在已经是我手下的男妓,从今以後都要乖乖帮我赚钱。”

  

  

  听到自己100英镑就被卖了,严小小快气死了,想让他当下贱的男妓为他赚钱,他就是死也不会愿意,他一定要想办法逃出去。

  

  

  虽然他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但他一定要冷静绝不能慌,他要好好想想怎麽才能逃出去,有了……

  

  

  漂亮如黑珍珠的杏眸精光一闪,严小小马上就想到了逃跑的方法,他突然使尽全力狠踩左边的保镖,然後用力撞开另一个抓著自己的保镖……

  

  

  他的动作非常敏捷快速,老板和客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从後腰拔出手枪指著老板的头。“放我走,不然我一枪打爆你的头。”

  

  

  “好,你千万别开枪。”老板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身上竟然有枪,立刻害怕地答应。

  

  

  保镖们想上前救老板,但又怕惹火严小小让他真的开枪,只能站在原地不敢乱动,而舞台下的客人们已经全部吓傻……

  

  

  严小小伸手进老板的衣服口袋里,把老板抢走的手机拿回来,就拖著老板走下舞台,赶紧向大门走去。还好他出来时有把爸爸给的枪带在身上,只要有老板当人质,绝对能离开酒吧。

  

  

  

  不过这老板比他高,他要踮著脚才能用手勒住他的肥脖子,用枪指著他的太阳穴,这对现在全身软绵绵的他非常吃力……

  

  

  严小小离开酒吧後就放了老板迅速逃走,老板马上暴跳如雷地让随後跟出来的保镖下令抓住严小小……

  

  

  严小小转头看到保镖竟然来追自己,吓得更用力地奔跑,可是他被下了药,没力的双腿怎麽也跑不快,眼看就要被保镖们抓到……

  

  

  “小小!”当严小小急得不行,想要对伸手抓他的保镖开枪时,对面的大街上传来了情人们的声音。

  

  

  严小小转过头,眼中旋即露出一丝欣喜,大街对面站著两个高大挺拔、英俊潇洒的双胞胎,正是两个情人,虽不知道情人们怎麽会在对面,但他有救了……

  

  

  同时,保镖抓住了他的手,骂道:“臭小子,抓到你了,敢用枪指著老板的头,回去看老板怎麽收拾你。”

  

  

  “放开我。”严小小拼命反抗,但怎麽也甩不开保镖结实有力的手。

  

  

  “放开小小!”对面的邵氏兄弟见状赶紧跑过来,同时出手把抓著情人的保镖打倒,随後又快速把其余几个保镖解决掉,从头到尾只用了两分锺,漂亮强悍的身手令人赞叹。

  

  

  “小小,你没事吧!”邵氏兄弟同时关心地问情人。

  

  

  严小小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气喘吁吁,小脸嫣红无比。他的身体现在已经不光是热了,还非常痒,全身每一寸肌肤都痒得不行,尤其是下面的两个小穴宛如万蚁爬噬一般,痒得他好想伸手去抓。

  

  

  最可怕的是前面的小肉棒竟然在大街上就亢奋地勃起,把内裤顶了起来,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看到……

  

  

  “什麽意思?你到底有没有事?”邵氏兄弟都看不明白他的动作,更担心地问。

  

  

  “没事,可是好像又有点事。”严小小喘著说道,感觉身体里的欲火烧得更旺了,小肉棒热得好疼,两个小骚穴痒得流水,好想被“安慰”。这到底是什麽药,这麽厉害!

  

  

  邵氏兄弟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他们已经注意到情人的小脸呈现不自然的红晕,呼吸急促混乱,还有下面顶起了小帐篷。看情人的模样极可能是中了春药,情人到底在“枪之吻”发生了什麽事?

  

  

  幸好他们兄弟打电话给情人,知道他在“枪之吻”,通话途中他的手机又突然挂了,他们知道他肯定出了事,刚好他们就在附近立刻就赶来了。还好他们急时赶到,不然真不敢想像会发生多可怕的事……

  

  

  “抱我……”严小小突然抱住邵氏兄弟,仰起越来越红的小脸媚眼如丝地睇著情人们,羞耻地呻吟道。他的意识开始模糊,身体难受得要发狂了,脑子里全是情人们的大肉棒……

  

  

  “你是不是中了春药?”邵氏兄弟对视一眼,邵大虎柔声问。

  

  

  “我好难受,快抱我,我快受不了了,我下面痒得好疼……”严小小点头哀求道。

  

  

  “好,我们马上带你去酒店开房抱你,你忍耐一下……”邵氏兄弟岂会不答应,马上就同意了。

  

  

  “不……我……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我……我已经在流水了……”严小小羞赧地摇头呻吟,体内汹涌燃烧的欲火找不到出口从下面的小洞渲泻出来,湿热的淫水把下体迅速弄湿,让小穴外面也骚痒起来,他禁不住绞紧下体。

  

  

  邵氏兄弟望著眼前欲火难耐、无比诱人的情人,都偷偷吞了口唾沫,迅速“激动”起来。

  

  

  “前面有个破巷,我们就在那里……”邵小虎提议道,拿过情人手上的枪收起,把情人抱起来向前面的暗巷走去。

  

  

  邵氏兄弟都没有问严小小究竟发生了什麽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帮情人解决体内的欲火,别的事可以慢慢问。

  

  

  

  前面的小巷是个死胡同,狭窄却很长的路上十分凌乱肮脏,堆满了各种垃圾,因为没有灯黑漆漆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严小小和邵氏兄弟尽管都对小巷的环境十分不满意,但被欲火焚烧的他们只想赶紧做爱也管不了这麽多了,他们进到最深处的巷尾。

  

  

  

  严小小刚被邵小虎放下来,就拉下他的头狂吻起来,火烫的身体在他结实的身上饥渴地摩擦。

  

  

  严小小被春药折磨得完全失去羞耻,变成了一只饥渴无比的欲兽……

  

  

  “小小,你只要小虎,不要我吗?”站在严小小身後的邵大虎从後面抱住他,低头亲吻他敏感的脖子,两只大手抚摸他骚浪的身体。

  

  

  “要……多摸我几下,好舒服……”严小小立刻离开邵小虎的唇,转头亲吻邵大虎,灼热的身体被邵大虎有点冰的大手碰触十分舒服。

  

  

  

  “好湿,你下面到底流了多少水才会弄这麽湿!”对他甜美的唇吻到一半就离开,意犹未尽的邵小虎十分不满,直接伸手进他的裤子里抚摸他湿淋淋的下体。

  

  

  “啊啊……噢哦……把手指插进去……下面好痒……求你快把手指插进去……”严小小夹住情人的手指,扭著下体淫荡地恳求。

  

  

  他的下面发了疯的想被东西插,无论是什麽都好,只要能插进去占满他,把那该死的空虚骚痒感赶走……

  

  

  “只要手指插进去?手指能满足你吗?”邵小虎邪笑道,手指一直抠弄两个湿痒的穴口,就是不插进去。

  

  

  “大肉棒……呃……快把你们的大肉棒插进来……噢噢……我要你们的超级大肉棒插进来……”严小小呐喊道,下体夹紧情人的手指扭动得更厉害,想起两根雄壮威武的大肉棒是如何插得自己欲仙欲死,下体的淫水流得更多了。

  

  

  “你让我们插,我们就插,我们岂不是很没有面子。”邵大虎伸舌舔玩他光洁的耳垂,和弟弟一样灵活的大手也伸进情人的裤子里,挤进股缝里,用手指摩擦那湿痒烫手的小菊蕾。

  

  

  “对,你要吃我们美味的大肉棒,就要求我们。快说好哥哥们,小骚货想吃你们美味的大鸡巴,求你们快喂我这只淫荡的小母狗吃大鸡巴。”邵小虎和哥哥一起刁难情人,膨胀起来的胯部故意摩擦情人的欲望源泉。

  

  

  “呀噢……你们真坏……呃……我说……好哥哥们,小骚货要吃你们美味的大鸡巴……唔……请喂我这只淫荡的小母狗吃大鸡巴……”急切想被插的严小小毫不犹豫地答应,说出即使是AV女忧也不会说的淫荡下流话,让男人们为他疯狂。

(12鲜币)《会坏的,轻点!》54高H双性3P生子

  “这麽下流不要脸的话你都说得出来,真是只超级骚母狗,现在就用我们兄弟的超级大鸡巴好好教训你这个爱发骚的母狗。”邵小虎激动地骂道,急躁地拉开裤子放出已经硬得像铁棍一样的雄根,然後把娇小的情人抱起来,脱下情人的裤子就凶狠地冲了过去。

  

  

  

  “噢──”一声娇媚愉悦的呻吟划破了黑暗,空虚流水的花穴终於被情人填满了,不知是不是因为春药的关系,被超巨大的肉棒野蛮地进入,严小小竟然一点也不觉得痛。

  

  

  “小虎已经进去了,真是个急躁的家夥,都不知道尊敬兄长,先让我这个哥哥进去。”邵大虎轻声笑道,摸黑掰开情人的屁股,释放出自己的大肉棒也猛地一下插了进去……

  

  

  邵氏兄弟对情人的身体比自己的还要了解,所以即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他们也能准确地插进情人的两个小洞里,和情人做爱……

  

  

  “啊──”又有一声骚媚诱人的呻吟响起,两个小穴都被占满让严小小爽得大叫,完全不管这里是外面,不过巷子这麽深也不会有人听到。

  

  

  “好多水,你从来没有流过这麽多水,让我的小兄弟泡在里面舒服死了。”邵小虎被全是淫水的小穴紧紧包裹住,爽得低吼。

  

  

  “你那里很湿吗?我这里也湿透了,肯定是因为这小骚货吃了春药太激动的关系。”邵大虎也舒服地喘息道,全是淫水的小穴比以前更柔软温暖,让雄根泡在里面爽得微微发抖。

  

  

  “我是骚货,你们快操我……呃唔……求你们快用你们的大鸡巴狠狠地日死我……啊……两个小骚穴好想被你们的大鸡巴日死……”严小小又不知耻地发骚浪叫,夹著两根超级大肉棒扭动屁股。

  

  

  

  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他只想两根大肉棒快点动,两根大肉棒插进去後两个小穴更骚痒了,必须让两根大肉棒赶紧抽动止痒……

  

  

  “你这只骚母狗就这麽等不及想被我们的大鸡巴在外面日你吗!”邵小虎骂道,大肉棒却兴奋地动了起来,一开始就很用力地在湿紧的小穴里发狠地乱捅,狠狠地贯穿情人饥渴骚浪的身体。

  

  

  “如果不是这样,怎麽能说他是只欠超日的骚母狗。”邵大虎也不甘落後,几乎是和弟弟同一时间操干了起来,大肉棒强劲用力地使劲向最深处的菊心操去。

  

  

  “哦哦哦……日死我了……啊啊啊……不过还不够……再用力点……啊噢……再深些……更勇猛地操我这只欠干的骚母狗……哦啊啊……”严小小夹在邵氏兄弟中间,骑在邵氏兄弟强悍威猛的大阳具上抖动著身体,快乐地啜泣道。

  

  

  两个骚痒的小穴被两根大肉棒凶猛地摩擦,激起一阵阵无与伦比的快感,全身都被这股快感俘虏麻醉,可是超级淫荡的身体并未感到满足,总觉得还很空虚,需要更多的快感来填满。

  

  

  “你放心吧,就算你不求我们,我们也会更用力地操死你,因为你真的太欠干了……”邵大虎在後面拼命顶到那令人迷恋的小凸点,同时温柔地亲吻他的头发和後颈。他本想脱了情人的衣服,亲吻他光滑如缎的後背,但又怕让他著凉。

  

  

  “从来没有见过这麽欠干、欠日的骚母狗,比真正的女人还骚,一般的女人就算中了春药也不会像他这麽浪……”邵小虎叹息道,大肉棒也拼命向深处的花心刺去,很快圆大的龟头就正正刺中严小小的花心。

  

  

  “啊啊啊啊啊啊……爽死骚母狗了……啊啊啊……两个大鸡巴哥哥太会操了……噢噢噢……你们顶到母狗的骚心,让小母狗好快活……呀啊啊……”吃了春药的严小小哪受得了他们兄弟同时攻击他敏感的两个点,顿时激动地甩头,就是这种快感,他要的就是这种快令人窒息灭顶的快感。

  

  

  以前的严小小无论如何沈醉在欲望的快感中,多少还有点理智,绝不会浪成这样。但如今他是真的理智全无了,厉害的春药击破了他最後的理智,完全激发了他这个乱伦之子潜藏在体内的淫荡,让他真的变成了一只只知道交配的骚母狗!

  

  

  “大鸡巴哥哥?我们喜欢这个称呼,再多叫几声……”邵氏兄弟虽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但光听他骚得让人血脉贲张的下流黄话和浪叫声,就够让他们狂乱的了。

  

  

  和严小小一样是乱伦之子,而且血统更肮脏淫乱的邵氏兄弟,也变成了两只欲兽,一起抱著严小小毫无顾忌地在随时会被人发现的暗巷里,亢奋无比地乱搞……

  

  

  “啊啊……好,你们喜欢听……我叫……我就一直叫你们……大鸡巴……哥哥……呃嗯……大鸡巴哥哥们的大鸡巴好厉害,顶得人家……啊啊……爽得感觉要成仙了……啊啊啊……哦啊……”严小小骚浪可爱地叫道,只要给他这欲仙欲死的快感,让他说什麽、做什麽都行。

  

  

  

  “你竟然要被我们操得成仙了?不会吧!我们的大鸡巴有这麽厉害吗!”邵小虎邪笑道,大肉棒又一下狠刺到了情人的花心,激得小花穴抽搐夹紧他,淫水像破堤的洪水源源不断地流出。

  

  

  

  “骚母狗,我再次发现你真的是比真女人还骚,怎麽双性人都这麽欠操欠日,个个都是难得一见的大骚货。”邵大虎也再次顶到後面的菊心,让湿热柔软的肠道不断分泌出大量的肠液,让自己和情人都更爽。

  

  

  

  听邵大虎的话,他似乎见过别的双性人,对了,他们兄弟曾经对情人说过,他们的父亲也是个双性人。难道他们偷看过父亲做爱,不然他们怎麽会说双性人个个都是欠操欠日,难得一见的大骚货。

  

  

  “噢啊啊……呀噢……我就是比真女人还骚……啊啊啊……就像那样狂日我的……两个骚……骚点……啊啊……我会比真女人还棒,还会伺候你们……让你们爽……所……以不准你们去找女人……呀呀呀……啊啊……”严小小点头大叫,被两个情人干得浑身流水。

  

  

  美丽的眼角因为强烈的刺激流出了眼泪,漂亮的嘴角全是口水,下面烧得通红的小鸡鸡像以前一样滴出前列腺液,两个藏满花蜜的小穴被两根超级大肉棒操得蜜汁乱飞……

  

  

  “呵呵,不想我们去找女人,那得看你的表现了……”有心电感应的邵氏兄弟异口同声地坏笑道,两根强壮的大肉棒隔著一道薄膜同时狂操情人,快速地攻击可以让情人叫得更骚更浪的两个花心。

(13鲜币)《会坏的,轻点!》55高H双性3P生子

  “我会好好表现的……啊啊……我愿意……喔哦……哦呃……我愿意给你们操一辈子,随时随地……让你们想操就操……啊啊啊……”

  

  

  严小小张开双臂分别抱住情人们的头,在黑暗中和他们缠绵地热吻,他和邵小虎吻得激情四射,又含著邵小虎的口水转头和邵大虎吻得难舍难分,下面的两个小嘴和情人们的大肉棒“吻”得更淫乱。

  

  

  经常被两根威猛强壮的大肉棒操的小穴,早对两根大肉棒食髓知味,爱得死去活来。两个淫乱的小穴热情地和两根大肉棒生死缠绵,狭窄紧窒的阴道和肠道很有技巧地把两根大肉棒夹紧,随後又很快放松,很快又再次夹紧,然後再放松,努力伺候两根大肉棒,想让情人们爽死。

  

  

  “噢噢……世上怎麽会有你这麽淫荡可爱的骚母狗,让我爱死你了,让我的大鸡巴也爱死你了……我不会找女人的,我这一辈子只想操你……”邵小虎被他的“一紧一松”搞得满头大汗,大肉棒爽得在小花穴里咆哮,更疯狂地操干可爱的小花穴,恨不得把小花穴干坏掉。

  

  

  “你这超级小淫娃,我也爱死你了,我的大鸡巴更是爱死你了,我和我的大鸡巴这一辈子都离不开你了……我们要娶你当我们的老婆,让你天天被我们的大鸡巴干死,天天叫我们大鸡巴哥哥……”邵大虎激动地叫道,大肉棒在肠道里又磨又转、又刺又顶,和弟弟一样想把情人的小菊穴操烂掉。

  

  

  “好……噢呀呀呀呀……喔啊……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啊啊……我要当你们的老婆……啊啊……我天天都要大鸡巴老公们第一强的超级大鸡巴操穴……啊啊……我要你们天天都干死我……嗯哦……哦呀……”严小小喜悦地抱紧两个情人,上面的小嘴和下面的小嘴一起热烈无比地回应他们。

  

  

  “骚老婆,快叫我们老公,我们要听你叫我们老公……”邵氏兄弟被情人骚得不行的小穴夹得快窒息,爽得大吼。如此可爱诱人的情人,让他们真想立刻娶回家当他们的老婆……

  

  

  “老公……噢噢噢……好老公……啊啊……大鸡巴老公……你们是我最爱的大鸡巴好老公……嗯唔……大鸡巴好老公们,请你们不要客气,尽管操死我这只爱发骚的小母狗吧……啊啊……我好想被你们操死……”严小小马上就超骚的叫道,抓著男人们的手去玩弄自己同样饥渴的乳头和鸡鸡。

  

  

  他抓著邵小虎的大手去套弄抚慰自己又痒又疼的小鸡鸡,拉著邵大虎和弟弟一样大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捏玩自己的乳头,他的小鸡鸡和小乳头都已经胀得像石头一样硬。

  

  

  “捏我……啊啊……大鸡巴亲老公们,求你们用力地玩我的乳头和鸡鸡……它们好想被你们玩……噢噢噢……哦呃……”严小小舔著邵小虎的俊脸,小手抚摸著邵大虎的脸哀求道。

  

  

  “可怜的骚母狗,原谅你的大鸡巴老公们忘记你的骚乳头和骚鸡鸡了,我们马上就让你的骚乳头和骚鸡鸡爽……”邵氏兄弟狂干他的同时,大手如他所愿邪恶地玩弄他的乳头和鸡鸡,抓著他的乳头和鸡鸡又拉又扯。

  

  

  男人们粗暴的动作让他有些痛,但他完全不讨厌,男人们越粗暴快感越强烈,就像他们的大鸡鸡越粗暴地干他,他就越爽得死去活来。

  

  

  不过男人们干得好狠,都把他的两个小穴操得有些肿了,他虽看不到,但他能清!地感觉到两个小穴火辣辣的,已经被他们操肿了。

  

  

  “小虎,你觉不觉得我们现在好像三条正在交配的野狗?”和弟弟一起同心协力操玩情人的邵大虎,突然对弟弟说道。

  

  

  “还真有这种感觉,我们三个真像三条正在交配的野狗。”邵小虎点头笑道,只有野狗才会像他们这样在巷子里不知羞耻,不怕被人发现的交合。

  

  

  “哈哈哈……我是小母狗,你们是大公狗……我们三个都变成狗了……汪汪汪……”严小小闻言不禁笑道,还学狗叫了几声,他真的已经被男人们操得脑子完全当机,相信以他害羞的性格清醒後一定会羞疯的。

  

  

  “还真像母狗发春被公狗操时的叫声,你真有当小母狗的潜质。”邵氏兄弟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心里同时想情人绝对是世上最淫贱可爱的母狗,不能看到情人这时的表情真是可惜。

  

  

  “唔呃……啊啊……你们的狗鸡鸡要把我这只小母狗操坏了……噢噢噢……呀噢……我要死了……噢噢……我要被你们操死了……”严小小突然激烈地尖叫起来,受到刺激的情人们竟然比刚才操得还狠,每一下都非常非常用力,让他觉得自己要崩坏了。

  

  

  “喜欢快被我们操死的感觉吗?”邵小虎笑问道,手上的小鸡鸡和他的主人一样激动,随时都会高潮,但他绝不会轻易放他高潮的,大手捏住颤抖的顶端。

  

  

  “喜……喜欢……求你快放开我……让我……射……啊啊……小母狗要射精……”严小小已经爽得快说不出话了,但下体想射不能射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压住体内猛烈吞噬他的快感,颤声请求道,骚媚的声音娇嫩得快滴水了。

  

  

  “大公狗都没有射精,你这只骚母狗怎麽可以射精。”不等邵小虎回答,邵大虎已经拒绝。

  

  

  “我……骚母狗真的好想射精……求求你们……求求大鸡巴亲老公们可怜……小母狗,让……小母狗先射……拜托了……”严小小哭著苦苦哀求,抱著邵小虎的脖子讨好地舔他的唇。

  

  

  

  “爱不爱我?”邵小虎问。

  

  “爱……骚母狗最爱两个大鸡巴亲老公了……”严小小赶紧点头,又扭动起小屁股拼命夹吸情人们的肉棒,他真的真的好痛苦,再不射出来他会活活痛苦得死掉的。

  

  

  邵小虎终於发慈悲放开了他急欲想射的小肉棒,严小小随後畅快地射出了今天的第一道精液,还没有射完精已经攀上云端的他就爽晕了……

  

  

  可是他很快又被邵氏兄弟操醒了,因为邵氏兄弟还没有爽够,还没有高潮,是绝不会允许他就这样昏过去留下他们的……

  

  

  “啊啊啊啊啊……呀噢……大鸡巴亲老公们太会操了……啊啊啊……骚母狗又复活了……啊啊啊……继续狂操我……我爱死你们的狗鸡鸡像这样操我了……我是淫妇、是婊子,求你们狠狠地用你们的狗鸡鸡往死里教训我……啊噢噢……噢呃呃……好爽啊……”

  

  

  醒过来的严小小很快就被男人们操得再次淫乱地浪叫,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再次让人脸红,对他的淫荡无耻感到咋舌……

  

  

  天气越来越冷,躲在巷子里忘记一切只知道疯狂做爱的三人,却完全不觉得冷,他们只觉得越来越热,身体热得快要炸了,这场激情淫乱的交欢只是刚刚开始……

(22鲜币)《会坏的,轻点!》56 高H双性3P生子

  严小小要羞疯了,想到昨晚自己和两个情人竟然在随时会有人经过的小巷里尽情做爱,自己讲出那麽多下流无耻的淫话,还学母狗叫,他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永远不见人。

  

  

  

  虽然昨晚的事情有可原,自己是因为被下了药才会这样,但他仍旧觉得自己太淫乱了,完全不像一个15岁的高中生。

  

  

  因为被两个情人干得太狠,严小小双腿虚脱,根本无法像往日一样慢跑上学,只能请父亲严冀昊送自己。严冀昊看到他诡异的内八字差点就起疑了,还好他聪明骗父亲不小心扭到脚了……

  严小小背著书包忍住下体的酸痛慢慢走进教室,第一眼就向好友蒋安思的座位望去,随即眼中闪过一抹失望。好友还没有来!

  

  

  他并没有告诉情人们是好友带自己去“枪之吻”的,更没有告诉情人们自己可能被好友设计了,他骗情人们是自己不小心误闯入“枪之吻”的。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不想随便冤枉好友,让情人们找好友的麻烦……

  

  

  昨晚做完爱解除身体里的药性後,听情人们说他才知道“枪之吻”是个多可怕的地方,“枪之吻”不但是个同志酒吧,还是个男娼馆,老板经常强迫买来的男孩卖淫,如果有人不服从就会给对方下药打毒,逼他们乖乖就范。

  

  

  幸好他昨晚逃出来,在路上被情人们救了,否则他真不敢想自己现在会有什麽凄惨的遭遇……

  

  

  仔细想想在“枪之吻”的事,好友真的很有嫌疑,想到好友有可能是故意把自己带到那麽可怕的地方,然後对自己下春药把自己卖给老板,他就毛骨悚然。可是他和好友一直相处得很好,并没有任何怨仇,他实在想不出好友有什麽理由要那麽狠毒地对自己……

  

  

  一切只有等见到好友问清楚才知道究竟是怎麽回事,希望一切和好友完全无关,他真的很喜欢这个朋友……

  

  

  可惜严小小等了一早上也不见蒋安思出现,後面他才知道蒋安思早和导师请过病假,这几天暂时都不会来上学,他打电话找蒋安思,蒋安思的手机却一直关机。

  

  

  严小小没有想到会这样,不禁怀疑好友不出现是不是因为心虚,但他很快就赶走了这个想法。不会的,好友可能真的是生病了,在好友没有亲口承认一切是他做的之前,自己都不可以乱怀疑好友。

  

  

  严小小心情极差地上完了早上的课,中午和往常一样去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和情人们一起进餐,吃完午餐後全身酸软无力的他被情人们带到学生会会长办公室,他今天这样的状况根本无法去体育馆练习拳击。

  

  

  “小小,你下面是不是很难受,我看你走路像螃蟹一样。”邵小虎扶情人坐到柔软的小牛皮沙发椅上,小小的体力变好了,昨晚被他们玩了好几次,今天仍旧能下床来上学,看来这段时间的锻炼很有效。

  

  

  “还不都是你们的错,你们昨晚干那麽狠,我那里没有坏掉真是奇迹!”严小小脸红地娇嗔道,他们完全不管是在街上竟然把他干晕後又再次操醒掉,一直在小巷里不停地做。

  

  

  “明明是你缠著我们一直要的,现在怎麽能怪我们。”邵小虎大叫冤枉。

  

  

  “我哪有,你冤枉我。”严小小快臊死了,坚决否认。他昨晚中了春药真的超饥渴,下面被两个情人插得又肿又痛仍旧觉得不够,拼命缠著他们索要……

  

  

  “把裤子脱了,我帮你的两个小蜜穴擦药。”邵大虎倒了杯情人最喜欢的大吉岭红茶递给情人,拿出一支药膏。

  

  

  “不用啦……”严小小羞赧地摇头,他那里又红又肿确实需要擦药,可是好害羞,虽然比擦药更害羞百倍的事都做过了。

  

  

  “别害羞啦,快把裤子脱了让我们帮你擦药,不然你行走不方便,感觉也不舒服。”邵大虎温柔地强行脱掉他的黑色学生裤,今天他仍旧穿著淡蓝色的小米渣内裤。“上次不是让你穿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吗!”漂亮的剑眉微挑。

  

  

  “我去哪里弄来穿,你们别强人所难。”严小小摇头。

  

  

  “我们买给你,我们买来你一定要穿给我们看哦!”邵小虎邪笑道,伸手拉下他可爱的卡通内裤,里面还是那麽美丽诱人,让人血液沸腾。

  

  

  “小鸡鸡还好,里面的两个小洞都又红又肿,还好没有破皮……”邵大虎拨开乖乖趴在下腹睡觉的粉红小玉茎,露出躲在里面的两个花蕊,看了看说道。

  

  

  “我帮小小擦小花穴,你擦後面的小菊穴。”邵小虎抢过哥哥手中的药膏挤出一些,擦在情人肿得微微翻开的小花唇上,桔黄色的药膏散发著一股甜橙的香味,这个药膏是香橙味的。

  邵大虎无奈地扬唇,拿回药膏也挤出一些涂在比往常红豔,同样微种的菊蕾上,动作和弟弟一样温柔小心……

  

  

  严小小抬著漂亮考究的红色玫瑰花纹茶杯,张开双腿门户大开地让两个情人蹲在自己面前,帮自己最私密羞耻的部位擦药,小脸红得要滴血了。但药膏很有效,擦上去後两个原本有些灼痛的小穴一下变得清凉舒服,那股浓浓的香橙味好好闻,让他禁不住嘴馋突然想吃香橙……

  

  

  邵小虎把花穴口擦完药後,想伸进小穴里继续擦药,严小小因为擦上药後很舒服,并没有抗拒,乖乖让他涂满药膏的手指伸了进去。

  

  

  小穴里也有些灼辣肿疼,药膏涂在敏感的黏膜上,让严小小立刻绷紧下体,把情人粗大的手指夹在里面……

  

  

  “小骚货,是不是又饿了,明明昨晚才把你喂得那麽饱!”邵小虎抬眸仰视情人讪笑道,手指故意使坏轻轻抽动,在小穴里划圈。

  

  

  “啊啊……不要,别……”严小小摇头呻吟,把茶杯放到旁边的茶几上,伸手把情人的手指拔出来。昨天玩得那麽凶,他今天可受不了再被他们玩,他可不想等下直接走不了路……

  

  

  “手指在里面擦药会疼?那我用嘴帮你上药好了!”邵小虎故意误解他的意思,转头对哥哥笑问道:“这药膏能吃吧?”

  

  

  “能吃,我也用嘴帮你上药!”邵大虎点头,对情人勾唇一笑,不给情人拒绝的机会,两兄弟快速在自己的舌头上挤了些药膏就低头亲吻两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穴……

  

  

  

  “啊啊……坏蛋,不准这样……嗯唔……求你们别这样……”湿热的舌头碰触到两个小穴,严小小好像仿佛触电般,脑子迅速闪过一道白光。

  

  

  “为什麽不要?我们是爱你、疼你,才用嘴帮你上药,不然这种地方谁会想碰,这里可是你尿尿、便便的地方!”邵小虎伸舌舔弄著花洞口周围,说完就伸舌强行钻进两瓣小花唇中间的缝隙……

  

  

  “呀──”一声娇媚的嘤咛响起,严小小还来不及喘口气,在後穴乱舔的邪舌也刺进了菊蕾,他又发出一声让男人们骨头发酥的娇吟。

  

  

  两条灼热湿润的舌头灵活地在自己紧窒狭窄的甬道里同时一点点地用力钻进去,不同肉棒进去的压力和怪异感,让他绞紧下体想把两条邪舌挤出去。男人们很少舔他下面,让他觉得羞死了……

  

  

  邵氏兄弟对他的行为很不满,不约而同地伸手捏了下他丰满的小屁股,警告他乖一点,舌头使劲往深处顶,还在小洞里转圈舔吮,把舌头上的药膏全部抹在火热的黏膜上……

  

  

  “噢呃……求你们好好擦药……啊哦……别在里面乱转,我……会让我好有感觉……啊啊……”仿似情交的动作让严小小轻易就有了快感,两个小穴不由自主地把两根舌头夹得更紧,快把男人们的舌头夹断在里面了。

  

  

  男人们的舌头被夹得生痛,但他们并没有退出来,而是报复似地在里面乱刺乱搅,让两个小穴爽得同时抽搐,流出快乐的蜜汁……

  

  

  “啊噢……出来……唔呃……快出来……啊啊……我前面站起来了……啊啊,你们好坏……”严小小抓紧沙发椅两旁的扶手,仰起玉颈张唇淫喊道,强烈的快感唤醒了他刚刚还在睡觉的小玉茎,漂亮粉嫩的顶端朝邵氏兄弟扬了起来。

  

  

  邵氏兄弟见他爽得勃起了,立刻更激烈地攻击玩弄他的两个小穴,把两个小穴舔得湿答答的。舌头在里面舔干的同时,嘴唇还在外面淫亵地吸食流出来的蜜汁,弄出情色的湿水声令人脸红……

  

  

  “噢噢……哦啊……停止……求你们停止……呃嗯……”被舌头插玩虽没有被大肉棒刺干猛烈,但舌头特有的湿粘触感让他有种像被蛇信侵略的错觉,全身都爬满了鸡皮疙瘩,身体更加敏感容易被快感俘虏,只见他的小玉茎站得笔直,似乎非常爽。

  

  

  “呀哦哦……别再进去了……喔啊……够了……已经够了……啊啊啊……”身体里的两条邪舌突然向更深处舔去,似乎想碰触他的两个花心,严小小立刻全身颤栗大声尖叫,下体一紧小玉茎喷射了。

  

  

  看著自己射出稀薄的乳白色精水喷在情人们乌黑的头发上,严小小怔了怔,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骚货,竟然射在我们头上。”邵小虎先拔出沾满情人淫液的舌头,佯装生气地骂道。

  

  

  

  “你的小穴好甜,它似乎很喜欢我们的舌头,才被我们的舌头‘刺激’几下,前面的小兄弟就爽射了。”邵大虎随後也拔出舌头,掏出手帕优雅地把头上的精液擦干净。

  

  

  “大中午吃完饭就射,好淫荡!”邵小虎抢过哥哥的手帕擦了擦头,望著情人揄揶道。

  

  

  “还不都是你们的错,你们最讨厌了,两个超级大色虎!”严小小羞窘地骂道,裸著下体就对情人们做了个鬼脸,那模样可爱死了,看得邵氏兄弟心中一动。

  

  

  “小骚货老婆,我们最爱你了!”邵氏兄弟说著就一起朝他的红唇亲去。

  

  

  “唔嗯……不要……”严小小马上用力推开他们,他们的吻技可厉害了,他可不想再被他们吻得又有感觉,丢脸的勃起……

  

  

  “午休快结束了,我要去教室上课了。”低头避视有点不高兴的情人们,严小小羞赧地拉上染了几滴精液和蜜汁的内裤,然後穿上外裤扣好皮带就要离开。

  

  

  

  “等一下,谁说你可以走了。”邵小虎拉住他,把他拖回怀里,抬起他的下鄂逼他看著自己。

  

  

  “放开我,别这样!快打铃了,我要回去上课……”严小小轻轻挣扎。

  

  

  “想去上课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叫我们一声……”一旁的邵大虎低头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只见严小小的脸顿时红得像炸熟的螃蟹一样,大虎哥好色,竟然让他说这麽下流的话,他怎麽说得出口……

  

  

  “不说是吗!好,那你今天下午就别想去上课了,我们整个下午都呆在这里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用我们的大肉棒好好让你想起该叫我们什麽。”邵大虎露出优雅迷人的微笑,讲的话却异常下流邪恶。

  

  

  “刚才用舌头进去你就这麽爽,用我们的大肉棒进去,你肯定会非常非常爽吧!”邵小虎伸手邪亵地抚摸他的胯部。

  

  

  “不……我……我叫……大鸡巴亲老公们……”严小小吓得赶紧叫道,羞得快头顶冒烟了。

  

  

  “这才乖嘛,小骚货老婆!”邵氏兄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声羞耻的大鸡巴亲老公们叫得他们心里爽死了。

  

  

  “……你们坏死了!”严小小娇嗔著轻捶了他们一下。

  

  

  “我们越坏,你才越爱嘛!”邵氏兄弟一起笑道。

  

  

  严小小刚想骂邵氏兄弟是大坏蛋,却看到邵大虎突然拿出三张票,那是他很喜欢的“幻梦乐团”的演唱会门票。“幻梦乐团”是英国一流的摇滚乐队,虽比不上以前的神团“甲壳虫乐队”,但也是世界知名的超级乐团。

  

  

  

  他早就想去听“幻梦乐团”的演唱会,可是“幻梦乐团”太受欢迎了,每次开演唱会门票都会早早售空。这次“幻梦乐团”在伦敦开演唱会,听说也是很早门票就卖光了,没有想到情人们竟然弄到票了,他好高兴!

  

  

  “你们怎麽买到票的?不是说早就卖光了吗!”严小小拿过门票,一脸欣喜。

  

  

  “我们高价让人转给我们的,我们昨晚在‘枪之吻’附近就是去拿票。”看到情人开心的笑颜,邵氏兄弟都觉得辛苦一场很值得。“幻梦乐团”的票不是一般的难买,他们花了好几倍的价钱,又对持票的英国妞放电才让她答应把票转给他们。

  

  

  “演唱会的时间是今晚八点,我们六点才放学,都没有时间回家吃饭,我等下打电话给我爸爸说不回去吃饭了。”严小小雀跃地笑道。

  

  

  终於能去现场听“幻梦乐团”的歌了,他超爱“幻梦乐团”主唱拉尔斯的歌声,想到晚上就能见到拉尔斯的本尊他好激动……

  

  

  严小小还不知道今晚去听“幻梦乐团”的演唱会,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让他走上一条他从未想过的路……

(23鲜币)《会坏的,轻点!》57 高H双性3P生子

  严小小打电话给父亲严冀昊,再三哀求并保证一定会在晚上十一点前回家,终於得到父亲的允许。下午放学後他就和邵氏兄弟先去“东方红”吃晚餐,李哥像以前一样热情地招待他们,给他们做了很多好吃的,还给他们八折优惠。

  

  

  吃完晚餐严小小就和邵氏兄弟去有名的“新温布利球场”看演唱会,谁知都快到了邵氏兄弟却接到邵爸爸打来的电话,有急事不得不马上回去,严小小只能一个人去看演唱会。

  

  

  没了邵氏兄弟陪伴,严小小自然觉得有些扫兴,没有原来那麽高兴,不过好不容易能看“幻梦乐团”的演唱会,他还是很期待的。

  

  

  “新温布利球场”外早已聚集了大批的歌迷,很多人手中拿著“幻梦乐团”的海报,更多人拿著“幻梦乐团”主唱兼吉他手拉尔斯的海报。拉尔斯是“幻梦乐团”的灵魂人物,有“歌神”之称,不但歌唱得好,还会作词作曲,而且长得非常帅,让无数女乐迷发疯。

  

  

  虽然拉尔斯的性格非常糟糕,傲慢自私、暴戾偏激,私生活很混乱,经常传出很多丑闻,例如召妓乱搞、喝酒架车、打架滋事、吸食毒品,但仍旧不影响他在乐迷心中的地位。

  

  

  严小小对拉尔斯的人品十不敢苟同,不过他很喜欢拉尔斯的歌和吉他,有一段时间他因为太喜欢拉尔斯了,还专门去学唱歌和吉他,两个情人为了陪他也一起去学。

  

  

  到了进场时间,严小小和其他粉丝排队进入球场,他很快就按门票上的座位号找到座位坐下。位置很好,虽不是贵宾席,却也在前排,十分靠近舞台。

  

  

  邵氏兄弟原本想买贵宾席的票,可是没有人愿意卖,最後只弄到贵宾席後面的座位。

  

  等了一会儿,舞台上突然响起一阵激情的摇滚乐,“幻梦乐团”隆重登场了,全场立刻欢呼。女乐迷们看到“幻梦乐团”的灵魂人物 “歌神”拉尔斯,兴奋的集体尖叫,拉尔斯今天的造型酷毙了。

  

  

  拉尔斯穿著一套黑色镶著银片的海盗装,左眼上戴著一个有骷髅头标志的眼罩,漂亮的金色卷长发用一条黑布简单的扎起,头上还戴了一顶黑色的海盗船长帽,整个人散发著强烈的邪恶气息,就像一个真的海盗头子……

  

  

  “拉尔斯,我爱你……”全场乐迷除了严小小都大声叫道,他生性腼腆害羞,即使很喜欢“幻梦乐团”和拉尔斯,他也不好意思尖叫大喊我爱你。

  

  

  拉尔斯和“幻梦乐团”的成员似乎对这种场面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欢喜,只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开始演唱。

  

  

  第一首歌叫《骗子》,是拉尔斯亲手写的,是“幻梦乐团”的成名曲,不少歌迷跟著唱,严小小只是静静地听。

  

  

  《骗子》是一首嘲讽歌,嘲讽到处都是骗子,所有人都在骗人,这是一个骗子的世界。歌词里还有两句脏话,朋克味十分重,但深得广大年轻人的喜欢。

  

  

  《骗子》唱完後引爆了全场,所有人都激动不已,包括严小小在内,不过他还是没有叫出声。他觉得像疯了一样大声地尖叫超不好意思的,可是没有想到就因为如此给他招来了厄运……

  

  

  舞台上的拉尔斯因为严小小坐的离舞台很近,刚好看到他,发现他不像别歌迷那麽激动狂热,一直都很冷静,不禁怒火中烧。从来没有一个人听了自己的歌会那麽冷淡的,这个黄种人真是岂有此理……

  

  

  拉尔斯一向脾气火爆,加上刚才上台前因为合约问题和老板吵了一架,现在心情非常差,正想找个地方发泄。他竟然不管正在开演唱会下面有数万歌迷看著,脱下鞋子向严小小砸去……

  

  

  “啊……”他扔的很准,鞋子正正打在严小小的额头上,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就集中在他身上,舞台上的大屏幕同时映出了他错愕震惊的脸……

  

  

  “黄种狗!”拉尔斯鄙视地骂道。

  

  

  整个球场都听到了这句轻鄙的咒骂,在场的只有严小小一个黄种人,其余的全是白种人,这些人脸上马上挂上一抹幸灾乐祸的笑意。

  

  

  严小小回过神气得不行,怎麽也没有想到最崇拜的偶像竟然会当众扔鞋打他,还骂他最讨厌的黄种狗……

  

  

  不可原谅!恼火无比的严小小竟然弯腰捡地起上拉尔斯打他的鞋,用力扔了回去,同样打在了拉尔斯的脸上……

  

  

  “臭小子,你竟然敢打我,有种你给我滚上来!”拉尔斯微微怔了一下,随即怒火冲天地指著严小小骂道。

  

  

  “谁怕你!”被怒火冲昏头脑的严小小竟然站起来,没有丝毫畏惧地向舞台跑去,其他人都太震惊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严小小爬上舞台冲到比自己高大很多像小山一样的拉尔斯面前,抬头狠瞪著他,“马上给我道歉!”就算是他的偶像也不准骂他是黄种狗,他可以原谅他扔鞋打他,但绝不能原谅他骂自己是黄种狗!

  

  

  “就凭你这个小小的黄种人,也想让我向你道歉!”拉尔斯嘲讽一笑,完全不把瘦小得像女生,好似水晶一般脆弱的严小小放在眼里。

  

  

  “你要怎麽才肯向我道歉?”严小小捏紧拳头,忍住想揍他一拳的冲动。

  

  

  “快把他拖下来,让演唱会继续。”坐在台下贵宾席的唱片公司老板,这次演唱会的总负责人乔治站起来,指著严小小对台下的保安焦急地大叫道。

  

  

  该死的,拉尔斯真是会搞事,竟然在演唱会上故意生事,绝不能让他把演唱会搞砸……

  

  

  

  “等一下,不准你们拉他下去。”拉尔斯对想上舞台拖走严小小的保安怒喝道,望著严小小勾唇一笑:“我要和这小子比唱歌。”

  

  

  此话一出,全场立刻震住了,严小小傻傻地看著拉尔斯,他在说什麽?

  

  

  “看你刚才的表情似乎很不屑我的歌,我们来比唱歌,如果你唱得比我好,我就向你道歉,你敢吗!”拉尔斯抱著双臂俯视严小小,他上台前和老板吵过後心情不好就吸了一些大麻,现在很兴奋,很想做些刺激的事。

  

  

  严小小顿时犯了难,拉尔斯可是歌神,比唱歌自己怎麽可能赢得了他,但看他一脸瞧不起自己的表情,自己就算赢不了他也绝不可以退缩丢中国人的脸。

  

  

  “当然敢,你输了一定要向我道歉。”严小小叫道,虽然让拉尔斯输是绝不能的。

  

  

  乐队的其他成员和台下的人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震惊过後全部露出看好戏的表情,心想严小小肯定一开口唱歌就会出糗,敢和歌神拉尔斯比唱歌太不自量力了,简直是自寻死路。

  

  

  乔治快被拉尔斯气死了,这小子肯定又吸大麻了,竟然在演唱会上要和人比唱歌,如果输了要如何是好,还好拉尔斯和人比唱歌是绝不会输的。

  

  

  这黄种小鬼让演唱会横生枝节,明天不知道会被记者写成什麽样,不过肯定明天又能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这正是他需要的。

  

  

  乔治知道自己阻击不了拉尔斯,为了能制造更多的话题,让更多人关注这场演唱会,让拉尔斯更火,他能赚更多钱,他默许了这场荒唐的“比赛”。

  

  

  拉尔斯让工作人员拿了一个麦克风给严小小,嘴角扬起一抹鄙视的笑,张嘴唱了起来,乐队马上帮他伴奏,拉尔斯浑厚有力充满磁性的歌声立刻让全场再次欢呼。

  

  

  严小小也不敢示弱,用力吸了一大口气就大声唱了起来,出人意料他的歌声优美惊人,音质纯净无比,令人眼前一亮。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拉尔斯也没料到严小小会有如此悦耳的歌声,但很快绿眸闪过一抹笑,这样才有意思!一面倒的胜利太无趣了!

  

  

  拉尔斯继续唱歌,他唱的是他的另一首成名曲也是由他自己作词作曲的《神经病》,严小小紧跟著他和他唱一样的曲子。

  

  

  同一首歌由两道完全不同却同样吸引人的歌声演唱,让台下的歌迷都异常兴奋,比刚才听拉尔斯唱《骗子》时还兴奋。

  

  

  拉尔斯无论唱什麽歌,严小小都努力跟著唱,严小小虽学过一段时间的唱歌,技巧却远没有专业歌手拉尔斯的好,但他的歌声却毫不比拉尔斯的逊色,他的声音非常有爆发力,而且极有特色。因为是双性人,严小小的歌声即有女声的圆润清脆,又有男性的浑厚低沈……

  

  

  所有人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美妙迷人的歌声,一时间全被严小小的歌声迷住了,拉尔斯也发现到严小小的声音太特别迷人了,再这样下去会越来越激发严小小的潜能,让严小小越唱越好,他要尽快想办法打败严小小。

  

  

  拉尔斯突然唱起他音调最高的一首歌,这首歌音太高了除了他还从来没有人唱得了,勉强唱很容易会把声带唱破。他不但要把这个可恶的黄种小鬼打败,还要把他的声带废了,让他这辈子都没有办法再唱歌……

  

  

  拉尔斯已经发现严小小拥有难得一见的歌唱天赋,加以时日他一定会超越自己,他绝不允许有人超越他,他要把这还没有发光的原石彻底摧毁……

  

  

  严小小不知道拉尔斯的阴谋,继续跟著他唱,他刚开始还有些紧张不好意思,但唱了两首歌後,他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这个大舞台,整个人彻底放松,面对这麽多人唱歌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

  

  

  拉尔斯最著名的就是他的高音,可是严小小竟然也能跟上他的音,严小小学唱歌时,他的老师就说他是个唱高音的好料。他的声音罕见的同时拥有男音和女音的优点,音域非常广,而且音准极强,肺活量很大,喉咙非常灵活,加以时日一定会成为举世闻名的超级歌唱家。

  

  

  老师不知道严小小的身体秘密,把这番话告诉严冀昊後,严冀昊和田雨默马上就让严小小停止去学唱歌,生怕别人听了他奇异的歌声会怀疑他的性别。

  

  

  严小小已经答应过父母不在外人面前唱歌,但这次他太生气了,为了让拉尔斯向他道歉,竟然忘记了和父母的约定……

  

  

  发现严小小竟然能跟上自己的高音,拉尔斯开始焦急,越唱越高。严小小也跟著越唱越高,声音完全放开,发出越来越美丽惊人的声音……

  

  

  严小小特殊的性别给他在日常生活中带来很多不便,他不但不敢上学校的厕所,在外面也不太敢喝太多水,连平时讲话都故意把声音压低,总是努力压抑自己过於奇特的声音。

  

  

  刚才刚开始唱歌时他的声音都不敢完全放开,但现在为了能赶上拉尔斯的高音,他完全打开了自己的声音,空灵且浑厚的声音像天使的一样美丽,却又散发著魔鬼的邪魅……

  

  

  严小小的表情也在极速变化,刚才他的表情还很木讷,但现在却变得丰富,开始像拉尔斯一样做出各种动作。他已经渐渐溶入歌曲中,用心去理解歌词的意思,从心里去感觉、去唱歌,不再为唱歌而唱歌……

  

  

  台下的歌迷开始被严小小迷住,被他奇特美妙的歌声震憾住,觉得那不同於他们发色、瞳色、肤色的外族小个子好像在发光,仔细看原来他长得那麽漂亮,就像天使一样漂亮……

  

  

  拉尔斯看到台下歌迷的表情开始变化,越来越多的视线投向严小小,急得不行,他把歌声提到了最高,可是仍旧甩不掉严小小,无论他唱多高,严小小都能马上跟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能看到拉尔斯和一个没没无名的外国人飙歌,实在很刺激,但他们始终是拉尔斯的歌迷,和拉尔斯一样是英国人,心里还是希望拉尔斯能赢。开始有不少人给拉尔斯加油打气,让他别输给严小小这个乳臭未干的外国小毛孩……

  

  

  可是越唱到後面严小小越唱得超棒,竟然开始超越拉尔斯,他的声音比拉尔斯的更大,音调比拉尔斯的更高,最後竟然变成拉尔斯追逐严小小……

  

  

  乔治知道不妙了,他在办唱片公司前也曾经是个歌手,他知道拉尔斯已经到极限,他极可能会被严小小打败,再这样下去他随时会有破音的危险……

  

  

  突然,严小小和拉尔斯唱到了歌曲中最高的一个音,这时候胜负分出来了,严小小把他那比女生还高还尖的音和男生特有的持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惊人的高音划破了整个球场直入云霄,传遍了全场的每一个角落……

  

  

  拉尔斯的音根本没有严小小高,但他不想被严小小打败,他不顾後果地跟著硬唱上去,结果立刻破音,可严小小却一直保持在最高音上……

  

  

  当初教严小小唱歌的老师学了四十年声乐,也在第一次教他唱高音的时候被他打败了,严小小除了拥有双性人特有的声音优势外,他还拥有罕见的天赋……

  

  

  严小小在最高音上呆了很久,唱完了才发现拉尔斯并没有跟著,转过头看向拉尔斯才发现他双手抓著喉咙一脸痛苦……

  

  

  “拉尔斯,你怎麽样了?”“幻梦乐团”的成员放下乐器立刻跑到拉尔斯面前担心地问,台下的歌迷更急得不行,想要冲上舞台看偶像的情况,却被保安拦住了。

  

  

  “……”拉尔斯指了指自己的喉咙,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说话,他的声带毁了。他恶狠狠地瞪著严小小,恨不得把严小小撕碎……

  

  

  严小小从未见过这麽凶恶怨恨的眼神,吓得往後缩了一下,自己好像闯下大祸了,怎麽办?

  

  

  还是赶紧跑吧!他把拉尔斯弄受伤,把演唱会搞砸,大家都不会放过他的……

  

  

  严小小马上趁乱逃走,留下半途中止乱成一团的演唱会……

(9鲜币)《会坏的,轻点!》58 高H双性3P生子

  严小小一夜都没有睡著,整晚都担心拉尔斯的喉咙,一直在心里祈求菩萨保佑拉尔斯不要有事,不然他会一辈子内疚,而且拉尔斯和他的唱片公司,还有他的歌迷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严小小怕父母和情人们担心,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和情人们,只能一个人著急……

  

  

  天一亮,严小小就立刻起床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拉尔斯的消息,互联网上的消息一向很快,一般昨天发生的事今早清晨就会报道。

  

  

  只见各大娱乐网站的头条都是拉尔斯和神秘不知名的中国小子在演唱会上赛歌,结果破音声带受伤的事,拉尔斯已经当场送入医院连夜救治,但不知道声带是否有事,能否像原来一样唱歌。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1页 当前第6页

首页 上一页 ← 6/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会坏的,轻点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