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会坏的,轻点 第9节

小说作者:乌蒙小燕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会坏的,轻点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6-12-31

  

  信是在中国的一个年轻女孩写的,她在国内的互联网上看到“龙乐团”的消息,看了他们比赛的视频,非常喜欢他们的歌,让他们加油希望他们能得冠军,为国争光,她会一直支持他们。

  

  

  他们虽然已经有不少华人粉丝,但这还是他们第一个在祖国的粉丝,难怪他们会如此高兴。

  

  

  “嗯,小虎哥去买饮料,怎麽还没有回来?”严小小点头,轻挑柳眉问邵大虎,小虎哥去买饮料已经好久了。

  

  

  “我回来了。”邵大虎还没回答,他们就看到邵小虎提著几瓶饮料走了进来。

  

  

  严小小接过情人递来的饮料,打开喝了一口,问:“小虎哥,你怎麽去这麽久?”

  

  

  “我买饮料时看到一个人,所以回来晚了,你们猜猜我看到了谁,你们肯定想不到。”邵小虎丢了瓶可乐给哥哥,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眼中满是得意。

  

  

  “是谁?”严小小和邵大虎都好奇地问。

  

  

  “亚伯尔.迪特,你们想不到吧!”

  

  

  “不会吧!”严小小和邵大虎都吃了一惊,亚伯尔.迪特怎麽会在这附近出现。

  

  

  “更让你们想不到的是,亚伯尔.迪特是来看我们比赛的,他是我们的歌迷,哈哈哈……”邵小虎哈哈大笑,得意极了。

  

  

  “真的假的?你怎麽知道的。”严小小一脸难以置信。那个十分讨厌黄种人,恨他入骨的公爵少爷,会来看他们比赛,还是他们的歌迷,太不可思议了!

  

  

  “我去买饮料正好看见他在我前面,无意中听到他和司机的对话,他说很喜欢我们的歌,虽然我们是低贱的黄种狗,但小小唱的不错,可是他不会支持我们得到冠军的。”想起当时亚伯尔那副很喜欢他们歌,又超看不起他们的表情,甭提有多搞笑了。

  

  

  “真像公爵大少爷的性格!”严小小和邵大虎听完都笑了起来,能让那个超讨厌他们的公爵大少爷,不顾脸面来听他们的歌,说明他们的歌真的很棒,这比刚才看到中国歌迷写来的信,还让人高兴。

  

  

  “我们这里也有个好消息,我们有第一个中国歌迷了。”邵大虎把中国女歌迷写信的事告诉了弟弟。

  

  

  “马上就是决赛了,我们要继续加油,一定要拿到冠军。”邵小虎更高兴了,对哥哥和情人叫道。

  

  

  “冠军绝对是我们的。”邵大虎信心满满地说。

  

  

  “决赛的时候,我们就唱我们新完成的‘音乐无国界’,我相信凭这首歌,我们一定会赢的。”严小小点头,“音乐无国界”是他们最近写的新歌,不是他自己夸,非常非常的好听,比“我想唱歌”还好听。

  

  

  “小小,‘音乐无国界’这首歌你写得太好了,我们相信大家听了一定会中毒的。”邵大虎微笑著称赞道,“音乐无国界”这首歌的曲子和歌词都是情人自己一手完成的,他们只帮了一点小忙,情人在音乐上真的非常有天赋,是个真正的天才。

  

  

  “三天後就是决赛了,我们回去後得更努力练习才行,到时把冠军的奖杯和奖金一起拿回家。”邵小虎仿佛已经看到那个金光闪闪的奖杯被他们拿在手里了。

  

  

  “嗯。”严小小再次点头,其实得了冠军他也不敢把奖杯拿回去,父母至今还不知道他参加歌唱比赛的事,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一定会被骂,搞不好还会被逼著退出比赛,还好再参加一次就结束了。

  

  

  

   歌唱比赛决束後并不能休息,马上就到和亚伯尔约定的决斗时间了,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亚伯尔现在是他们的歌迷,不知到时会不会改变主意,取消和他的决斗,和他化敌为友?

  

  

  应该很难吧!亚伯尔的性格那麽高傲自负,超级鄙视黄种人,就算喜欢他的歌,也绝不会和他成为朋友的!

  

  

  说起朋友,不知他的好友蒋安思最近过得如何,病好了没有,是不是已经回学校上课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去学校了,一直都没有见到安思,突然有点想念这个朋友……

  

  

  与此同时,一辆加长型的白色劳斯莱斯在公路上行驶著,豪华车头的DT型标志让本地人一看就知道是迪特公爵家的车。

  

  

  舒适奢华的车里坐著一个俊俏漂亮得像天使一样的金发美少年,美丽的金色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似乎有什麽事情让他很懊恼。

  

  

  可恶,今天自己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丢脸的跑到STS电视台,和一大堆平民挤在一起听那个黄种狗唱歌,还好没有人知道这件事,不然以後他亚伯尔.迪特还怎麽见人!

  

  

  无论戴纳.严那个黄种狗唱的歌有多好听,以後自己再也不能做这麽丢脸的事,他必须像以前一样鄙视讨厌他,绝不能再被他美妙的歌声迷惑住,做些不像他的事……

  

  

  亚伯尔.迪特自从偶然在电视上看到严小小唱歌,就被他罕见特别的歌声迷住,成了他的歌迷。他非常唾弃这样的自己,但就是忘不了严小小的歌声,忍不住来看严小小的现场表演。

  

  

  突然,前面的司机很急的踩下刹车,让亚伯尔.迪特差点撞在前面的玻璃上,他生气地按下前面隔著他和司机的玻璃,对司机怒吼道:“你是不是想害死本少爷,怎麽突然踩刹车,回去後你就!铺盖走人。”

  

  

  “少爷,对不起!是有张车挡在前面,所以……”司机赶紧解决道,好不冤枉。

  

  

  亚伯尔抬头一看,果然看到前面的路中间停著一张无牌的黑色房车,眉头皱得更紧了,马上怒气冲冲地下车,上前踢了黑色房车一脚。

  

  

  “哪个王八蛋的车,竟然敢挡本少爷的去路,是不是找死啊!”

  

  

  闻言,车子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女人的呻吟声,随即车里伸出两颗黑色的头,是两个东方人,一老一少。老的一脸邪气,年轻的温文尔雅,他们气质虽完全不同,眉宇间却有几分相似,应该是两父子。

  

  

  “原来是两只黄种狗,我警告你们赶紧把车移开,不然别怪本少爷对你们不客气。”亚伯尔指著他们怒骂道,完全不知道自己会因为这句黄种狗招来怎样的噩运,让他一生後悔。

  

  

  “老爹,他骂我们是黄种狗。”俊秀的年轻人望著旁边的父亲笑道。

  

  

  “死小子不但敢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还敢骂我们是黄种狗,看来真是不想活了。”邪气危险的中年男人微微挑眉,似乎很生气。

  

  

  “这金发小子长得还不错,一枪解决他太可惜了,不如留下来给我们解闷,我们玩过不少金发妞,还没有玩过金发美少年。”年轻男子摇头,望著亚伯尔笑得恐怖极了。

  

  

  “这主意不错,但车上这个怎麽办?”中年男人望了眼车里,车里除了他们外好像还有人。

  

  

  “一起玩,3P不够劲,4P才爽。”下流淫秽的话和清逸俊秀的脸难以连系在一起。

  

  

  “好,把这臭小子拖上车。”中年男人点头。

  

  

  亚伯尔听他们的对话快气炸了,他们在说什麽,这些该死的黄种狗竟然敢觊觎他,他们知道自己是谁吗!

  

  

  亚伯尔刚想破口大骂,就看到两个东方男人下车,立刻吃了一惊。两个男人都衣衫不整,身上散发著一股淫靡之气,刚做过什麽事不言而喻。

  

  

  “你们想做什麽,你们放开我……”两个高大魁梧的东方男人走到亚伯尔面前,竟然把一米七几的亚伯尔像提小鸡一样提起来,就要把他带回车上,让他拼命挣扎大叫。

  

  

  “你们想把少爷带到哪里去,快放开少爷……”亚伯尔的司机见状,赶紧下车去救亚伯尔。亚伯尔虽然很讨厌,但是如果亚伯尔有什麽事,公爵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别碍事,快滚开……”两个东方男人完全不把司机放在眼里,中年男人一脚就把司机踢飞。

  

  

  亚伯尔吓傻了,他的司机是父亲故意安排的,专门学过武术,身手很不错,这个老黄种狗竟然一脚就把他踢飞,好厉害!这下自己危险了,附近又没有人,他该怎麽办!

  

  

  两个东方男人无视亚伯尔的反抗咒骂,强行把他绑上车,然後开车扬长而去,不知道亚伯尔会被怎麽样,会不会丧命……

(17鲜币)《会坏的,轻点!》 72 高H双性生子3P

  第二天,全国媒体都报道了迪特公爵之子亚伯尔,被两个神秘的东方男子绑走的事,严小小听到这个消息时吓了一跳,十分担心。

  

  

  虽然亚伯尔很恶劣,还曾经打伤自己,差点让自己丧命,但心地善良的严小小还是希望他没事,在心里祈求菩萨保佑亚伯尔平安……

  

  

  很快就到了决赛,决赛不在STS电视台举办,而是在STS电视台附近的“保罗体育馆”举办。这次观赛的观众是以往比赛的数倍,评委全是英国乐坛的知名人士,有著名的歌星、制作人和唱片公司老板,乔治也被请去当评委,这对“龙乐团”很有利。

  

  

  决赛在星期六的晚上八点进行,共有十个选手进入决赛,他们是从上千人中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有夺冠的可能,其中有两个传闻很有背景,已经被内定为前三名了。

  

  

  严小小骗父母晚上要到学校补课,早早吃了晚饭就离开家,准备去“东方红”和等在那里的情人们会和,然後和他们一起去“保罗体育馆”。原本情人们想去他家接他,但他怕父母看到情人们会起疑,所以拒绝了。

  

  

  马上就要参加决赛了,他满紧张的,希望今晚一切顺利……

  

  

  “小小!”当严小小走到路边想拦辆计程车,却听到身後传来好友蒋安思的声音,让他愣了一下,马上转过头果然看到一个多月不见好友正站在他身後。

  

  

  “安思!”严小小嘴角马上噙满笑,高兴地叫道。

  

  

  “你一直请假,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你了,我真想你。”蒋安思一脸激动,笑容满面,虚伪的假蓝眸却冰冷无比,里面没有一点笑意。

  

  

  那天把严小小骗到“枪之吻”卖掉後,回家的他有些害怕,第二天就装病请假没有去学校。他本以为严小小完了,会一辈子在“枪之吻”当男妓接客。可是没想到他根本没事,还在“幻梦乐团”的演唱会上大出风头,然後和邵氏兄弟组乐团参加新人歌唱比赛,成了整个英国的话题人物,拥有大批的歌迷。

  

  

  眼看严小小马上就要成为大明星,他好嫉妒,他一定不能让他成功。可是偏偏严小小一直请假,他根本找不到严小小,他没有严小小家的地址,几次打严小小的手机都是关机的。

  

  

  他正准备今晚去“保罗体育馆”找严小小,用迷药迷昏他,让他参加不了决赛,没想到就在这里遇到严小小,真是天助他矣!

  

  

  “我也好想你,你的病好了吗?”严小小关心地问,没有马上问“枪之吻”他被卖为男妓的事是不是和他有关。

  

  

  “已经好了!听说你也生病了,你的身体怎麽样?”蒋安思故意不提有关“枪之吻”的事,如果严小小提起他就说和自己完全无关,他什麽也不知道。

  

  

  “我没事,其实我没病,最近我和两位邵学长组了一个乐团参加新人歌唱比赛,没有时间去上学,所以请了病假。”严小小摇头,老实地说。

  

  

  “你没病就好,我一直都好担心你。对了,你和两位邵学长参加新人歌唱比赛是怎麽回事?”蒋安思假惺惺地说,佯装什麽都不知道。

  

  

  严小小老实地把一切告诉蒋安思,虽对“枪之吻”的事有很多疑问,但严小小仍旧把他当做最好的朋友。

  

  

  “原来是这样!小小,你们好了不起,我真崇拜你们……”蒋安思听完,虚伪地叫道,心里却把严小小骂得狗血淋头。

  

  

  严小小真是伪善,明明自己想出名当明星,还要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什麽为救助国内受灾的同胞,什麽为国争光,他呸!

  

  

  “安思,对面咖啡馆的咖啡不错,我们过去喝杯咖啡,我请客。”严小小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说道。既然好不容易见到安思,他想把“枪之吻”的事问清楚,免得这件事让他总是耿耿於怀,他不想让他和好友之间有心结存在。

  

  

  “好。”蒋安思求之不得,马上就答应了。他正想著要怎麽阻止严小小去参加决赛,没想到严小小就主动提供了机会给他。

  

  

  严小小完全不知道好友要害自己,高兴地和好友走进了对面的咖啡馆,两人各点了一杯咖啡坐下後,严小小刚想问他“枪之吻”的事,蒋安思却先开了口。

  

  

  “小小,你怎麽会在这里出现?这里可是富豪云集的切西尔区,在这里出入的全是超级有钱人。”蒋安思一脸疑惑地问,他一直想搬到这里住,让父母在这里买套房,可父母说这里的房价太贵了,他们有些受不了。

  

  

  “邵学长他们住在这里,我来这里找他们,可是他们不在。”严小小不得不撒谎,他以前骗好友自己家庭普通,现在怎麽好告诉好友他家住在这里,这样以前撒的谎马上就会被拆穿。

  

  

  “哦!”蒋安思微笑著,脑子却努力想著要怎麽把装著的迷药放到严小小的咖啡里,把他迷昏让他去不了“保罗体育馆”参加决赛。

  

  

  恰好这时严小小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邵小虎打来的,严小小马上拿出手机接听。“喂!”

  

  

  “小小,你在哪里,出来了没有?我们正在帮李哥收拾准备打洋,等下李哥会和我们一起去,帮我们加油打气。”

  

  

  冷冰却夹杂著一丝柔情的声音让严小小微微扬唇,“小虎哥,我已经出来了,但在路上遇到安思,我们要聊一会儿,我等一下就坐车过去。”

  

  

  正在寻找机会下药的蒋安思,趁严小小接电话,迅速拿出迷药倒了一点在他的咖啡里,他的手脚非常快,快得严小小根本没有发现。

  

  

  “你遇到了蒋安思?”邵小虎微微皱眉。

  

  

  “嗯。不和你聊了,我先挂了,等下见。”严小小说完关上手机,完全不知道就在这不到一分锺的短短时间内,他所谓的好友已经再次下药害他。

  

  

  “是邵小虎学长打来的吗!”蒋安思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嫉妒。

  

  

  严小小点头,端起被下了药的咖啡喝了一口,并没有发现咖啡有异样,还觉得咖啡很好喝。

  

  

  看见他喝下咖啡,蒋安思差点忍不住喜悦的心情笑出来,这个严小小真是一个笨蛋,对他完全没有防犯,要对他下手太简单容易了。

  

  

  “安思,我想问你……”严小小刚想说“枪之吻”的事,却突然觉得头好晕,还来不及想什麽,已经倒在了桌子上,药效发作了。

  

  

  蒋安思望著昏倒在自己面前的“好友”,嘴角扬起一抹恐怖的狞笑,卖药的人没有骗他,吃下迷药後马上就会昏倒。接下来要怎麽处置严小小呢?

  

  

  “你朋友怎麽了?”不远处的侍者看到严小小昏倒,立刻走上前关心地问。

  

  

  “我朋友之前喝了些酒,现在醉倒了,没关系的,我现在就送他回家。”蒋安思赶紧微笑道,结了帐扶起严小小迅速离开,生怕被人起疑。

  

  

  蒋安思把严小小扶出咖啡店,就准备把严小小带到拍男男色情片的GV公司卖掉,他要昏迷的严小小拍轮奸片,让他被一大堆男人强暴虐玩,再把片子放到互联网上,让他身败名裂,被邵氏兄弟抛弃。

  

  

  蒋安思实在很狠毒,竟然这麽对一直把他当做好朋友的严小小,也不怕会有报应!

  

  

  眼看蒋安思要把严小小带去GV公司拍G片,严小小万分危险时,突然出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阻止了蒋安思。

  

  

  “你要带他去哪里?”冯凯不知从哪走出来,站在蒋安思面前皱眉说道。

  

  

  “不管你的事,滚开!”严小小看到他,脸上闪过一抹奇怪的表情,怒气冲冲地骂道。

  

  

  他怎麽会在这里?他们之间不是已经说清楚了,那晚只是一个错误,两人都要把那晚的事忘了。

  

  

  “把他交给我!你想做什麽我很清楚,我劝你最好赶紧停止,他不是你能碰的。”冯凯摇头,伸手要去拉严小小,却被蒋安思躲开。

  

  

  “我的事不用你管,你别妨碍我,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蒋安思低吼道,严小小又不是什麽了不起的大人物,他为什麽不能碰。

  

  

  “我最後说一次,把他交给我,他不是你惹得起的人,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可是严氏集团的小少爷。”

  

  

  “严氏集团?你说的不会是那个严氏集团吧!严小小怎麽可能会是那个集团的小少爷,他说过他父母都是普通人……”蒋安思一脸不相信,严小小怎麽可能会是那个超有名的跨国大集团,在政商两界都非常有势力的严氏集团小少爷,但冯凯没有理由要骗他。

  

  

  “你知道我从不管闲事的,你如果真的对他做出什麽可怕的事,你父母也救不了你,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父母在国内落马了。”冯凯的表情虽像以前一样冷漠,但望著蒋安思的眼神却有一抹复杂的柔情,不知这段时间他和蒋安思之间到底发生了什麽,他们之前可是水火不容。

  

  

  “你说什麽?你再说一遍!”蒋安思闻言,完全傻了。冯凯说他父母落马了,怎麽可能!他父母可是高官,谁敢动他的父母!

  

  

  “你冷静一点,听说你父母贪污大笔巨款,被人举报到中央,现在被中央下令逮捕,现在正在调查,还有希望。”他知道这个消息後,就马上出来找蒋安思想告诉他,没想到却看到他下药迷昏严小小。

  

  

  “不会的!你骗我,我不相信……”蒋安思激动地摇头,怎麽也不肯相信他父母被双规的可怕消息,如果父母完了,他岂不是也完了,他不要……

  

  

  “你……”冯凯想上前安慰他,却被他用力推开。

  

  

  “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我要马上回国,如果让我知道你骗我,我一定会让你好看。”情绪激动的蒋安思把严小小扔在地上,就转身跑了。

  

  

  “思思,等等我……”冯凯想要追上去,可是又不能扔下昏迷的严小小不管,他只能一边追蒋安思,一边打电话给邵氏兄弟通知他们来接严小小,幸好他以前曾经存有邵氏兄弟的电话……

  

  

  可怜的严小小虽逃过了被卖去GV公司拍轮暴片的噩运,却可怜的被蒋安思和冯凯扔下不管,独自倒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如果有坏人想对他做什麽,没有意识的他根本反抗不了……

(11鲜币)《会坏的,轻点!》 73 高H双性生子3P

  “小小,你快醒醒……”

  

  

  昏迷的严小小是被两道焦急无比的声音唤醒的,两道熟悉的声音好像是情人们的,他马上努力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两张长得一模一样,十分俊美帅气的脸正担忧地望著自己。

  

  

  “大虎哥、小虎哥……”严小小张嘴叫道,眉头随即皱在一起,他的头昏沈沈的,身体僵硬酸痛。他怎麽了?

  

  

  邵氏兄弟都松了口气,邵大虎微笑道:“小小,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们了。”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邵小虎关心地问。他们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小小昏倒在XX咖啡馆门口,让他们赶紧去。他们马上就赶去了,果真看到严小小一个人凄惨可怜地昏倒在大街上,有两个黑人混混正准备把小小带走,还好被他们及时阻止了,不然後果不堪设想。

  

  

  “这里是哪里?”严小小轻轻摇了摇头,看了眼四周发现自己在一辆车上,前面的驾驶座上还坐著一个人。

  

  

  “你们在我的车上。”司机转过头,粗犷的脸和豪爽的笑声正是李哥。邵氏兄弟接到冯凯的电话,说严小小出事了,他也很担心,就跟著他们一起去找严小小。

  

  

  严小小一脸疑惑,他不是和安思在咖啡馆吗?怎麽会在李哥的车上,怎麽回事?安思呢!

  

  

  严小小看了看车内,却找不到好友的身影,细长的柳叶眉皱得更紧了。他记得他在街上偶遇到好友,就和好友去了咖啡馆,他们各点了一杯咖啡,他原本还好好的,可是喝了一口咖啡後,他就突然昏倒了,他昏倒後发生了什麽事?

  

  

  “小小,你怎麽会昏睡在街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被坏人带走了!”邵大虎温柔地问。

  

  

  “我之前打电话给你,你不是说你和蒋安思在一起,怎麽後面又会一个人昏倒在大街上?”邵小虎也问。

  

  

  “我不知道……”严小小摇头,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麽会昏睡在大街上,难道是好友……

  

  

  “你们来找我的时候,没有见到安思吗?”严小小问。

  

  

  邵氏兄弟一起摇头,严小小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来真是好友做了什麽让自己昏倒,然後把自己扔在大街上不管。

  

  

  他实在不愿意相信好友会如此对自己,可是这件事摆明是好友做的,他不明白好友为什麽要这麽做。上次把自己卖了,这次又把自己弄昏扔在大街上,自己做了什麽得罪他,让他憎恨的事吗!

  

  

  严小小如果知道不是冯凯阻止,好友还会把自己卖到GV公司拍轮暴片,肯定更想不开,更难过吧!

  

  

  “小小,你怎麽了?你的脸色好难看!”邵大虎见情人一脸沮丧难过,担忧地问,邵小虎和前面开车的李哥也担忧地望著严小小。

  

  

  严小小轻轻摇头,他不能让大家为他担心,更不能把好友害他的事告诉情人们,即使好友这麽对他,他也不想让情人们伤害好友。好友可以对他不仁不义,但他不可以对好友无情无义!

  

  

  “真的没事吗?”邵氏兄弟都不相信,邵小虎问。

  

  

  

  “我真的没事!我只是才醒头有些晕,你们不用担心。”严小小努力挤出一丝笑容,突然想起他们还要参加歌唱比赛的事,焦急地问:“几点了?比赛开始了没有?”

  

  

  “快八点了,比赛快开始了,但你别担心,我们正向‘保罗体育馆’赶去。”李哥帮邵氏兄弟回答,加快车速,把车子开得飞快。

  

  

  “希望能赶上比赛。”严小小闻言好不著急,如果赶不上比赛,这麽久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都怪自己,如果不是自己晕倒在大街上,他们现在肯定早到比赛现场了。

  

  

  “小小,你别著急,我们一定能赶得及的。”邵氏兄弟不约而同地安慰道。

  

  

  可是他们运气不好,本来就赶时间,偏偏遇到了塞车,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比赛就快开始了,他们却堵在路上动不了。

  

  

  “你们怎麽还没有到?马上就要开始比赛了,你们可是第一个出场。”已到达“保罗体育馆”当评委的乔治一直不见他们出现,焦急地打电话给他们。

  

  

  “对不起,我们塞车了,所以……”严小小道歉,小脸比最苦的苦瓜还苦,看来他们是无法及时赶去比赛了。

  

  

  “你们不知道现在是伦敦塞车最严重的时候,你们不会早点赶来吗,真是被你们气死了!”乔治在电话里低咒一声,生气地怒骂道:“如果你们无法及时赶到,就会被取消比赛资格,你们拿不到冠军我是不会和你们签约的。”

  

  

  乔治说完不等严小小开口就挂了电话,严小小重重地长叹了一声,现在怎麽办?

  

  

  乔治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大,让在严小小旁边的邵氏兄弟和李哥都听到了,邵大虎赶紧安慰道:“小小,你别理他,他不想和我们签约就算了,原本我们就不太想和他签约。”

  

  

  “是啊,你千万别放在心上。”邵小虎点头附合。

  

  

  “该死的,不知道还要堵多久,怎麽偏偏在这时候堵车。”李哥咒骂道,真是急死人了。

  

  

  “我们还不能放弃,我们跑著去。”严小小很快就振作起来,对情人们说道。他绝不能在这种时候服输,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怎麽能放弃。

  

  

  “可是现在去,肯定也赶不上了……”李哥沮丧地叹道。

  

  

  “没关系,我们先到现场再说。”严小小露出一抹坚定美丽的微笑,打开车门下车。

  

  

  “李哥,谢谢你,我们先跑著去了。”邵氏兄弟对视一眼,同时扬起唇角,也赶紧下车,临走前对李哥笑道。无论情人做怎样的决定,他们都会支持到底,和他一起加油去做。

  

  

  “加油!”李哥从车窗伸出头,对他们大叫道。看到这些孩子为了梦想如此努力,让他这个原本已经放弃梦想向现实妥协的人,又开始热血沸腾起来,想再次为了梦想而努力……

  

  

  从这里去“保罗体育馆”要半个小时,严小小和邵氏兄弟拼命的用力跑,只花了二十分锺就到了,可是早过了八点,比赛已经开始了。

  

  

  他们想进入体育馆,找STS电视台的人求情,重新给他们一个机会比赛,可是没想到守在体育馆外的保卫是超级种族歧视者,怎麽也不肯让他们进去。说他们迟到了,已被取消参赛资格,他们不能进去比赛,他们实在想表演,就在外面表演。

(10鲜币)《会坏的,轻点!》 74 高H双性生子3P

  严小小和邵氏兄弟都快气死了,邵氏兄弟想把保卫打倒硬闯进去,却被严小小阻止了。

  

  

  “我们就在外面表演。”严小小对情人们说,他们已经来了,无论如何都要唱一首,就算没有观众也没有关系。虽然他很清楚他们已经不可能得到冠军,也拿不到奖金,可是他不想就这麽离开。

  

  

  “小小……”邵氏兄弟想劝情人,可是看到情人坚定无比的目光,他们到嘴边要劝情人放弃的话又咽了回去。

  

  

  “好,你想怎麽做就怎麽做,我们都会支持你的。”邵大虎望著情人微微一笑,算了,就随情人的意思,只要情人高兴就好。

  

  

  邵小虎点头,他和哥哥的想法一样,只要情人高兴,让他做什麽,他都会全力配合。

  

  

  “可是我们没有乐器,该怎麽演奏?”邵大虎微拧剑眉,既然要表演,就要好好的表演。

  

  

  严小小顿时犯了难,还好邵小虎马上就想到了主意,说:“我们跑著来的时候,我看到前面有家琴行,里面有很多乐器,我们可以去那里借,或者直接买。”

  

  

  “好,我们马上去。”小脸马上扬起灿烂的笑靥,严小小不管保卫错愕的眼神,就拉著情人们去前面的琴行借乐器。

  

  

  快到琴行时,他们遇到了开车赶来的李哥,他们把要在“保罗体育馆”外表演的想法告诉李哥,李哥非常支持,李哥对严小小这种死也不认输的精神十分佩服感动。

  

  

  他们在琴行租借了麦克风、吉他、贝斯和架子鼓,然後搬到“保罗体育馆”外面的空坝上,一切弄好後严小小在李哥的建议下,站到了李哥的面包车车顶上,这样唱歌才有气势,可以俯瞰鄙视守在体育门外不让他们进去的保卫。

  

  

  严小小正准备高歌一曲,没想到天公不作美,天空飘下了细雨,下雨了!

  

  

  严小小仍旧没有退缩,只是下点雨而已,就算下冰雹他也要唱。他就是这倔脾气,只要他决定的事,就算有多大的困难,他也绝不会改变决定。

  

  

  严小小完全不担心雨会把他的衣服打湿,让人发现他的身体曲线和普通男孩不同,天气很冷让他穿得非常厚,雨下再大也不会把他的衣服全部淋湿。

  

  

  严小小和情人们比了个继续的手势,他和邵大虎同时弹起了吉他和贝斯,随後邵小虎才打鼓,三人全力奏出了最激昂热情的乐声,让火爆动感的音乐在雨中响遍了附近的每个角落。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首歌,每个人心里都有最美的音乐,不分发色,不分肤色,不分瞳色,音乐的世界里没有种族之分,没有国界之分。让我们一起高歌,让我们一起为音乐疯狂……”严小小站在雨中唱了起来,一边唱歌一边弹吉他,空灵美妙、真挚激昂的歌声直直传入空中,划破了黑色的夜空。

  

  

  雨中只有李哥一个观众,可是没有关系,有多少观众他完全不在乎,他只想好好把他新创作的《音乐无国界》完美的演唱出来,把他对音乐的热情释放出来,把严重唾弃种族歧视的心情发泄出来……

  

  

  严小小唱的很大声,因为就在体育馆外面,让里面看决赛的观众们全部听到了,个个都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们一听就知道是严小小的歌声,主办方不是说“龙乐团”迟到被取消参赛资格,严小小怎麽在外面唱了起来!

  

  

  正在台上演唱的歌手发现台下的观众全被外面传来的歌声吸引,十分恼怒惊慌,更努力地唱歌,可是完全不起作用,他的歌声根本没有办法和外面越来越激昂大声的歌声竞争。

  

  

  那从心底深处唱出来的歌声,能震憾每一个人的心灵,干净没有杂质,奇异特别的中性声音,像从天堂传来的一样,美得难以形容,又像是地狱传出的,有著异样的魔力,紧紧抓住闻者的心。

  

  

  原本就是来支持龙乐团的观众们,突然全部站起来大叫道:“是龙乐团,龙乐团在外面,我们出去……”

  

  

  只见观众们竟然扔下正在台上表演的歌手不管,疯狂地跑了出去,见状坐在最前面的评委乔治,脸上闪过一抹惊奇,随後笑了起来。

  

  

  不愧是被他看上的人,这几个中国小子真厉害,本以为他们迟到被取消参赛资格,已经完蛋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外面唱了起来,把里面的观众吸引出去……

  

  

  “龙乐团”会成为前所未有的传奇,他们会创造出令人难以想像的神话,就算他们没有得到冠军,他也要签下他们。

  

  

  外面的严小小和邵氏兄弟见到里面的观众跑出来,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都高兴地笑了,更用心地表演。尤其是严小小,他激动又感动得要死掉了,他只能用自己的歌声来回报这些报出来看他们表演的观众。

  

  

  “戴纳.严,我们爱你!邵氏兄弟我们爱你!‘龙乐团’你们是最棒的……”淋在雨中的观众,举起写有龙乐团的牌子,疯狂地对偶像们热情地大叫道。

  

  

  “我们也爱你们!”严小小和邵氏兄弟一起叫道,回应观众们对他们的支持。

  

  

  严小小把“音乐无国界”唱完後,并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唱下去,唱起了算是他们成名曲的“我想唱歌”,他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他不想就这麽停止……

  

  

  现在的他不是为了冠军,不是为了奖金而唱歌,只是很单纯的想唱歌,想唱歌给这些支持他们的观众们听……

  

  

  观众中有不少会唱“我想唱歌”,立刻和严小小一起唱了起来,望著严小小和邵氏兄弟已经全身被雨打湿,却仍旧浑然忘我的表演,个个心里都超激动,莫名的感觉眼睛微微发湿……

  

  

  雨下得越来越大,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觉得冷,因为他们全被“龙乐团”的表演搞得血液沸腾,感觉心和身体要燃烧起来了……

  

  

  这一晚是属於“龙乐团”的,是属於严小小的,他们的执著,他们的热情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尊重和热爱,包括原本鄙视他们,不准他们进入体育馆的保卫。保卫听到後面,禁不住心里的激动混入人群中,和大家一起尖叫欢呼,为“龙乐团”鼓掌……

(15鲜币)《会坏的,轻点!》 75 高H双性生子3P

  当STS电视台公布新人歌唱比赛的得奖名单时,严小小和邵氏兄弟都吃了一惊,“龙乐团”竟然是冠军。

  

  

  没错,原本已经因为迟到被取消参赛资格的“龙乐团”,竟然得到了冠军,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比赛进行到一半会场里的观众就全部跑出去看“龙乐团”表演,就连评委都出去了,冠军不颁给“龙乐团”实在说不过去。

  

  

  当严小小接过冠军奖杯和五十万英镑的支票时,高兴得差点流出眼泪,本以为冠军奖杯和五十万英镑都已经飞了,没想到最後又失而复得,他真的好高兴。

  

  

  看到严小小高兴的表情,是邵氏兄弟最快乐的事,但马上就发生了一件让三人苦恼的事,严小小怀孕了!

  严小小在雨中唱了近两个小时的歌,他马上就感冒了,一直狂打喷嚏,邵氏兄弟非常担心,带他回家请邵爸爸看。严小小本有些不愿意,提起邵爸爸他就会想起那天看到邵爸爸全身赤裸,被绑在餐桌上被惩罚的猥琐画面,让他超不好意思,不知要如何面对邵爸爸。

  

  

  但邵氏兄弟担心他的身体,坚决要带他去找邵爸爸看,没想到邵爸爸帮他看完後,露出非常奇怪的表情告诉他们三人,严小小怀孕了。

  

  

  “邵伯父,我刚才没有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严小小一脸难以置信,整个人都吓傻了。他竟然怀孕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双性人不会怀孕,没想到他和爸爸一样,也会怀孕生子。

  

  

  早知道会这样,两只色虎每次做的时候,他就让他们戴套子了,现在不知如何是好!

  

  

  邵氏兄弟和严小小一样震惊,不过他们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他们和情人做得那麽激烈、频繁,情人会怀孕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小,你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你别吓到,我会让大虎和小虎负责的。”邵爸爸坐到他身旁,轻轻抚摸他的背柔声安慰道。难怪这孩子会吓到,他还这麽小,两个儿子也真是的,竟然把这麽小的孩子搞大肚子。

  

  

  邵爸爸抬眸瞪了眼儿子们,邵氏兄弟被他瞪得不好意思,一起尴尬地伸手搔了搔头。爸爸说小小怀孕一个多月,算算时间应该是那次在“枪之吻”附近的巷子里做时怀上的。

  想到小小怀孕这一个多月,他们不知道还那麽邪恶粗暴地玩弄他,他们好後悔,不知道会不会伤到他和他肚子里的宝宝。

  

  

  “大虎、小虎,你们让小小怀孕了,就一定要对他负责,你们想怎麽做?”邵爸爸直视两个儿子,认真地问,他绝不会偏袒自己的儿子,让儿子们推卸责任。

  

  

  严小小马上望向情人们,他才十五岁,听到自己怀孕一时间吓得六神无主,根本没有主意,他只能看他们怎麽说。

  

  

  面对情人可怜无助的眼神,邵氏兄弟马上异口同声地说:“小小,你放心,我们会负责的,请你嫁给我们。”

  

  

  他们一直想娶小小为妻,本想等小小十八岁成年後就让他嫁给他们,现在小小怀孕了,他们就可以提早结婚。

  

  

  邵爸爸露出赞扬的眼神,这才是他的儿子,敢作敢当。

  

  

  严小小羞怯地望向邵爸爸,他怀孕了,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嫁给情人们,但是不知道情人们的爸爸会不会同意。

  

  

  

  “我也这麽想,小小怀了你们的孩子,你们一定要娶他当你们的新娘。”邵爸爸拉起小小的手,笑得温柔极了。“小小,你回去先和你父母说,我和大虎、小虎的爹!会找时间,带大虎和小虎去你们家向你父母提亲,你说好不好?”

  

  

  他终於能抱孙子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他本以为儿子们还小,还要好几年才能生孙子给他抱。看到同龄人都有孙子了,他很羡慕,也希望能早点抱孙子,毕竟他不年轻了,无论外貌看著如何年轻,他已经快六十了。

  

  

  严小小羞赧地轻轻点头,想到马上就要当情人们的新娘他好害羞哦,也不知道生孩子会不会很痛!

  

  

  重要的是要怎麽和父母说这件事,不知父母会不会同意,他突然告诉他们自己怀孕了要结婚,还是和两个人,他们肯定会很吃惊,绝对接受不了,好苦恼!

  

  

  ◇             ◇            ◇

  

  

  邵氏兄弟开车送严小小回家的路上,见情人一直闷闷不乐,都很担心。

  

  

  “小小,你是不是因为怀孕不高兴,还是因为不想嫁给我们,可是刚才你已经答应我爸爸,让他们过几天去你家提亲了。”开车的邵小虎皱眉说道。

  

  

  “小小,让你怀孕是我们不对,但都已经这样了,你就乖乖嫁给我们,当我们的新娘,我们会对你很好很好的。还是你不想生我们的孩子,想拿掉肚子里的孩子?”邵大虎也拧起眉头,想到情人可能不想要他们的孩子,心里就很难受。

  

  

  说实话他和弟弟都还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准备,毕竟他们还没有二十岁,他们自己都还是孩子,但他们对这个突然来临的小生命很喜欢,并不想不要他、杀死他。

  

  

  “不是,我是担心要怎麽和我爸爸妈妈说我们的事。”严小小赶紧摇头,他对肚子里的小生命是满惊讶的,但他绝没有讨厌不要的意思,肚子里的小生命可是他和男人们的爱情结晶。

  闻言,邵氏兄弟都松了口气,知道情人不是不想嫁给他们,不是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就放心了。

  

  

  邵家离严家只隔了几条街很快就到了,把车停在严家门外,邵大虎对严小小提议道:“小小,如果你不知道要怎麽和你父母说,不如现在我们跟你进去,和你父母说我们的事。”

  

  

  “对,你不好开口,由我们和你父母谈。”邵小虎很赞同哥哥的想法。

  

  

  “不行!你们现在进去和我父母说,我父母肯定会接受不了,我爸肯定会把你们赶出来,还是由我自己和他们说。”严小小摇头拒绝,爸爸生起气来很可怕的,不知道会对情人们怎麽样。

  

  

  “可是……”邵小虎还想再说,却被哥哥阻止了。

  

  

  “就听小小的吧!”邵大虎不想逼情人。

  

  

  “好吧!”邵小虎无奈地点头,希望情人早日和他的父母说,然後他们带著父母去他们家提亲,早日把怀有他们孩子的小小娶回家。

  

  

  也不知孩子是谁的,是他的,还是大虎的?他们那晚都有在小小的花穴里射精,不过孩子无论是他们两兄弟谁的,他都喜欢。

  

  

  “我进去了,明天见!”严小小感谢情人们的体贴,抬头在情人们的俊脸上各吻了一下,打开车门下车回家。

  

  

  邵氏兄弟依依不舍地看著情人进了屋,才开车回去,他们回去後还要和爸爸好好商量他们和小小的婚事,要和小小结婚有很多事需要准备好。

  

  

  “小小,你怎麽现在才回来,都快一点了,我正准备去找你。”严冀昊和田雨默正坐在客厅里等著儿子,一见儿子进屋严冀昊马上起身上前轻声斥责道。

  

  

  他打儿子的手机,可是儿子的手机一直关机,他开车去学校找儿子,学校里根本没有人,他只能回来等,他和小默都急死了。

  

  

  “对不起……阿嚏……阿嚏……”严小小赶紧道歉,话还没有说完又开始打喷嚏,他怀孕让邵伯父不敢给他乱吃药,而是让他闻一种奇特的香油,邵伯父说天天闻那种香油过几天感冒就会好了。

  

  

  “小小,你怎麽了?是不是感冒了!”随後走到他面前的田雨默,立刻皱眉焦急地问。他发现儿子穿的衣服不是出去时的那套,像是新买的,究竟发生了什麽事!

  

  

  严小小在雨里唱歌,外面的衣服全湿了,邵氏兄弟带他回邵家後,邵大虎特别买了套新衣服给他换上。

  

  

  “小小,你究竟去哪里了?”严冀昊的眉头挤得紧紧的,形成一个川字。

  

  

  “爸爸、妈妈,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补完课後和同学去他家玩,就回来晚了,去同学家的路上我们淋了雨, 我的衣服湿了,只好借他的衣服穿著回来。”严小小愧疚地再次向父母道歉,把在路上想好的谎言告诉父母。

  

  

  “以後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要打电话回家和我们说一声,我和你妈妈都非常担心。”严冀昊没有怀疑儿子,叮嘱道。看到儿子平安回来,他和小默就都放心了。

  

  

  严小小点头,田雨默担忧地问:“你在同学家换衣服,有没有被你同学看到你的身体……”

  

  

  

  “没有,我怎麽会让别人看到我的身体。”严小小摇头,经常和父母撒谎,他真是超对不起他们。他现在还瞒著他们和人交往怀孕了,他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告诉父母……

  

  

  严小小犹豫了一下,决定今晚暂且不告诉父母他怀孕的事,等他准备好了,再找适当的时机告诉父母。他已经想好了,妈妈比较好说话,他可以先告诉妈妈,让妈妈去说服爸爸。

  

  

  如果先告诉爸爸,爸爸一定不会同意他嫁给情人们,爸爸虽很疼他,却很固执古板,绝对接受不了他这麽小就怀孕生子,而且孩子的父亲还是两个人……

  

  

  严小小不知道父母年轻时,比自己还疯狂大胆,田雨默生他的时候才十四岁,比他现在还小……

(16鲜币)《会坏的,轻点!》 76 高H双性生子3P

  严小小因为怀孕,自然没有办法和乔治签约,乔治听到“龙乐团”拒绝和他签约,差点活活气死。乔治本以为严小小他们是嫌签约的条件不够优厚,愿意出高价签下他们,没想到严小小和邵氏兄弟还是拒绝。乔治想用拉尔斯的事威胁他们,但严小小和邵氏兄弟完全不怕,他拿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眼睁睁放走他们。

  

  

  严小小把比赛获得的奖金五十万英镑寄回国内,按计划全部捐给受灾的同胞,国内的媒体对这件事大肆报导,让“龙乐团”在国内也火了起来。

  

  

  发现自己和情人们越来越出名,严小小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除了怕父母会发现,和媒体会查出他是双性人还怀孕了的事,还因为好友蒋安思。

  

  

  他虽没有告诉情人们他会昏倒在大街上是蒋安思做的,聪明无比的情人们却察觉到此事和蒋安思有关,想找蒋安思算帐,却听到蒋安思退学回国的消息。

  

  

  知道好友突然退学回国,严小小非常难过,还以为好友是觉得对不起他,不好意思见他才这麽做,完全不知道好友是因为父母落马才退学回国的。让人惊讶的是冯凯竟然和蒋安思同时退学回国,这下班上就只剩下他一个华人,不过他现在这样也不可能再回学校上课,他的肚子会越来越大,迟早大家会发现他怀孕的事。

  

  

  想到怀孕的事严小小就烦,他一直不知道要如何和母亲开口说他怀孕的事,为了方便和母亲说,他还专门求母亲和他睡在一起,想趁和母亲睡在一起聊天时告诉母亲,可是他怎麽也没有胆量开口。

  

  

  转眼间从知道他怀孕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他还是没有告诉父母他怀孕的事,没有耐心的情人们已经等不及,要带著父母来他家向父母提亲。

  

  

  他想求情人们再等等,可情人们认为早晚都要说,越早说越好,而且他们发现要让他自己告诉父母怀孕的事很难,他根本开不了口,还是由他们说比较好。

  

  

  

  邵氏兄弟和邵爸爸商量後,特别挑了个好日子去严家提亲,到提亲这天,天气出人意料的好,竟然难得的出了太阳。

  

  

  

  严小小和邵氏兄弟先去严家,邵爸爸要等邵氏兄弟的爹!,所以要晚到。邵氏兄弟的爹!邵成龙对儿子们要结婚的事并没有反对,他早恨不得儿子们赶紧滚蛋,不要在家妨碍他和邵爸爸过二人世界,只要邵氏兄弟结婚有了老婆孩子,就可以搬出去。

  

  

  

  严小小事先并没有通知父母要带情人们回家提亲,严冀昊和田雨默完全没有一点准备,正在房里抱在一起甜蜜的交媾……

  

  

  

  这几天严小小一直要和田雨默睡,让严冀昊和田雨默好几天没做爱了,今天好不容易儿子出去,严冀昊再也受不了,趁机拉田雨默滚床单……

  

  

  

  外面正值正午,骄阳高悬,阳光灿烂,但严家的主卧室里却因为窗帘的阻隔十分昏暗,完全看不到半点光,只能从一片黑暗中听到娇媚诱人的呻吟声……

  

  

  

  “啊啊……不要……啊啊啊……哦哦……别再干了……嗯啊啊……下面被你干得快肿起来了……哦哦……啊啊……真的不要了……”

  

  

  

  悦耳动听宛如唱歌一样美妙的声音,舒服又痛苦地叫喊哀求著,让人想入非非。

  

  

  

  回答那声音的是沈重的喘息声和色情的肉体撞击声,那娇媚得快要滴出水的声音叫得更响更骚……

  

  

  “呀呀……啊噢……捅晕我了……唔嗯……下面一直在流水……啊啊……不行了……噢啊啊……要出来了……啊啊……爸爸,要出来了……啊啊啊──”

  

  

  在一声像断气一样的尖叫後,那妖媚噬骨像要把人的魂勾出来的呻吟声终於停止了,随後屋里出现了一道亮光,床头的台灯被人打开了……

  

  

  在桔黄色灯光的照耀下,能看到大床上睡著两个人,两个人都全身赤裸没有穿衣服,非常亲密地搂抱在一起,姿势非常……暧昧,房间里甚至还能闻到一股淫秽的气息。

  

  

  “小默,再做一次吧!我还没有要够,我还想再做一次……”严冀昊对怀里的妻子加继子说道。

  

  

  “不要了,小小很快就要放学回来了,小心被他看到!快起来吧……”田雨默摇头,清丽绝伦的脸和他的声音一样美,他还以为儿子真的去上学,完全不知道儿子是去情人家,正带情人们来提亲。

  

  

  

  “不要管小小了,我们再做一次嘛!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和我做了,只做一次哪里够!”严冀昊哀怨不满地嘟嚷道,温柔地擦去爱人额头上的薄汗。他的精神还很好,再做十次也没有问题!

  

  

  “小小这个星期不知道为什麽要和我睡,我也没有办法!真的不能做了,小小快回来了,我们得赶紧准备午餐才行……”田雨默羞赧地回答,他知道男人忍得很辛苦,这个星期确实委屈他了,但谁叫孩子突然想要和他一起睡,他又不能拒绝小小……

  

  

  “不!小默,我的宝贝乖儿子,求你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再让我做一次吧,我答应你会很快做完的……”严冀昊摇头,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最近小小超爱粘著小默,偏偏小默又超疼小小,完全是有了儿子就忘了老公,他悲惨地成了被抛弃的那个,他好不甘心啊……

  

  

  

  “别这样,下午等小小去上课了,我又让你做好不好?你现在乖啦,快点起来做午餐……爸爸,拜托了……”田雨默柔声哄道,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羞涩地主动吻了下男人的俊脸,美眸闪过一丝焦急。再不快点起来,小小真的要回来了……

  

  

  严冀昊实在憋坏了,即使继子撒娇他仍旧不同意,刚想摇头拒绝准备霸王硬上弓时,突然响起敲门声:“爸爸、妈妈,你们在里面吗?”

  

  

  “糟糕,小小已经回来了!”田雨默立刻惊慌地推开继父,跳下床迅速穿好衣服去开门。

  

  

  

  严冀昊低咒一声,无奈地也赶紧起身穿好衣服,心里懊恼地想:小小怎麽回来得这麽快?他再晚回来十分锺,他就可以抓紧时间再做一次了……

  

  

  “小小,你放学回来了!”田雨默打开门,看著儿子温柔慈蔼地微笑,有些不好意思,希望儿子千万不要发现他和丈夫刚才干了什麽。

  

  

  

  “嗯!妈妈,我回来了!”严小小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看父母的样子刚才肯定正在房里欢爱,他们来的真不是时候。都怪两个情人,让他们再等等,他们就是不愿意,非要这时候来。

  

  

  “爸爸、妈妈,大白天的你们在卧室里拉上窗帘做什麽?”严小小望著昏暗暧昧的屋子,故意微蹙柳眉疑惑地问,佯装并未发现父母刚才在做邪恶的事。

  

  

  “我们……我们没做什麽!小小,对不起,我们还没有准备午餐,我马上就去做午餐,你先去客厅休息一下……”田雨默立刻羞红了脸,赶紧转移话题,抱歉地笑道,转头悄悄瞪了继父一眼。都是男人害的,羞死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1页 当前第9页

首页 上一页 ← 9/11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会坏的,轻点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