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溺爱孕夫 第9节

小说作者:沉溺于美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溺爱孕夫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0

自从那日叶梓凡答应麦子两人先以朋友关系相处后,为了让麦子再次信任他,叶梓凡真的遵守了诺言不再去纠缠麦子。

两人也只是偶尔见个面,吃个饭。

叶梓凡能感觉到,麦子心中的戒备在一点点瓦解,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麦子心中的那道伤痕一定会慢慢愈合。

可渐渐的叶梓凡无法满足了,以前想麦子时还能去骚扰骚扰他,为自己谋些福利。可现在只能干看着,抱不到摸不着的,有时候甚至连见都见不到。

直把叶梓凡急的抓心挠肺、坐卧不安,最终还是忍不住找了过来。

叶梓凡进了楼栋,由于是筒子楼,采光不好,大白天光线却昏暗无比。

一扇扇破旧的木门一字排开,漆黑的楼道里只有几盏昏黄的灯照亮。烧菜发出的油烟味,常年见不到阳光而产生的霉烂味,公共卫生间里散发的异味,混合在一起弥漫在整个楼道内!

叶梓凡紧皱的眉头一直未舒展开,来的时候他有想过麦子居住环境可能不会太好,但亲眼所见还是被如此恶劣的环境给惊呆了!

这哪里能住人啊!

不行!说什么都要让麦子搬出来!

正寻思着如何说服麦子搬家,就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蹲在走廊深处,叶梓凡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见麦宝正蹲在漆黑的水泥地上玩着玩具汽车,肉呼呼的小手脏兮兮的沾满了污渍。

叶梓凡一阵心疼,轻唤道:

“麦宝”!

麦宝抬起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珠在看清来人后布满惊喜。

“叶叔叔!”

叶梓凡一把抱起他:“麦宝怎么在这里玩儿啊?爸爸呢?”

麦宝亲昵的贴着叶梓凡的脸颊说道:“爸爸,在煮药药呢!味道好大,麦宝就出来玩儿了!”

“爸爸怎么了?怎么又在喝药呢?”

“爸爸身体不舒服,最近咳嗽又厉害了!”

叶梓凡原本以为麦子只是普通感冒引发的咳嗽,也就没太在意,没想到他竟然一直都身体不好!

叶梓凡指着麦宝身旁一扇虚掩着的房门问道:“麦宝,你家是这间吗?”

麦宝点点头:“是这间的!”

身侧的木门破旧不堪,轻轻一推就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叶梓凡站在门口,环视着眼前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一眼扫过就能看清屋内的全部。

一张双人床占去了屋内大部分的空间,角落里摆了一张书桌、一个折叠衣柜。

大门左手边是厨房和卫生间。

叶梓凡将麦宝放下,说道:“麦宝乖乖在门口玩儿,不要乱跑,叔叔去看看爸爸。”

麦宝乖巧的点点头,继续蹲在走廊的地上玩着小汽车。

叶梓凡走进厨房,就见灶台前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几日不见好似更加纤瘦、盈弱。

炉子上的砂锅冒出袅袅青烟,狭小的厨房内层层烟雾环绕,一股浓烈的中药味扑鼻而来。

叶梓凡剑眉紧皱,轻唤一声:“麦子!”

灶台前的麦子不知在想什么,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的浑身一震。

转过头就对上了熟悉的俊颜,心跳没来由的一滞,有些慌乱的别开脸。

“你怎么来了?”

叶梓凡盯着麦子,眼中满满的全是疼惜。

轻轻的揽过麦子,搂在怀中,那些约定在看到了眼前魂牵梦绕的男人后,被彻底的抛诸在了脑后。

“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被叶梓凡揽在怀中的麦子有些不自在,扭动了几下身体,轻轻的挣脱了他的怀抱。

“旧城改造,这附近的房子都很难租,能租到这里已经不容易了,哪里还能挑挑拣拣啊!”

麦子在心里暗忖,房子大了房租贵,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新房子下来还要装修置办新的家电、家具,都是用钱的地方,当然是能省则省了。

叶梓凡叹了口气:“你大可不必住在这里,房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这两天你就搬过去吧!”

麦子看了看他,拒绝道:“不用了,住这里挺好的!等南区的房子建好后,我们直接搬过去。”

“可是这里的居住环境真的太差了,而且治安还很不好。你一个人带着麦宝住在这里确实太不方便了!”

“我一个男人有什么好怕的!”

叶梓凡心里嘀咕,你那小模样那么撩人,看着就想让人犯罪,我怎么可能放心。

心里暗忖嘴上可不敢这么说,麦子听了指定又会炸毛。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有麦宝呢!”

麦子掀开锅盖看了看砂锅中的药材,接着说道:“行了,我会注意的!”

叶梓凡努力半天也没能说动麦子搬家,知道他性格执拗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

虽然遗憾,但还是觉得不能操之过急。

见麦子将火关掉拿起垫布要将灶台上的砂锅端下。叶梓凡抢先一步,拿过他手中的垫布,将砂锅端了下来。

将锅中漆黑的药汁倒入碗内,叶梓凡皱了皱眉:“麦子,你哪里不舒服啊?”

麦子含糊道:“有些咳嗽!”

碗中漆黑的中药发出刺鼻的味道,叶梓凡怎么看都觉得这药不靠谱。

“咳嗽怎么不去看医生呢,喝这药能管用吗?”

咳咳咳!

急促的咳嗽声从麦子口中传出,接着逐渐猛烈!

麦子捂着嘴咳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叶梓凡一阵的心疼,将麦子抱在怀中,轻拍他的脊背帮他顺气。

过了一会儿,咳嗽声渐渐减小。

此时的麦子已经咳的脸色发白。

“你咳的这么厉害,我带你去看医生!”叶梓凡拉起麦子就往门外走。

麦子拉住他:“我没事,喝些药就好了!”

叶梓凡语气急切:“这药管用吗?你咳的这么厉害,不看医生怎么能行!”

“这药可以挺好的!”麦子端起碗,皱着眉头将碗中的药一饮而尽。

原本苍白的嘴唇被温热的药汁滋润的晶亮红润,有几滴药汁挂在唇角。黑色的药汁、白皙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叶梓凡看着看着就呆住了,不受控制般的揽过眼前的男人就吻了上去。

柔软湿润的触感袭来,淡淡的中药味弥漫在两人相贴的唇间,仿若催化剂一般点燃了叶梓凡体内隐忍已久的欲望。辗转反侧、予取予求怎么也不够。

最后,意犹未尽的叶梓凡是被一脸怒气脸色通红的麦子推开的!

麦子磨牙瞪叶梓凡:“你食言!”

叶梓凡讪讪的小声辩解:“可我忍不住嘛!谁叫你总是这么勾人!”

麦子气结:“你……”

咳咳咳!

情绪激动的麦子再次激咳起来。

叶梓凡顿时慌了神,拍背顺气,一通忙活。

叶梓凡偷眼看一旁脸色泛白的麦子:“麦子,你没事吧?”

麦子瞪他:“下次再偷袭,就把你踢出去!”

叶梓凡嘿嘿一笑,随即就收起嬉笑的神情,正色道:“麦子,你到底是什么病啊?怎么会咳得这么厉害。还是再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麦子苦笑,连萧大哥和徐大哥都无法治愈的病,去了医院也是无济于事。

“我没事,只是体虚而已,喝些中药调理一下就好了!”

叶梓凡见麦子执拗的性子又上来了,也没再勉强他。但心里打定主意,明天说什么都要带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

第一卷 第七十一章 检查

第二天一大早麦子前脚进公司,叶梓凡后脚就跟了过来。

看着被张大头恭恭敬敬请进里间办公室的叶梓凡,麦子咬牙切齿。

这人又食言!

王建撞了撞麦子的胳膊肘:“这叶总一来,咱们公司就遍地桃花开!”

见麦子茫然的看他,王建朝一旁努努嘴:“你看!”

麦子望过去,就见公司的女同事们正“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个个忙得不亦乐乎。

麦子忍不住就嘴角抽搐、满头黑线。

没过多久,叶梓凡和张大头就走了出来。

麦子就感觉无数道秋波直直的抛向了不远处的叶总裁。

张大头明显也感觉到了,脸上有些许尴尬。

赶忙唤过麦子,对身旁的叶梓凡说道:“叶总,让麦子跟您去吧,有什么要求您可以告诉他,我们一定竭诚为您服务!”

叶梓凡微笑着点点头,接着似笑非笑的看着强忍怒气的麦子。

麦子无奈,如果现在拒绝,张大头一定会把他剥皮抽筋的。

权衡了一下利弊,麦子很没骨气的跟着叶梓凡走了。

刚出了公司的门,麦子的脸就沉了下来:“你又食言,你不是说不来公司找我吗?”

叶梓凡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见他认错态度良好,麦子大度的决定不再追究。

“我们去哪儿啊?”

叶梓凡拉着麦子向停车场走去:“医院我都联系好了,我带你去仔细检查一下!”

麦子心中一惊:“我不去,我没事!”

叶梓凡已经不由分说的将他塞进了汽车,踩下油门,汽车飞速的向前蹿去。

麦子不情不愿的被叶梓凡拖进了医院,被迫接受了一系列检查。

检查过后,麦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待检查结果。

叶梓凡递过来一杯热腾腾的奶茶:“检查结果一会儿就出来了,折腾了一上午,先喝点水吧,中午想吃什么?”

麦子摩挲着手中的奶茶杯,心里忐忑不安,不知道会不会查出身体里的蛊毒。

见麦子有些心不在焉,叶梓凡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病情,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放心,不会有事的!”

麦子抬起头身旁的叶梓凡正一脸专注的盯着他,眼中满是浓浓的关怀。

麦子心中一暖,脱口道:“叶梓凡,其实我……”

“叶总,检查结果出来了!”

麦子的话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心里暗惊,怎么被他关心一下,就险些把实话说出来。

如果叶梓凡知道了实情,他能坦然接受吗?

麦子正寻思着,就感觉叶梓凡拉了他一把。

“想什么呢?检查结果出来了!”

叶梓凡说着就拉起麦子的手,走进了医生办公室。

不知是紧张还是心不在焉,麦子竟没有挣脱叶梓凡的手,就这么被他拉进了院长办公室。

办公桌前坐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正翻看着桌上的检查结果。

叶梓凡说道:“孟院长,检查结果没问题吧?”

孟院长眉头微皱指着桌上的x光片说道:“这几张片子是没什么问题。”

“不过这一张……”

见孟院长话锋转移,麦子的心猛的提了起来。叶梓凡感觉到了身旁男人一瞬间的僵硬,知道他紧张,安慰似的捏了捏他的手。

孟院长又对比了其他几张片子,指着其中一张上黄豆大小的黑影说道:“这一张有些问题,最好还是再做一下检查。”

拿着孟院长重新开的检查单,麦子再次做了检查。

新的检查结果出来后,两人再次来到院长办公室。

孟院长看了看片子,点了点头:“没事了,估计是机器的问题。就那一张上有黑影,新拍的没有问题。”

“身体是没什么大碍,就是体虚严重,还是要好好保养身体啊!”

叶梓凡见麦子没什么大碍,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孟院长,那开些什么药调理一下呢?”

“叶总,我建议还是去看一下中医。中药虽然慢,但性温,适合长期服用。”

叶梓凡点头应下微笑道谢:“今天真是麻烦孟院长了!”

“叶总见外了,和我还客气什么!”

叶梓凡拉着麦子走出了院长办公室。

屋内的孟院长又看了看桌上的片子,喃喃自语道:“看来这机器真是该换了!”

第一卷 第七十二章 中医

坐在车内,麦子一手轻抚小腹,心中却五味陈杂。

蛊虫果然还在体内,连如此先进的医疗器械也只是偶尔才能扑捉到一点影子。

叶梓凡见麦子一脸的忧色,轻拍他的手背安慰道:“就是身体虚弱一些,好好调理就行。你别太担心。”

麦子点点头,压下心里的烦乱,勉力笑道:“今天谢谢你了!”

“和我还客气什么!”

见叶梓凡紧盯着他,麦子有些难为情,别过脸看窗外的风景。

叶梓凡索性不加掩饰的看起了麦子,直盯的红霞从脸颊蔓延至耳珠。

真他妈可爱啊,要是能抱在怀里揉揉、亲亲就更好了!

叶梓凡脑中升腾起无数个香艳的画面。

麦子被盯的忍无可忍,转头正对上一脸陶醉的叶梓凡,眼中满是猥琐的神情,彻底激怒了麦子。

“你够了吧!”

叶梓凡顺势抓住他的手反复摩挲:“不够!”语气无赖还透着股委屈。

“你说你怎么这么别扭啊,我们又不是没做过。你什么时候再让我做啊!”

麦子气的险些没背过气:“叶梓凡,你的承诺你都忘记了吗?”

一听承诺两字,叶梓凡彻底蔫了,委委屈屈的缩回紧握着麦子的双手。安分的开车,再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麦子乐了,果然还是这招管用。不然继续让他疯下去,自己还真没有招架之力。

被叶梓凡这么一打岔,麦子紧绷的情绪也逐渐放松了下来。

“麦子,中午想吃什么?”叶梓凡问道。

“不用麻烦了,你今天没公事要处理吗?”

“我也是人啊,不能总工作不休息啊!”

麦子一副“我没发现你是人”的神情,把叶梓凡气乐了:“你那什么眼神啊!”

麦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崇拜你的眼神!”

叶梓凡嬉笑一声:“真的呀!崇拜就等于爱慕,爱慕就等于喜欢,喜欢就等于爱,麦子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

这人什么逻辑啊!

麦子翻个白眼:“你还真是自作多情!”

“中午吃什么?”叶梓凡再次问道。

“我下午还要上班呢,中午随便吃一些吧!”

叶梓凡得意的笑道:“你们头把你借调给我一天,这一天你是我的!都要听我安排。”

麦子撇撇嘴:“你就会用你的身份来压人!除去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也就是普通人一个!”

叶梓凡点点头:“是啊!所以趁我现在还有这些身份地位,要赶紧把你压倒啊!”

麦子气结,闷声不搭理他。

车很快停在了一间粥屋,叶梓凡拖着一脸不情愿的麦子下车。

吃饭期间,麦子问叶梓凡:“该检查的都检查了,我还有好多工作没处理呢?下午我可就不陪你了!”

叶梓凡给他夹了一片茄盒:“谁说下午没事,我带你看中医。”

麦子无奈:“中药我有喝啊,中医就不用看了!”

叶梓凡又给麦子盛了碗鱼片粥,说道:“多看看也没什么不好,你那药喝了那么久也不见好!该换方子了!”

麦子寻思着,如果不让叶梓凡死心,他指定还会时不时的跑来骚扰自己。自己这病,也不是一般医生能看好的,索性就和他去,打消他的念头,省得他再来烦自己。

麦子想罢,也就放任了叶梓凡的举动。

两人吃过饭,叶梓凡就带着麦子去了城郊一家有名的中医馆。

第一卷 第七十三章 无能为力

中医馆门前长长的队伍一字排开,叶梓凡轻车熟路的绕过人群,拐进了内室。

透过内室的窗户,能看到里面是一个庭院,种满了各式的花草。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庭院内,看着远处地上啄食着食物的信鸽。

“辛老,别来无恙啊?”

听到内室的呼声,老人将手中的字条塞进了口袋内。

撩开门帘走了进来,内室与庭院只一门之隔。

辛老看着叶梓凡问道:“今天怎么过来了?哪里不舒服?”

叶梓凡将身旁的麦子推过去:“辛老,麻烦您帮他检查一下!”

辛老微笑着打量了麦子几眼,说道:“坐吧,手伸出来。”

麦子乖乖的坐下,伸出手。老人有些干燥的手指搭在了他的腕处。

接着又示意麦子换另一只手。

辛老心中突的一跳,眼中一抹憾色,转瞬即逝。

“没事,只是有些体虚,要好好调理啊!”

叶梓凡插话道:“他最近咳嗽的很厉害!”

辛老暗暗心惊,从他的脉象来看,这是到了后期,蛊毒反噬,内脏各个器官已经被侵蚀严重才会出现的症状。

如此年轻鲜活的生命却在迅速凋零,辛老心中止不住的惋惜,面上却没有流露分毫。

“我给他开服方子,回去按时服药,好好调理。”

辛老拿起笔写了一张方子:“小叶,你们稍等一下,我去抓药。”

辛老走后,百无聊赖的麦子,站在窗边看着庭院内的繁花。

这时,一抹灰白色的影子从远处窜了过来,抖擞着翅膀立在了窗台处。

乌溜溜的黑眼珠好奇的打量着窗边的麦子。

一人一禽大眼瞪小眼。

叶梓凡乐了:“麦子,果然是同类相惜啊!”

麦子无奈瞪他,叶梓凡赶忙嘘声改口道:“我是说你们都这么可爱!”

“这辛老还真有雅兴,竟然还养了鸽子。”

麦子抬手顺了顺鸽子的羽毛,鸽子也不怕生,一动不动的让他摸。

这只鸽子不同于广场的白鸽,头部至颈部、翅膀、尾巴上都是深灰色的羽毛。

脚上一枚银色的足环,足环上不起眼的地方刻着几个篆体小字。

待麦子看清足环上的小字后,心中一紧,五指下意识的收拢,鸽子吃痛,展翅飞离了麦子身旁。落在庭院的地上,看着麦子,眼神里有几分埋怨,像是在说,干吗掐我。

叶梓凡看麦子情绪反常,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它啄你?”

麦子机械的摇摇头,脑中思绪烦乱,压的他喘不过气。

辛老穿过庭院,来到内侧的药室,停顿了片刻,才拿起桌上早已准备好的药材,走回了内室。

将药递给麦子嘱咐道:“每日三次煎服。上面有用量,忌辛辣刺激等物。多休息,不要太过操劳。这病要好好修养。”

麦子接过药包道谢:“谢谢您辛老!”

叶梓凡又和辛老寒暄了几句后,就告辞离开。

两人走后,辛老来到桌前,摊开一张白纸,执笔写下几个字:事情已办妥。此子病情恶化,命不久矣。

辛老拿着纸条站在窗边,呼啸一声。

信鸽得令飞至窗台停在了他的面前,辛老将纸条卷成长条,放进一个小小的竹筒内,绑在了鸽子的腿上。

信鸽得了任务后,展开翅膀消失在了蔚蓝的天空。

幽静的庭院内繁花似锦。

一抹纤长的身影立在一棵桂花树前,白袍长衫勾勒出背部优美的线条,柔顺的青丝直直垂下,直至腰畔。

他缓缓的抬起头,清澈的眸子仿佛深潭般平静无波。待看到半空中的黑影后修长的手指移至唇畔,一声清脆的呼啸声响起,深长幽远。

黑影逐渐清晰,是一只信鸽。

信鸽在空中盘旋片刻,待听到信号后,俯冲而下,稳稳的停在他坚实的长臂上。

修长的手指取出鸽子腿中的竹筒,中空的竹筒夹着一张细长的纸条。

他轻轻的展开纸条,待看清纸条上的字迹后,波澜不惊的面孔上升起淡淡的忧伤。

漆黑的眸子盯着纸条看了片刻后,五指收拢将纸条揉成一团,轻轻的叹息声自唇中溢出,满是无奈与伤怀。

第一卷 第七十四章 隐忧

麦子坐在车内,翻看着手中的药包。

纸袋内有一张纸条,写着用量及注意事项。

钢筋有力的几个大字看的麦子一阵目眩。

庭院内信鸽足环上那几个古朴的篆字、纸条上熟悉的字迹。

辛老竟然是村中的人,萧大哥都知道了!

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来!

想到这些,麦子的心中升起浓浓的不安。

叶梓凡看着身旁忧心忡忡的麦子,安慰道:“辛老是有名的中医,从医几十年了。你只是体虚而已,好好调理很快就能康复的!”

麦子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过了片刻,车停在了路旁,叶梓凡拉着麦子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回家好好休息,我还有些事,就不送你进去了!”

麦子破天荒的没有挣扎,看着叶梓凡欲言又止。

叶梓凡揉了揉他的头发,调侃道:“怎么?舍不得我!”

麦子竟没有反驳,眼神复杂的看了他片刻,才挣脱了叶梓凡的手。

麦子难得的乖顺让叶梓凡激动不已,努力克制想要留下的冲动。

嬉笑道:“这么舍不得我啊,那就搬去我家,保证你天天都能见到我!”

麦子缓过神,瞪了叶梓凡一眼。

叶梓凡嘿嘿一笑,再次嘱咐道:“照顾好自己,有时间我再来看你,记得按时喝药。”

说罢就挥挥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麦子怔怔的看着他,心底的不安让他忍不住脱口唤道:“叶梓凡……”

叶梓凡摇下车窗伸头看麦子:“麦子,你再这样,会让我想狠狠的上你!”

麦子见他越说越下流,红着脸瞪他。

叶梓凡心里也是暗暗叫苦,麦子这幅模样,看在他眼里就是欲拒还迎,磨得他心痒难耐。

这小东西诚心折磨人,真想把他压在床上,狠狠的疼爱一番。

可麦子如此别扭的性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偿所愿。

叶梓凡暗暗叹息,两人也不言语,一个车内一个车外的对视良久。

叶梓凡实在是忍不住了,再这么下去,这辈子都走不出这条路了。

狠下心说道:“麦子,我走了,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麦子看着他,眼中神色复杂,嗫嚅了半天才说道:“你注意安全!”

叶梓凡心情大好,灿烂一笑:“回家好好休息,我走了!”

麦子看着那抹红色逐渐远去,神色中竟带着几分不安。

叶梓凡走进办公室就见一位年轻女子坐在沙发处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上的杂志。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脚步声,女子缓缓抬起了头。

这女人有几分面熟,叶梓凡却一时没想起在哪里见过她。

女子注意到了叶梓凡眼中的那抹疑惑,站起身伸出右手:“叶总,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叶梓凡有些微惊讶赶忙伸手回握:“原来是刘小姐啊!”

刘婷婷今日的装扮和宴会那日判若两人,她未施粉黛,宴会上的极地长裙,也换成了干练的套装,叶梓凡一时竟没认出来。

刘婷婷轻笑道:“果然是不化妆的女人出不了门啊!”

叶梓凡笑着摆摆手:“都说女人化妆如画皮,脱掉了这张皮,内里惨不忍睹。那他们指定是没见过刘小姐。刘小姐本色更动人。”

刘婷婷弯着眼睛,捂着嘴笑道:“叶总还真是会哄人。”

叶梓凡轻笑了一声,随即就沉下脸佯装不悦的说道:“怎么把刘小姐自己晾这儿了?”

刘婷婷笑了笑:“李部长一直都陪着,我见他也挺忙,就让他回去了!”

叶梓凡点点头,疑惑的问道:“不知刘小姐今天来是?”

今天下午汇恒建材会派人来谈供应合作,叶梓凡才会匆匆别过麦子赶了回来。只是没想到会是刘婷婷亲自前来。

刘婷婷撩了撩额前的发丝,笑道:“我来是和叶总谈合作的!”

见刘婷婷单刀直入,直切主题。

叶梓凡也不再和她绕弯子,说道:“据我所知,汇恒建材一直和中鑫地产合作,怎么此次转向了我们天力。”

刘婷婷说道:“作为一个商人自然是以盈利为目的,谁能给自己利益,自然就与谁合作。”

叶梓凡面露为难:“汇恒建材与中鑫地产是战略合作关系,我们天力地产横插一脚,这传去了,恐怕……”

刘婷婷往前凑了凑,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朱唇轻启,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叶梓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刘小姐,恕我直言。据传言,令尊有意刘谢两家联姻,到时候恐怕我要叫您谢太太了。天力和中鑫是竞争对手关系,您跑来谈合作,恐怕不太合适吧!“

刘婷婷叹了口气,说道:“那天的事想必叶总也知晓,谢天磊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我和他的婚约是彻底的废除了。”

“刘小姐,婚姻岂非儿戏。令尊什么意见?”

刘婷婷没有回答叶梓凡,晶亮的眸子盯着他看了片刻后才傲慢的仰起头:“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汇恒钢铁就会是我刘婷婷当家作主。”

叶梓凡挑眉看向刘婷婷,压低声音正色道:“刘小姐,就这么信任我,不怕我把今日的事都告诉令尊。”

刘婷婷勾起嘴角志得意满的微笑道:“人生就是一场赌局,胜者掌控一切,败者一无所有。不赌一下怎么知道结局是什么?”

叶梓凡看着眼前踌躇满志的女子,高洁孤傲,气势凌人。

心中暗叹,汇恒建材的天要变了。

叶梓凡爽朗一笑:“刘小姐,快人快语,推心置腹,我叶某人也不会藏着掖着。既然贵公司有意与我们合作,我们也不会不识抬举。具体的合作细节,我会派李部长再和您详谈。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不知道刘小姐能否赏脸与在下吃个便饭。”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让叶总破费了!”

两人相视一望,齐齐会心一笑!

“等一下!”麦子惊叫着奔过去,险些没能挤上电梯。

上班高峰期,写字楼内的电梯总是人满为患。

麦子看看表,已经八点二十五了,还好没有错过这班电梯,不然就要迟到了。

“麦子?!”

感觉肩膀被轻触了一下,麦子茫然的转过头。

一位年轻男人正笑看着他。

麦子觉得他有几分眼熟,但一时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男人一手放在眼眶处,做了一个按动快门的姿势。

麦子惊呼道:“是你啊!周先生!”

周承泽笑道:“我以为你不记得了!”

麦子指了指周承泽胸前挂着的工作证:“您不是摄影师吗?怎么在这里上班?”

周承泽点点头:“是啊,我是杂志社的摄影师!”

叮!

电梯停在了17楼。

麦子朝周承泽挥了挥手:“周先生,我先走了!拜拜!”

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周承泽靠在轿厢内眼中爬满了哀伤与思念。

中餐时间,快餐店内人满为患。

麦子端着餐盘找位置。

“麦子,这边!”

寻声望去,就见不远处周承泽笑着朝麦子挥了挥手。

麦子端着餐盘走了过去,坐在周承泽对面的空座上。

“这么巧啊!”

“是啊,周先生也来这里吃饭!”

周承泽笑着纠正道:“你也别这么见外,叫我名字吧!”

麦子点头应下,两人边吃边聊。

周承泽和麦子同在一栋写字楼里工作,渐渐也就熟络了起来。时不时的会在一起吃饭聊天。

日子在平淡中一天天的过去了。

第一卷 第七十五章 惊魂时刻

秋风袭来,落叶满地。炎热的夏季悄悄退去,萧索的秋天已然到来。

麦子将屋内的窗户全部关严,阻挡住了窗外瑟瑟的秋风。

在浴室内调好水温,唤过屋内玩耍的麦宝。

“儿子,水好了快来洗澡!”

麦宝三两下就脱个精光,脖子上搭着一条印满卡通小熊的毛巾,手中还拿着一个玩具洒水壶。扭着光溜溜的小屁股就跑进了卫生间。

麦宝坐在浴盆中玩着洒水壶,麦子帮他洗澡。

两人从浴室出来后,麦宝就爬上床抱着被子呼呼睡去。

由于刚洗过澡,麦子感觉浑身乏力,歪倒在麦宝身旁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

完全忘记了灶台上还在热着的水壶,时间一点点过去,水壶发出咕咕的响声,沸腾的开水顶的壶盖一上一下,热气顶开壶盖从缝隙中不断流出开水,浇在了煤气蓝色的火苗上,发出噗噗的声音,随即化作一缕缕青烟消散在了空中。原本只是细小的水流逐渐加大,大的波澜翻滚而下,沿着铜色的壶身汩汩流下,瞬间浇熄了跳跃的火苗。

淡淡的异味自厨房蔓延至整个室内,床上的父子俩却没有丝毫觉察,依旧睡的无比香甜。

叶梓凡站在麦子家门外,敲了敲破旧的木门,门内寂静无声。

怎么没人啊?

今天周末,莫非麦子带着麦宝出去了。

想到这些,叶梓凡拨打着麦子的电话转身朝楼洞口走去。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麦子难耐的摇了摇头,感觉头脑木然,眼皮沉重,睫毛颤抖了几下后,又再次睡了过去。

走了几步叶梓凡就停下了脚步,他蹩着眉再次回到麦子家门口,附在门上仔细倾听。

刚才明明听到了手机铃声。

是错觉吗?

叶梓凡拿起手机再次拨打麦子的电话。

一阵细微的音乐声从门内传来。

这次叶梓凡确定自己没有听错,麦子的手机应该就在屋内。

叶梓凡加大了拍门的力度,喊道:“麦子,麦子你在家吗?”

喊了好久依旧没有回应。

叶梓凡慌了神,麦子和麦宝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些,叶梓凡抬起脚就踹向木门。

噔噔噔!

响声回荡在寂静的楼道内。

“你干什么呢?”

一道尖利的声音传来,一个身材肥硕的中年女人黑着脸走了过来。

“我说你干什么呢?”

待看到木门上一个个清晰的脚印后,包租婆彻底不淡定了。跳着脚吼道:“我这门可是标准的实木门,你竟然给我剁成这样,你得给我赔?”

叶梓凡挑眉看她,锐利的目光震的包租婆肥硕的身体抖了抖。

这男人好可怕!

可一想到自家的门被他踹成了那副惨样,包租婆心那个疼啊!

吊着一双三角眼,挺着肥厚的胸脯,咬牙切齿地吼道:“你看什么看,今天你不赔就别想走!”说着竟拉住了叶梓凡的胳膊。

叶梓凡一把甩开她,沉声道:“这些租户的钥匙你都有吧,把这门给我打开。”

包租婆翻眼瞪他:“你谁啊?我凭什么给你开!”

叶梓凡扫了她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厉色:“这屋里的人没事就好,要是出了什么事,哪怕少了一根毫毛,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包租婆心肝颤了颤,撞着胆子死撑道:“你以为老娘是吓大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赔门,我现在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叶梓凡担心屋内麦子与麦宝的安慰,心里焦躁不已,也没功夫再理会包租婆。抬起脚,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踹向了木门。

咣当一声,木门应声敞开。

包租婆尖利的声音同时响起:“我的门啊!”

门开后,叶梓凡一眼就看到了床上人事不省的麦子与麦宝。

他一个箭步就冲到了两人身旁。

“麦子、麦宝!”

“快醒醒啊!”

一股刺鼻的味道弥漫在屋内。

叶梓凡抡起地上的凳子砸开了屋内所有的窗户,瑟瑟的秋风涌进吹淡了屋内的异味。

“我的窗户!”包租婆两眼一番差点没背过气。

待她转头看到了床上人事不省的父子俩后,惊恐的瞪大双眼杀猪似的嚎叫声就传了出去:“娘诶,死人了!”

“死”这个字犹如一记重锤狠狠的敲在了叶梓凡心上,恐惧瞬间爬满了整个心房。

叶梓凡转过头怒瞪着包租婆,吼道:“闭嘴!”

包租婆顿时嘘声,不敢再言语分毫。

此时的叶梓凡已经没有功夫理会包租婆,他先拨打了急救电话,接着逐一给两人做了人工呼吸。

包租婆高亢的声音成功的引来了其他的租户。热心的租户们帮助叶梓凡将两人抬到了大路上等候在那里的救护车。

第一卷 第七十六章 爸爸的秘密!

麦子缓缓的睁开双眼,意识逐渐清晰,眼前是一片纯白。

床边挂着输液瓶,一滴滴冰凉的液体通过长长的管子流进了手背。

麦子呆了呆,自己怎么到了医院。

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麦子就感觉浑身无力,脑袋闷疼不已好似要裂开一般。

麦子揉着额头四下看了看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头埋在手臂处,只露出了乌黑的发丝和头顶的发玄。

麦子艰难的抬起手,想去碰触他,但手伸到了半空,终是不忍打扰他还是缩了回來。

盯着房顶洁白的天花板,麦子努力回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好好的怎么就进了医院。

对了,麦宝呢?

自己进了医院,麦宝怎么样?

想到儿子麦子焦急不已,挣扎着就想从床上起來。

大幅度的动作惊醒了趴在床边的叶梓凡。

叶梓凡见麦子清醒过來,激动的冲了过去,倾身就将他搂在怀中,惊喜的喃喃道:“还好你沒事,还好你沒事!”

麦子从沒见过如此失控的叶梓凡,他感受到了身前男人的不安与恐慌。麦子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抬手轻抚他的背部。安慰道:“我沒事!”

叶梓凡紧紧搂着怀中的男人,好似一松手人就会消失不见。真实的感受到了温热的体温,强有力的心跳后,悬在半空的心才一点点的落回到了原处。

如果昨天沒有去找麦子……

如果沒有及时发现煤气中毒的麦子与麦宝……

后果会怎么样,叶梓凡不敢去想。

麦子昏迷了十几个小时,这期间叶梓凡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煎熬。那种最爱的人躺在床上全无意识,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挫败感,伴着心底强烈的恐慌,压的他喘不过气。

他逃避似的不敢去想如果麦子与麦宝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他会怎么样。

他只是在心中一遍遍的不停祈祷,祈祷上天不要这么残忍狠心夺走他最心爱的人。

好在上天还是听到了他的祈求,将麦子还给了他。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叶梓凡突然想通了,只要麦子好好的,哪怕他不爱自己、不在自己身边也无所谓。

只要还能见到他,知道他过的很好,这样就足够了。

麦子被叶梓凡紧紧的锢在怀中,强有力的手臂勒的他喘不过气。

麦子一侧的身体已经麻木,轻轻的推了推身前的男人:“叶梓凡,你勒到我了!”

叶梓凡松开了手臂,黝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麦子,眼中浓浓的惊喜中掺杂着几丝劫后余生的恐慌。

麦子心底暖暖的,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叶梓凡是真的很在乎他。

叶梓凡修长的手指一下下的拢着麦子黑亮的发丝。

“麦子,只要你沒事,哪怕你不爱我,不和我在一起都无所谓,我只要你好好的!”

眼前的男人脆弱的仿佛不堪一击。

“傻瓜!”

麦子别过脸,眼底热热的。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8页 当前第9页

首页 上一页 ← 9/1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溺爱孕夫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