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极品小奴+番外 第5节

小说作者:桃公子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极品小奴+番外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凛在晓晓高举过头顶的双手手腕处用麻绳捆绑起来,打了个死结,而後才略微挑眉将晓晓的手掌摊开,手心满是因为指甲刺透後干涸的血迹。凛只是看了一眼,就嫌恶地将晓晓的手甩开。

  “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看见血,却还是让我看见了那种恶心的东西。看来今天你是铁了心要尝试一下被器具操的感觉了?放心……我一定让你深刻地记在那种感觉,回味无穷。”

  说著,凛弯下腰拍了拍晓晓冰凉的脸蛋,示意晓晓抬头看向他眼前的木马,声音冷冽,“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一定喜欢这只木马的,不要看它外表小巧,功能可是齐全的很……这个,等你尝试过後就会知道了。”

  凛打开一瓶润滑剂垂直地倒在木马上尺寸很正常却带著螺旋纹的金属假阳具上,在晓晓有些害怕的眼神下嘲弄地一笑,“自己跨上去,你知道应该用什麽地方去含著那个东西。”

  晓晓飞快地抬头看了凛的表情一样後又快速地低下头,不说话也不动作。

  “怎麽?这麽快就不听话了,还知道反抗了?”凛嘴角高高挂起,那只一种怒急後的讽刺笑容,他抬起头看了看调教室里别遮挡的很严密的窗户,幽幽道:“今天的日子太好了,似乎太阳也是从西方升起来的。可是……”

  凛的声音一下子冰冷了几度,修长的手指扣住晓晓的下巴逼迫著晓晓抬起头看向他眼睛里毫不掩饰的怒气,“不论太阳从什麽方向升起,都改不了你是一个奴隶的事实!”

☆、晓晓的噩梦(4){完}

  凛性格暴躁易怒,说出如此的话语,便显示了他已经在暴怒的边缘,只要晓晓再稍加反抗一点,就连取了晓晓性命这样在岛上还算比较严重的事情,凛也是做得出来的。

  那一瞬间,晓晓突然感觉置身冰窖一般寒冷,冷气是从身体的深处散发出来,连绵不断地包裹住他的全身上下。

  刚来的时候,他明明知道凛是个不好相与的人,可是在长时间的相处中,凛虽然苛刻暴躁,但晓晓感觉凛对他还是很好的,因为凛从来没有威胁到他的生命,可是这次晓晓明显感觉到了危险。就像是很久很久以前……

  ──你不过就是个低等奴隶,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打骂的出气筒。

  ──逃奴生的奴隶,不过就是最低等的玩物而已,烦了,怒了,打杀了,岛上顶多就打骂一顿,还能把咱们这些金牌奴隶怎麽样?咱们跟他可不一样,咱们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他呢?不过是个赔钱货而已。

  ──你们说,他一个低等奴隶,却长得这麽俊俏,要是等他十五岁以後,是不是咱们都可以把他压在身体下蹂躏?

  ──奴啊,快点找个主人吧,你长得这麽水灵,要是没有人庇护,早晚要沦为公共玩物,性命不保啊……

  晓晓浑身不可抑制地颤抖著,似乎又回到了被凛收留以前的日子,到处都是鄙夷的目光,到处都是邪恶的手掌,到处都是厌烦的声音,唯有隐忍顺从,才能得到一线生机。

  混杂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晓晓抬起头飞快地扫视一眼四周,没有那些混乱的人影,只有冰冷的器械和凛站在眼前。

  “磨蹭什麽?还不给我上去!”等不到晓晓动作的凛终於爆发了脾气暴喝起来,他抓起晓晓半长的头发一把将晓晓拖拽起来,另一只手抬起晓晓的一条腿跨过木马,找准地方就按著晓晓的肩膀把人插在了木马那个狞狰地阳具上,“给脸不要脸,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晓晓紧抿著嘴唇将所有的声音都压在了喉咙深处,发出一种类似悲鸣的连续“咕噜”声,下体猛然间被陌生的东西强行插入,没有准备,没有扩张,虽然阳具上被洒了一层润滑剂,可是还是把晓晓没有接受过调教的後穴无情的撕裂,鲜红的血液混合著粘稠的润滑剂渗入木马的缝隙。

  凛冷笑著将捆在晓晓手腕上麻绳的另一端穿过木马正上方的吊环後拴在了木马的尾巴上。

  按下木马头上的开关,木马便前後摇晃著动了,而尾巴也在木马体内的机械作用下甩动起来,连著带动晓晓的身体上下起伏以及假阳具的抽插。

  凛後抱著胸後退,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眼尾应为生气而发红,看起来狠戾异常。

  “今天这麽特殊的日子,怎麽也要给你一个特殊的对待不是?你就在好好享受一下吧。”凛挑眉,面容越发的狠戾起来,“忘了告诉你,木马是通电流的,每十分锺一次……哈哈哈哈……”

  伴随著凛的大笑声,晓晓一个战栗弓起腰扬起脖子滑出一道优美的弧度,终於再也无法抑制高昂地吼叫出痛苦的哀鸣声来。

  “啊啊啊……啊……”

  ────

  ──

  “啊……不要!”

  晓晓一个激灵弹坐起来,迷离的双眼环顾四周慢慢紧缩找回了焦距。

  简单整洁的布置,却不是岛上的结构。

  白皙的手无力地抬起擦著额头摸过,将一层冰冷的汗珠擦拭下去。

  一口浊气缓缓地从肺里吐了出来。

  ──他早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现在,他是严君的奴隶。

☆、桃子不负责任新年特典(上)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一转眼,李乐洋已经在严君的身边待了一年半。

  这一年里,有过愤怒,有个逃跑,有过伤心,有过难看,更多的是说不尽的欢乐与满足。

  相较於晓晓简单的满足,李乐洋的满足则是三点,有大房子住,有美食吃,有人……爱自己。

  唯一的不满足就是,看不到可爱的晓晓,欺负不了单纯的晓晓,更享受不到晓晓超级棒的厨艺。

  於是,李乐洋提议,过年把晓晓接过来一起住俩天吧!

  严君听後,脸色严肃地教训道:“我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在家陪你,就像跟你过个二人世界,你把晓晓叫来,那什麽赔偿我的二人世界?!”

  李乐洋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掐著腰站在严君面前直指严君的鼻子,“尼玛的二人世界,我天天都和你过二人世界,你还二人世界没完没了,什麽时候你买个荒岛咱们俩上去那才是真正的二人世界!”

  他穿灰太狼卡通上装,下半身不著一物,修长的双腿笔直站立,留出後面挡也挡不住地黑色尾巴随著他的动作一摇一摆。

  ──插──播──

  原本严君买的红太郎灰太狼一套装扮,灰太狼归严君,红太郎才是李乐洋,可是李乐洋对严君说:“尼玛要是敢给我穿红太郎的衣服,尼玛就做攻!”

  严君憋屈了,他要是想攻,还找李乐洋干什麽,他就是喜欢做受啊!於是严君劝道:“小奴你看,电视里面不是都演红太郎压制灰太狼,你穿红太郎攻我再合适不过了。”

  李乐洋摇了摇头,“红太郎打灰太狼,你也总打我,你说你是不是红太郎?”

  “……”

  严君威胁道:“你要是不穿红太郎的,我就打到你穿!”

  李乐洋仰头抱胸哼道:“你打吧,打得我阳痿了,我看你管谁要性福去!”

  “不可能,我下手都是有数的。”

  “你不把我打到阳痿我坚决不穿!”

  “……”

  严君千年难得一回地求曰:“小洋子,你就穿灰太狼吧~”

  “不!坚决不!除非……”

  “除非什麽?”严君问。

  “除非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太阳公公从西天升起来!”

  严君黑了脸,他好像被李乐洋耍了一道,“我爱你到海枯石烂天荒地老太阳公公从西天升起来还不行吗?”

  李乐洋斜著眼睛鄙视严君,“谁稀罕你的爱啊。”

  ……

  ……

  於是,李乐洋终於反扑,穿上了灰太狼的装扮,可是严君……打死也不穿红太郎那套豔丽非常的红衣。

  ──────

  严君听了李乐洋的话,眯著眼睛摸了摸下巴,“这个主意不错,就咱们俩个人在岛上,想啥时候牵著你出去遛弯就啥时候出去遛弯,想在哪里野战就在哪里野战,再也不用在野战之前先等著保镖清场这麽麻烦费时间了。小奴你真聪明!”

  李乐洋直指严君鼻子的手指向前逼进了一寸,气急败坏道:“我去你的野战!我说的是晓晓,你不要给我转移话题。我管你的二人世界,我就要晓晓来跟我过三人世界你能怎麽的?”

  李乐洋气势威猛,严君靠在沙发上伸展四肢,也不发火,笑眯眯地瞄著李乐洋挺立的下体好一会儿,点头道:“行。”

  李乐洋学著严君眯起眼睛,跟了严君这麽长时间,他才不会相信严君这麽轻易就会妥协,“条件。”

  严君笑了,像一只狐狸一样,妖娆的眼眸上挑给了李乐洋一个媚眼,“还是我的小奴最了解我,这样,只要你让我爽到,我就让晓晓来。”

  “真的?!”李乐洋将信将疑。

  “条件是……”严君不紧不慢地继续道,“你不能自己爽的射出来。虽然我很喜欢你射到我的身体里,但是作为给你的交换条件,我只能让自己吃点亏了。”

  “你玩我呢?”李乐洋无力地嚎叫,这怎麽肯能,他有没有晓晓那麽好的忍耐力,怎麽可能在欺负严君的时候还能忍耐得住?除非……李乐洋脑地开始旋转,说:“行,我同意,你的先给我……”

  还未等李乐洋说完,严君就打断了他的话,“不急,还有附属条件呢,我不会给你堵上,你也不能自己堵,咱必须保证精道通畅的情况下,这样的游戏才有意思!”

  “我不……”

  “哎?”严君再次打断李乐洋刚说了俩个字的话,抢先道:“你刚才已经同意了,如果你反悔的话,就当做你弃权不想看见晓晓。”

  “你……”

  “我怎麽的?你不见晓晓了?”

  “我……”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要多点刺激吧。”严君说著,伸手够到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这个好办,灰太狼尾巴终於派上用场了,也不枉费我把衣服上的尾巴剪下来制作成的这个小玩具了。”

  李乐洋看见严君拿起遥控器脸就变了,平常身体里的震动还可以说是情趣,现在在打赌的情况下,只能说是在挑战他承受力忍耐力的底线了……

  李乐洋飞扑上去想要阻止严君的动作,可还是慢了一步,严君笑眯眯看著扑上来的李乐洋,手指一动,将调节钮轻轻地推了上去。

  李乐洋扑势凶凶,被体内的东西一搅,立刻软绵绵的把凶凶气势化成了娇柔的投怀送抱。

  严君抱著软玉温香,只笑不语。

  李乐洋憋了半天,终於吐出来俩个字,“卑鄙!”

  严君挑眉道:“你可以认输的。”

  “绝不!”李乐洋咬牙,“就算注定要输,我也要先干死你!”

  “来呀。”严君不知死活地刺激李乐洋。

  李乐洋狠狠地瞪著兀自笑的开心的严君,一把把还在震动的尾巴拽下来。

  本来李乐洋拽的很有气势,可是这个激烈的动作让被含在身体里的假阳具摩擦的更加激烈起来,情不自禁的溢出一声呻吟,“恩……恩啊……”

  一瞬间,神马王八之气都灰飞烟灭了。

  严君笑的开心,他在李乐洋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小奴隶,你怎麽这麽可爱呢。还有啊,我可没说你可以把它拿出来啊。”

  李乐洋恨恨地将尾巴甩到地上,恨不得上去踩俩脚解气。斜眼瞄到严君不断上扬的嘴角,恼羞成怒地抓住严君不反抗的手腕按到他的头顶上,吼道:“老子今天要全心全意地干你,非得让你在老子胯下求饶不可!”

  “好好好。”严君仍旧笑,抬起俩条修长有力的腿自动换上李乐洋的腰身,不怕死地说:“小奴隶快来干死我吧~”

  严君嘴里说好,可是在李乐洋愤怒的眼睛里,更像是赤裸裸的挑衅。

  李乐洋愤怒地松开严君的手腕转去扯他的衣服,而严君的手就像是被无形的绳索扣在头顶一样,不反抗也不挣扎,继续保持著举起的姿势。

  李乐洋颇为凶猛地扯开严君的衣服,力气用的很大,衬衫扣子几乎被他扯掉了一半,他上去一口咬住严君裸露出来胸膛上的赤裸的樱桃,卖力啃吻起来,手则继续向下,扯开严君的腰带一把将严君的裤子拽了下去。

  严君没有穿内裤,这牛仔裤一脱,立马跟李乐洋裸裎相对。

  李乐洋并没有完全脱掉严君的裤子,而是卡在了腿弯处,他就这这个姿势抬起了严君的腿,拖著严君的腰身将自己火热的欲望摩擦上去。

  严君挑眉,“怎麽,新年第一天你就要让我见红?”

☆、桃子不负责任新年特典(下)

  “就要让你见红怎麽的!”李乐洋吼过去,然後忐忑了。

  下身摩擦著试图不做前戏就挤进去,可是严君的後穴太过干涩,若是硬闯进去,势必受伤,用严君的话,就是势必见红。

  李乐洋虽然很有气势的吼严君要他见红,动真格的时候,他却从来没有伤过严君。

  第一,他不敢,严君凶猛的惩罚无时无刻不在等著他自投罗网。第二,他舍不得。虽然严君有时候很坏,非常坏,可是严君毕竟是他的爱人,就像严君对他一样,虽然惩罚调教不断,却从来没有真的伤害过他,即使……被惩罚的时候很疼,但至少没有见过血不是?

  李乐洋一个眼神恍惚,严君就知道他在忐忑什麽,严君动了动腿搭在了李乐洋的肩膀上,很无害地说:“小奴啊,今天可是新年的第一天,见红神马的也是一个吉利的象征,愿我们的爱情红红火火嘛。你刚才也承诺过了,如果你没有让我见红,可就要为你自己的不守承诺付出相应的代价了。”

  严君这是典型的赶鸭子上架──故意刁难。

  李乐洋再次进退两难。

  想了想,李乐洋放下了严君的腿。

  严君自己把裤子蹬掉,躺在了沙发上,一条腿跷到沙发靠背上,双腿大张,欲望私密全部毫无保留地暴漏出来,“怎麽,小奴你要承担起不守承诺的後果吗?”

  李乐洋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地俯视严君,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严君半挺立起来的阳具和後面仿佛邀请一般一张一合的诱人小洞,李乐洋意味深长地奸笑一声,拍著胸脯道:“主人放心,小奴我说话算数,一定让你见红!”

  话落,他蹬蹬等地跑进了厨房,只听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没一会儿又蹬蹬等地跑了回来,只不过这个时候李乐洋的手上多了一盘新鲜豔红的草莓。

  “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很新鲜很凉爽有木有?!”

  李乐洋向严君走过来这一路,迅速消灭掉盘子中一般的草莓。

  严君妖娆的眼眸闪了闪,见李乐洋走进,笑著去拿草莓,“怎麽突然想吃草莓了?”

  李乐洋拍掉严君伸来的手,叫道:“你不要吃,不够了!”又道,“你才我在冰箱里还找到了什麽?”

  严君顺著李乐洋的话问:“能有什麽,冰箱里不就那些东西?”

  李乐洋把盘子放在了茶几上,一直端著盘子得手晾了出来,手心里,是一管小巧的润滑剂。

  李乐洋笑眯眯地炫耀,“我本来想一会儿回来以後抠抠沙发缝,看有没有上次还是那次剩下来的将就用一下,没想到刚才那草莓的时候,竟然在草莓後面看见了这个!”李乐洋晃了晃手里的润滑剂耀武扬威,“我就说上次在厨房,明明有看见你手里拿著润滑剂,一转眼就没了,害得我生吞好几个圣女果。虽然那个小,也就草莓的一半大,可是不用润滑也有些疼啊。”

  说完这些,李乐洋一拍额头,“我怎麽又让你拐走题了?上去趴在沙发背上,大爷给你上顿大餐!”

  严君翻了个白眼,是你自己走题的好不好。听话的趴在沙靠背上,顺著李乐洋的力气将臀部翘起来。

  虽然说李乐洋才是奴隶,可是有时候,严君感觉自己也像个小奴隶。

  虽然李乐洋即将要做的事情超出了一个奴隶“伺候”主人的界限。但严君也没有说什麽,他感觉这样很有情趣,况且李乐洋也不敢把他怎麽样,只要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好了,

  李乐洋曾经说过,“我是你的奴隶,你是我的受。”

  严君趴伏好,翘起臀部让自己的私密重复暴漏在李乐洋的眼里。

  李乐洋跪在地上,挺直了上半身,正好与严君的屁股在一水平线上。他把润滑剂放在沙发上,小管顺著沙发凹陷!辘辘滚到严君的腿边,严君一个瑟缩,道,“这麽凉……”

  李乐洋撇撇嘴,学著严君以往教育他的口气道:“你自己放冰箱里的,还嫌它凉,我以为你要的就是这种冰爽,没关系,草莓也很凉,忍著吧。”

  “小奴,你欠收拾吧。”严君扭头瞪了李乐洋一眼,“还不快点。”

  “好!!”李乐洋嘿嘿笑,也不拿润滑剂,养了一年的修长手指在严君身後的洞穴口按了按,接著俩手掰开严君的臀瓣,将脸埋进去,用舌头先给严君润滑一边。

  “嗯……哼……”严君显然没有想到李乐洋会有这麽一招,毫无防备地被刺激到,舒服的呻吟出声。

  只是一下,李乐洋就退了出来,贼笑著说:“先给你点甜头,不要再借口我不够温柔惩罚我了!”

  严君不满足,扭著屁股状似邀请,“再给我舔一舔,天天都有清理,不脏。”

  李乐洋笑著凑过去,“你可是答应了不惩罚我喽。”

  严君溢出一串舒服地呻吟,心想,我可什麽都没有答应。

  好一会儿,严君的欲望因为後穴口不深入的刺激由半硬到直愣愣的挺立,再也不满足与只是穴口的徘徊,他回手推开李乐洋的肩膀,催促道:“好了,快点进来,你主人我现在很空虚……”

  李乐洋拿起润滑剂,拧开帽,将前面的挤口对著严君的穴口,借著唾液润滑深入进去,一边剂一边往後退,不大的一管全部挤进了严君的後穴。

  严君“唔嗯”一声,有些瑟缩,但没有闪躲,“还是有些凉。”

  李乐洋笑著接口,“所以下次不要放冰箱里,要放在微波炉里热热才好。”

  严君回头瞪了李乐洋一眼,意思是,你等著,我会收拾你的。

  李乐洋不痛不痒,伸出俩根手指在严君的後面比划,猛地插了进去。

  “轻点你!”

  “你不是让我快点吗?”李乐洋在後面偷著笑。然後正经地开始扩张。

  眼见严君能够轻易的吞下三根手指後,李乐洋趁严君不注意,从茶几上拿来一个草莓,在三根手指退出来是迅速顶替了手指的位置,在严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推进严君的体内。

  “唔……太凉了!”严君躲开李乐洋的後,打了个哆嗦,後穴口也因为乍然接受冰冷的草莓而快速收缩。草莓顺著甬道向身体深处滑去,把严君的肠道滑的冰冷。

  严君忍不住骂道:“李乐洋你个小混蛋。”

  李乐洋一摊手,“是你要见红的,我又不可能让你真的流血,就用草莓代替了。可是一个是不够的,如果你不让我放进去的话,那就不能惩罚借口惩罚我的不守承诺。”

  严君看了看盘子里还剩下的五个草莓,再感受一下草莓在身体里的冰冷而刺激的感觉,妥协道,“再让你放一个,不过剩下的四个必须全放你你的身体里!”

  “啊……”李乐洋张大了嘴,他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润滑剂没了。”

  严君哼了一声,“等一会我找来润滑剂在整治你,现在过来继续伺候我。”

  李乐洋嘿嘿笑,不说话继续手上的动作。

  若是等到他俩翻云覆雨过後再让他含草莓,草莓早就不冰了,对於他就不是难题了。可是他想不到的是,事後严君又把草莓放到冰箱里冰了一个小时後才来折腾他,当然,这是後话。

  李乐洋放进去俩个草莓,严君说什麽也不让他再放第三个,拉著他让他快点做事。

  李乐洋站起身来,扶著严君的腰身,将自己早已迫不及待地欲望放在严君被草莓冰得很凉的穴口摩擦,然後要不用力。“噗”的一声,全根没入。

  俩个人情不自禁的一起呻吟出声来。

  李乐洋是因为严君甬道里草莓带来的冰冷刺激,差点没让他被冰的阳痿了。而严君则是因为李乐洋火热的欲望贯穿了他有些僵硬的肠道舒服到了极致。

  李乐洋终於悲哀的发现,用“冰”草莓,最後折磨到的还是他自己。

  李乐洋不由自主地抽动起来,想要借助摩擦缓解冰冷。

  “恩……快……啊再快一点……”严君一边呻吟一边催促,双手向後抚摸著李乐洋有力的侧腿,随著李乐洋的动作一前一後地迎合著。

  草莓,早已被李乐洋猛烈的进攻捣碎捣烂,顺著李乐洋抽插的动作,从严君的穴口臀间流淌出来,红的鲜豔,红的刺目。

  严君感觉自己就像那草莓一样,被李乐洋捣碎捣烂,从此陷入爱情,万劫不复……

  李乐洋并没有发现,他不知不觉跟著严君厮混过了新年的第一天,让晓晓来陪他过三人世界的愿望变成了过眼云烟。

  作家的话:

  嘎嘎,一个番外5000+,姑娘们看的爽不爽?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5页 当前第5页

首页 上一页 ← 5/5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极品小奴+番外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