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1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大神!来战!>

1Chapter 01

兰俊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只穿着条裤衩就往客厅里冲。

“手机手机手机手机手机!!”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哈利波特,兰俊一定会大喊一声飞来咒,可事实是他花了十分钟才在沙发底下摸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没电,屏幕黑亮亮一片反射着兰俊挺翘的鼻梁,绝望的眼睛。

“我靠!”他气急败坏摔了手机,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就往洗手间冲。

洗澡,刷牙,换衣服,半个小时做完一切摔上大门飞奔而出,电梯缓缓往上,更加衬托了兰俊此时火烧眉毛的情形。

——记得,两点半青花记试镜,这是你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别搞砸了。

经纪人幽幽的威胁式的声音像魔音一般在耳边转来转去,兰俊看着电梯镜面的反光,张嘴往手心里呵了口气。

嗯,好像没什么酒味了。

满意的笑容挂了不到一秒,嘴角立刻垂了下来。兰俊伸手指着电梯光滑的镜面,里头的人也做着同样的动作:挑着眉毛,皱着鼻子,一脸怒容。

“你啊你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知道喝酒误事还喝!还喝了那么多瓶!”

他说着又抬手看了看手表,一点五十。从这里到剧组要横穿过整个市中心,二环刚巧在修路,堵车严重。

“你啊!!”他忍不住又伸手指镜面里的自己。

叮——

电梯门刚巧朝两旁滑开,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小孩走了进来。

兰俊尴尬地卷起手指,慢慢抬起手臂,将手指伸到脑门上,搔了搔。

那少妇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等电梯门关上,电梯往下,少妇又回头看了兰俊一眼。

兰俊将鸭舌帽往下拉了拉,又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

到一楼时,少妇出电梯,兰俊赶紧按关门键,女人却突然抱着孩子冲了回来。

穿着拖鞋的脚猛然卡在电梯门之间,电梯滴地一声,门往两边打开。

于此同时高分贝的尖叫响起——

“你!我认得你!”

兰俊错愕地扬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女人继续尖叫道:“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

兰俊:“……”

“你是兰俊!”女人的尖叫让自己手里的孩子哇一声哭起来,“对不对!我说得对不对!”

兰俊不动声色地将女人的脚从电梯门之间踢出去,飞快地按下关门键,丢下一句:“你认错人了。”

电梯门关上之后还能隐约听到小孩的哭泣和女人的尖叫,大概在说“我绝对没认错”之类的。兰俊怕节外生枝,等电梯一到停车场就赶紧冲了出去,熟门熟路找到自己的陆虎极光,解锁开门,一手系安全带一手已发动汽车往外冲去。

两点十五分。

兰俊在意料之内的堵车了。

他手在方向盘上烦躁地捶了捶,抬眼看到红绿灯前悬挂的摄像头,心里头暗暗呸了一声。

若不是这该死的摄像头检测到自己超速,若不是交警在十字路口拦下超速的自己,若不是交警发现自己喝了酒,他的人生就不会变的这么糟糕。

好吧……酒驾是他的错,可他也不是故意的,工作应酬有什么办法?他刚去法国拍完一套西装广告,刚巧了新专辑的MV又要在法国取景,他连续工作了三个月没有一天睡好了觉,好不容易回来了又被拉着喝酒,他心情很烦躁啊!他很想休假啊!

好吧……他知道这不是酒驾的理由,更不是袭警的理由。

可偏偏就这么倒霉,自己做的一切都被摄像头拍摄下来,又刚好被狗仔队逮到,第二天他的负面新闻就满天飞,公司无法,只得将他所有的工作都暂时取消了。

这下好了,休假是休假了,可这休假变成没有期限的无期徒刑了。一连在家待了一个多月,外界的批判依旧在继续,董事会甚至要雪藏他了。

想他兰俊,十九岁出道,只用了一年就红透大陆,凭着帅气的面容稳占偶像派第一位,到如今已过了五年。在娱乐圈,他的影响可大可小,他的粉丝团更是比他这个人更有名气。

而如今,说被雪藏就被雪藏了,还不带给人喘气儿的。

前头的车终于动了动,兰俊看了眼时间,不成,这样下去会迟到。

他毅然决然将车子停去了最近的停车场,然后跑步到地铁站挤着人群朝目的地赶去。

这个机会是他的经纪人白芷人好不容易求来的,求啊!他堂堂兰俊,出道五年,红了五年,现在居然要用求的才能得到一个工作机会!

真是世事弄人。

兰俊被旁边人身上的体味弄得不停翻白眼,抬头想要呼吸新鲜空气,刚巧看到上方悬挂的电视里正在放‘完美犯罪’的采访。

旁边的人都看得津津有味,有的还小声讨论着。

兰俊藏在墨镜后的眼睛却不满的眯起。

这是重播,中间很多部分被剪辑了,完整部分昨晚他就已经看过了,这也是他喝醉迟到的原因。

完美犯罪,前段时间刚上映的大片。导演是个年纪轻轻却已经十分有自我特点的男人,名气不比那些当红明星小,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可面对这么一个大导演,兰俊的心情却是十分复杂。

一种感觉是感谢。因为完美犯罪的上映,将媒体和人们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开了,也让他终于能出来喘口气。

另一种感觉却是略微埋怨,而原因就在这期的访谈节目中。

来了来了……

兰俊看到镜头转向白色沙发上一个高大的男人,他一出现,地铁里便发出一轮小规模的低叫。

“啧,神气什么。”兰俊皱了皱鼻子。

“据说之前有个角色丁导演是要安排给兰俊的,但后来被四少反对了?”主持人笑眯眯地问出这个昨晚让兰俊暴走的问题。

“我相信丁导的眼光。”回答的男人显得镇定自若,仿佛尺子量过的笑容看起来温和有礼,充满了成熟男人内敛的魅力。

他的嗓音有些低沉,带着点磁性,但发音清晰而有力道,让人不知不觉就仔细聆听他的每个音每个词。

好在主持人定力还挺大,盯着男人的眼睛在短暂的倾慕后立刻回神,继续道:“四少你这样的回答有些打太极啊,听说这个角色本来和你有对手戏,难道是因为不想和兰俊合作?”

男人淡淡笑起来,锋利的薄唇微扬,带出几分果断凌厉之感,主持人的脸不禁红了红。

“这话未免有些误导了。”男人礼貌道:“兰先生在演艺界的表现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的,而在他擅长的歌圈里,他的实力也是众所周知的。”

说着,他转头去看另一边坐着的年轻导演。对方秀气的五官上还带着微微的茫然,似乎有些不在状况里。

“角色是一开始丁导就决定好的,找上我的时候我还觉得受宠若惊。怎么敢干涉剧中事务。”

男人大方说着,语气微微往下一沉,意味着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

果然主持人见好就收,笑了笑就问起关于电影的其他话题来。

兰俊听见身边有人道:“就算四少不愿意跟兰俊演,也完全说得通啊。”

另一人回答,“是啊,就兰俊那演技,典型的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四少这次演得太棒了,你记得最后那句台词吗?我靠,我眼泪哗哗的好吗!”

“就是女主角有点不在状况里。”

“那是女主角吗?我以为她是打酱油的……”

其他的话兰俊已经没在听了,他挤到地铁门口,地铁一停他就冲了出去。

该死的陈世少!鬼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说个话阴阳怪气,我呸!演技差了怎么的?多练练不就好了,谁生下来就是影帝啊?

还有那个谣言,是不是谣言自个儿心里清楚!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大电影不可能找自己,可亲耳听见否定还是让人不爽,说不准人家丁导演心里还真考虑过自己呢?然后被陈世少那个混蛋给阻拦了什么的……

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兰俊心里怒火腾腾,又有种想去灌个几杯的冲动了。

好在两点半到了剧组门口,兰俊停在路灯下歇了口气,左右看看,想找个电话亭。

不远处,一个背着斜挎包看上去像个少年模样的男人正巧走了过来。

“啊,兰俊?”男人声音清朗好听,远远就打了招呼。

兰俊回头,第一眼还没认出对方,第二眼反应了过来,“丁导!”

“你刚到?”丁知已走到他面前,歪了歪头,“一起进去吧?”

兰俊看着丁知已秀气的面容,很难让人想象这是已经导演了几部大片的名导演,他看起来简直和刚毕业的大学生没两样。

“丁导。”兰俊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可以借电话用用吗?”

“可以啊。”丁知已将手机摸出来给他。

“谢谢。”兰俊接过来,按亮屏幕,先就愣了一下。

屏幕上是一位穿着戏服的男人,那张脸高傲而美丽,让人禁不住屏住呼吸。

他飞快地瞄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丁知已,一边猜测着那是谁,一边按下自己经纪人的号码。

在常用拨打那一栏,他看到一个叫‘女神’的名字排在第一位。

女神?

兰俊正在走神,电话那头一把女声传了过来。

“你好?丁导?”

“芷人!”不管丁知已的女神是谁,在这一刻,经纪人白芷人是兰俊的女神,“我手机没电了,我现在在……”

“兰俊?!”那头女人提高音调,“你在剧组了?”

“是啊。”

“谢天谢地你没迟到!你这回要是搞砸了,我就打算跟董事会站到一个阵地里去。”

兰俊:“……什么阵地?”

“雪藏你的阵地。”

“……”他的女神好狠心。嘤嘤嘤。

2Chapter 02

结果青花记的试镜并不顺利,一进剧组,兰俊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敌意。

前头几个试镜的人正和编剧说笑,一眼看到兰俊和丁知已过来了,几人立正站好,却是无视了兰俊,只和丁知已打了招呼。

“丁导。”

“丁导午安。”

“丁导吃过饭了吗?我们刚叫了盒饭。”

丁知已一脸笑眯眯的样子,拽着斜跨背包道:“我吃过了,谢谢。你们才吃饭啊?好辛苦。”

编剧笑着打趣,“能为丁导的电影出力,感动还来不及,哪里有辛苦。”

另一个刚出道的小演员也凑过来拍马屁,“听说这次的剧本是丁导早就准备好的?专门为乔傲量身打造的?”

“嗯!”说起乔傲,丁知已立刻一脸发光,黑漆漆的双眼里写满了崇拜,“好不容易才让他答应了,这次的片子一定要竭尽全力!”

旁边的服装师刚巧路过,听到这话忍不住笑道:“丁导哪次电影不是竭尽全力的?”

“嗯,不过这次不一样。”丁知已捏了捏小拳头,仰着脸道:“我会更加更加竭尽全力的!”

兰俊站在旁边,心里头不是滋味。明明他一个大活人就站在丁知已身边,其他人好像看不见自己似的。

有工作人员过来和丁知已说话,甚至趁机将他从这个圈子里挤了开去。

他一个人站在边上,又搭不上话,显得极为格格不入。

“四少辛苦了!”有声音从远处传来,兰俊闻声抬头,随即身子就是一僵。

就见不远处的大棚里走来一人,一边拉下领带,一边脱军装制服,脸上笑容淡淡却亲切。

“你们也辛苦了。”他从容道:“我还有事,这就先走了。”

“定妆照选出来再跟你联系。”那头工作人员晃了晃照相机。

“好的,麻烦你了。”男人说话十分礼貌,脚步靠近这边时猛然一顿,“丁导?”

“陈先生。”丁知已礼貌问好,“来拍定妆照的?”

“是啊。”陈世少接过经纪人递来的西装外套,一边穿上,一边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我以为你在开拍之前不会来。”

“突然想来看看。”丁知已说着,转头寻了一圈,在人群外头找到了被孤立的兰俊,“有几个公司找的人来试镜,想看看情况。”

陈世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也看见了兰俊。

兰俊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过去,都被点出来了,总不能当做没看见。

“陈先生。”敷衍地点点头,兰俊双手插在裤兜里,连伸手出来握一握的冲动都没有。

旁边的人群里有人不满地皱眉。

陈世少上下打量了兰俊几眼,点了点下颚,就当做打过招呼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他对着丁知已笑了笑,又跟其他工作人员道:“诸位辛苦,开拍的时候再见。”

“四少慢走。”

“慢走啊四少!”

人群纷纷欢送,兰俊在心里头唾了一口。又不是万里长征送红军,这是装什么呢。

等陈世少离开了,丁知已拍拍手,“都做自己的事去,那个……要试镜的还有几个?”

“一会儿还有三个。”副导演在一旁道:“都是公司塞过来的人。”

丁知已微乎其微地皱了皱眉,似乎若有所思,转头看了兰俊一眼,“兰先生,你先来吧。”

兰俊终于振作了一下精神,露出帅气的笑容,“好。”

……

好个大头鬼!

这是兰俊从剧组出来时心头唯一翻来覆去的话。

要求的台词他都背过了,也尽力而为了,可丁知已一句话就将他打入了谷底。

“不行,你不行。”丁知已拿着台词本摇头,随即又慢半拍地道:“那个……我的意思是,你已经表现得很好了,只是不太适合这个角色。”

兰俊在心里头骂了一声,表面上却微笑道:“没关系,那我今天先告辞了。”

丁知已敷衍地点点头,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兰俊又看了他一眼,心里想着之前白芷人说的话。

——能套近乎就套近乎,丁知已这个人好说话,你要是连他都搞不定,你以后也别混了!

兰俊在原地犹豫了一下,才道:“丁导,你看我们也难得合作一次,虽然这次没有机会了,晚上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哇,他居然还有这个脸皮。”

“噗……我能说真为他的智商捉急吗?”

两个声音不高不低地传进兰俊耳朵里。他脸色立刻变了,转头朝声音来源地看去。

就见是两个化妆师正坐在镜头不远的位置,一个正对着镜子给自己描眉,另一个拿着一把梳子梳头发。

见兰俊看了过来,二人倒也不怕,甚至微微抬高了音调。

“不知道是谁的脑残粉前些日子还泼丁导狗血来的。”

“物以类聚,有什么人才有什么样的粉丝。”顿了顿,女人讥笑道:“你知不知道,某些人的粉丝在圈内可被称为神器,那攻击力不是一般的,要保卫钓鱼岛,放这群家伙出去就足够了。”

兰俊脸色铁青,想说什么却又无从辩驳。他看丁知已毫无所觉地往另一头走去了,赶紧跟上去。

“丁导。”他压低声音,“有件事我要解释一下。”

丁知已拿着手机翻来翻去,好像在看着什么,心不在焉道:“嗯,你说。”

“关于粉丝泼狗血的事,我真的不知情,也绝对没有像网上所说的那样怂恿过。”

丁知已又翻了会儿电话,才突然抬头,茫然道:“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那个狗血门的事。”兰俊尴尬道:“我真的不知情。”

丁知已想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噢!你说那件事……没关系的。”

他说着还伸手拍了拍兰俊的肩,只是兰俊比他高出一大截,他看上去不像拍肩,简直像在往上扑。

“没关系的,这种事谁也不想的。粉丝嘛,难免有过激行为。”丁知已倒是不在意,道:“别往心里去啊。”

兰俊:“……”

这下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兰俊跟着丁知已往外走,“完美犯罪是部很棒的电影,我也去影院看过了,真的很佩服你的执导能力。”

“谢谢。”丁知已依然低头看着手机,手指不停按着,不知道在干嘛。

兰俊无奈道:“因为有小道消息说,你把原本可能有我的角色给换了,所以才……当然我知道这个消息绝对是假的。”

丁知已点点头,坦诚道:“肯定是假的,我从一开始就没考虑过你。”

兰俊:“……”

对于这样坦诚的人,他该哭还是该笑啊……

眼见丁知已没有要和自己吃晚饭的意思,兰俊也不再说下去了。

感觉自己有些死缠烂打了。

“那我就先走了。”兰俊停下脚步,“祝青花记再破票房奇迹。”

听到自己电影的名字,丁知已终于抬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

这可是真心实意的。

兰俊心里就算再有怨气,此时也被这个笑容消散得七七八八了。

在内心叹口气,他转身想去取车,这才想起自己的车还停在一个陌生的停车场里,自己还得挤地铁回去。

好个大头鬼!!

兰俊瘪起嘴,皱起鼻子。

好不容易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他前脚进门,后脚白芷人就按响了门铃。

“姐。”兰俊瘪着嘴看人,“我失败了。”

“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了。”白芷人叹气,在玄关换了拖鞋提着菜进了门。

“晚上给你做小牛排。”白芷人将菜往桌子上一放,一边脱外套,一边道:“本来是用来给你庆贺的。”

兰俊斜眼看那一口袋满满的菜,嘟囔:“那现在不用做了。”

“不能浪费。”白芷人挽起袖子,又将一头黑发束起来,“就当给你去霉。”

兰俊往沙发上一躺,“我觉得我整个人就是个巨大的霉。”

白芷人笑出声,俏丽的脸蛋上有心疼也有无奈,“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知道你一定非同凡响,可惜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兰俊撑起身子不满,“连你都这么说!”

白芷人摇摇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你是我签的第一个艺人,为了我们俩人彼此信任,我把我的事也告诉过你了,你就没吸取过什么教训?”

兰俊抿住唇,没答话。

白芷人在做经纪人之前,曾经是圈内挺有名气的一位女星,她容貌秀丽端庄,是典型的东方古典美人的脸,原本前途一片大好,却因为陷入性、丑闻而从天堂跌入地狱。

对于一个女星来说,一旦被贴上这样的标签,就算以后再怎么努力想翻身,也是不可能的了。大众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你,你所说的一切,做的一切,都不再和高尚和艺术扯得上关系。

白芷人毅然地离开了娱乐圈,沉淀两年后,改头换面做起了经纪人。

她签约的第一个艺人,就是当年只有十九岁的兰俊。对于兰俊来说,白芷人是给他打开一扇新大门的领头人,而对于白芷人来说,兰俊也意味着自己崭新的开始。

所以对于彼此,他们二人都是特殊的。

白芷人叹气道:“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不要太过骄傲,不要自负。在这个圈子里,一步踏错步步错,结果你非但不听,还闹出酒驾和袭警的事。别的事还好,这种事关人品道德的问题,你让公司怎么给你圆回来?”

兰俊撇嘴,“我不是故意的……”

“是,你不是故意的,因为你根本是有意的。”白芷人摇摇头,起身将口袋提进厨房洗菜煮饭去了。

听着厨房里哗啦啦的水声,兰俊仰躺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难不成,他也要跟芷人姐一样,就这么彻底消失在娱乐圈里?

3Chapter 03

又修养了两天后,兰俊觉得自己不能忍了。

星期五一早,他开着宝贝爱车直接去了公司,刚进电梯,却碰见最不想碰见的人。

陈世少和经纪人艾丽正说着今天一天的安排,兰俊站在最前头,听见后头艾丽好听的嗓音念着那一排密密麻麻的日程安排,内心的嫉妒之火熊熊燃起。

他抬起眉眼,从电梯光滑的镜面里打量身后微微眯眼的男人。

对方今天穿着一套灰色西服,领带打得规规矩矩,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微仰着下颚,像是在听又像没在听。

不得不说,陈世少长得很男人。他没有当今娱乐圈流行的清秀、帅气或惊艳的明星长相。他长得很霸道,五官凌厉,眼眉微陷,有一种深邃硬朗的味道;整个人透着一股成熟内敛,刀削斧砍般的轮廓带出几分独特的干练气质。

如果每个艺人按五颗星给与评级,陈世少无疑是五颗星全满的那一类。他在外界的评价向来可用优异来形容,不断被媒体称赞是当今演艺圈的模范,标榜,同时也是新好男人最佳的标准。

虽然兰俊和陈世少的相处不多,甚至可以用陌生来形容。

可他们却实实在在是一个公司的签约艺人,虽然彼此的性格差了十万八千里。

若说兰俊向来是吊儿郎当,不顾别人想法我行我素的偶像派,那陈世少就是对工作认真尽职,脚踏实地,兢兢业业的实力型。

也许是感觉到有视线一直在盯着自己,镜子里的男人睁开了眼睛,朝兰俊看来。

兰俊赶紧别开目光,装作若无其事地吹起口哨来,

艾丽从日程表后抬起头,仿佛现在才发现兰俊,合起本子道:“这不是兰帅哥吗?怎么今天来公司了?”

兰俊一笑,露出一颗尖尖的虎牙,“有事就来了呗。”

“难道判决书已经下来了?”艾丽凑过来,栗色的大波浪卷衬得她的脸小巧可爱,“死刑还是死刑缓期执行?”

兰俊嘴角抽了抽,但艾丽是华星经济公司的金牌经纪人,他不看僧面看佛面……

不……哪个面看下来吃亏的都是自己!他最近已经够收敛脾气了,别以为他不发威就是叮当猫!

“艾丽姐难不成很幸灾乐祸?”兰俊皮笑肉不笑道:“好歹我也能为公司盈利,现在有了点麻烦,艾丽姐帮不上忙就算了,怎么还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艾丽直起腰,眨巴眨巴眼睛,“对于公司来说,挽留一个虽然能挣大钱但总是要公司来擦屁股的人,长久之计也不是办法,还会让别人以为我们华星只出没有品行的艺人呢。”

兰俊捏起拳头,“该道歉的我已经道过了!”

“被抹黑的纸还能洗白吗?”艾丽耸肩,电梯叮地一声朝两边打开门,陈世少率先走了出去,艾丽经过兰俊身边时意味深长道:“只能洗得烂掉,却永远洗不白。”

华星董事长办公室大门被打开时,兰俊的怒火已经在等待中又翻了个滚。

此时他只想找人来揍一顿给自己好好出出气!

董事长钟华从一堆文件里抬头,看见兰俊气呼呼抱着手臂居高临下看着自己,他放下笔,好整以暇地架起腿,双手十指交叉放在小腹上,和兰俊对视。

半分钟不到,兰俊一把拉开椅子坐下来,“我不是来跟你玩木头人游戏的!”

钟华呵地一笑,“我还以为你气到返老还童了。”

“公司到底要我怎么样!”兰俊怒火冲冲,“现在网上都是我的负面新闻,以前的旧事也翻出来说,还有一些根本是无中生有!”

钟华淡淡地看他,“你觉得公司应该要你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兰俊怒道:“开记者招待会,或者别的什么,总之要澄清一下啊!”

“哦,记者招待会。”钟华点点头,“好主意,然后让记者一直问你为什么明知酒驾不对还要酒驾,明知袭警不妥还要袭警?”

兰俊咬牙切齿,“这件事我已经道过歉了!”

该死的就不能别每个人都跟他说一遍吗!他不是聋子!也不是老年痴呆!

“道歉有用的话,这个世界还要法制干什么?”钟华摇摇头,“还是你需要再去看一遍02年版本的流星花园,重温一下道明寺的经典台词?”

兰俊啪一下重重拍上桌面,“那还要我怎么样!去做义工赎罪怎么样?!去捐慈善怎么样?!”

“想法还不错。”钟华一转手里的钢笔,“不过你现在可是多做多错。”

兰俊没脾气了,坐进椅子里喘粗气。

钟华看了他一会儿,才道:“现在外界对公司的评价也很差,连带旗下艺人也不太好过。你知道你这件事拖累了多少人吗?”

兰俊不吭声了,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咬着不放有什么用?再说一千遍一万遍,没人愿意听的话,也没有再开口的必要。

钟华叹气,“对于公司来说,对外界承认错误,然后雪藏你,是唯一的办法。”

兰俊眉头动了动,缓缓道:“我们的签约合同可是十年。”

“违约金不是问题。”钟华淡淡道。

兰俊又坐了一会儿,站起来,推门出去了。

叮铃铃——

办公桌的电话响起。

钟华接起来,那头传来一个清朗的男人声音,是董事长秘书吴真。

“老板,兰俊刚刚离开了。”

“嗯。”

“……他踹翻了三个垃圾桶,打破了一扇窗户。”

钟华:“……算在他的工资里。”

吴真沉默了一下,“真的要雪藏他吗?”

兰俊在演艺界虽然混得不行,可在歌坛界,他可有小天王的称号。他的歌声嘹亮阳光,不用录音师在工作室里为他添油加醋,是难得的长得又帅又有歌唱实力的人选。

如果真的这么放弃,公司也是个很大的损失。

“到底雪藏不雪藏,看他之后的表现吧。”钟华从抽屉里摸了根烟出来,叼上,吁出口气道:“目前的形势对他个人也不好,对公司也不好,而且……”

钟华眯了眯眼,手指在资料上弹了弹,“他这性格,以后难免还会惹出更大的问题。趁这个机会让他想想清楚也好。”

……

兰俊一路骂娘,刚上车,手机响了。

拿出来一看,一条陌生号发的短信——有事相商,晚上八点凯宾酒店。

眉头一皱,兰俊快速回了一条:“谁?”

对方很快回了过来,“不太方便透露信息。”

兰俊气乐了,“当我傻子啊?不去。”

“不来你会后悔的,我手里有能帮你的讯息。”

嗯?

兰俊眼珠子一转,难不成是某个报刊杂志的小记者?

可这时候媒体记者都在想尽办法曝自己的料呢,怎么会有人来给自己通风报信?

想了想,还是问清楚更保险:“哪个杂志的?”

“不能说,这样吧,我给你透个信,青花记你试镜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四少从中作梗。”

又是他?

兰俊按键的速度更快了,“我怎么信你?你要是知道什么,就在信息里说啊。”

“这事是商业机密。”对方神秘兮兮道:“四少和你是华星的两个龙头,他想挤你下去再正常不过,而且四少那人一直就看不惯你。”

兰俊怒中火烧,“你从哪儿知道这些的?你确定是他想落井下石?”

“我说了我手里有讯息啊。都是证据,你来就能看见。”

兰俊的手指一顿,随即暗道:谁怕谁啊!反正都跌入谷底了,难不成还能再摔地底去?

他迅速回了一条:“好!”

晚上八点,凯宾酒店大堂。

兰俊一进门,就有位服务生上前,“是兰先生吗?”

兰俊点头,将墨镜推了推,“我约了人……”

“这边请。”服务生礼貌地伸手带路,将兰俊带到二楼餐厅处,“前菜已经备好了,现在上菜吗?”

兰俊皱眉,“还有一位呢?”

“只有您一个。”服务生从怀里摸出张卡片,“这是对方留给您的。”

兰俊接过来,又看了眼桌上的菜,“这是对方点好的?”

“是。”

“……谁付钱?”

服务生保持礼貌微笑,“那位先生已经付过了。”

在吃饭的时候,兰俊觉得,自己至少得到一个讯息。

对方是男的。

他一边吃,一边将卡片打开,见上头留了个房间号码:1102。

翻来覆去,这么大张卡片上就这么四个数字。

“弄得这么神秘。”兰俊吃饱喝足,还点了个甜品吃了,一边犹豫,要不要上去呢?

正思考,电话就跟长了眼睛似的响了。

拿出来一看,又是陌生号码来的短信。

“房间里等你,保证不会让你后悔。”

兰俊咂咂嘴,回了一条:“我还想再吃个巧克力香蕉蜜瓜奶昔。”

对方:“……爱吃什么就点吧,我付钱。”

……

十一楼。

电梯门一开,露出走廊里复色花样的暗红地毯,金色的墙壁银色的镶边,墙上挂着的油画彰显出一派堂皇景象。

兰俊顺着号码看过去,在1102室门前停了脚步。

咚咚咚。

他刚敲门,就发现门自己开了。

这是专程等着自己呢?也不怕别人走错门?兰俊一边想着,一边开门走了进去。

他大大咧咧关上门,转头发现屋里漆黑一片。

伸手去摸开关,却听前头一顿悉悉索索声。

“神秘先生?”兰俊半开玩笑道:“别跟我说今天我生日,你要给我一个大惊喜。”

他一边说着,一边按开了灯。

灯光一下亮起来,将房间里的景象照得清楚明白。

兰俊按开关的手指僵住了。

就见屋里一张大床上,正坐着一个半露半遮的女人。对方黑发微卷,披散在背,五官端正的脸上画着淡妆,白皙的肌肤在金色的光线下像染了一层蜜。

纯白的床单上还撒着红色玫瑰花瓣,旁边矮柜上放着香槟和两个高脚杯。

兰俊眨了眨眼,礼貌地转身,“对不起,我走错门了……”

4Chapter 04

“兰俊!”女人却是唤了一声,那一声娇滴滴的嗓音,差点让兰俊跪下来。

“虽然我们不熟悉……”女人抿了抿唇,从床上下来,她穿着丝质的肉色内衣,一边的吊带挂在手臂上,双腿白皙修长,慢慢朝兰俊走过去,“你能邀请我,我还是很高兴的……”

兰俊僵硬地回头看了一眼,随即突然认了出来,“何思思?”

何思思高兴道:“你记得我?”

怎么会不记得呢?!兰俊苦了一张脸,这女人是最近刚出道的嫩模,听说想朝歌坛发展,之前自己还没出事时,就和她的经纪人见过一面。

大概意思是想让何思思出演自己的MV,不过被白芷人拒绝了。

怎么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突然收到你的邀约,我特别高兴。”何思思娇羞道:“我还特意准备了花和酒,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不合啊!从头到尾就不合啊!

兰俊已觉察出这里头的问题,他开门就往外走,“这是个误会!我之后再跟你解释!”

“诶?!”何思思吓了一跳,猛然过去拉住他,“你别走!”

兰俊比她更惊,“你放手!”

何思思无辜道:“这不是安排好的吗?”

“啊?”她居然知道这是安排的?

“为了炒作,对吧。”何思思一脸我很明白的样子,“这会儿记者该到了,我们要不要装作争吵什么的?”

“……啊?”兰俊发现自己的思维好像跟不上了。

“吵架或者什么……明天的头版就有好标题了吧?”何思思道:“小天王秘密幽会,或者情人和事业的选择什么的?”

何思思还神秘兮兮道:“你想想,这事还能推到你酒驾的事上。”

“……啊?”兰俊依然跟不上趟。

“可以说我们吵架,或者要结婚了,或者……或者我怀孕了!你一时激动,就多喝了几杯。”

好主意……才怪!我呸!

兰俊一把挣脱开,随即耳朵后知后觉抓到一个重点。

“你刚才说……记者来了?”

“是啊!”何思思点头,“这就快到了吧……”

刚说完,就听见那头电梯叮地一声。

兰俊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头皮都发麻起来,脑袋里嗡嗡响。

他一把推开女人,转身就朝安全出口跑。

身后电梯门一打开,喧哗之声大起,有人在背后叫道:“兰俊!真的是他!”

咔嚓咔嚓——

相机闪光声像催命符,兰俊浑身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靠近安全出口的一间房门正巧被推开,兰俊下意识想将鸭舌帽往下拉,却在看到门后人的一瞬间,所有理智都炸飞了。

陈、世、少!

陈世少正和门里的人告辞,一回头,就听耳边呼的一声风声过。

衣领子被谁一拉,扯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整个人就跟着过去了。

兰俊拉着陈世少往安全出口里冲,往下疾跑两楼,然后突然拐出安全出口,按下电梯键。

电梯门一开,里头没人,兰俊将陈世少往里一扔,自己也冲了进去,像要把电梯关门键戳得稀巴烂似的狠戳。

门一关上,兰俊整个人就虚脱地跪在了地上。

刚才一定拍到背影了,不知道何思思如何了,有没有被发现……

“喂。”一把冷淡的声音在头顶响起,陈世少理了理自己被拉歪的衣领和领带,皱眉道:“你在做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兰俊怒中火烧。

“你居然还有脸问我!”他一下蹦起来,扯住陈世少刚刚才理好的领带,“你!居然!还有脸问我!”

陈世少看了一眼兰俊手里的领带,放弃了再整理的欲望。

他双手插兜,冷冷道:“什么意思?”

“这是你安排好的对不对!落井下石!趁人之危!好卑鄙啊陈世少!”

男人慢慢皱起眉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继续装!”兰俊的脑子里此时已经没有理智这种东西了,他怒道:“故意约我来这里,却给我放个美人计,还叫来记者?你做得够狠啊!还嫌我身上的污点不够是不是?要彻底踹我出娱乐圈是不是?我他妈哪儿碍着你了!!”

兰俊一口气吼完,气喘吁吁。

电梯里很久都只能听到头顶灯管的电流声。

红色的数字跳到负一层。

陈世少看了眼打开的门,地下停车场黑乎乎一片,冷风嗖嗖。

水泥味蔓延在二人鼻下,陈世少转头又看了兰俊一眼,微微愣神。

那个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男人,此时眼眶居然微微发红。

略犹豫了一下,他拉下男人的手,拉着他往自己的停车位走去。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一路扫过去,发现好几辆熟悉的狗仔队的私家车。

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可兰俊此时的样子,根本不是听解释的时候。

“是啊是啊,你也知道不是说话的时候。”兰俊吸了吸鼻子,把一肚子的委屈吞了回去,怒道:“怎么,怕我抖出你的真面目吗?”

陈世少打开车门,将他塞进去,伸手理了理衣襟,冷道:“我有什么真面目好抖的?”

“就是你现在这样子!”兰俊伸手指他鼻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对着外人一副好好先生,总是笑眯眯的,对新人温和亲切,能帮则帮,其实呢?其实呢!”

陈世少厌烦地皱眉,转到另一边上车,然后发动车子离开酒店停车场。

一路开过两个路口,陈世少一拐方向盘,将车驶向了河堤。

打开一点车窗,河风让兰俊稍微冷静了下来。

他坐在副驾驶里冷笑:“狼心狗肺,卑鄙,下流,无耻。”

陈世少斜眼看了他一眼,“你的指责都是无中生有。”

“你就没对我笑过。”兰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仅是我,很多明星你根本都是嗤之以鼻,压根不是真心和人交往。别人看不出来,我却看得出来,你这人,压根就是个自大的家伙,除了自己谁也看不起,偏偏还要装出一幅好相处的样子……”

“没错。”陈世少突然停了车,刹车太急,害得兰俊撞到前头玻璃。

捂住额头,兰俊呲牙咧嘴,“终于承认了?你这卑鄙的……”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像你这种人就该在娱乐圈死绝了的好。”

“……”一向温和的男人突然露出这般面目,兰俊有些失语了。

“光凭一张脸长得好看,没本事没能力,成天自以为是。”陈世少厌恶地眯起眼,定定看着兰俊,“你努力过什么?那些真正有本事的人,就因为长得不如你好看,无论付出再多的努力,再有实力,还是一样默默无闻,一辈子都出不了名。比起他们,你懂什么?”

“我……”兰俊张了张口,却被陈世少打断了。

“这五年你是很红,你告诉我,你在这五年学到了什么?演戏还是一如既往的烂,那么烂的演技却不知道刻苦学习,就算只进步一点也好,你有做过吗?”

“我……”

“我承认你唱歌不错,可那又怎么样?你得过几个奖?没在自己擅长的项目上下过苦工,自以为有点天赋就随意乱用,适合不适合的曲目都在唱,也没想过提高自己的歌喉,作为一个艺人,你无论从哪一点都是最失败的!”

兰俊不吭声了。

他闻到了车里淡淡的酒气。难怪这人突然这么多话,原来是喝醉了。

被陈世少逮着训斥了一顿,兰俊有些诧异,他以为二人之间根本是不熟悉,甚至陌生的,可陈世少扳着指头跟他一路数来,居然连他喜欢过哪个女星都一清二楚。

我靠,这人难道是跟踪狂?

兰俊眯起眼打量他,陈世少突然不说了。

“?”兰俊见他愣神发呆,凑过去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不说了?”

陈世少瞪他,“渴。”

兰俊:“……”

等从附近的超市买回两瓶矿泉水,兰俊突然后半拍的想起一件事。

陈世少这可是酒驾啊!他现在一跟酒驾扯上关系就想磕头叫妈啊。

打开驾驶座的门,将水递过去,兰俊竖起眉头伸手指,“你!坐那边去!”

陈世少皱眉,“为什么?”

“你酒驾啊!”兰俊一脚踹过去,在陈世少昂贵的西裤上踹出一个鞋印,“我可不想再上一次新闻!”

陈世少换到副驾驶,灌了大半瓶水下去,似乎稍微清醒了一点。

之前喝的红酒,上头有些慢,车子里一闷酒劲就上来了,浑身烧得难受。

他转头,见兰俊正开车,一脸不耐烦外加嘀嘀咕咕。

仔细听,对方正在说什么:落井下石的人还反过来倒打一耙,什么世道。

陈世少莫名其妙,揉了揉太阳穴,“我家在滨河路。”

兰俊转眼瞪他。

陈世少莫名,“做什么?”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1页

首页 上一页 ← 1/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