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15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兰俊一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直觉有问题,立刻按关门钮。

只是外头的人比他动作更快,一把挡住了电梯门,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顺手将他拖了出去。

兰俊拽着他的手吼:“你干什么!你谁啊?!”

那人也不说话,拖着他就往一辆车后头走。那位置恰好在车和消防栓之间,后头是一堵墙,前头是柱子,挡住了摄像头。

兰俊拽得精疲力尽,发现这人力气极大,拽不过,他就用脚踹,只是刚抬腿,一拳头猛然挥了过来。

兰俊眼瞳骤然一缩,足足有半分钟,才猛然咳了出来。

剧烈的咳嗽带着干呕,他抱着肚子弯下腰,膝盖都在发抖。

“你们……”他抬头,迎面又是一拳挥来。

兰俊忍着剧痛侧头,刚巧闪过,随即也不避,一把拽住那手,抬腿踢到对方肚子上。

那人噗的一声,往后退去。

另外二人立刻围了过来。

卧槽……三个打一个算什么男子汉?好吧,这时候不能计较这个,这完全就是针对自己来的……

尼玛真是离不得陈世少啊!一分开就出事了!

肚子里胃和肠子似乎扭曲到了一起,有什么在拼命往喉咙里挤,他头上冒冷汗,那一拳揍得不轻,还好没吃午饭,想吐也吐不出来。

起初的怔愣过去后,兰俊立刻激起了战意,捏着拳头就往前挥,竟是生生打退一个。

之前的大汉又冲了回来,兰俊知道他不好惹,干脆转身往外跑。

“保安!!”

他一声大吼,地下停车场几乎响起回音。

水泥味充斥在鼻端下,大汉一脚踹在兰俊背上,兰俊重心不稳,扑向前头的车。

车门被一撞,报警器开始响起来。

同时旁边的电梯无声无息的开了。

“谁派你们来的?!”兰俊咬牙爬起来,眼睛几乎充血,“有胆子陷害我,找人揍我,他就没胆子自己上门吗!”

话音未落,那人一拳朝面上来了。

兰俊注意到一个问题,这几人好几次打自己都冲着脸来,是想让自己破相?

他奶奶的,男人身上有疤那才叫男人呢!!

抬手接住那拳,爆喝,“回去告诉他!有本事自己来,老子和他单挑!他要是赢了,老子就照他说得去做,背后放箭算个屁!”

旁边二人也抬拳挥来,避无可避,兰俊眼角一冷,正准备好就这么挨上,其中一人却是突然被从侧面踹飞了。

陈世少浑身冷然的气息,缓缓收回脚,在其他二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拉过兰俊搂到怀中,转身一个侧踢将一人踹到车门边趴着,另一人则往后退了开去。

“不关你的事,你走开。”那人粗着嗓门,“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不客气?”陈世少发现兰俊脸色难看,整张脸上别说温暖了,简直比冰窖还冰窖,“你们已经不客气过了!”

他将兰俊拉到后头,上去就开打。

西装脏了也不管,袖子高高挽起,领带塞在口袋里冒出一头,脸上带着狠戾之色,哪里像温润绅士?简直是个街头混混的样子。

不过就算是混混也是混混头子。

兰俊居然看得有些痴迷。

待回神,才想起来要帮忙,赶紧转身往外跑,半途还踩了那个趴在地上半点起不来的人一下。

那人于是又趴了回去。

等到保安抹着嘴急匆匆赶来时,那三人已经跑了。

陈世少靠在车门边,见兰俊回来,一把拉到身边上下检查。

“怎么样?”

“……没什么……嘶……”

陈世少眼睛一眯,把兰俊往车门上一按就开始脱衣服。

“喂!”兰俊惊悚了,“你干什么!喂!”

那保安傻傻站在一旁,呆了半日,“那个……”

他是不是多余的?

兰俊脸色通红,衣服下摆已经彻底被捞起来了。

一团青紫在腹部浮现,但看起来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陈世少脸色扭曲了一下,旁边的保安看得一抖。

“去叫警察。”他冷冷道:“把监控录像拿出来!”

保安赶紧跑了。

兰俊还被压在被人的车门上,一脸囧状,“那个……能把我放下来吗?”

说实在的很没面子。

陈世少冷然看着他,“谁让你擅自离开的!”

兰俊搔搔脸,“我只是在工作。”

“谁让你工作的!”

“……”这……这不讲道理了啊,太不讲道理了。

陈世少也发现自己有点过头,闭了闭眼,缓了口气,“还有其他地方受伤吗?”

他拉着男人转身,又看后头。

反正此时没人,兰俊懒得挣扎了,任他翻来覆去。

“背上可能还有,其他地方我不知道。”

其实也没那么严重吧?除了那个大个子有点难搞定,其他两人还不是自己的对手呢!

“你就一点防身技能都没有吗!”陈世少非常愤怒,但这个愤怒却是对自己。

他就不该不看住他,明明说过会保护好他……

他一拳砸在兰俊身旁,车门砰地一声,警报又开始叫了。

兰俊叹口气,还是第一次看见陈世少这么失去理智的样子,心里又感动又觉得好笑。

他坐起来,想了想,伸手抱住他。

“别气,一会儿警察来了,可能也会把媒体引来,还不知道那个保安会说什么,你这样子被外界看到就不好了。”他摸摸男人的脸,笑了笑,“男子汉大丈夫,挨一下怎么了?这样才帅啊!”

陈世少被他提醒,脑子也清醒了些。这人头一回关心自己,心里多少安慰,又搂着兰俊的腰不撒手,埋下头在他颈间蹭蹭,半天都不说话。

旁边的电梯门打开,宁淳提着书包画板出来,一眼看到二人愣了。

他是左右见人都不见了,跑下来找人的,怎么一出来就看到这画面……

==========================================================================

作者有话要说:四少果然是活体护身符,只对兰俊一人有用2333333

话说阿莫明天有事,可能更不了,先请个假~~(能更就尽量更~~)

54Chapter 54

等年轻女记者到咖啡厅的时候,接待她的是一位长相凉薄,淡眉细目看人有些像在看商品的咖啡店经理。

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道:“位置虽然已经定好了,但兰先生刚才打电话来说要暂时取消。”

女记者显然也收到过电话了,她拽着包道:“可以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你想做什么?”男人依然是一本正经,“我不会因为一点利益就向狗仔队透露消息的。”

女记者:“……我不是狗仔队的,我是今天要来采访的……”

话没说完,站她身边的同事已经伸手掏钱包,摸出三张大红票子。

男人利落的收钱,又推了推眼镜,“据我所知,前面大楼里发生斗殴,警察也来了。”

女记者:“……”

同事问:“前面的大厦是兰俊他们工作的地点?”

“应该是,那里休息时经常有明星到我们这儿来喝一杯。”

怪不得他看到兰俊没什么反应,原来已经看习惯了。

当然同事和女记者并不知道这些,又问:“被打的是谁?兰俊吗?”

对于兰俊的灾祸体质,他们已经略有所感。

“可能是,不过就算不是,也一定被牵连了。”否则不会取消采访。

按照陈世少的性子是从来不会推掉工作的,只可能是外在因素让他没有办法。

女记者和同事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去的哪?”

男人随手往前头一指,“这片区的派出所往前走两条街,你们是开车来的?”

“是。”

“那好办,导航定新区的菜市场附近就行。”

那同事立刻转身回去开车,女记者又谢过了,转身跟着离开。

一上车,两人就商量,去还是不去。

“按理说人家已经取消了采访,我们找上门会引起对方不快。”

女记者却道:“这是个好题材,隔一会儿媒体报道都会说这事,我们做个专访,把这事好好理理,应该是个打出名声的好机会。”

“万一人家不愿意呢?”

“我有个一箭双雕的好主意。”女记者嘿嘿笑起来。

派出所里,兰俊和陈世少靠在走廊长凳上,看着办事员对前头一人说着什么登记记录,打了个哈欠。

旁边不时有巡逻人员离开,又有人回来,摘了帽子往旁边墙上一挂,抖着衣领进来。

一眼看到这两人,好些人都惊了一跳,又听说了来龙去脉,更是惊疑不定。

兰俊就算了,他的事大众知道个七七八八,陈世少向来是娱乐圈里的标杆,怎么也搀和进来了?

走廊尽头的一扇门打开,里头探出个脑袋。

滴溜溜的眼睛很快落到兰俊二人身上,招了招手,“你们俩,进来。”

兰俊起身,陈世少拉了他一把,走到前头,先迈了进去。

兰俊在后头关门,那边警察拉开椅子坐进桌子后面,道:“随便坐。”

陈世少左右看看,在椅子和沙发里选择了后者,兰俊跟着坐了过去。

“说说吧,怎么回事。”那警察端起玻璃杯喝了口水,拿起笔在一个本子上唰唰写了几个字,紧跟着抬眼看他们,“监控录像我们看过了,斗殴的地方在死角,看不出是谁先下手,证据不足。不过确实那三人鬼祟得很,进门的时候拍到过他们的侧面,已经让人去找资料库了。”

如果是找人挑衅,多半找的都是有前科的人。这些人胆子大,只要不伤人命,有钱就干活半点废话也没有。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陈世少率先说,“我一出电梯,就发现他们三个打一个。”

兰俊在后头使劲点头,还撩起自己的衣服,“警察同志你看,我这伤可不轻。”

陈世少回头,见他将衣服撩得高高的,雪白肌肤上清楚浮现大片青紫,比刚才的颜色还要深了些。衣服下摆一直撩到了脖颈底下,露出胸前粉色凸起。

他抬手就将衣服给他拉了下去,眼神意味不明瞄了兰俊一眼。

那警察倒没注意那么多,看到那片青紫,点了点头,又在本子上写了什么。

“你受伤了吗?”那警察又看陈世少,“报警的是他吧,你那时候在哪里?在做什么?”

“我帮他拖延时间。”陈世少回答的简洁。

“你和他们发生拳脚了?”

“……”陈世少微乎其微的皱了皱眉,兰俊突然道:“警察同志,这和他没关系,他是救我。”

“我知道。”那警察转了转笔,“这是程序问话,我们需要知道详细过程。对错自有我来判断。”

兰俊张了张口,只得不吭声了。陈世少点头,“是。”

“然后他们跑了?”

“从侧门的安全出口。”

“这地下停车场有几个门?”

“……不清楚。”

警察又唰唰写了些,将本子合起来,“行了,之后等我们找到那三人再联系你们。如果你们有线索就来报备吧,有仇怨也要说一声。”

陈世少沉声道:“同志,有件事我怀疑很久了,我觉得有人在暗地里陷害兰俊。”

“有证据?”

“有人证。”

那警察又翻开本子,“说说看?”

于是陈世少简单的说了说古镇里毒品的事,其他事也只简略带过。周剧务是他们唯一抓到的一个小辫子,而之前的事,他们什么证据也没有。

警察听完,想了一会儿,“你说的这个,也有可能是那位剧务故意栽赃给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人。也不能作为证据。”

兰俊皱眉,“就没有其他办法可以查了吗?比如那个毒品来源……或者你们能和通讯公司商量商量吗?”

“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立案都是问题,要怎么查?”那警察摇头,“至于毒品来源,既然去找你们的是重案组的人,你得去找他们。”

也就是说,目前只能等找到那三人之后再说了……

警察又问陈世少和兰俊各要了电话号码,将本子合起来放进一个玻璃柜里后,送他们出门。

到门口时,那警察摸出根烟,递给陈世少。

世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没有立刻点上。

警察也不在意,道:“娱乐圈这事真不好说。咱们接到这种报案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如果有证据,有时候连警察都会被当枪使了,那些艺人有苦也说不出来。”

他看眼兰俊,“我挺喜欢你唱歌的,如果真是冤枉的,希望你早日洗白。”

兰俊霎时有些感动,“谢谢。”

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转身回去了。

二人下了阶梯,走向旁边停着的车子。宁淳开车,在驾驶位上等他们。

见到二人出来,立刻问:“没事吧?”

“没事。”兰俊坐进后排,往椅子里一缩,喃喃道:“为毛突然觉得累得慌。”

陈世少关上车门,“先回机场吧。”

下午的采访是没戏了,只有往后推。晚上可能还有自己的戏份,他还是先回去得好。

宁淳一言不发的开车,车厢里陷入一片寂静。

兰俊突然道:“你邵哥要回来了。”

宁淳嗯了一声,“听说了。”

“他儿子多大了?”兰俊揉了揉眉头,“满月酒我都没能去,现在补一顿行不?”

“小勺子都有一岁半了……”宁淳无奈瞄了后视镜一眼,“补也太晚了。”

兰俊嗯了一声,闭上眼半天没吭声,直到车子在红灯前停下来,他又道:“嫂子呢?”

宁淳想了想,“不知道……”

陈世少没参与他们的谈话。在他和兰俊关系好起来之前,他只知道兰俊和宁淳,邵华关系不错。

邵华是华娱的前艺人,之所以用‘前’来形容,是因为他的合同到期之后没再续约。如今已不是华娱的人,而且也退圈了。

他随手翻了翻手机,刷了刷微博看了些新消息。娱乐圈的八卦绯闻永远是看不完的,替补一堆叠着一堆。有媒体虽然报道了下午的斗殴事件,大概由于钟华和沈祯联手的能力,那消息很快淹没在人海里,没什么人注意到。

没有波澜,是好事。

陈世少刚将手机收起来,兰俊的手机响了。他懒洋洋接起来,看见屏幕后愣了愣,随即坐直身子,打起精神道:“范小姐,你好。”

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兰俊皱起眉,“这件事我并没有想……”

那边好似又急着说了些什么,兰俊很长时间没说话,看得出来对方在试图劝说。

陈世少见兰俊犹豫,便将电话接过来。

“你好,我是陈世少。”醇厚好听的声音响起,那边愣了愣,随即有些紧张。

“你好,我是新媒杂志社的,我叫范琳。”女人道:“我们想继续采访,将你们今天的事也写进报道里。”

陈世少皱眉,“很抱歉,这件事我恐怕不能答应。”

“陈先生你先听我说。”女人道:“我们这次采访的主题,就是你这么多年的艺人生涯。当然我知道这种话题很多杂志都已经采访过了,但我们是新杂志,希望能创新一点。”

“你大概也知道,我们这里头很多员工和娱乐集团挂钩,消息渠道不缺,也有自己专有的人脉关系。比如我就知道,白烨邀请你去美国的事。”

陈世少一挑眉,这事他还没答应,白烨也不可能随便说出去。这样也能得到消息,看来这人很有手段。

“原本我这次采访的目的,是通过你,带出一些娱乐圈上流人士的圈子和关系网。我们不做催泪故事,我们用智慧和人脉说话,和圈子说话,用一些现实问题来探讨关于梦想等等。包括您的父亲,陈涛先生……”

陈世少脸色微一变,“你知道什么?”

女人道:“你放心,该知道的和不该知道的,我划分的很清楚,该说的和不该说的,我也划分的很清楚。我只是想说,我现在想到个新的方案,兰俊如今作为你的经纪人,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变得很好,你不想通过这个机会帮帮他?”

陈世少眼睛一眯,“你想做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紧赶慢赶也没赶上更新= =|||

55Chapter 55

宁淳开车送二人回了咖啡厅,两人从后门进去,兰俊他们的车本就还在大厦下头停着,这便道:“你先回去吧。”

宁淳有些担心,看了看咖啡厅,“这样好吗?要跟吴哥说一声吗?”

就这么接受采访,主题还和之前有变化,会不会不太好。

兰俊比了个V的手势,“放心,我们有分寸。”

宁淳只得点头,又跟陈世少说了再见,这才驱车离去。

陈世少直看到他离开,才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兰俊在他身边掐了他一下。

“痛……你做什么?”

“你在想啥?”兰俊颇不是滋味道:“一路你都在看宁淳,这会儿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意思?”

陈世少反应了一秒,“你在吃醋?”

“呸!”兰俊脖子红起来,转头往楼上走。

陈世少却是笑得比谁都开心,在身后拉住他手臂,左右看无人,按在楼梯口的墙上就吻了下去。

舌尖撬开双唇有些强硬的要求回应,兰俊满脸通红,又担心被人看见,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嗯嗯”声。

陈世少微微分开,抵着他的唇笑,“怎么?”

“被人看见怎么办!”

“不会。”陈世少说着又吻了下去,还喃喃,“你当我是你的运气?”

兰俊:“……”见过鄙视没钱没房没车没女友的,还没见过鄙视运气的!!

心头气不打一处来,倒是被激起了战意——虽然好像哪里不对。

兰俊突然用力,挣脱了陈世少的束缚转身就男人压在了墙上。

“凭什么总是我被你压?”

陈世少一愣,就见兰俊吻了过来,舌尖和他的缠绕在一起,带着点青涩却绝对热情的回应着。

淫、靡的味道很快在无人的安全出口里蔓延起来,二人下、身紧紧贴着,随着动作时轻时重的磨蹭。被撩起来的衣摆下彼此的手不甘落后的探进对方衣服里。陈世少的手指在兰俊光滑的腰侧留恋,兰俊则搂着男人的腰背不撒手。

温暖的温度传递到彼此手中又蔓延进心脏深处,兰俊脸上蔓延起情、欲的绯红,眉头也带了点绯色,眼角挑起一股风情。

陈世少看得心脏揪起,只觉一阵冲动往身下某处急速汇聚。

眼看要擦枪走火,他一把推开兰俊,粗气有些重。

“哈哈。”兰俊胸口不断起伏,却是笑了,“你输了!”

虽然不知道输赢的底线在哪里。但陈世少这会儿不介意,他笑了笑,帮兰俊理好衣服,心里默念:之后再找机会收拾你。

兰俊却浑然不知自己倒霉,兴致起来,见陈世少只笑不说话的样子有些可爱,凑过去又在脸颊啵了一口。

这一口有些大声,楼道里回响起声音。男人有些诧异抬眼,兰俊手指在他下颚处一刮,“小样儿,爷技术不错吧?别太迷恋我,否则你会深陷其中不得自拔。”

陈世少差点喷了,但心里却是阵阵暖意和以前从未在谁身上体会到过的一种舒心的归属感。

好像这人就算对自己做什么都是可以被原谅的。

有一种强大的认定感。

陈世少惊觉自己心情,默默想了想,拉过他的手上楼,“先搞定这边我们再来谈你的技巧问题。”

兰俊笑呵呵答应,“好啊好啊。”

等上了楼,那边记者已经在包间等着了。

总经理带二人进包间,顺便在包间门口对着兰俊和陈世少前后左右的打量。

兰俊被他看得心头直跳,终于忍不住问,“你在看什么?”

总经理抬头,表情依然高傲而冷漠,带着一种鄙睨苍生的视觉感看人,“我刚才去安全出口倒垃圾。”

“……”倒垃圾需要你亲自上阵?

“然后我听到一声很响亮的……”经历眨了眨眼睛,抬起自己的手,在手背上啵了一下。

兰俊:“……”他确定他是去偷听的。

兰俊咬牙切齿,“你敢说出去我就……”

男人推了推眼镜,鼻孔随着呼吸张了张,有一种滑稽的喷气感,“我这人很正直不阿,绝对不会为了一点小利益出卖人的。”

兰俊有些诧异,“真的?”

男人点头。

兰俊笑了,“我错怪你了,你是好人!”他拍了拍男人的肩,进包间去了。

总经理默默收回了准备摊出去的手:“……”

看到兰俊进来,陈世少往旁边挪了挪,腾出空位。

兰俊坐了下去,一边跟记者问好。

范琳递出名片,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最后道:“前年我才从加州回来,当时朋友要合办一个公司邀我入伙。起初我们在时尚杂志和娱乐杂志里犹豫了很久,但因为后来入伙的人都和娱乐圈有多多少少的关系,所以就办了现在的杂志。”

兰俊看到杂志上硕大的杂志名字“新娱”。

“有想法是好事。”兰俊笑道:“年轻人就该多做些能实现自我价值的事。”

范琳将落到耳前的短发拂到脑后,她看起来十分精神干练,画着很淡的妆,穿着一套银色的小西装。

“实现自我价值和创业其实是两码事。”范琳坦率道:“实现自我价值的方法有很多种,最大的一种倾向于奉献精神。我们是为了谋取利益,也是兴趣所致,和自我价值没多大关系。”

兰俊被这么反驳回来,也不恼,倒是很开心道:“不管是哪一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一件很厉害的事。”

要知道多少人连自己想做什么,也还找不到;又或许,找到了,却固执的认为自己永远做不到。

范琳挑了挑眉,觉得兰俊果然和自己所听到的外界传言不同。说是果然,是因为她有一颗十分敏感的心,加上圈子里一些真真假假的传言,她一直觉得,兰俊接连的倒霉事都是被陷害的。

听他的歌,是最大的一个传达点。那能深入人心脏的歌喉,很难让人完全信服,这人是个善于利用别人,只知吃喝玩乐的腐败之人。

如今和他只简单说了几句,便感觉到这人的一种直率和坦诚扑面而来。那是他带到骨子里的一种傲气,傲得是永远不屑于说假话,不屑于伪装,不屑于与虚假共舞。

范琳觉得合了自己胃口,笑容比之前更多了些。

“那么让我们进入这次的采访主题吧。”她看了看时间,“我知道四少晚上还有戏。”

陈世少点头,见范琳的同事将录音笔打开,又摊开了一只小本子。

范琳自己则只像随意闲谈似地道:“咱们这次的主题略有改变,我们想从四少的人际交往,关系网和演戏等等侧面去看待你的一个为人品质,这样的好处是……”她顿了顿,看了眼兰俊,“能将你以前无法提到的一些事,彻底摆到明面儿上来说。”

陈世少挑起眉,“人际关系是吗?”

范琳大方笑了笑,“从你最好的朋友们开始说起吧。”

兰俊听得稀里糊涂,陈世少略一思考,已经很简单的说了起来。

范琳时不时问一些问题,陈世少回答的顺溜,似乎相谈很愉快的样子,兰俊坐在一旁无聊,便低头看手机。

有吴真的一条微信:范琳已提前给公司打过招呼,不用担心。

兰俊眨巴一下眼,心里汗了一下。他还真的没担心什么,因为看见陈世少一副轻松的样子,就下意识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他偷偷看了男人侧脸一眼,觉得心头有些发虚。他依然没做好经纪人该做的事,不过比起最初,是不是进步一点了?

心里叹气,回了个简单的“好”字过去。

那边过了会儿又回:“在采访了?”

“嗯。”

“你在干嘛?”

“……回你消息。”

“四少是在帮你,你认真点。”

兰俊一愣,抓着手机飞速按键盘,“什么意思?”

吴真在那头停了好一会儿,隔了会儿电话打了过来。

大概是懒得打字,兰俊不好意思看看几人,“我接个电话。”

陈世少点头,范琳也做了个请的手势。

兰俊赶紧奔出去,走进安全通道,上下看了看无人,按下接听键,“喂?”

“钟华你滚开!”吴真的咆哮突然传了过来。

兰俊手一抖,手机差点砸地上,就听那头钟华跟着咆哮,“关键时候你打毛的电话!”

“我是在说正事!”吴真似乎被气得不轻,但显然发现手机被接通了,声音立刻轻了下来,听声音还是温润如春风的,音调却透着丝丝冷气,“你做你的事去。”

可能碍于媳妇表情太过可怕,钟华身后的尾巴摇了几次都没勾搭成功,只得悻悻摔门走了。

那头砰一声,安静了。吴真才道:“兰俊?”

“……在。”其实他想说,您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这记者我认识,是个人才。之前在加州大学留学读硕士,年纪虽轻阅历不少,她父亲是十年前离国的名导演……”

吴真大概介绍了一下范琳,兰俊这才知道刚才女人简单说的自我介绍不过凤毛麟角。真的都藏着没说呢。

“难怪……”兰俊喃喃,“她给人的感觉就很有气势的样子。”

“不出意料的话,新娱以后就是年轻人会崇尚的一家新标杆,他们不仅做娱乐,也兼做圈内新贵的人脉资源库。沈祯、郭琳琳、岳暧昧,总之那个圈子里的人大多和她们都互相认识。”吴真道:“他们这是做的第一期杂志,内容定然精挑细选,要打出名声需要很多不同以往的内容,找四少这件事是之前就跟艾丽商量好的,只是现在临时改变了一下主题内容。这内容对你有益,四少才会答应。”

兰俊想起范琳之前瞟过来的视线,说什么“之前不能说的事……”

他猛然想到什么,微微张口,“不是吧?”

吴真笑了,“怎么不是?”

“可是……”兰俊动了动喉咙,“有些事是越描越黑的,也是越说越……乱的。如果把他牵连了……”

“这事我和钟华已经考虑过了,再坏也坏不去哪里。就算外人对此质疑,也不过四少帮一把自己的师弟,坏不到哪儿去。至于你,更没有可以再坏的地方了。”

“……”真是谢谢他的安慰啊。

可兰俊心头依然不安,“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那就找新娱说话吧。”吴真倒是乐得清闲,“他们关系网大,怎样的圈子都能给你兜回来。”

而另一边,陈世少提了一些圈内好友之后,终于说到了这个关键人物。

“关于兰俊,大家应该不陌生了……”

隔着包间,走廊和安全出口的门。兰俊的心跳得有些不能自已,他挂了电话,脑袋里有些嗡。

好半响,才有勇气开门出去,走到包间门口,刚巧听到里面人的话。

“对我来说,他曾经是个很陌生的存在,很多思想也和我完全不同。我曾经不理解,也不认同,但如今,在相处这么久以后,我觉得一个人之所以无法理解另一个人,只因为他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再看待对方。而我今天要说,兰俊是我在圈内这么久一来,所见过的最单纯简单,也最认真的人。”

鼻头一酸,兰俊头抵在门上,半天闷闷道:“说什么肉麻话啊……可恶……”

================================================================================

作者有话要说:某作者表示:“兰帅哥,我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完全不行啊!果然被压是注定的。”

兰俊:“……你什么时候给过我机会!我怎么没看到!”

某作者远目望天。

P.S:四少不是要出柜,还没到时机。=皿=

再P.S:昨天还是没赶上更新时间,于是凌晨的时候更了,加上这一章,这算双更了吗233333

56Chapter 56

钟华办公室里,气压低得不得了。

周剧务被五花大绑坐在地板上,盘着腿,一脸惨白,垂头丧气。

他第N次解释:“我是真不知道……”

后头的人拿根香蕉戳了戳他的后背,周剧务回不了头,以为是枪,吓得说话都结巴,“钟、钟、钟……”

“钟个屁啊。”钟华叼着烟,浓眉皱起,浑然一副黑社会头子的模样,“我是钟馗吗?一只香蕉吓成这个样子,啧。”

周剧务愣了愣,见身后人果然拿起香蕉,剥开吃了起来。

“……”

钟馗……不是,钟华将烟灰抖了抖,“如果再让你听到那人声音,你能听出来吗?”

“我……不确定。”周剧务苦了张脸,“他的声音很低,应该是特意压低音调的,也可能是用了变声器。”

钟华烦躁地皱眉,显然心情很不爽。

他已经查了几个月,一点消息也没有。道上的兄弟不是吃白饭的,连他们都查不出来,说明这人要么是来头大,要么是真的十分谨慎,半点痕迹都可以不留。

前些日子因为华娱进新人的关系,他连着忙了三天,好不容易能碰到吴真了,才亲热了一次又被某人打断了。

他现在心情非常不爽,情绪非常低迷,那个只敢在背后阴人的人最好别被他逮住,否则……

周剧务惊恐的看着钟华手里的烟被折断成两截,并且极其粗鲁的被按进了烟灰缸。

门外敲了三声,钟华说了声进,门一开,吴真的脸露了出来。

吴真的面容淡淡的,推了推眼镜,低头看了眼周剧务,随即将门关上。

钟华紧紧盯着他,目光追着吴真来到身边,没等那人说话,先拉进怀里搂住。

周剧务身后的小弟装作没看见,眼观鼻,鼻观心。

“你大姐来电话了。”吴真懒得动,直接道。

钟华撇嘴,“不管她。”

“她明天的飞机到。”

“说了不管……”声音戛然而止,长时间的静默后,钟华将吴真放开,淡定起身,理了理衣襟,板着脸严肃道:“去定下午的飞机,我们去欧洲。”

“去做什么?”

“度假。”

“不行。”

“……”钟华忍着不在小弟面前崩溃,努力镇定,“她要来了!”

“嗯。”

嗯?嗯什么嗯!这不是嗯能解决问题的!

吴真看他一眼,“她回来不是更好?你的后半辈子有保证了,不用再吃我煮的糊透的面。”

钟华前日只是随口说了一句,却不想这人记恨到现在。他无精打采道:“我只是开玩笑,就算你做的是毒药,我也吃啊……”

吴真不理他,“她给你带媳妇儿回来了,不开心?”

“不开心极了……”那女人一心想促成他结婚,然后抱孩子玩儿。注意是“玩儿”啊玩儿!哪有人把孩子当玩具使的?这么想要,自己去生一个玩行不行?!

他狠狠抹了一把脸,吐出口气,“吴真,这时候就别跟我闹别扭了。”

吴真眼睛一眯,藏在眼镜后头的细目带出点危险光芒,“我是闹别扭吗?”

钟华嘴唇动了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说。”

“知道是一码,是真是假是另一码事。”吴真低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你要是只想和我上床,就别拿‘爱’做借口,你现在这样子,让我觉得我是被嫖的那个。”

钟华额头青筋一蹦,“你说认真的?吴真?”

男人别开眼,脸色挣扎一下,最终直起身,手指无意识敲了敲桌边,转移话题,“周剧务,你手里的白粉从哪里来的。”

“他告诉我的地址,就在古镇附近的小村里,靠近江边,那里停了艘普通的渡船。”

吴真不浪费一秒时间,拿手机打电话,虽然知道可能已经迟了。对方知道他出手失败,也许已经撤走了。

但有线索也是好事。他等了一会儿,听到电话那头被接起来,一把好听的嗓音响起,十分温柔。

“你好,这里是重案组……”

吴真不等他把话说完就道:“你们头儿在追捕一名跨国毒枭吧?我可能知道他的藏身地。”

那头很快给了答复,又给了组长的电话,看样子是马上会找来。

周剧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我,我会怎么样?”

“跟警察好好合作,也许能放你一马。”吴真撇他一眼,显然心情也不佳,说话透着股冰冷凉气。

他转头看一眼板着脸的钟华,“我下去接人。”

钟华牙关紧了紧,没答话,吴真转身开门出去。关门的动作大了点,砰一声,让屋里小弟抖了抖。

……

等采访完毕,兰俊送记者出去,下楼时范琳转回头道:“有件事我要提醒你。”

兰俊有些心不在焉,闻言抬眸,英俊的眉眼带着点慵懒,“什么?”

“陷害你的人,多半是你认识的人。”

这话兰俊已经听钟华分析过一次了,所以并没有很惊讶,“我现在只希望他能直接出来,面对面谈谈,这么绕下去,他不累,我都累了。”

“也许这就是对方的目地。”范琳笑了笑,给他打气,“熬到最后的就是胜利者。”

兰俊看她,“听吴秘书说,你们的来头都不小。如果知道什么,能给点提示吗?”

“我不比你知道的多。”范琳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其实我也是无意中发现的,这给你,这是我在网上认识的朋友,他是很高级的黑客,他曾经研究过你的大部分帖子并加以分析,IP显示很多人是同一IP,也就是说他们不断变化ID来泼你的脏水。这种人很可能是被集体收买,或者专门赚这个钱的。”

比如刷一个帖子给多少,顶到什么程度结多少钱。也许还有套餐价。

兰俊忍不住脑补广告信息:998套餐,造谣帖顶到热点精华,附送其他小帖子加相片。A套餐+6元附送掐架,B套餐+2元附送兰俊签名海报一张,抢完即止。

“……”兰俊猛甩头,他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范琳不知道他已经想了这许多事,将名片塞进他手里,便跟着同事上车了。

兰俊露出感激的笑,朝他挥了挥手,又低头看了看那名片上的名字,将它收起来,转身回去包间。

陈世少端着咖啡杯优雅地看着窗外,日落的夕阳在他侧脸打上一层柔软的光。

兰俊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心里头莫名的冒出一种安心和甜丝丝的味道。尤其想起刚才男人说得那些话,句句都很真诚,并且一直为自己辩护,也丝毫不掩饰袒护和声援自己的心情。

不感动绝对是假的,或者说,这个男人已经让自己感动诧异过许多次。

从一开始两人争执不断,互看不顺眼,不能认同彼此想法到现在,似乎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

他关上门,走到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陈世少回头看他,硬朗的脸上带起一抹笑,“偷听的还满意么?”

兰俊笑起来,“所以那些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因为知道我在门外?”

“我需要故意说吗?”陈世少放下杯子,微微倾身,咖啡残留了一点在嘴角,没有抹去,却莫名的诱惑着人。

“不管你在不在,我都会这么说。不过是借这个机会,顺便告诉你罢了。”

兰俊目光一直落在他嘴角的咖啡上,“我记得你以前,没有明确说过喜欢我。当然,现在也没有。”

陈世少挑眉,“所以?”

兰俊突然伸手,抓住他的领带将人拉了过来,吻上那双薄唇的同时,舌尖轻轻舔过咖啡的痕迹。

香浓的滋味在舌尖蔓延,带起一丝旖旎。陈世少眼睛蓦然变得深沉,呼吸渐重,“这是什么意思?”

“总是你出手在前,也太看不起我了。”兰俊挑起眉头,笑得颇有些自傲,“陈世少,我喜欢你。”

没有料到结果是这样,虽然知道这个人一向坦诚,但这么突然……

陈世少愣了半响,直到那吻再次袭来,二人舌尖纠缠,呼吸交融,咖啡桌被兰俊的膝盖撞得砰一声。

陈世少一把拉过他压进椅子里,手指掀起衣摆抚摸皮肤,猛然乍起的快、感让二人都不想停手。

兰俊伸手勾着陈世少的脖子,下、身磨蹭,男人手指抚过之处带起激烈的火花。

热气晕染进眼底,将那团情、欲凸显得更亮。他们从未如此渴求过彼此,希望用尽一切占据彼此身体,只为心能彻底交融。

门口响起礼节性的咚咚声。随即外头人毫无等待开门的意思,直接拧动了门把手。

兰俊被惊得陡然清醒,挣扎着起身,却见门刚开了条缝,又慢慢关回去了。

“……”

兰俊随手抹了把头发,打开门探出脑袋。门边果然站着鄙睨苍生的经理,正斜眼看来,“这里不是情侣宾馆。”

兰俊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双眼亮得惊人,“你怎么知道的?”

他连没都没打开啊?

经理指了指,“这个位置的角度有镜子,谢谢。”

兰俊回头,果然看到一张镜子摆在那里。

他默默反应一秒,“包间里放这么大面镜子是做什么用?”

“增加空间感啊。”经理说得毫无压力。

可兰俊却深感怀疑这不过是为了满足经理的偷窥欲。

反正好事是做不下去了,只能留待下次。

陈世少去了趟洗手间,出来时笑容满面,心情也颇好的样子。

兰俊在吧台跟总经理讨价还价,“你这是敲诈!”

经理推了推眼镜,“四少和兰俊有一腿,这消息传出去很劲爆的。”

“你没有证据!”

“有你在,还需要证据?”

“……”兰俊在心里把经理从头到尾骂了几遍不够,有从尾到头再骂一次。

陈世少见兰俊心疼的数钱,无奈笑了笑,从背后拉了他的手,对经理道:“办两张会员卡。”

经理一挑眉。

“以后我们有采访或者休假,都只来你的店。”

经理一弹响指,“成交!”

57Chapter 57

回剧组时,兰俊果然听到关于周剧务的八卦。

化妆师A说:“我看到有几个黑衣人把周剧务带进车里了,不会是绑架吧?”

化妆师B说:“你见过这么光天化日的绑架吗?我们可都看着呢。”

服装道具师说:“我和周剧务住一个房间,这几天我都觉得他不太对劲,偷偷摸摸,疑神疑鬼的。”

就连副导也来八卦,“听丁导说周剧务打过电话,请过假了。也许是家里有什么事……”

显然周剧务家里不太景气的事,大家多少都知道一部分。

晚上的戏还要继续拍,陈世少只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陪兰俊吃了顿饭便离开了。

兰俊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回味下午的事,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点,但心里并不后悔,比起之前不安定的两人关系,现在反而让他觉得更安心些。

只是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阶段来的?兰俊在床上滚了几圈,没想出什么什么所以然,干脆踹了鞋子脱了裤子,窝进床里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无比香甜,等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两点。

古镇静谧的气氛让人觉得身心舒畅,好像会压迫人神经的那些外物压力都消失了,只剩自己一人的世界,安静祥和,能听到心脏深处关于自由或者渴求的声音。

他睡了一身汗,开窗透气,顺便洗头洗澡。

换了身衣服带了门卡和手机溜达出门,脚上只踩着人字拖,啪嗒啪嗒一路下楼,在一楼碰到好些刚回来的工作人员。

“大半夜这是去哪儿?”有人跟他打招呼。

“睡不着起来逛逛。”夜风沉淀了一日后的气息,清爽又带着小镇一种厚古的味道。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15页

首页 上一页 ← 15/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