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7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这么想着,因为到了工作地点,他将手机调为飞行模式,暂时拒绝任何工作以外的来电。

这是他的个人习惯,可没想到的是,兰俊再之后发现了来电显示上写着“精分男”三个字,又给他打了回来。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不在服务区。”

“哈?”兰俊莫名其妙,一边挂电话一边骂:“大清早吃饱了撑的,玩儿我呢这是?”

正在录节目中的陈世少猛然打了个喷嚏。

……

这篇报道最后也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响,虽然陈世少的小部分粉丝集体去兰俊的微博下打了一长串的不满表情表示抗议。

但大神粉丝的素质明显比兰俊的高太多,一句脏话没有,发泄完,又集体闪人了。

兰俊在手机上看着那一溜的愤怒表情,一边喝着灌装啤酒,一边等着电视里开播超美女生第一期。

广告多如牛毛,他无聊的点进陈世少的微博页面,这才发现一星期前这个人发了一条微博申明。

“兰俊本人没有向我要求过任何事,相信小报当时的记者只是离太远并没有听清,所以造成了误会。(笑脸)”

下头的粉丝各自发表意见,但最后也不了了之。兰俊心里道:卧槽,你既然这么说了,不能艾特我一下吗?我也好回复回复啊?

可又想,那人连多发几个表情都嫌麻烦,也许根本不会艾特人。

勾了勾嘴角,一个星期以来的烦闷居然一扫而空。

这人讨嫌是讨嫌了点,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还是很有原则的嘛。

他想转发,又觉得这事已过去了,对于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多少人再花时间来关注了。娱乐圈本就是人来人往,潮来潮去的地,新人旧人的更换频率,自己也算是体验了一把。

遂不再纠结,放下手机看起电视来。

第二天所有的网络媒体谈得都只有一件事:超美女声。

参赛人员里优秀出色的几个立刻被相中,各种粉丝后援会如雨后春笋,仿佛她们一个个就是光辉灿烂的明日之星。

兰俊的消息又开始出现,这次居然在往好的方向走。

“点评客观,一针见血。”

“说得十分有道理,比起张华方的含糊,有用多了。”

“突然觉得兰俊去当声乐老师也不错啊。”

“蒙峰我爱你你你你你!!”

星光台社区里调查表立刻出炉——

你认为超美女声里最优秀的评委是:

1.帅哥主持人

2.兰俊

3.蒙峰

4.张华方

5.我自己

兰俊的票数居然遥遥领先,其后紧追着的则是“我自己”这个选项。

从来不参加活动的蒙峰也受到了极大关注,骂声也随即而来。

“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人?自己了不起就看不起别人吗?那些孩子怎么说也是怀着梦想来的,嘴那么毒当心遭雷劈!”

“蒙峰太自以为是。”

“那个零分太惨了,我为张琴感到同情。”

“蒙峰快到我碗里来!!!”

兰俊看了些评论,打电话给蒙峰。

电话响了好半天才被接起来,那头音乐声震耳欲聋。

“哥们儿,别伤心,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兰俊努力让自己的关心传达过去。

那头的音乐停了,蒙峰道:“你说什么?”

“……”兰俊突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你看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微博呢?”

“什么微博?”

兰俊眨眨眼,“你有微博啊,你自己不知道?”

蒙峰似乎在那头想了很久,“好像是听经纪人说起过。”

“……”兰俊干巴巴地砸了砸嘴,“你除了音乐,就不能有点别的爱好吗?”

蒙峰这次回答的快速,“还有钓鱼。”

“……”他就不该担心的好吗!

总体来说,兰俊的心情是不错的。

评论的一致向上,让他稍微觉得看到了一点希望。可这些良好的评论还没超过三天,最新出炉的狗仔小报电子刊在星光台社区抢先发布。

第一条消息就震撼人心——

“最被看好的未来星星马青,后台神秘,身世复杂。”

“清纯少女酒吧卖唱,一夜最高可赚五千。”

“夜店邂逅姻缘,小天王帮衬,娱乐圈上演的宫心计。”

兰俊看到消息时,彻底傻了。

他一直在被人黑,却从未被黑得这么彻底,甚至连累了别人。

他以为娱乐圈就是这样,优胜劣汰,成王败寇,可没想到败得如此窝囊。

他以为八卦绯闻不过如此,人来看,笑了,笑完,便散。谁也碍不着谁,人总有自己的生活。可没想到这些都是可以被打破的。

马青的导演叔叔被挖出,随即扯出欠债连连的贫苦家庭。

又曝光她连大学都没读完,为还债在夜店和酒吧轮流打工。傍过大款,吸过毒,当过二奶当过小三,最后遇上兰俊,二人一拍即合,合谋导演了这么一出好戏来。

报刊里证据全都摆了出来。

有马青穿着酒吧工作制服的照片,也有在夜店门口的照片。

还有名贵的宝马车停在她身边,她和一个男人说笑的照片。

媒体又一次炸了。

网上什么说法都有。炒作活该的,以为人都是笨蛋的,现在网络很发达,什么都能查出来的。

兰俊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这个事实就是,当你一开始跌入谷底,却又朝好的方面走,再次掉入谷底后。

真的连往上爬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从此以后你无论做什么,都是炒作,都是故意,都是有、预、谋。

他瞬间明白了白芷人当初退出娱乐圈的无奈。

这样的标签一旦贴上,再也脱不下来。

他急匆匆地去找钟华商量办法,刚到公司一楼大厅,被一个身影拦住了。

马青哭得眼睛肿得像核桃,未等兰俊说话,先甩了一巴掌过来。

24Chapter 24

“都是因为你!”马青崩溃地大叫,“我什么也没有了!”

大厅里的工作人员都朝这边看来,四周一下安静了。

兰俊被打得有点懵,就听耳边人哭叫:“我家里是穷,导演叔叔只是远方表亲,因为无意中听到我的声音,才愿意帮我一把。我好不容易能有实现梦想的机会!你把它全毁了!”

少女说着,又将手里的提包砸了过来,咚地一下撞在兰俊的胸口上。

提包不重,甚至不可能会痛,但兰俊觉得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我家里是很穷,我是没读完书,那又怎样?我对得起我自己的良心!我是在酒吧工作,可那只是普通服务生!我去夜店,只是在门口等人!连大门都没踏进去过!那个开着宝马车的男人,不过是向我问路!”

那好听的嗓音,此时凄厉又苍凉,嘶哑着叫,仿佛不这样嘶吼,她就会疯掉。

“你在利用我是不是?利用我炒作你自己是不是?你赔我的梦想!你赔我!”因为激动,她的高跟鞋突然一歪,整个人倒在地上。

头发凌乱,面上哭得绯红,眼泪不断往下砸。

兰俊伸手想去拉她,却被一巴掌拂开。

长长的指甲在他手背上划了道口子。

兰俊喉咙发紧,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马青哭得喘气,哽咽着道:“我对不起你吗?我惹到你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兰俊摇头,“不是……”

他的声音居然也嘶哑得不像话。

“我是你的粉丝。”马青抬头,“我喜欢你的声音,你唱歌很好听,在我家陷入最大的困境时,我以为我撑不下的时候,都是听着你的声音,我才坚持了过来。”

“我以为声音能传达人心的。”马青双目有些呆滞,仿佛已经无法思考了,“你的声音那么好听,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外人对你的看法有误会不过是因为不了解你,我以为我懂你。”

马青一下又大笑起来,笑得直发颤,“我太蠢了……叔叔说过,娱乐圈是个水很深的地方,可我还没踏进去,就已经尝到了它的苦头。这里面的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恶心?看起来一个样子,背地里又一个样子。有什么意义呢?”

兰俊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误会了。”

“我没有误会。”马青爬起来,失魂落魄地捡起自己的包,“我的博客,微博,所有公开的信息都被曝光了,我家里不断收到各种冷嘲热讽的电话,我的手机一直有陌生人打进来。我还被你的粉丝围着骂,什么倒贴,什么贱人,什么没有自知之明不知天高地厚……”

“我为我曾经喜欢过你这件事感到耻辱!”马青瞪着一双通红的眼睛,突然从包里摸出一把匕首,对着兰俊就刺了过去。

大楼的保安想冲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周围霎时响起尖叫。

兰俊愣愣看着那把刀挥了过来,他可以躲开,可他的脚却无法动弹。马青那绝望的眼眸像两把钉子,将他牢牢钉在了地面。

斜刺里突然伸出来一只手,一把抓住了马青的手,同时,将兰俊往旁边一拉。

兰俊脚下一软,倒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茫然地抬头,只见是陈世少。男人皱着眉,冰冷的视线朝大楼保安扫去,“还愣着干什么?”

“啊!是是!”保安赶紧上前,将女人的刀抢过来。

马青一看报仇不成,又开始大哭,兰俊不忍,捏紧了拳头道:“这是误会,这件事我也是受害者。”

马青早已不听他说什么,被保安扯着走了

兰俊看着她的背影,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女孩笑得朝气蓬勃,格外讨喜,大大的眼睛直直看着他,脸上飞起两团红晕,道:“能、能给我签个名吗?”

恍然间,就像变成了上辈子的事。

陈世少拉着他往电梯里走,暂时避开这些人的目光。

电梯门关上的一瞬,他侧头,看见男人眼眶红起来。

眉头一皱,他沉默了一下,伸手拿出一张方帕递过去。

兰俊没要,抬起袖子胡乱地抹了把脸,倔强地昂起头,目光炯炯地盯着电梯门看。

电梯很快上到顶楼,门一开,吴真已在等他们。

“楼下的事已经有媒体知道了,正在往这边过来。保安会拦住他们,一会儿你们从地下室走。”

他看一眼兰俊发红的鼻头,没多说什么,推门让他们进钟华的办公室。

“怎么回事?”陈世少一进门就问。

钟华冰冷着脸,“我已经让吴真第一时间和狗仔小报联系了,可他们发的是电子版,现在原件已经删除,没了证据。”

陈世少:“网上转发的多得是。”

“他们已经发布声明。”钟华将手机往桌上一放,陈世少拿过来看,就见狗仔小报的官方微博上写着:官网电子期刊被黑客攻击,发布的一切资料均和本报毫无关系。

“早有预谋……”陈世少转头去看兰俊,见对方完全不说话,只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公司怎么处理?”他将手机递还给钟华,帮兰俊问。

“是黑是白都被他们自己说完了,公司还能说什么,只能斥责而已,最多让他们赔钱。”钟华眯起眼,“赔钱对兰俊和马青都毫无意义。”

这种消息一旦散布出去,又有相片为证,真假参半,最难澄清。

如今马青那些酒吧和夜店的相片让人相信了99.9%,就算不放出兰俊和马青的相片,其他人也会自动默认为真有其事。

“马青是被冤枉的。”兰俊突然开口,“可以不用管我,但想办法为她证明……”

“为她证明就是为你证明。”钟华看他,“无论如何你们俩也甩不掉这个包袱了。”

兰俊茫然地看着他,“就没有一点办法吗?比如去找酒吧里的人来作证,还有她的朋友……”

“你若信我,就别去浪费这个时间。”钟华道:“酒吧和夜店里的人绝对早就被收买了。”

“那就查是谁收买他们!”兰俊猛地往前冲,一把拍到桌子上,“无论如何也要证明马青是清白的!”

“这个不用你说,我已经吩咐人去调查了。”钟华叹气,往椅子里一坐,揉了揉太阳穴,“兰俊啊兰俊,你到底是招惹了谁?”

陈世少也回过味来了。

“你的意思是,这一系列的事都有人从中作梗……”

“不然呢?”钟华冷笑,“酒店莫名其妙有约,崔计突然要编造报道,还有马青这个最后的压轴。”

吴真也道:“这一系列的事绝对有人故意而为,还有兰俊的那些粉丝。”

“粉丝?”兰俊愣了。

“你就没想过其中的不合理性吗?没错,人的素质总是参差不齐,可现在所有素质低下的人都在你那儿啊。没人叫好,只有人拖后腿,你一旦和某位女星有合作,对方必然被喷骂,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你的粉丝在圈内也是极有人气,甚至被称为‘神器’,你就不觉得这里头有问题?”

兰俊向来不管别人的事,谁要怎么活,那都是别人的事。所以他从来不管这些。

他缓慢地摇头,吴真叹气,“我们之前就开始调查这里头的问题,发现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黑粉,故意装作你的粉丝来做些不良行为抹黑你,包括之前泼丁导演狗血的事也是。”

兰俊愣愣道:“那……查出是谁了吗?”

“人数太多,还要筛选排查,但我估计……这群人也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吴真说着,转头看钟华。

“那个人藏得特别深,无论做什么,他都不会亲自参与,绝对不会留下半点线索。”钟华抬眸,“做事这么小心谨慎,好像绝对不愿意被发现真相。如果是普通人,就算发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而这个人……我猜,是圈内人,甚至可能,是熟人。”

……

调查只能交给钟华,兰俊等人无能为力。

他们商量完,从办公室出来,陈世少看了看表,“我该……”

“陪我去喝酒吧。”兰俊道:“我请客。”

陈世少张了张口,想了想,“……好吧。”

兰俊一进酒吧,要了包厢就开始猛灌。

陈世少默默看着他,心里估摸着不知道这人喝醉会不会耍酒疯的。

可今天这事实在太悲剧了,换做谁也受不了,陈世少也不拦,任由他喝个够——反正不是自己掏钱。

不出一个小时,什么酒都喝了一遍的兰俊壮烈牺牲了。

他通红着一张脸,挂在陈世少身上呵呵呵地傻笑。

陈世少慢条斯理喝着红酒,目不斜视,“喝够了?”

“……嗝……不够……再来!”兰俊伸手无意识挥了挥,也不知道在跟谁打招呼,又道:“你以为我醉了?其实没有,我很清醒……嗝……”

陈世少不说话。

兰俊去拿酒杯,手在酒杯边摸了好几下都没端起来,郁闷,“卧槽,这怎么三个杯子。”

陈世少:“……”

他将兰俊的手拉回来,“别喝了。”

再喝他估计这人该酒精中毒送医院。

兰俊眨眨眼,一脸朦胧,“嗝……你这人好没意思。”

陈世少:“……”话题是怎么转过来的?

“对着别人一脸笑容,但心里说不定不喜欢。”兰俊的手被陈世少握着,觉得男人的手心冰凉,舒服,又往他脖子边蹭了蹭,“你这是诈骗,知道么?”

陈世少笑出声,“人际交往不就这么一回事?”

“我呸……”兰俊凑过去吐舌头,两人挨太近,兰俊直接舔了陈世少的脸一口,边又道,“我呸呸呸……”

“……”陈世少端着酒杯的手僵硬了。

“物以类聚……”兰俊指指自己,“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样才交得到和自己臭味相投的,真心的朋友。”

他想起谁似的,举例道:“比如蒙峰!”

陈世少想了想:这两人某些方面上还正经挺像。果然是人以群分。

“比如邵华!”

陈世少又想了想:那是个不多话的男人,虽然不怎么出名,但对人一直很好。

也就只有这种人才忍得了兰俊吧?

陈世少不置可否。

“比如吴真!”

陈世少一口酒喷了。这是一厢情愿么?

“比如钟华!”

陈世少:“……”

“我还没说完。”兰俊嗝地一声,“钟华家的,吉娃娃。”

“……”

25Chapter 25

陈世少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无法反抗被一堆大婶抱着揉过小脸亲了一腮帮子口水,其他时候就再也没有过……这么严重被人调戏的行为!

尤其进了娱乐圈有了名气后,这种事发生的几率就更少了,他压根也没防范过,没想到在这种情况被……

他扭头看着兰俊,对方脸颊飞着两坨红晕,眼神迷离连聚焦点都很混乱,可在这昏暗灯光下看起来……竟莫名有些动人。

兰俊还挂在陈世少身上,说完那番话后,又突然憋着嘴开始嘤嘤嘤。

陈世少脑子里莫名冒出一行字:这是要闹哪样啊……

“我都没什么朋友……我连只见过一面的狗都算上了。”兰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顺便还把鼻涕眼泪往旁边人身上蹭。

陈世少刚刚还有些恍惚的心神顿时被拉回来了,一头黑线地看他。

“他们都不跟我做朋友……我有那么嚣张吗?我没有啊……”兰俊继续嘤嘤嘤,“我只是说话直了点,说话直有错嘛,老子诚实啊!诚实!现在这个社会要找个诚实的人比找ET都难好吗……”

陈世少将他的脑袋推开一点,无语地将蹭满男人鼻涕眼泪的外套脱下来,丢到旁边沙发上。

扯张纸往兰俊脸上一丢,陈世少道:“诚实是建立在礼貌的基础上,说话直没有错,但有些话明知道不该说,你就该闭嘴。”

尤其是一些私人的事,真要给对方一个提醒,完全可以在私下谈。

陈世少说这番话是有一定依据的。

他不止一次听朋友说起过兰俊的为人处事。这人脑子不转弯,看见什么说什么,想到什么说什么。

因为他自己是被怎么说也不会生气的人,所以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其他人不能接受。

再加上那些黑粉过激的行为,圈子里的人自然对他没有好感,也不可能和他做朋友。

“不说就不说!”兰俊搓完鼻涕,抹了把脸,眨着一双水雾弥漫的眼睛又猛地冲了回来。

他一手搂住陈世少的脖子,整个人几乎缩进他怀里,脑袋在男人肩膀上蹭啊蹭。

“你不觉得那些人很假么,明明不喜欢听,却要一脸笑容,背地里又都怪到我身上。”兰俊瘪嘴,像个孩子似的抱怨,“不喜欢就直接说出来啊,他们说了,我就不会这么做了。我又不会特意去做让人不高兴的事……”

他吸吸鼻子,迷离地望着头顶某一点,那里是酒吧昏暗的灯光,在他看着就变成三个不知道是啥的点,影影绰绰的。

“这些人我才不跟他们做朋友,哼。”他又得意起来,仿佛刚才摆出一副被孤立的样子的人不是他一样,“老子交的朋友绝对是最好的!”

陈世少摇摇头,懒得理他发疯,掏手机看看时间,觉得有点晚了。

“回去吧。”

他要起身,男人却搂着脖子不让走。

“我跟你说。”兰俊神秘兮兮靠过来,凑在他耳边吐热气,“陈世少那个人,其实我还蛮想和他做朋友。”

陈世少一愣,动作顿住了,低头看他,“你不是讨厌他吗?”

“是啊,讨厌的。”兰俊无辜地点头。

陈世少挑起一边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兰俊这样子看着好像弱智一样……特别可爱。

他忍不住伸手扯了扯对方绯红的耳朵。

“那为什么还想和他做朋友?”

“讨厌是讨厌,但他人不错呀。”兰俊喃喃道:“工作又认真,又尽责,演戏演得又棒,朋友也比我多……”

兰俊说着说着,不吭声了。

陈世少纳闷,伸手捏着他下巴让他抬起头来。

“然后呢?”被兰俊这么实诚地夸着,老实说,陈世少心里很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兰俊从他身上蹦起来,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天花板,大叫一声,“变身!!!”

陈世少:“……”

刚推门进来的酒保:“……”

兰俊被陈世少半拖半抱的出了门,酒保帮忙,将他拖上车。

开门上车,将兰俊带回家,从头到尾男人就挂在陈世少身上。他一会儿认出陈世少,嘀嘀咕咕说他不是,一会儿又不认识陈世少,神秘兮兮跟他说自己的小心思。

陈世少听得是哭笑不得,心里还道:还说自己是实诚人,真正的想法还不是一样不会当着人说出来。

但转念一想,这人也是太倔强很了,对着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分个高下来,自然不会说这些话。

好不容易把兰俊扛回家,往沙发上一扔,转头四望,依然很无语。

长期的垃圾收集站么这是……

他去厨房接了杯水,推着男人起来,“睡着了没?喂?喝点水。”

兰俊迷迷糊糊睁开眼,张口喝了点,突然喉咙就咕噜一声。

“呕……”一把推开陈世少,他冲进洗手间就开始大吐特吐。

陈世少叹气,走过去帮他拍背,又拿了帕子递给他擦脸。

兰俊吐舒服了,好像清醒了一瞬,满头是汗地转头看他,惊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儿?”

陈世少挑眉,“你自己拉我去喝酒,不记得了。”

“……”他是记得去喝酒,可后来的事就……不记得了……

揉了揉额头,他冲了把脸又漱了漱口,发现浑身的酒气,难受得很,干脆准备洗澡。

“你送我回来的?谢谢啊……”兰俊颇不自在道:“那你稍微等一下,我先洗个澡……”

边说,兰俊边就开始脱衣服了。

陈世少帮他关门,转头的一瞬,在灯光下看见男人倾长的身子,光滑的脊背。腰身窄而紧实,就是清瘦了一些,看得到骨头的轮廓。

皱了皱眉。他关上门,去客厅看电视。

兰俊将衣服丢进洗衣机,冲完澡脑袋还有点沉,困意也上来了。

他就穿着三角裤踩着拖鞋出来,其实冲澡的时候他就忘记陈世少在这里的事了,神智还是有些迷糊。

这一出门,猛然跟陈世少对了个正着。

男人拿着遥控器换台,微微侧头,目光从下往上缓慢地将他打量了一遍。

兰俊被他看得直想缩回洗手间去。

他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凌晨2点过了。

“现在不好打车了……”他想了想,“不介意的话,在这里睡一晚吧。”

陈世少缓慢地扫了一眼客厅的凌乱,默默不语。

兰俊又开始迷糊,哪里还管得了他愿意不愿意,转身飘回自己房间,往上一扑,瞬间就掉入了黑暗里。

……

第二日陈世少没有日程安排,否则喝到那么晚,第二日肯定状态不好这种事,他是肯定不会做的。

只是难得的休息日,这就算泡汤了。

兰俊一直睡到中午才悠悠转醒,一睁眼脑袋就像被人用凿子一凿子一凿子砸一样的痛。

他从被窝里爬起来,鼻端下闻到好闻的饭菜香,第一反应是:白芷人来了。

“姐。”他一边开口一边往外走,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件T恤穿上,又套上一条沙滩裤,“姐,你怎么来了?”

回答的人是有着好听的磁性嗓音的人。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做了点。”男人穿着白色的衬衫,领口打开着,和他平日规矩的样子不同,腰上围着围裙,看上去温柔又居家。

兰俊登时如招雷劈,盯着他看了半响。

“你怎么在这儿?”

陈世少端出一盘炒青菜,皱眉看他,“又不记得了?”

“不不不。”兰俊改了一下词,“你怎么还在这儿?”

陈世少:“今天休息,反正没事可做,干脆就待在你这儿。”

他说着,又道:“去洗漱完来吃饭。”

兰俊呆萌地“哦”了一声,转头飘进洗手间,洗脸漱口完毕,又飘出来。

这时候他才发现一件大事。

客厅里的垃圾不见了,一堆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挂在阳台上。

敞着的窗户,拉开的窗帘,阳光洋洋洒洒铺了一地,地板明亮干净,好像……柜子上的灰也被抹去了。

他呆呆地在椅子里坐下来,不明白只是一晚而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陈世少解开围裙坐下来,“你冰箱里的东西都过期了你知道么?”

“……啊?”兰俊茫然,“哦……知道……”

“知道不丢?”

兰俊继续茫然,“我都叫……外卖……或者……出去吃……”

陈世少皱眉,“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你没听过?”

“……”他怎么有种被老妈教训的感觉。

拿筷子吃饭,才吃了一口眼睛就亮起来。

“好吃!”

陈世少无所谓道:“我在家都是一个人做饭,在外面吃的没营养。”

“……”兰俊低头,在心里默默道:他又输了一样。

这人难不成是完美主义者?

他一边吃,一边抬眼瞄他,瞄来瞄去,陈世少筷子一放,挑眉,“有话就说。”

“啊……哦……就是……那个……你是不是被穿了?”他现在有点明白那天吴真的感受了。

“……”陈世少拿筷子吃饭,决定暂时不和他说话。

吃完饭兰俊乖乖去洗碗擦桌,出来时见陈世少在自己电视柜下翻来翻去。

“你找什么?”他奇怪地蹲过去。

陈世少道:“你这里电影倒是挺多。”

“我比较喜欢看。”兰俊干脆把抽屉完全拉出来,席地而坐,盘着腿给他翻,“我这里有好多老电影,啊,新的也有,你看,完美犯罪我就买了正版。”

还送了签名海报呢。不过他绝对不会说。

陈世少看他,“你自己的呢?”

兰俊一愣,“什么?”

“你自己演的电视剧,我记得叫‘你是我的面包’吧?现代爱情剧的那个。”

兰俊鼻子一皱,“没买……”

“为什么?”

“这还需要说吗?”当然是因为自己的演技连自己也看不下去。

虽然因为是现代爱情剧,又有青春偶像加盟,看这部片子的人也不少,但因为自己的渣演技,给这剧本减了不少分。

陈世少盯着他看,“知道自己的缺点是什么,就要正视它。”

“……啊?”

“就算惨不忍睹,也要正视它。”陈世少站起来,双手插兜,“去网上把这片子搜出来,我要看。”

大爷你要看不会自己回去看吗!!

26Chapter 26

陈世少要看自己演的电视剧,目的在哪里?逻辑在哪里?

兰俊坐在陈世少旁边,见他居然真的认真在看,忍不住也跟着看起来。

过了这么久再看,以为自己能接受了,可还不到十五分钟,兰俊就借口想溜——真的惨不忍睹,无法直视,惨绝人寰,天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刚挪动一下,被人拉住了。

回头,陈世少沉稳看着自己,“去哪儿?”

“……厕所。”

男人盯着他看了会儿,放手,“那我先暂停。”

“……”您别啊!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啊!您其实真的被穿了吧!

兰俊在原地站了会儿,终于道:“你为什么突然要看这个?”

“想看看你的演技到底有多差。”

“……”玩儿他呢这是?

“这片子出来时,很多观众嘲笑你吧。”

兰俊想起当时的惨况,撇撇嘴角,没吭声。当然,这也是他唯一的一部影视作品,自那之后他再没涉足过。

“其实没有差到那么夸张。”陈世少突然道。

兰俊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

“就是动作僵硬了点,情绪表达不正确了点,眼神迷离了点,台词没感情了点……”

“停。”兰俊抹了把脸,“你就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你想没想过,再演一次试试?”

“……啊?”兰俊傻眼了,“你说什么?刚才风太大我好像没听清。”

“你的事业已经被毁了,要重头再来,就必须再次建立自己的整体形象,虽然有点难度,总比不试好。”

兰俊想起昨天的事,抿了抿嘴角,没答话。

他一点都不想提起这个话题,却没想到陈世少会主动提起。而且还是站在帮助他的立场。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对方一番好意,兰俊笑了笑,“谢谢,不过我打算……暂时休息一下。”

陈世少眉头皱起,“什么意思?”

他以为以这人的性子,风暴越强烈,他反而越来劲。

“只是有点累了。”兰俊坐下来,他微微垂头,头发柔顺地荡在额前。少了那嚣张自信的笑容,居然让人十分不适应。

“如果那人就是为了让我退出娱乐圈,那我休息一下也没什么……”

“你一休息可就没有机会翻身了。”

“……”兰俊不说话,目光看向自己的手指,“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想这个问题,但……还是必须得想吧?就跟你说的,得去面对。”

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我觉得,我可能……”

话没说完,陈世少突然道:“认输了?”

兰俊一愣。

“牵累了别人,不打算还她一个公道吗?”

兰俊缓慢地捏紧了手指。

“你现在认输,那个想拉下你的人就赢了。”陈世少看向电脑屏幕,镜头里兰俊青涩又僵硬地道:“我,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他看着镜头里男人红起来的脸,眼眸单纯而真挚,虽然演技确实太稚嫩,但看得出,他尽了最大的努力。

其实兰俊本身的条件是有的,否则也不会出道这么顺利。演技不行的话,栽培训练一下,也不是出不来。

世人总是这样,被灯光所聚集的人,只要犯一点失误,就幸灾乐祸地凑着热闹,说着毫不负责任的话。

用专业的眼光来看虽然差距太大,但导演会选这个人去演这个角色,从剧本的方面来说,其实很适合。

青涩稚嫩,不做作。

陈世少道:“演电视剧最容易让人们熟知,一旦接到讨喜的角色,很容易塑造优秀的形象。”

“我已经没有形象可言了,还塑造什么啊?”兰俊摇摇头,“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为我着想?”

陈世少一愣,手指无意识在身侧握紧了又放松。

他脑海里想起昨天的兰俊,在迷离的灯光下红着脸,如孩子般又哭又笑。

还有那些话……

这确实是一个心思十分简单的人,几乎不怎么想弯弯绕绕的事,说他幼稚是对的,可这种幼稚,又何尝不是让人羡慕的。

恐怕自己也是羡慕的,所以才更加厌烦。

陈世少这么一想通,心里居然敞亮起来,再看这人,倒也不觉得令人烦躁了。

“我不希望你就这么退出。”他伸手,捏着兰俊的下巴让他看着自己,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就算要退出,也要赢得光光彩彩,昂首挺胸的退出。”

兰俊一愣,居然觉得心头十分感动。

他抿了抿嘴角,感觉到男人的手指触着皮肤,温暖又□。

“可是演戏……我实在……”

“报个培训班就行了。”

兰俊垂下眼眸,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猛抬眼。

“我知道了!”

陈世少挑起眉头看他。

“我跟你学不就行了?”还有比眼前这个未来影帝更好的人选吗?

陈世少也反应过来,“你是说经纪人……”

“做经纪人就可以每天跟在你身边,也能观摩学习!”兰俊伸手,握住了陈世少的手,“如何?好办法吧?”

陈世少却将目光落到两人相握的手上,觉得心里头似乎飞快地闪过了什么,只是没能抓住。

“嗯。”他又将目光抬起来,“那就这么定了。”

……

当天下午陈世少拿了个本子一边看兰俊演的电视剧,一边给他列出几十条问题来。

看完前头十集,已经到了晚上,陈世少将本子塞给男人,“把这些琢磨琢磨。”

兰俊拿过来看,居然句句一针见血,但这些建议真的对自己很有用。

他认真看完一遍,抬头,发自肺腑地道:“谢谢你。”

陈世少颇有些别扭,他倒是更喜欢那个对自己做着鬼脸,骂自己精分男的兰俊。那样的他看起来和自己一点距离都没有,自己在他面前也不用有任何的伪装,特别自在。

兰俊这么认真道谢,反而没有那种亲近感了。

他摆手,“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就问。”

“嗯。”

“过几天艾丽就走了,你……”

“我这些天哪儿都不会去。”兰俊又想起昨天的事,心头一痛,咬了咬牙,“我不会退缩的。”

陈世少倒是笑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触手一片温热和细软,陈世少看着他纤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眼神沉了沉。

也许这个人曾经确实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但背负千夫所指,实在太过沉重,也罪不至此。

那个陷害他的人到底和他有什么仇怨?还是单纯的只是想将他拉下马?

兰俊见陈世少陷入沉思,提醒,“去吃晚饭吗?”

陈世少回神,“我上午买菜的时候买了晚上的菜。”

兰俊眨眨眼,心里疑惑更大了。这意味着,陈世少原本就打算在这里待一整天。

可是为什么?

张了张口想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问不出口。

如果这人不愿意说,然后走了呢?这样感觉很像要把对方赶走。

兰俊抿了抿唇,第一次觉得这个屋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实在很空荡荡,看着外头沉下来的夜色,就仿佛所有人要将他丢入那黑暗的深渊里,再也爬不出来。

他觉得喉咙有些发干,那些疑问在舌尖转了个圈被自己吞了下去,道:“我帮你!”

陈世少并没有想那么多,他还在思考到底是何人和兰俊有仇怨。可把自己认识的人都筛选一遍,也没找到任何线索。

又或者说,几乎每个人都是线索。

兰俊在圈内这五年,得罪的人多不胜数,要找嫌疑犯,还真如大海捞针。

他跟着兰俊起身,路过次卧时,兰俊发现次卧床上没有放着被褥。小床空荡荡的,看着一片冰凉。

他脚下一顿,心里头咯噔一下,慢慢回头,“你昨晚,睡的沙发?”

陈世少看他一眼,绕过他继续往厨房走,“不是。”

“……”兰俊抱着希望再问,“睡的次卧?啊……我知道了,你自己找到了被褥,早上起来又把它们收拾了放回去了。”

兰俊干巴巴地笑,拍了拍陈世少的肩膀,“对不住啊,我昨晚上实在很迷糊,居然忘记告诉你被褥在哪里。”

陈世少开冰箱,从容道:“我昨晚睡的主卧。”

主卧在这个屋子里只有一间。

兰俊僵硬道:“你的主卧和我的主卧,是一个意思吗?”

陈世少回头看他,“你这里还有其他卧室吗?”

这是兰俊三年前贷款买的房子,两室两厅一卫,带了个大阳台,远处景色特别好。

兰俊顿时惊道:“你昨晚和我一起睡的?!”

陈世少挑眉看他,“都是男人,怕什么?”

是啊……他怕什么呢?

兰俊费力地想了想,可还是觉得……

他的目光落到男人背影上,陈世少挽起袖子洗菜,微微低头露出后头一截脖颈,碎发荡着,看着格外有魅力。

宽厚的肩膀,结实的体魄。因为对身体很看重,陈世少经常锻炼,不抽烟,吃得也很营养。

水声哗啦啦,仿佛要掩盖兰俊越来越鼓噪的心跳声。

为什么有一种从内心开始发烫继而衍生到四肢百骸的奇怪感觉?

兰俊磨到男人身边,挽起袖子帮忙洗菜。微微侧头,看着他在灯光下硬朗的侧脸。

这人昨天就睡在自己身边……他们也许靠得很近,近到能听到彼此呼吸;也许无意中自己还抱过他,或者他抱过自己……

这人睡着是什么样子?

发现自己再脑补下去,好像会有什么不对劲,兰俊甩甩头,暗骂自己发神经。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7页

首页 上一页 ← 7/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