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大神!来战! 第8节

小说作者:莫青雨 所属分类:现代耽美 下载:大神!来战!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11

一定是因为对方今天对自己太温柔了!所以不适应!就是这样没有错!

兰俊拍拍脸,然后瞬间回神,冰凉的水全拍在了脸侧。

他一个激灵,陈世少转头看他,失笑:“你在干嘛?”他抬起袖子帮兰俊擦了擦脸,那模样……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帅?”兰俊吞了口唾沫道。

陈世少哼笑一声,低头继续洗菜,“很多人说。”

兰俊心说:也是啊!自己问的什么蠢问题?

“那……”兰俊舔了舔嘴角,道:“也有很多人说喜欢你吧?”

陈世少漫不经心嗯了一声。

“那……”兰俊装作不在意地揪着手里的菜叶子,直到把它们撕得稀巴烂,“那有没有男人对你这么说过?”

陈世少洗菜的手一顿。

厨房里的水依然在哗啦啦,但空气好像凝结住了。

“为什么这么问?”陈世少转脸,漆黑的眸子仿佛深不见底,沉沉地望着他。

27Chapter 27

为、为、为什么这么问?他这么想就这么问了呀!

兰俊很想转头打开冰箱将自己的脑袋直接放进冷冻库去,到底在想什么?酒还没醒吗?是酒还没醒吗?!

陈世少看着他迅速红起来的脸,心头居然涌起笑意,嘴角勾了勾,转头继续洗菜。

“你的关注点总是这么奇怪吗?”

兰俊眨眨眼,又眨眨眼,见他不追问,心头总算松口气,转头继续帮忙,尴尬道:“呵呵,是啊,呵呵呵。”

一顿晚饭吃的颇微妙。

电视开着,陈世少边看新闻,边将兰俊不吃的菜又给他挑回去。

两人这一来一回,就像幼稚园阿姨和小朋友似的。

陈世少见他第五次把青椒捡出来,怒了。

“你不是说你要学习我?”

“我学习你的演技,又没说学习你吃饭。”兰俊恢复精神了,开始还嘴了。

“良好的身体是本钱。”陈世少又把青椒给他夹回去,“我不是说过了?”

他说着眉头又一皱,目光落在兰俊T恤领口下,露出一截的精细锁骨上,“你太瘦了,这根本是营养不良。”

“老子是吃不胖体质!”兰俊果断拉仇恨。

陈世少挑眉,“那就更要多吃。”

“……”这什么逻辑什么逻辑什么逻辑!

吃完饭,陈世少准备回去了。

他看了眼默默收拾餐桌的男人,竟然觉得他有点像被主人丢下的可怜小狗。

“我回去了。”他走到玄关换鞋,边道。

“噢……”兰俊有些不舍地看他,端着碗想了想,“今天谢谢你啊。”

经过前一天的打击,今天如果放任他一人在家,恐怕真的会振作不起来。

他白天已经真的有过退出的打算了,却被这人硬生生阻止。

兰俊怎么也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这个人安慰和鼓励,虽然鼓励的方法有些……嗯……那其实算激将法吧?

陈世少打开门,回头犹豫了一下道:“有什么事就打给我。”

兰俊眼泪都快下来了,心说回头就把这人的来电显示改成“大神大好人”。

“嗯。”兰俊点头,目送他出门,忍不住补了一句,“那什么……你明天就要进剧组了吧?”

青花记终于开拍,几个主要演员已在城外的拍摄基地聚集。

陈世少今天休息也是为了调整,明天开始将完全投入电影的拍摄了。

也许会变得很忙,也许……也无暇顾着自己。

何况这事和他又并无关系。

陈世少仿佛看出他心中所想,道:“艾丽走的那天,我会提前一天让人来接你。”

兰俊点头,“工作加油。”

陈世少心里一暖,点点头,关门离开。

直到进了电梯,他才想起来,为什么心头会有这种感觉?

他常被工作人员、经纪人和粉丝声援,每一句加油他当然都无比感激,也是他这么多年动力的来源。

可兰俊这句不轻不重的“加油”却仿佛一下戳进心窝里。

有什么东西被缓慢地打开,虽然还不起眼,但隐隐透见光泽。

兰俊收拾完客厅,一个人在开着昏黄台灯的客厅里看了会儿电视,娱乐频道里果然在说自己的事,还有电视台趁此机会开设了一个讨论节目,让嘉宾和观众都说说自己对娱乐圈近年来的看法。

他没勇气看下去,一听到马青的名字屡屡被提起,心里的怒火就又开始翻涨。

他是男人,被抹黑就抹黑了,质疑就质疑了,还不至于活不下去;可马青不一样,对方是女人,什么夜店,酒吧,吸毒,傍大款,这些词对方居然用得出来,还用在如此无辜的一个女人身上。如此损害名誉的事,以后她还要怎么生活?

想了想,他关了电视起身,将客厅的灯都关掉,窝进卧室里上网。

抱着笔记本打开QQ,先敲了白芷人。

白芷人很快回了,“什么事?”

“那个马青,你认识吗?”

“不认识,不过我有朋友认识。”白芷人在那头打了问号,“你要做什么?”

“能查查她的银行账户吗?或者她父母的也行……”

白芷人大概猜出来了,正色道:“不行。”

兰俊一愣,“为什么?”

“你虽是好意,但对方不会这么想,她现在已经恨你入骨,你这时候送钱去,你猜她会怎么认为?”

兰俊舔了舔干燥的嘴角,“……用钱堵她的嘴。”

白芷人发了个叹气的表情过来,“所以……还是什么都别做吧。”

多做多错。

兰俊沉默了一下,默默道了声晚安,下线了。

白芷人看着他黑下去的头像,心疼的叹了口气。她也很想帮他,可现在心有余而力不足。

看看贴在电脑上方的日程表,排满的都是宁淳的安排。

按照兰俊目前的情况,自己这个代理经纪人可能还会做很久,说不定……最后变成了正式经纪人。

回想自己刚签下他的时候,自信满满的小伙子,阳光又讨人喜欢。什么时候就慢慢走了样?

自己也有错,她秉着不能扼杀个人性格的方针,除了工作,其他问题不怎么约束兰俊。结果造成他得罪无数人,等她再想管的时候,已经管不了了。

她想了想,掏出一个号码给一个认识的人打过去。

“喂?”那头接起来,是一把上了年纪,但却依然好听的男声。

“邵华?我,芷人。”

邵华道:“我知道是你,这么晚了,有事吗?”

“你还有多久回来?”白芷人翻了翻日历,“我记得你是最近几天的飞机。”

“你记性真好。”邵华在那头笑,背景还隐隐能听到孩童的哭声,“本来是后天的飞机,但这边临时有事,得下个月了。”

“下个月?”白芷人诧异,“你的欢迎宴席都准备好了。”

“真的?”邵华有些惊讶,随即不好意思,“我该早点通知你,我也没想到你们会……抱歉抱歉,应该是下个月初。”

“这倒无所谓,让酒店推后半个月吧。”白芷人顿了顿,“兰俊的事,你听说了吗?”

“听说了。”邵华叹气,“我不知道该不该打电话安慰他,你知道,他有时候太好强……”

“我懂。”白芷人也叹气,“不过你能安慰的话,还是打个电话试试。这次的打击实在有些大。”

“我知道了。”邵华那头宝宝的哭声又渐渐停下来,他转头哄了哄,又对着电话道:“钟华一定会调查的吧?”

“这个肯定的,咱们老板本就不是好招惹的人。”

“我看这事是早就预谋好的,我一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吧。”

白芷人点头,“好,那不打扰你了,晚安。”

邵华温柔地笑笑,“晚安。”

……

在家待着的时间是过得很慢的。

兰俊将艾丽发给自己的那些资料仔细看完,又把需要记住的人名和特征都背下来。

哪些人喜欢听什么话,哪些人不喜欢听什么话。

兰俊看着这个表格,突然觉得,当初自己也有一个,可能现在的这些事就都不会发生了。

可时间不能倒流。他将资料表背得滚瓜烂熟后放下来,又去看陈世少给他写的那些注意问题。

第一:情绪表达不正确,对剧中人物没有充分揣摩和理解。

陈世少在下头一排又加上一句:“导演之所以找你演这个角色,是因为就算你演得不好,也能合适。因为这个角色算是为你量身打造,你们的性格有八层相似,做事和思考方式也是,所以虽然还欠缺火候,但关键点已经抓住了。

兰俊细细读完,想了想,理解了他的意思。

若是换一个剧本,变一个和自己完全不同的角色,可能自己就真的只能一塌糊涂了。

这半个月,他将那几十个问题反复看,反复研究,反复琢磨。

甚至又将电视剧翻出来看,一边看,一边对着镜子重新念起那些台词。

当将它视为教材来看时,这部片子便不再那么难以入眼了。兰俊甚至没注意自己当时到底演了什么,而是完全揣摩新的表演方法。

他又将陈世少演过的电影翻出来看,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不放过。

可能是研究得太过仔细,夜里居然还梦到了这人。

“我最恨你这种人!”男人满脸痛苦,因为毫无办法,他浓墨的眉头蹙起,显得那双眼睛更加深邃迷人。

“毫无预兆地闯进别人心里,又仿佛什么都没做过的离开。”男人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扳住兰俊肩膀,“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手指使劲,仿佛真的要嵌进肉里。

兰俊痛呼出声,结果对方低头吻了下来。

“呜哇啊啊啊!!”兰俊一头汗从梦里惊醒,翻身坐起。

夜光的闹钟摆在床头,显示着凌晨5点。

外头天还很黑,四周一片寂静。

兰俊想了半天,没想通自己怎么会梦到这种场景。后来反应过来了,是白天看的那部电影,因为那里重点拍陈世少的表情,镜头拉得很近,他就一直盯着看,还不断倒退重来倒退重来。

当时陈世少念的就是这句台词,兰俊虽未注意台词,都注意他的面部表情去了,可不断重复的话语却留在了潜意识里。

抹了把汗,兰俊骂了句自己魔障了,又倒头继续睡。

……

半个月后,艾丽被暂时调离,陈世少派了人来接,兰俊便正式踏入经纪人的世界里。

28Chapter 28

某大厦顶楼,透明的玻璃窗外日光像防护罩整个笼罩下来。

纯白的地板上倒影着办公桌边的人影,他穿着一身白色西装,面容柔和,正开着电脑和人视频。

“我亲爱的弟弟。”扬声器里传来流利的英文,对方声音稍显尖细,正笑道:“你在中国做的第一个投资就这么失败了?”

男人依然面带微笑,丝毫不为对方语气里的讽刺不满。

“二哥,这只是个小小的意外,我会让它走上正轨的。”

“节目组里最耀眼的未来之星被说得一塌糊涂,还要怎么正轨?第二期开不开得起来还是个问题,就算要开,估计你那评委也得换人。”

男人点头,“评委是肯定要换人的,不过这不影响节目本身。我已经派人去找丁知芯了。”

“那是谁?”扬声器里的男人哈哈笑起来,“不好意思,咱们这边的可都是世界巨星,你那些小毛孩子,我是真的没听说过。”

男人面色如常,“她是国内当红的歌星,在观众里很有声望。”

“噢。”视频里的人完全没兴趣,转移话题道:“小烨,你要是有困难就跟哥提,哥不会不帮你的。毕竟是家里幺子,又是第一次出远门嘛。不过你可别怪爸爸,白家在这方面思维保守,长子才能继承事业,幺子嘛……”

视频里的人呵呵笑了笑,“能调你去分公司,也是不错的。”

白烨这回灿烂地笑了起来,“二哥说的什么话,家里的事我能承担自然会承担,走远一点也没什么不好,比起在家里,我现在更能和菲菲多相处,也不用总是被卷到莫名其妙的人和事里去,你说对吧?”

视频里的人脸色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听他这么说,冷哼道:“既然这样,你好好干吧,爸爸也会高兴的。”

说完,也不打声招呼,直接关了通讯。

办公室里寂静下来,白烨笑眯眯的脸色缓慢收起,深邃地眉眼半眯,双手搁在下颚下方,慢条斯理地想着什么。

他浑身气场倏然冷冽下来,就算是那温暖的日光也退避三舍。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秘书探进头来,用英文道:“老板,华星公司的钟先生找您。”

“接进来。”白烨伸手准备拿电话,秘书磕磕巴巴,“他……他亲自来了,就在门口。”

白烨一愣,嘴角一勾,方才还冷冽的面容顿时又和煦温柔起来。

“请他进来。”

“是……”

钟华一见这人的面,便知道对方不好对付。

那笑容完美无瑕,客气礼貌绅士温和,就仿若春风拂面,又似春水上滑过的涟漪,让人从心里感到舒服。

可惜,这笑容他也经常在陈世少脸上看到,所以早就有了免疫能力。

他进门左右看看,不等人家说话,就坐进了墙边的沙发里。

白烨也不当回事,坐回办公桌后,微笑看他,“钟先生怎么亲自来了?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

“只是路过楼下,顺便就上来打个招呼。”钟华和白烨的气场完全相反,一个像暴躁的狮子,一个像优雅的豹。

两人眼神一对上,空气仿佛都在震颤。

“我们家的兰俊,给你添麻烦了。”

白烨:“这事是误会,我知道。怪只怪,我和他,运气都不太好。”

“他运气不好是众所周知的。”钟华弹了弹衣摆,“不过白老板嘛,含着金汤匙出生,年纪轻轻有了个可爱女儿,自小没受过苦不说,现在还能远离家族纷争,赚着大把的票子。”

钟华挑了挑眉,“这如果不是幸运,那这世间可没有幸运这回事了。”

白烨看了看他,笑容微微收敛,“钟老板似乎……对我有敌意?不知道是否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得罪了您?”

“不不不,跟你没关系。”钟华伸手掏出根烟,叼上,又打燃打火机。那模样看着,一点不像生意人,反而像土匪头子。

“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你不需要在意。”钟华呼出口烟气,“我只是遇到出生比我好的人,未来一片光明的人,从没吃过苦头的人,就来气。”

白烨有些无语,想了想,“那么那个关于您的传言是真的了?”

钟华斜睨着他,“娱乐圈的传言可多了,有几个是真的?”

白烨笑笑,知道他在说兰俊的事,同时也是不愿意听别人提起自己的事,便顺水推舟道:“说得也是。”

二人相顾无言了一会儿,钟华抖了抖烟灰,起身,“我就上来打个招呼,就不打扰你了。”

“无所谓打扰不打扰。”白烨跟着起身,双手□裤包里,“不过有件事我要先提醒一下,第二期超美,兰先生得被换下去。”

钟华点头,“正常,能理解。马青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第二期自然也不会上了。”白烨道:“第二期开场时,会说明她已自动退出比赛。”

钟华:“那么十五位选手就会只剩十四位。”

“我们会加一场复活赛,选出替补。”

钟华耸肩,“既然你们已经决定好,希望这节目能继续下去。”

白烨笑笑,“我会尽力的,怎么说,也是我来国内以白氏身份第一个投资的节目,不想就这么失败。”

钟华眯眼,了解地笑了笑,“不想让人看笑话吗?”

白烨没回答,只是走过去帮他开门,道了声,“希望下次有机会合作。”

……

钟华进了车里,吴真在副驾驶位上翻笔记本。

“你的会议迟到了。”

“让他们等着。”钟华毫不在意,脱了外套,解开衬衣的纽扣,“看起来,兰俊的事不是白氏搞得鬼。”

以前没见过,现在见了,他就知道,白烨是个看上去温和,实际上狠辣的人。尤其自尊心很强,根本不可能做这种事。

既然不是白氏做得手脚,那么还有谁呢?看白烨那样子,也不像是会答应张华方请求的人。

他已经派人调查清楚了,张华发的幺女,现年十八,目前还在艺术学校学习,主专业是表演,她们学校还算出名,出过一些不错的小明星,学校有一项建校以来就有的传统,毕业前,按照你的实习公司、毕业设计或者其他什么来综合分析你的能力,由专业人员进行一个未来职业生涯判断,综合你的性格、学习特点,提出最适合你走的路。

当然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接受的话,部分优秀学员还可选择由学校为他们推荐经济公司。

张华方是想给女儿一个优秀的后台,一旦和白氏扯上关系,许多经纪公司自然会跟随而来。

张华方看中的经纪公司,就是钟华的华星娱乐。

华星选人很挑,不说里头眼光毒辣的金牌经纪人艾丽,光钟华那一关就很难过。因为钟华的脑回路和正常人都不太一样,否则谁会要一个霉星兰俊呢?

可他的手段又是最厉害的,传闻黑白通吃,道上有人,许多小记者都不敢招惹他家艺人,这也是他选择的一个重要要素。

可如今华星不收新人,宁淳还是前年吴真捡回来的,也是目前华星最新的新人。

于是他的经纪人给他出了一个办法:将兰俊拉下来,钟华一定会再开始招收新人。

既然白烨没有首肯过这种事,那么崔计在陈世少楼下堵住兰俊的事就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

虽然不知道白烨怎么想,但钟华决定不在这里浪费时间,继续往张华方经纪人身边查。

吴真看了眼后视镜,突然道:“兰俊被陈世少接去剧组了。”

“哦。”

吴真见他没反应,又道:“被陈世少接去。”

“……嗯。”

“被接去。”

“……”钟华无奈地看向自己的秘书。

“接。”吴真一遍遍提醒关键词。

钟华突然笑了,吴真回头,就见钟华靠过来,伸手捏起他的下巴,“到底想说什么?”

吴真面无表情,“不觉得四少对兰俊的态度变得有些快?”

钟华看着他那双温润的眸子,那双总是特别理智的眸子,眼神沉了沉,低声道:“那又怎么了?人的心,是最难把握的东西不是你说的么?”

吴真拍开他的手,转头又看向笔记本,“我很好奇。”

“哦。”钟华看着他的侧脸发呆。

“不如哪天去剧组出差看看?”

钟华:“……”有老总出差出到演戏现场去的吗?

……

兰俊初入剧组,十分十分十分的不习惯。

他带着顶鸭舌帽,背着挎包,将自己显得低调低调再低调,但还是有人很快认出他来。

“兰俊?”剧务看着他莫名其妙,“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呃……”经纪人这三个字,怎么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那头丁知已端着两只盒饭走了过来,“咦?兰俊?”

他歪了歪头,大大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呃……我……”

就算把台词颠倒一下,他还是说不出口。

眼见兰俊抱着脑袋蹲了下去,一副沮丧样子。丁知已跟着蹲下去,神秘兮兮道:“难道是来偷窥的?”

“……”啊?偷窥什么?

“不是吗?”丁知已茫然,“我以为你来偷看四少。”

“!!”为什么他会这么以为?为什么??

“因为之前四少说……”丁知已还没说完,就听身后传来一把懒洋洋的声音。

“我的盒饭呢?”

听到声音的兰俊转头,一眼看见了一个身材倾长的男人。

他还穿着戏服,脸上带着妆容,阳光下看起来仿佛定格在某个遥远的画面中。那俊美精致的容颜,微扬的凤目,此时正定定看着丁知已。

“乔傲!”丁知已喜滋滋凑了过去,“在这里,我买了你喜欢的……”

之后的话兰俊有些听不见了。乔傲的名字他听过无数次,他知道他俊美无双,素有“小青花”之称,可从未料到真人给人的震撼有这么大。

美人啊!绝对的美人!

于是陈世少从另一头走过来时,一眼看到的,就是兰俊张着嘴,定定看着不远处的乔傲,还伸手抹了抹并不存在的口水的样子。

陈世少:“……”

29Chapter 29

乔傲也发现了兰俊,被化妆师描得更显妖娆的凤眼打量了他一会儿,道:“这是谁?”

兰俊默默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心里自我安慰:乔傲回国不久,不熟悉自己正常,正常。

陈世少从后头走上来,他穿着军装制服,制服熨烫得笔直,让他整个人器宇轩昂。

“兰俊。”他勾起嘴角温柔笑道:“来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对于大神的亲切问候,让在场工作人眼都是一惊,暗暗打量二人,猜测其中关系。

乔傲挑眉,脸上显出一点惊讶来。

“原来是你……”

这语气显然没往什么好的方面想。兰俊欲哭无泪,继续安慰自己:最近自己的负面新闻太多,对方有这个反应正常,正常。

陈世少笑着跟他们打了招呼,边介绍,“艾丽暂时被调去台湾了。这段时间兰俊会暂时做我的经纪人,大家多担待一点。”

晴天霹雳!!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仿佛刚才被原子弹轰炸过。副导演抖抖抖,“你说兰俊是你的……什么?”

乐乐美啊,这样我就可以把你捧在手心了。……

兰俊脑子里毫无关系地想起广告台词。

陈世少保持风度翩翩,有些歉意道:“这是公司做的决定,他最近被很多人误会,工作很难接到,先到我身边学习一段时间。”

兰俊撇嘴,想反驳,又无从反驳。可无从反驳的感觉更糟糕!

默默低着头,之前去剧组试镜时这里许多人都见过他,真是江湖风云变幻……这么快自己就换了个身份来了。

丁知已在一群怔愣的人中回神,微笑看着兰俊道:“你喜欢吃什么?之前的饭盒是按艾丽的喜好定的,你告诉我,我去跟他们说换单子……”

话音没落,乔傲走过来,伸手将丁知已手里的盒饭接过去,一边道:“导演需要做这些事吗?剧务是干什么的?”

他斜眼一睨,剧务赶紧冲出来,“我来就好!我来就好!”

丁知已眨眨大眼,礼貌道谢,正想和兰俊再多聊几句,却被乔傲拉着走了。

陈世少转头,目光在人群里淡淡一扫。

他的视线并不如乔傲那般凌厉,温和如春水般的视线,让人一触,心头发慌,大家赶紧就散了。

转头看向蹲在地上种蘑菇的某人,陈世少眼底的情绪微变,仿佛有光化开,嘴角一勾,“走吧,带你熟悉熟悉新工作。”

兰俊跟着他屁股后头走了一截,最后决定,既来之则安之,从明星变成经纪人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大丈夫能屈能伸!

他暗暗一握拳头,抬头,目光从墨镜后炯炯有神地传出来,看向前头的男人。

“你演的谁?”他好奇地问。

“何靖安。”

兰俊想了想,当初试镜的时候,他是看过一部分剧本的。

“那个潜入日军里的间谍?”

陈世少嗯了一声,侧头看他,“你是打算先熟悉一下经纪人的工作,还是直接开始学习?”

“两边都要!”兰俊斗智盎然地看他,“这点事对我来说是小意思!”

“哦?”陈世少意味不明地笑了,“你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我现在教你第一点,做任何事之前,不要把话说太满。”

在剧组待了一天,兰俊从最初的兴致勃勃到后面完全蔫了。

他又一次理解了陈世少的话,并且又一次不甘心地想:难道那个男人总是对的?自己总是错的?

他趴在酒店房间里一动不动,直到有人敲响他的门。

“听说你没吃饭。”陈世少在外头道:“不舒服?”

“不是……”兰俊闷声闷气地应了,缓慢从床上蹭起来,像幽魂似地飘到门口,开门,一双眼呆滞地看着外头的人。

陈世少被他的模样吓了一跳。

拍了一整天戏的是自己,怎么这人反而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回想一下,拍戏的过程里似乎没看到这人出现。他端着盒饭进屋,关门,看着兰俊又躺尸一样趴回床上,终于忍不住问,“怎么了?”

“不要跟我说话。”兰俊面朝被褥,有气无力道:“我正在接受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打击。”

陈世少将盒饭放下来,更好奇了些,“一下午没看到你,去哪儿了?”

“……”兰俊从床上坐起来,面无表情,仿佛一个死人,“我接了一下午的电话。”

陈世少的邀约工作太多了,电影,电视,海报,广告,代言,节目,公益事业活动……

他的耳朵到现在还在嗡嗡响,那些人的话仿佛植入了脑子里,不断重复重复重复……

兰俊抱着头嗷一声在床上打滚。

“我接了一个,还没说完,下一个就来了!他们谁是谁我都还没分清!我本想用笔记下来,之后再告诉你,结果有两个同名同姓的人,我把他们完全搞混了,还有两个品牌名字是法文的,好长一串!有一个宠物公司的,非说我还没给钱,还有一家酒店的经理,非跟我说没有清蒸蟹了,只有虾,问鲈鱼和兔丁要不要都加上,还有牛筋和驴唇,他觉得肉有几份就行,这样有些太多……”

兰俊说着说着,自己又昏了,仰倒在床上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我他妈怎么知道什么餐不餐啊!我没点餐啊!是艾丽纯心整我的是吗?是吗?……让我死吧。”

因为艾丽调去台湾,换了张卡,这张卡是工作用,便给了他。他自然要换上,结果……

他开始佩服艾丽了,也终于能明白为什么她是金牌经纪人。

他一下午应付电话只觉得好累不会再爱了。

同时又一次次发现自己和陈世少的差距,他敢说,白芷人做自己经纪人时,从未接到过这么频繁的工作邀请。

他突然坐起来,茫然地问:“你是怎么把这些工作做好的?”

艾丽给他的资料上,写明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陈世少的工作合约已经排满了,其他的工作一律拒绝,如果是特别好的,要求在:1.看给的费用、2.对形象上有没有特别的加分、3.对外的影响会有什么特别的改变。

如果有这种工作出现,再考虑要不要接下,以及调整档期等等事宜。

兰俊发现,陈世少好多工作是排在一起的,甚至有的时间之间间隔很短。

他几乎可以想想眼前这个男人在同一天里不断的来回两个场所,中途还要算上堵车等意外因素。

自己曾经虽然也很忙,但……

陈世少见他那副模样,心里觉得好笑,坐下来道:“这些事,都是经纪人安排的。”

“嗯?”

“车行速度,工作距离,时间安排。”陈世少道:“艺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到什么场合,就要配合什么场合,不是让别人来配合你。”

兰俊抿了抿嘴角,他的主要工作在录歌和录制综艺节目上。广告代言、拍摄宣传海报,这些虽然也有,但远不及陈世少的多,一来是他的形象适合度,二来是他的脾气。

他挑工作,白芷人也没有办法,可陈世少从来不挑,只要是艾丽决定下,他自己也觉得没有问题的工作,一律都会以最佳状态完成好。

不分价钱高低,东西名贵。

所以他才是陈世少。

兰俊撑着下颚看他,“你都已经这么红了,为什么还这么拼?”

陈世少摸了摸饭盒,发现冷了,并不回答,反而站起来问:“出去吃点什么吗?这边的夜景不错,还有很多小吃。”

兰俊眼睛一下亮起来,“去!”

他翻身下床,带上墨镜和帽子,背上挎包,开门时,见陈世少哭笑不得看着自己。

“怎么了?”

“大晚上带墨镜,你不怕撞墙?”

兰俊:“……”带了一天,习惯了……嘤嘤嘤。

二人着简单便装出门,陈世少带了只无镜片的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

兰俊顶着鸭舌帽,牛仔裤松松垮垮,背着包,看起来像哪里的大学生。

月色正好,天上没有云没有雾,二人并肩走在小集市上,四周排着长长的铺子,用红蓝的格子布搭着,橘色的灯泡挂在帐中,夜色下显出一派温馨来。

陈世少说得果然没错,这里简直是小吃天堂。

烧烤、煎饺、水果派,飞饼……

真是什么都有,香味低低的在空气里盘旋,引人垂涎。

兰俊选了一家店,走到里头的小桌子前坐下。

陈世少跟着进来,弯腰坐下来。他二人个子都高,双腿修长,这么一坐,腿有些不舒服,便侧着坐,腿伸出去搭着。

兰俊点了一碗馄饨,又要了一盘肉串,转头看陈世少,问:“你吃么?”

“我吃过饭了。”

陈世少笑笑,见他点完了,才道:“现在教你第二条,三餐要正常吃,早餐必须有营养,晚饭不能饱,过了九点不能吃东西。”

兰俊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

“……”

第二日就有消息传了出去。

兰俊做了陈世少的经纪人。网络上自然又是一片的猜测、起哄、嘲笑和好奇。

但兰俊已经决定暂时要与人隔绝。他不上微博不上网,将自己放在这青山绿水的地方,仿若要清修的道人。

只是这位清修的道人此时正一边啃着牛肉干一边缩在不远处偷看剧组的拍摄状况。

丁知已那张娃娃脸平日里温和乖顺,此时倒是严厉得不得了。眉头皱起,眼神异常犀利,那气场竟然将周围的人都压了下去。

“卡!”

丁知已声音猛然响起,呵斥道:“你们几个,看过剧本了没有?”

几个配角缩在一起战战兢兢,捣头如蒜。

“看过还成这样子?!”丁知已眉头几乎竖起来,让人想揉捏的小脸因为激动而微微泛红,格外生动。

几个配角又赶紧摇头。

丁知已啪地一甩剧本,“开拍这么多天还没看剧本?!”

嘤嘤嘤。

演员在内心哭泣。

兰俊正看得有趣,就听身后嘟嘟两声喇叭声。

他咬着牛肉干回头,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从车上下来,耳朵上带着耳机,背着个背包,一脸漠然地看过来。

咦??

兰俊正想站起来过去打招呼,却见车的另一边又下来个人。

一身白色西装,面上笑容似三月阳光,他怀里还抱着一个可爱的扎着双马尾的女孩。

兰俊的鼻子动了动,敏锐地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他往道具后缩了缩,准备先观察观察。

30Chapter 30

副导演一眼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人就惊了,连忙跑过去道:“白总?您怎么来了?”

白氏进驻国内市场的事,圈内人早就收到了消息,此时众人一眼便认出了他来。

“有些事来这边出差,半路遇上蒙先生,听他说要过来这边,便顺道送过来。”说着,白烨将怀中的白菲菲放下来,一手牵着她,温和笑道:“不会影响你们吧?”

“不会不会。”副导赶紧摇头,又补充,“您随意,随意。”

白烨点头,听那边咆哮着丁知已的声音,转头诧异看了一眼。

他记得丁知已是很温和的性子,之前在节目中看到“完美犯罪”的采访,也是一脸呆呆的,很可爱的样子。

怎么真人……差这么多?

旁边蒙峰转头四望,最后缓步到白烨身边停下,双手插着口袋,不动了。

白菲菲仰头看他,有些害羞道:“叔叔,陪我玩好不好?”

蒙峰身子不动,眼光往下瞄,视野里进入一张乖巧的小脸,明显的中国人模样,没有半点混血的基因。

白菲菲见俊帅的男人看着自己不动弹,那眸子极淡,又面无表情,等了等没等到回答,便有些怕怕地往白烨身后缩了缩。

白烨揉了揉她的头发,“一会儿爹地带你去玩,你蒙叔叔有事,咱们不打扰他。”

菲菲这才点头,只是那边蒙峰动弹了,薄唇轻启,“我带你去玩。”

白菲菲愣了愣,随即脸上仿佛透出光来,“真哒?”

“嗯。”

蒙峰取下耳机,想了想,伸手给她。

菲菲抿着嘴角,大大的眼睛偷偷看白烨,见父亲点头同意了,这才高高兴兴伸手给蒙峰拉着。

蒙峰转头看白烨,日光温和的在他的眉宇前描了成边,仿佛有光华流转似的,让人瞬间屏息。

“你呢?”他淡漠道。

白烨回神,礼貌地笑笑,“我要去找个人,一会让去找你们。”

蒙峰闻言点头,拉着菲菲往不远处的古镇去了。

白烨目送二人走远,眸子里转着若有所思。

那边副导演小心翼翼看他,“白总要找什么人?”

“兰俊。”白烨这么说着,目光却干脆利落地看向了斜前方不远处的道具箱,仿佛早就发现那里有人了。

兰俊刚巧和他对上眼,又听到自己的名字,这便磨磨蹭蹭站起来走出去,嘴上还叼着牛肉干,一手拿着包装袋,鼻梁上挂着墨镜,看起来有些滑稽。

“白总。”他点点头,几口将牛肉干塞进嘴里胡乱嚼着吞下。

白烨像刚发现他似的,惊讶道:“兰先生缩在这里做什么?”

副导演也吓了一跳,他就说为什么一直没看见这人,原来在这里躲着?

兰俊瞄了瞄那头还在拍摄的剧组,陈世少已经完全入了戏,压根察觉不到周围一切,表情和眼神都仿佛成了另一个人,那个混入日军里做间谍的何靖安。

心里头又崇拜又不甘心,矛盾多多,他想学习演技,却又不想走到所有人都能看到的位置,干脆就窝在这里看了。

不过这些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

“嗯……休息一下。”兰俊眨眨眼,纯洁地道。

副导演嘴角抽了抽,心说:你小子不是在偷懒吧?

白烨倒是没追问,点点头,微微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想跟你谈谈,可以换个地方吗?”

兰俊点头,将零食包装袋塞给副导演,背着手跟着白烨走了。

被当成垃圾桶的副导演:“……”

拍摄基地在已经完全脱离城市的地方,这里人烟稀少,自然环境好,还有人为建造的古镇可供游客游乐。不过现在正是淡季时候,古镇没什么人,青石板小路两边是木质的矮房,一座连着一座,木房顶上铺着瓦片,远远看着仿佛连成跌宕起伏的黑海。剧组人员所住的地方就在古镇的小酒楼里,所有的房间都已经被包下了。

兰俊和白烨并肩而行,一个单手插在白色西装裤兜里步伐稳健,一个背着手走得溜溜达达。

迎着光,这一切都显得和平而安详,甚至让人有昏昏欲睡的欲望。

白烨远远看着了正牵着白菲菲走在前头的蒙峰。那人背影笔直,靛青色的衬衫袖子挽起来露出白皙的胳膊,手腕上系着一枚黑色石头,干净的侧脸正沐浴在阳光下,此时正低头面无表情地和白菲菲说着什么。

“超美女声第二期,评委要换人。”白烨突然道。

说得话虽然很残忍,但他的声音温和厚实,让人讨厌不起来。

兰俊早就收到吴真的消息了,自然知道这件事。再者说就算没收到,用一根脚趾头也想得到自己不可能再参加了。

这些天他倒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闻言只是笑笑,“抱歉,辜负白总信任了。”

“没有这回事。”白烨摇摇头,“我知道,这是有人陷害你。”

兰俊有些诧异,一个和自己压根不熟的人突然说相信自己,这……让人心里挺怪异的。

白烨仿佛猜到他所想,笑了笑道:“你负面新闻已经够多了,何必再给自己添这么大的麻烦,不管别人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信有人会做这么蠢的事,至于炒作,那更不可能了。”

谁会愿意把自己越炒越黑?

兰俊顿时想泪流满面的给他跪下,只是感谢的话还未出口,就听白烨问:“关于那个陷害你的人,你有什么头绪吗?”

“……没有。”兰俊叹气,“吴真他们在查,可是那人很狡猾,完全没留下任何线索。”

“听说你之前也被陷害过一次,酒楼里和一位嫩模开、房?”

说起这个兰俊嘴角就抽了抽,又想起陈世少隐隐发怒的样子,边想边道:“也许是同一个做的,也许不是。”

“那个嫩模知道什么吗?”

“我问过了,她什么都不知道。”

白烨点点头,仿佛沉思起来不再说话了。

兰俊见他关心这事,倒是好奇,“你也在调查这件事?和白总你没什么关系啊?”

“话不能这么说,毕竟是我来国内的第一项投资。”白烨认真道:“如果是我自己犯的错误我便认了,可既然有人捣乱,又陷害无辜,我不能让这件事不了了之。”

兰俊胸口顿时被一种真善美给充斥了,哽咽道:“白总你真是……好人啊!”

白烨看他那样子,忍不住笑起来,随后目光微微顿住。

就见前头蒙峰找了根板凳坐了下来,拿出纸笔唰唰地写着什么,白菲菲也坐在小凳子上好奇地看。

白烨和兰俊面面相觑,随后好奇地走了过去。

就见蒙峰仿佛一头扎入了另外的世界,两耳不闻窗外事,手下飞快地写出一串歌词,又将电话拿出来,调出一个小型的吉他软件,开始谱曲。

兰俊嘴角抽了抽,对他的疯狂已经不再大惊小怪。

白烨倒是有些震惊,“蒙先生在作曲?”

没人搭理他。

白烨到目前为止还第一次遇见这人不理自己的状态,愣了,又不甘心道:“蒙先生?”

还是不搭理。

白烨目光在蒙峰认真异常的侧脸上打了个转,眼里露出些玩味来,还未再说话,白菲菲转头,对着自家爹地比起一根手指,“嘘!”

兰俊轻声道:“他就是这样,对和声音有关的东西特别迷恋。”

“声音?”白烨看向他,似乎微微抓到关键了,“你是说,任何声音?”

“只要他觉得好听的。”兰俊点点头,随口道:“比如白总你的声音,他就很喜欢。”

白烨:“……”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人一听见自己说话,就总是十分热切地看着自己了。

原来那不是……爱慕的意思。

原来自己从头到尾就误会了。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27页 当前第8页

首页 上一页 ← 8/27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大神!来战!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