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重生之一窝饿狼兄 第10节

小说作者:言慎行 所属分类:穿越重生 下载:重生之一窝饿狼兄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04

魏泽宇放开手,道:“可以!!”

黄玉道:“魏泽宇,你还真是不怕死。要是你缺失了这一单子,你觉得你们公司和丰华还有竞争能力吗?”

魏泽宇道:“没有。”他很果断的说着,却一转,“不过,既然黄玉女士一开始选择了我们德兴自然是觉得我们德兴的能力要比丰华好。黄玉女士的这单子,我们也调查过了,要是一般的人还真没把握赢。但是如果是我的话,倒还是有百分之六十的可能性。更何况,我要是把刚才的事情捅到警察局,这对黄玉女士来说,应该也不怎么好吧?毕竟现在这情势来说,错一步,您都可能下台来。”

黄玉听着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不愧是魏大律师,这般的厉害。这单子能交给你们,不过我希望胜率要在百分之八十以上。”

“我尽量。”

“我要一定。”

“难度,您也清楚。百分之八十有难度,但是百分之七十倒是可以的。”

“那好。”黄玉认真的看了他一眼,道:“那我这份单子就交给你们了。我走了。”

说着,黄玉便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当黄玉离开事务所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欢呼了起来,终于百分之百的拿下这份单子了。

而在里头,魏泽宇有些脸黑的朝着韩伊林走去。

韩伊林看着他家四哥,脸一下子奄奄然的样子。

天哪,四哥会不会怕我啊QAQ别啊~~~

第六十三章 转变

魏泽宇朝着韩伊林慢慢的走了过来,而韩伊林却是不敢对上如鹰一般的双眸。

“什么时候学会这么的牙尖嘴利了?”魏泽宇挑了挑眉,朝着韩伊林说道。

韩伊林却是低头不语,不过魏泽宇也并没有接下话的意思,最后他还是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就是觉得这个女人说话说得太难听了,所以才冲进来帮四哥你的。”

“我什么时候需要别人的帮忙了?”魏泽宇直截了当的说道,一下子将韩伊林想说继续说下去的话,卡在了喉咙口。

韩伊林愣住了,整个脸皮就像是火一般的焚烧着。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韩伊林是走也不好,不走也不好,一个人干干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脸的慌乱失措,惹得门外的辛欣心里一阵同情。

“泽宇,你家小八也是……”她刚想进来说话,却被魏泽宇狠狠的一瞥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就像是中了蛇女的石化一般,活生生的被定在了门口。而其他人显然都很是自觉地远离了战场,免得等会儿变成炮灰。

“辛欣,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你要走的话,顺便把门给我带上。”魏泽宇对着辛欣说道,不过眼睛却是仍然看着韩伊林。

辛欣听见,同情的看了韩伊林一眼,心里想着,姐姐这下也帮不了你了,小八,你自求多福吧。

很快门就被关上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韩伊林和魏泽宇两个人。

魏泽宇再次靠近韩伊林,垂头看着有点紧张有点拘束的韩伊林,有些觉得好笑。刚才那个气势汹汹、牙尖嘴利的韩伊林怎么一碰到自己就变成了小绵羊了?

不过看他的样子,感觉是他要把他给吃了一般。其实他也并不是那么的可怕的。之前他也知道辛欣要说什么来着的,可就是因为知道,他才不让她参与进来。毕竟他还是有些良知的,知道韩伊林刚才帮了他一个很大的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韩伊林对自己一副畏惧的样子的时候,心里竟然起了戏弄之心,才这般的对他。

“你很怕我?”魏泽宇站在韩伊林的面前,淡淡的问道。

由于身高的差距,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像是大人和小孩一样。其实韩伊林也不低,一米七左右也蛮正常身高,不过对上魏泽宇的一米八六显然就有些大巫见小巫了。

韩伊林看觉到浓浓的压力啊,心里都快是泪流满面了。

他回答道:“没……没有。我没有很怕四哥。”他声音有些轻,但是不妨碍魏泽宇挺清楚他说的话。韩伊林心里却是想着,我要是说我怕你,说不准他家四哥就把他给活拆了呢。

“那你为什么连头也不抬?”魏泽宇这话显然戏谑的成分要多一些,他双手环抱,神情悠闲的看着韩伊林。

韩伊林听到这话之后,身子一怔,随即才慢慢的抬起头,对上魏泽宇的眼眸子的时候,讪讪的笑道:“呵呵呵呵……没,我只是自然性的喜欢低着头而已,没有什么的。”韩伊林不敢多说话,生怕自己那句话不合他家四哥的心,自己可能就又要惨了。

说实在的,他韩伊林完全没有必要来找他,只是每次看到原本家里属于他的位子、属于他的房间总是空荡荡的,然后又看到他家大哥的神情之后,心里却是感触特别的深。

一家人如果一直不能在一起的话,这也是一个家的可悲。更何况,韩伊林知道,魏泽宇的心结在自己的身上。既然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然产生的话,那么就应该好好的去解决。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这个家去付出一些。

“我刚才有叫你插手去骂别人吗?”魏泽宇戏谑道,眼神注视着韩伊林的一举一动,“你未免也太过多事了吧?”

果然,韩伊林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身子明显一僵,就连原本就有些不自然的神情,更加的僵硬。

魏泽宇以为韩伊林会很生气,毕竟这件事,他是帮了他一个大忙的,不管出于什么,他都应该谢谢他的。只是他没有,而且不但没有,反而还责备他。若是换做魏泽宇自己,可能一怒之下走人。

只是他全然没有想到,韩伊林竟然还笑得出来。

“我只是气不过而已。”

“气不过那也是我的事情,我和你有什么关系?”魏泽宇继续道。他想看看,韩伊林的忍耐程度到底有多少。

“当然有关系啊。”韩伊林道,“我们是兄弟。”

“兄弟?”魏泽宇冷冷的一笑,“我承认过吗?”

韩伊林屡次三番被魏泽宇说的词穷语咽,头慢慢的低了下去,似乎有些神伤。魏泽宇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不过显然韩伊林是没有看得到的。只是,没过多久,韩伊林便又抬起了头来,道:“我知道四哥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爸妈,也不认可我是你的弟弟。这我都知道。其实我也觉得我间接害死了爸妈,要不是为了我,估计他们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也想通了很多事情。我想为了爸妈好好的活下去,为了爸妈好好的和哥哥们在一起。就算四哥不认可我是你的弟弟,这也无所谓,只要我心里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四哥就好。”

韩伊林眼神中的东西,是魏泽宇从来都没看见过的。他以为他会像乌龟一样,遇到困难缩起头来,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这般的直截了当。一时间,是他没有话说。

他刚才并不是有意要出口伤人的,只是,许多话到了嘴边却又变成了另外一些。很多时候,其实并不是他能控制的。或许,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一件事实,那就是,每次碰到韩伊林的时候,他总是能被他给弄得失控。刚才也是,之前也是。

魏泽宇的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极为浅淡的微笑,浅的仅仅只在嘴角最后一处。

“我其实也知道,很多事情,过去了便是过去了,在纠结着也无所结果的。”他叹了一口气,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墙壁的另外一端。“有一句话,刚才在黄玉女士走了之后就想说的。”他注视着韩伊林,一字一句的说道:“谢谢你,刚才。”

韩伊林听着,猛然的抬起了头来。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家四哥竟然会对他说谢谢。就像之前在音乐厅他对他说了一句“对不起”一样,一样的让人觉得震惊,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不用……不用!!”韩伊林显然比之前更显得慌乱无措起来,就连说话都变得有些不利索了。

“噗哧——!!”紧接着一声爽朗的笑声从办公室传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辛欣等在外头,听着里面的动静,当她听到魏泽宇的笑声之后,显然也有些震惊,她已经很久没有听过魏泽宇这般爽朗的笑声了。是什么事情,竟然能让她所认识的魏泽宇笑的这般开心的。

而里头的韩伊林也一下子摸不到头脑了起来,完全呆在那里,看着一个人自顾自笑着的他家四哥。

“好了,我也不逗你玩了。”魏泽宇突然停止了笑容,对着韩伊林说道,“总的来说还是要和你说声谢谢的,小八。”

韩伊林对于魏泽宇这般的转变有些转不过来,愣愣的点了点头。

“你也不用担心我还恨不恨你了。”魏泽宇看着他继续说道,“从那次我对你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对你的恨就已经没有了。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会不会恨你了。我想你今天到我这边来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吧?”

韩伊林听着,点了点头,但是又摇了摇头。

“嗯?”魏泽宇挑了挑眉。

“我今天过来是想让四哥回家住的。”

“嗯?”

韩伊林对上魏泽宇的眼睛,有些不敢说话,心想着,自己这样会不会得寸进尺了?但是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其实家里的哥哥们都很想四哥的,只是他们都没有说出来而已。大哥每次都会帮四哥你打扫房间的,每次打扫房间就会一个人自己呆在你的房间里,一呆就可能是一两个小时。而五哥他也总是会不由自主的看看原本属于四哥的位置,我想他也是想四哥你的。其实家里很多人都想四哥,所以……所以……我想,我想让四哥你回家里住好不好?”

最后,韩伊林义无反顾的对上了魏泽宇的眼睛,在他的眼睛中,韩伊林看到了震惊。

“他们真的这样吗?”魏泽宇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那么的颤抖,对着韩伊林说着。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都是兄弟,都有着血缘的羁绊,他又何尝不想他们呢?只是很多时候,他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由不得他自己了。现在这个心结也解开了,他也只差一个契机,而韩伊林的出现显然就是一个很好地契机。

“嗯。”韩伊林点了点头,“大家都想你了,四哥。”

他看着魏泽宇的眼神,有些寄翼,心里不停的说着,‘四哥,回来吧。’

第六十四章 表白的考虑

“是吗?”魏泽宇语气淡淡的说着,垂眼望着窗外。

韩伊林抬起头的时候,魏泽宇已经背靠着桌子,倚着相望着。他看不清他的脸,只是那极为清淡的话语,却让韩伊林不知怎么觉得有些心痛。

“当然!”韩伊林极为卖力的说着,“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大家都希望四哥能回来。”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寄翼,心里没有一点埋怨,反而是真心希望的。

只是——

“噗——”

一声笑声在这个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格外的突兀。随即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韩伊林愣愣的看着他家四哥,被魏泽宇的这个突如其来的笑,弄得有些摸不到头脑。

“你还真是小孩子。”笑声戛然而止,魏泽宇转过身子,对着韩伊林冷冷的一笑。“我为什么要回去?我在外面住的习惯,就不必你给我操心了。况且……”他一点一点的走进韩伊林,“你别忘了,我虽然向你道歉了,但是——”

他的目光盯着韩伊林,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还、是、很、讨、厌、你!”

韩伊林被他这话打得头晕晕然的,果然不该这么的白痴,还以为他家四哥竟然改邪归正了。他原本以为自己会难过,但是,真的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他却觉得,自己被玩弄了。切切实实的被玩弄了,脸微微红了起来,是生气、是愤怒亦或者是悲凉。可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好,好,我知、知道了。”他嘴巴不利索的说着,眼眸子却不敢盯着魏泽宇看,深怕自己的一眸,又让自己寒了心。

“那四哥,我,我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魏泽宇答应,便一个人转身的离去。他并没有跑,而是一步一步的离开。只是,这脚步却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沉重。或许是真心错付,难受一点。

躲在门后的辛欣,见着韩伊林出来,立马身子摆正,左顾而言它,“嗨,小八,你出来了,谈的怎么样?”

韩伊林瞧见辛欣,嘴角努力的扯出一抹笑来,道:“嗯,辛欣姐,我先回去了。”他深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便无法呼吸。

其实在韩伊林眼中,家人永远比自己要重要的多。或许是在上一世他是一个孤儿的缘故吧,所以他很是珍惜这种来之不易的亲情。

回到家之后,他似乎已经用完了所有的力气,瘫坐在沙发上。目光注视着天花板,愣愣的发着呆。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他愣愣的说着。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懂他家四哥。他家四哥的性格,就像这天一般,有时晴空万里,有时却是乌云密布,猜也猜不着。

就像他原本以为他家四哥应该会回来的,可最后却发现自己竟然被他给捉弄了。

他胡乱的抓着头发,身子翻了一个身,趴在了沙发上。

而这时门却正巧打开,进来之人一点也不差的瞧见了韩伊林的这副模样,笑道:“怎么,什么事情惹得我家小八这么的苦恼?”

顾城铭笑着将手中的袋子放到桌子上,然后朝着韩伊林笑道:“来,有什么事情告诉大哥,大哥帮你解决看看!”

韩伊林瞧见他家大哥脸上的笑意,立马摆正了身子,道:“没有没有,我就是无聊发着呆而已。”

“真的?”显然顾城铭不太相信他的话,不过韩伊林既然不想说,那他也不会逼他说什么的,便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唉,小八长大了,也不会和大哥说说他的心里话了。”

这话一说,韩伊林真急了,道:“不是的,不是的。”脸上有些不知所措,显然他没有料到他家大哥竟然会说这样的话,看着他家大哥一脸心痛的模样,韩伊林立马在心里吐槽道:‘大哥,你别这样行不?我良心会受到谴责的!!’

“好了。”看着韩伊林一脸紧张样,顾城铭笑道:“逗你玩呢,你先玩着,我去厨房做饭了。”看着他家小八那紧张模样,顾城铭心里还是暖洋洋的,便也不逗他玩了,起身走向厨房。

韩伊林一脸愣愣,又是一个逗他玩的,怎么这么多人喜欢逗他玩!!他一脸欲哭无泪的样子,心里想着,‘果然,不管是他家哪位哥哥,都继承了他们家腹黑的属性。可咋的,就他没传上呢’。

拜托,你要是带着腹黑属性,那还是小绵羊吗?

韩伊林手托着下巴,嘟着嘴,倒是一脸忧桑。

晚饭的时候,家里只剩下他、大哥、三哥、和五哥。

“对了,二哥人呢?”韩伊林突然想起来他好像之前就没见过他家二哥。

“小二啊,公司最近有些忙,所以就留在公司里了。”顾城铭说道。

“二哥可别忙坏身子了。”韩伊林说着,心里想着明天可以去看看他家二哥。

“嗯。”顾城铭点了点头,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担忧的。最近公司一直受到其他几家公司的排挤,似乎是有意而为之的,只是那个人到底是谁,没有一个人知道。敌在暗,我在明,除了多加小心,一点办法都没有。

到底是谁要加害于我们呢?顾城铭心里思索着,却思索不到什么。就像十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一般,虽然最后的检查报告说是车祸,可顾城铭却一直坚信,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这几年虽然一直在查找,但是也只是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而已。不过就是这些蛛丝马迹让顾城铭相信,这幕后绝对有更加隐秘的事情。

“小八,你有时间吗?”魏晨然突然对着韩伊林问道。

韩伊林抬起头瞧见那双黝黑的眼眸子就像星辰般闪耀,“有,怎么了?”

“那你和我出来一下吧。”魏晨然说完,便起身走到外面的院子里。

韩伊林看着他家三哥的背影,不知是什么事情,不过还是愣愣的跟了出去。

顾子辰看和他们两个,嘴角慢慢扬起了一个弧度,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道:“看起来三哥要说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呢。”他这嘴角,更多的是苦涩。

“是啊。”顾城铭愣愣的道。

顾子辰回头望着他家大哥,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不过到最后还是一点也没看出来,只能一个人,扑通的躺在沙发上。

“大哥就不想做些什么吗?”

“嗯,做什么?”

“就这么希望小八能接受三哥吗?”他不知是赌气还是什么,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你不也没有做吗?”

是啊,我不也没有行动吗?如果我不希望小八接受三哥的话,我应该先告白的,只是我为什么会忍住没有说呢?

“其实我们都被这层关系给束缚着,也只有小.三能够毫不忌讳的说出来,就像他当初就算我们怎么反对,他还是义无返顾的去了演艺圈,最后还混出了不俗的成绩。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什么事情都随心而作,没有什么能够束缚得了他的。可我们却……”

他不是没有想过告白之类的话,只是,他每次鼓起勇气说的时候,听到韩伊林叫他大哥,他一下子的勇气也没有了。是的,对于他这个成熟稳重的大哥来说,这样的,却是对他最难的。

而魏晨然就不一样了,他所做的事情,都是随着本心。他本就是那种放荡不羁的男人,因为爱,所以才会告白,因为喜欢才会说出来。他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也许最多的顾虑就是会不会接受吧。

“是啊,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说出来,那即使是失败的也不会后悔。”顾子辰突然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了楼梯。他没有再说任何的话语,可此时无声胜有声,心里的语言尤其是一句两句能说的清楚的。

而在院子里,夜空星光璀璨,月光的洒在苍苍的草地上,显得辉然然的。

“小八……”“三哥……”

“你先说吧。”“你先问吧。”两人似乎很有默契的同时说,同时问。

“还是三哥你先说吧。”韩伊林的眼眸子在这片夜色下,更加的夺目。魏晨然很希望自己能够一直拥有这双眼眸子的主人,就这样一辈子看着他便也足够。

不过看到韩伊林脸上的有些羞赧还是撇开了目光,道:“我……其实是想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嗯?”韩伊林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一幅画面落在魏晨然的眼中,就像是戛然而止的音乐,让他有些愣住。

难道小八完全忘记了之前说过的话了?难道我这么悲惨的给遗忘了?!魏晨然此时的内心,岂能用泪流满面来形容,估计说他是长江河水泛滥也不止呢。

可怜的魏晨然,唉。

似乎韩伊林已经忘记了之前魏晨然告白的事情。这也难怪,这几天,被其他事情给搅合,而他本身又是一个有些天然呆的人,一时间想不起来,也是难免的。只是可怜了魏晨然,原本忐忑不安的心,就像是被浇了冷水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穿越之毒行修仙》?novelid=1998846

是一篇比较长篇的修真小说,喜欢的盆友可以去收藏一下,养养肥。

这周估摸着《饿狼兄》的正文应该能完结了。

第六十五章 诱人

“你……还记得之前我在片场和你说的那些吗?”魏晨然迟迟疑疑的说了出来,原本一鼓作气的勇气,被他家小八这个小迷糊折磨的一点也不剩了,现在倒是有一些小后悔了,但是除了这一点之外,心里倒还是有一些期待的。

毕竟等待是漫长的,暗恋是苦涩的,如果能够真真正正的和他一起,或许才是幸福的。

韩伊林被他这么一说,突然想起来了,心里暗骂自己是个大笨蛋,就刚才那个情况,自己怎么会跟着他家三哥出去的呢?脸上微微泛起绯红来,或许是窘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在些许的沉默过后,才缓缓的说道:“嗯,我还记得。”他低着头,魏晨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是心里却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莫名的激动了起来。

然后呢?接着呢?答应我?魏晨然心里胡思乱想着,在韩伊林紧张的同时,他同样也紧张地要死,或许,要比他紧张百倍、千倍。这比他当初第一次去试镜还要紧张。

等待结果的过程,通常都是漫长而煎熬的。

在韩伊林低头思索的同时,魏晨然攥紧了自己了双手,紧握在背后,他的目光如灼,烧的韩伊林火辣辣的。

沉默始终不是办法,他不知道该怎样去回答他家三哥的表白。如果说是喜欢,的确,他很喜欢和三哥在一起的感觉;但这样的感觉,他对于自己的每个哥哥都是有好感的。说不喜欢吧,这可是一点都没有的。

只是,这开口的话,就像是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不敢说出口。

而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大门口突然传来了一声喊声,“小八,你过来一下,我找你有事。”

这声音,落在韩伊林的耳朵里,就像是救命稻草一般,立马抬头朝着魏晨然道:“三哥,我先过去了。”也不等他回答,便速度极快的朝着门口飞奔而去,心里呐喊着,‘大哥,你真是一个大好人啊。’而顾城铭的脸上,只是微微的含着笑,看着韩伊林。

“去洗澡吧,该累了吧?”顾城铭温柔的拂过韩伊林的发梢,朝着他说道。

韩伊林猛猛的点了点头,朝着楼上跑了上去。

只留下了一个满脸呆住模样的魏晨然,些许之后,他突然笑出了声,心里想着,果然他家小八就是一个只会把头藏在地下的小绵羊。不过这样也好,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转身离开的时候,正好对上了他家大哥的那双眼眸子,他停下了脚步,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对视着,不过没过多久,顾城铭便转身走进了屋子里面。

而魏晨然的脸上只是挂着淡淡的笑,他是知道,他家大哥也喜欢小八的。刚才的事情,也是大哥有意而为之的,只是他家大哥似乎还没有突破那个槛,所以他的胜率可是要比他多的多呢。当然就算走出了那个槛,公平竞争的话,他也毫不害怕的。

他笑着,慢慢的走进了屋子。

他知道,现在还不能太赶,这样会把他的小绵羊给吓跑的。他原本以为,之前的告白虽然没有成功,但是却给了他成功的机会,想着,过了这么几天,应该是有答复了吧,不过看起来,他家小八要比别人更喜欢逃避或者是钻牛角尖。

“我会等你的,小八。”他淡淡的说着,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你呢,还是说给躲在楼梯口的韩伊林听呢。

韩伊林原本跑到楼上之后,便回到了屋子里,面红耳赤的样子,要是被他几个饿狼哥哥看到的话,估计都要生吃了活剥了,吃干抹净才爽呢。等脸上的温度慢慢褪去之后,他才站了起来,望着窗外,视线正好能够看清楚站在院子里的魏晨然。

不过他倒是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真的准备洗洗睡了。不过任他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自己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竟然正巧碰到他家三哥说的那句话。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脚步轻悠悠的,不想让楼下的人听到或看到他。脸上刚褪下去的温度,再一次冲上了面颊,火辣辣的感觉,刺激着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的声音,成了他整个身体的主旋律。

三哥听不见我,三哥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应该是没有看见我的,对吧?他在心里胡思乱想着,身子已经来到了浴室门口。大呼一口气,心里悄悄的松了一口,幸亏没发现。

只是,他想起刚才他家三哥有意无意说的那句话的时候,又有些头疼,该怎么办呢?

冰冷的水,慢慢划过他的脸颊,顺着诱人的锁骨,穿过丛密的草林,落在了地上。他需要好好的冷静冷静,绝对不能再胡思乱想什么了。只是,这件事又怎么能不胡思乱想呢。

不过,韩伊林全然不知道,这个除了明里面的恶狼三哥之外,可还有暗里面的六只大恶狼呢。哪只不是想先把他这只小绵羊给吃了?唉,可怜这只小绵羊还不知不觉。

在浴室里,韩伊林较为瘦弱的身子淋落在浴蓬之下,冰凉的感觉刺激着他的身体,就像是丝绸划过肌肤的感觉一般。原本心跳加速的心脏,也慢慢变得安静了下来。整个世界,仿佛除了他之外,便没有了其他人一样。

“该拿三哥怎么办才好呢?”他慢慢的吐出了一句话来,只是眉头紧锁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是吗?”他忽然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笑了笑,便关了浴蓬头,围上了浴巾,擦拭着自己有些湿漉漉的头发,才慢慢的走了出去。

不过,说实话,这世界上还真没有遇到过这么巧的事。

魏晨然刚整理好东西,准备回房间的时候,韩伊林正巧是走了出来。他现在可是全.裸着身子,身上也只有一条浴巾围着。不过这浴巾在魏晨然的眼里就像是透明了的一样,被看的韩伊林心里是直发虚。

“呵呵呵呵呵……”韩伊林干笑了几声之后,朝着魏晨然道:“三哥……你也去洗澡吗?”

魏晨然看着韩伊林j□j的上半身,诱人的红点,带着白皙的锁骨,还有些湿的头发,水珠从发梢坠落在锁骨的沟壑中,看的魏晨然有些口干舌燥的。全然已经忘记了刚才韩伊林对他问的话。

韩伊林看着有些愣愣的三哥,不知怎么回事,自己感觉又是全部j□j在外,“三哥,我先回房间了。”说着,他便走过魏晨然的身边。他要是再不走,真心感觉有种身子不保的感受。他家三哥的眼神实在是太恐怖了。

只是,他刚走到他的身边,便被人拉住了,随即用力的一拽,身子被靠在墙头一边,而拽住他的人,便是他家是三哥。

“三哥……”他刚想开口说话,却没想到,正好下了魏晨然的意。

他用他的唇,堵住了他的话,灵活的舌头,趁着贝齿开着的时候,立即冲过了进去,缠绕起那条躲在里面的小舌。而魏晨然的手当然也很是自觉地,挤拧着韩伊林的红心,刺激的感觉冲击的韩伊林的神经。他感觉似乎自己要沉沦进这样的感觉一般。

眼神有些迷离了起来,感觉身体有些不受控制。

而魏晨然的手,却是灵活的在韩伊林的身上游走着,慢慢的他的手探进了裹着浴巾的□,嚓——,浴巾毫无意外的掉了下去。冰冷的感觉一下子刺激了韩伊林的神经,他的眼眸子一下子清明了起来,突然想起了自己现在是在干嘛,立马推开了已经快要吃掉他的魏晨然,随即拿起地上的浴巾,朝着魏晨然说了一句,“三哥,我先回房间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下了一个□撑起了一个小帐篷的魏晨然,脸上扬起了苦涩的笑来。这该让他怎么办?他低头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裤子,叹了一口气,“算了,还是去洗个澡吧。”

他刚才原本是全然没有这个想法的,但谁叫他家小八竟然只穿着一条浴巾走在他的面前呢?这不是明摆着的赤.裸.裸的诱惑吗?这一时控制不了自己就给霸王硬上弓了。不过这弓最后还是没有发射啊!!木有发射啊!!

而回到房间里的韩伊林,立马躺进了被窝里,头也没有抬出来一个,心里早已经是心乱如麻了。

我刚才这是怎么回事?我竟然……竟然……三哥他……他……

韩伊林一想到刚才的画面,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快要跳出来了,但些许之后,却是觉得好丢人啊。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让他以后怎么面对他家三哥呢?

忘记这件事……忘记这件事!!韩伊林死命的让自己不去想这件事,夜深了,也静了。韩伊林最后是在自己的唠叨声中进入梦乡的。

不过魏晨然的房间里却是传来了急促的呼吸声,在这个屋子里,显得格外的有节奏感。

“小八——!!”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穿越之毒行修仙》?novelid=1998846

第六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外公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满屋子的寂静,成了早晨的主旋律。回想起昨天晚上所发生过的事情,韩伊林至今还会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种快要跳出来的感觉。

好在家里没有人,没有人看到他此时窘迫的表情。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晚上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三哥啊!”他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有些混乱。

而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韩伊林起身走到门前,心想着,这回事谁呢?

而等他打开门的时候,却见到了一个老人,他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这个老人一般。

魏松原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少年,长相像极了魏雨欣的少年。他一下子突然想起了他曾经在公园的时候看到过他,当时他还以为自己是老眼昏花了。可没想到此时此刻,这样一个少年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到底和这家有什么关系。

韩伊林看了他半天,也没见他说话,便问道:“请问,您找谁?”

在听到韩伊林的问话之后,魏松原才慢慢的反应过来,连忙道:“哦哦,我想请问这里是顾家吗?”

“对。”韩伊林点了点头。

魏松原看着他,又问道:“那请问你是这里的?”

“这里是我家。”韩伊林毫不犹豫的说道,“请问您是找我的哥哥吗?”

魏松原听着韩伊林的话,一下子愣住了,看着他的面容,呆呆的喃喃自语道:“像,果然像。”

紧接着,在韩伊林还很疑惑的时候,魏松原继续说道:“我是外公!”

这一话,就像是巨石入水,卷起千层浪。韩伊林立马有些紧张起来,口齿不清的说道:“你……你是外公?”

“你和你母亲长得真像!”魏松原看着他的样子,微微的笑道。就连紧张时候的模样,也像极了雨欣这丫头。果然当初的怀疑是没有错的,他应该就是雨欣丢失的最小的儿子吧。

“外……外公快进来。”韩伊林紧张地将魏松原请进门来,随即又是端茶递水的,这幅模样在魏松原的眼里,显得更加的亲切。这可是比他其他几个外孙要可爱的多了。

“你也坐吧,别站着了。”魏松原笑着对韩伊林道。这要是被阿德看到,绝对是惊呼的,他家老爷竟然也会有这么和蔼和亲的时候,简直不科学啊。

“我想我们应该已经见过面了。”魏松原淡淡的说道。

韩伊林听着他的话,脑海中回想着、搜索着,突然想起了一个场景,惊讶的问道:“你是那个时候的老爷爷?”

魏松原听着,笑着点了点头,“这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当时那个少年,竟然会成为我的外孙。”

“呵呵~”韩伊林挠着头,羞涩的笑了笑。是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他笑着笑着,突然想起了之前他还和他外公不认识的时候,他家外公和他说的话。又再联想起之前哥哥们对于外公的评价——冷血、无情,看起来也并不是真的。

之前他与老头子的话,心里还有些印象,或许这些年,他也受了很多罪了。毕竟自己的女儿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岂会有不伤心的道理。但当时会什么不救济他们家,韩伊林想不明白。不过其实,这些年,他或许也想过补救吧,但是碍于面子,可能有放不下。

“外公这次来是?”韩伊林疑惑的看着他,虽然看老人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直觉告诉他应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你应该还不知道吧?”魏松原看着韩伊林的样子,心里想着,他几个外孙倒是把他的小外孙保护的很好,不过有些事该让他知道的,还是得让他知道。于是道:“我之前已经调查了一些事,从里面我发现,有一个神秘的势力正在针对你们。不管是之前所发生的所有危险的事,还是近期内顾氏股票下跌的事,都表面了和这股势力有关。顾氏最近资金出现周转不灵,我虽然钱不多,但是去填补这股漏洞还是有的。”

说着,魏松原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支票,“这里是一亿,至少能让顾氏度过这次危机。”

韩伊林看着魏松原手中的支票,心里还没有完全消化他家完工之前说的话,现在又给了他一张一亿的支票。说真的,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收呢,还是不收呢?

“怎么,不想要外公的钱吗?”魏松原看着韩伊林这幅样子,心里笑了一笑,“我欠了你们太多东西了,这次也该让我好好弥补一下了,这点小小的要求也不让我实现吗?”他故意说得自己有些悲惨,他知道,这要是换做其他几个外孙的话,这招根本就实施不起来。也只有这个可爱的笑外孙,才那么的好骗。

不过说真的,他是真的想要为这些外孙做些什么,来弥补自己这些年的过失。人老了,许多事情,想不开的,也终会想开的。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韩伊林听着他家外公说出这么感伤的话,心一下子乱了,急道:“我收下还不行吗?”不过后来他看到老头子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这笑容怎么越看越像他几个哥哥以前诡计得逞之后露出的笑容呢?

“收下就好,收下就好。”魏松原笑的和蔼和亲的,看了看时间,道:“我等会儿还有事,就先走了。以后等有空了,外公再来看你。”

“这么早?”韩伊林也看了看时间,这才过去没半个小时啊,他外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早了,我还有事,必须得走了。”魏松原轻轻的抱了抱韩伊林,道:“这些年,对不起了。”他淡淡的说着,然后让开了韩伊林,慢慢朝着门口走去。

韩伊林听着他的话,傻愣愣的,随即立马跑了过去,道:“外公,我送送你吧。”

不过魏松原却是摇了摇头,道:“不了不了,我外面还有车子,你就别往外走了。”说完,便自己打开门朝着外头走去。

韩伊林站在门口,目送这魏松原走上车子,离开了他的视线。

而在魏松原坐上车子之后,却是神情也是痴愣,“没想到,这么像雨欣这丫头。阿德,你知道吗?我刚才看到那小子的时候,我还以为雨欣回来了。以前听说雨欣的小儿子被人绑架的时候,心里还难受的很。”

“小少爷福大命大,这些年不也好生生的吗?”阿德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对着后头的魏松原说道。

“也是。雨欣这丫头,在天之灵,一定也会保佑他的。”魏松原淡淡的笑了笑,不过很快,脸上的笑意却一下子没有了,就连空气也似乎冷冽凝固了起来。

阿德发现异常之后,连忙问道:“老爷,您……”

“不用说了,那人还在暗处,我们时刻要小心谨慎才行。只是,希望他不要再伤害雨欣的孩子了。”

“是老爷。”阿德应道。这些年,虽然老爷不像当年那样子,但还是插手当年小姐和姑爷被害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杀害的,但是看得出来,他家老爷应该是知道的。到底谁这么的狠心,竟然会杀害那么天真可爱的小姐?

要是被他知道,他绝对不会饶过他的。

而魏松原此时心里却是想着,‘要是你连唯一像雨欣的孩子都不放过的话,就算我老头子和你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你的计划得逞的。’

与此同时,在家里,韩伊林手里拿着他家外公给他的支票,上面写着“一亿”的字样,心里倒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是不是应该把这些钱交给他家二哥呢?

但是他又怕自己收了这些钱之后,他家二哥会骂他不懂事。毕竟他是知道他家几位哥哥和他外公这些年僵持的关系的。二哥虽然有时候不说话的,但是他心里应该也存在着对于他家外公的憎恨吧。毕竟这些年,他做的事情,有些其实也真的很过分。

但毕竟是一家人。

韩伊林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想着,等会儿中午的时候,就去他家二哥的公司,一是给他送饭去,二正好把这钱给他。虽然可能给他的同时会遭到批评,但是这钱不给也不是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韩伊林便先把这钱的事情,放在了一边,一个人走到厨房去,准备做今天的中饭。前几天,他给他家二哥端饭过去的时候,没想到竟然直接被他雇佣成专业给他端饭的人了。不过他想了想,既然自己在暑假,闲着也是闲着,那就给他送饭过去吧。

于是,韩伊林很顺势的就成了魏峰的专业送饭人。

魏峰面上不说,但心里老早就已经高兴的开出了花一样,这笑容在韩伊林的眼里,就像是饥饿的豺狼一样。

但是此时的魏峰,在公司里却是焦头烂额,事情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和困难的多。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估计就是正文大结局了

☆、第六十七章 结局

  “魏总,让陈明给跑了。”走进来的林秘书,脸上的神情有些忐忑不安。

  而在听完这句话的时候,魏峰脸色一下子黑了,怒道:“不是叫人去看着了吗?怎么还会被他给逃了?”

  “这……这……”林秘书迟疑了半会儿之后,再看到魏峰的脸色越发黑沉,才道:“他好像知道我们会跟踪他,所以,他一早就安排了人员进行掩护。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魏峰一听,手握紧成拳,狠狠的击打在了桌面上。沉默了片刻,才沉声道:“你的意思说,我们公司还有奸细?”

  “应该是,不然我们的计划不会被陈明给知道的。”林秘书虽然不知道是谁告的密,但是这公司里一定有内鬼,而且这个内鬼的职务还不低。

  “查——!!给我仔仔细细的查,上次的事,就只有几个人知道,查起来应该还比较的容易的。”魏峰的眼神,就像是锋利的剑一般,气势压向了林秘书,让他连喘一口气的力量都没办法。“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敢这么的大胆。查好了告诉我。”

  “是,魏总。”林秘书恭敬的说道,随即朝着魏峰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了魏峰一个人。他需要仔仔细细的想一遍,也让自己好有一个冷静的机会。现在局势,对于他们顾氏来说绝对是不容乐观的。股市里一直传出来顾氏集团周转不灵的消息,而这些消息也确实属实,但若真被幕后的操控者找到凭证的话,这对于顾氏集团来说,是毁灭性的灾难。

  “该死的陈明!!”魏峰怒骂了一句。

  陈明本是他们顾氏的财务经理,能力也是实实在在的,在外人看来,这么一个年轻才俊对人又好又有礼貌,实为难得。但是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人,他竟然会做出背叛公司的事情,拿着公司的八千万逃跑了。

  原本想跟踪他找到幕后黑手的,但是竟然被玩了一把。该死的!他现在心里是怒气冲天,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忍不住爆发出来。一群废物,废物!!

  他的公司谁也不能把它给毁了,魏峰在心里想到。这么多年来付出的努力,又岂能付之东流?他想着陈明,心里在思考,他之前又和谁接触过吗?但想了一会儿之后,便摇了摇头。

  这次的黑手竟然伸到了这里,他绝对有理由相信,这个人应该和当初他爸妈车祸有关。

  屋子里的魏峰还在沉着脸思考着,而韩伊林已然到了顾氏集团的门口。

  因为全公司的人都认识韩伊林,所以韩伊林便毫无阻碍的来到了魏峰的办公室。不过刚到门口的时候,便看到秘书对着他手舞足蹈的。

  他看着他,轻轻的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总裁现在心情很不好。”林秘书畏畏缩缩的提醒了韩伊林,不过韩伊林倒是很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没事的。”

  随即说完,也不顾秘书苦戚戚的神情,推门而入。

  韩伊林刚一进门,便听到魏峰的一声怒吼,道:“该死的,我不是提醒过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吗?林秘书?!!”

  外面的林秘书一听他家总裁的怒吼声,一下子脚步都乱了,冲到门口,战战兢兢地道:“那个……总裁不是我让……”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魏峰便制止了他,“你可以出去了。”朝着林秘书挥了挥手,林秘书听着,心里松了一口气。现在他家总裁可是处在火山爆发阶段,他可不想去碰一头的火山灰。

  “你怎么来了,小八?”魏峰淡淡的说道,脸色也没有那么的阴沉了。他可以对任何人都摆脸色,但是却唯独不愿让韩伊林看到他这副模样。

  韩伊林听着他的话,将自己手中的盒饭提了起来,“我来给你送饭来着,二哥不是说想吃我做的饭吗?前几天你都忙着没有回家吃饭,所以我就特意做好了,给你送过来。”

  魏峰看着他手中的饭盒,心也不那么烦躁了,淡淡的笑挂在嘴角,道:“好,我来吃吃小八做的菜有没有退步。”说着,就朝着韩伊林走了过去,不过出乎韩伊林意料之外的是,魏峰朝着他走了过来之后,却并没有拿起他手中的饭盒,而是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住了他的嘴唇,随即一番探索之后,笑道:“嗯,果然没有退步,还是一样的好吃。”

  而韩伊林却被他弄得有些神经没反应过来,愣了愣。

  魏峰看着他这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心里想到,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不过碍于他家小八脸皮薄,所以他也适可而止了,不然直接压墙角上,干.了~!

  他拿起韩伊林手中的饭盒,一脸淡定的朝着他问道:“怎么了,快过来呀。”这样子,全然感觉刚才做那件事的人不是他,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而韩伊林反应过来之后,却也拿他家二哥没有任何的办法。总不能说,你干嘛亲吻?这么白痴的问题吧。要是他真的这么说的话,他估计他家二哥绝对会很乐意的,因为他家二哥会这么讲:‘要不,我让你亲回来?’

  碍于他家二哥的淫.威之下,韩伊林撇了撇嘴,无奈的走了过去。

  “做了什么好吃的?”魏峰坐在椅子上,笑容挂在嘴角,对着韩伊林说道。

  “这没什么,就是二哥喜欢吃的几样。”他家二哥虽然每次回家的次数都不是很多,但是他却都将他每次回来喜欢吃的东西给几下,好下次他家二哥回家的时候,可以吃到。

  “真的?”魏峰笑道,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喜欢吃的东西。

  不过,当他看到餐点的时候,心里会心一笑。这些都是他平常在家里吃的比较多的几样东西。

  他看着韩伊林,心里却是有一股暖流慢慢的涌上心头。看待一个人是否对自己好不好,就可以从细微的事情入手。他看着他家小八给他准备的菜,便知道,这小家伙平常是有多么的用心呢。

  “嗯,不错。”

  他夹起吃的来,吃的嘴里倍香倍香的。不过其实,对于他来说,食物的好吃已经远远比不上他家小八对于他的用心了。

  “你也来吃点吧。”

  “啊?我,已经吃过了,还是二哥自己吃吧。”韩伊林摇了摇头。

  不过他刚想继续说,他家二哥便摆着一张脸,道:“难道是觉得二哥吃过的东西不干净?所以不敢吃吗?”

  “啊?不,不是的。”韩伊林一脸紧张兮兮的说道。

  “那既然如此,你就和我一起吃吧。”

  听着,韩伊林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过在他低头无奈的时候,却是没有看到他家二哥的嘴角扬起的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他家小八就是这么的好骗,轻轻的糊弄一下他,就乖乖的听话了。

  这样的他,让他怎么能错过?!看着他殷虹的小嘴,白皙的皮肤,看得他小腹的地方又有些涨热了。要不是因为这里是公司的话,他绝对就直接把他给按倒在床上,吃干抹净了。

  他可没有忘记,他家几个弟弟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而且对于小八的情感,是和他一样的。他可不想把小八的第一次让给别人,就算是自己兄弟,也不可以~!!

  “二哥,你也吃啊~!”韩伊林看着他家二哥发呆的时候,朝着他说道。

  魏峰反应过来之后,笑了笑道:“好的,好的。”旋即又想到了什么,语气一转,“不过要是小八能够喂我吃的话,我会觉得很荣幸的。”

  韩伊林听着他家二哥的这个要求,愣了愣,随即又看着他家二哥一副‘你要是不喂我吃,我就不吃’的样子,心里划出三条黑杠。“好,我知道了。”

  “不过二哥,你这个样子,要是被你的林秘书看到了,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魏峰听着,挑了挑眉道:“他敢?”

  而远在查资料的林秘书这时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凉飕飕的,总感觉有些不对。

  “怎么了?林秘书。”

  “啊?没事,没事。”林秘书再三确定之后,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便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了。

  而我们的两位主人公,则是一个人喂,一个人吃;接着喂,接着吃。不过继续往前看去,倒是发现,一张是满脸得逞的模样,一张是一副无奈加黑线的模样。

  等到两人磨磨唧唧的把饭吃完之后,韩伊林心里再三思索着,外公来他们家,还给他一张一亿的支票要不要告诉他家二哥。

  不过想了想,还是准备告诉,便道:“二哥,我和你说件事。”

  “嗯?”魏峰挑了挑眉,朝着他看去。

  被他家二哥这么一看,他莫名的觉得有些紧张,不过还是拿出了口袋里的那张支票。

  “这是?”魏峰接过支票之后,看着上面的数字,一副惊讶的表情。

  “这是从哪来的?”魏峰猛然站了起来,看着韩伊林。

  韩伊林被他这么一弄,心里一慌,立马道:“是外公给的。他今天来我们家,便把这张支票给我了,说是能救顾氏集团现在的危机。我不是有意要接受外公这张支票的。”他知道,他们家的几位哥哥都很恨他们家的外公,所以他也有些不敢,觉得自己自作主张了。

  魏峰听完韩伊林的话之后,倒是冷静了一些,然后摸了摸韩伊林的头道:“没事,我不介意。”虽然他觉得不应该接受这个老头子的恩惠,但是既然接受,也没有还回去的理由。更何况,他这么多年,欠了他们多少了?!

  听着魏峰的话,韩伊林的心倒是平稳了下来。

  “虽然我不想接受这张支票,但是这张支票的确能缓解我们现在困境。”魏峰说着,朝着韩伊林道:“好了,小八,你先回去吧。我这里还有事。”

  既然有了周转资金了,那么接下来就该是他们的反击了。

  而韩伊林也知道他家哥哥接下来要做什么,便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二哥。”

  等到韩伊林离开房间之后,魏峰立马打电话给了林秘书,“林秘书,现在就来我办公室。接下来该我们好好的反击了。”

  魏峰挂掉电话之后,坐在了椅子上,嘴角扬起了一抹笑来,而深邃的双眸也慢慢的眯了起来。

  好戏才刚刚开始。

  离开顾氏的韩伊林,看着时间还早,便想着随处逛逛。

  而在顾氏,魏峰开了紧急会议,他目光扫视着所有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魏峰的掌握之下。

  “我现在宣布一个消息。”魏峰沉声道,目光依旧看着底下的所有人。

  一间会议室里,气氛莫名的紧张,就像是凝固了时间一般。所有人都不知道魏峰接下来要说什么,却都十分的忐忑不安。他们近期内,也知道,财务经理携款逃跑,所以纷纷都猜想顾氏资金周转不灵。那么接下来会不会是裁员呢?

  魏峰看着他们,他们脸上的表情,都一一的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大家也知道最近发生了一件事,而这件事大家应该很清楚。所以我告诉大家,现在顾氏正面临着财政压力。”

  这句话一出,整个会议室都沸腾了。底下杂七杂八的人说的甚多。

  “给我安静!”魏峰看着底下的人,眉头微微蹙起,喝道。

  等会议室重新安静下来之后,魏峰才道:“不过大家放心,现在财政问题已经全部解决了。所以大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瞎想什么。”

  听完这句话,底下的人有人庆幸,有人欢喜,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还有些愣住。

  魏峰看着他们每个人的神情,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不过他注意到了场内的有一个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但就是这么平凡的表情,在这件事情当中却是有些突兀了。

  难道是……魏峰慢慢的盘算了起来,不过直到会议结束,他都没有找这个人的茬。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魏峰才对着林秘书问道:“坐在最后第二个位置的人是谁?”

  林秘书看着魏峰手指的地方,应道:“金诚,销售部的。”

  “给我好好查查。”

  林秘书知道他的意思,便点了点头,出去了。

  整个会议室,又只剩下了魏峰一个人。

  他双眸注视着前方,安静的坐在位置上。

  但愿,我这次猜的人是对的。

  他这次召开会议的原因,除了想让大家继续安分工作之外,也是想看看内鬼是谁。

  所有人的神情,都被他牢牢的记住。但现在想起来,魏峰才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是最后才发现金诚的异样的。前面他竟然一点印象也没有。金诚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存在感低。有时候你会发现他明明在你身边,你也不会注意到他。

  这样一个人,的确适合当奸细。魏峰在心里想到。

  过了半个小时之后,魏峰办公室里的门被打开。林秘书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脸上半露喜色道:“总裁,你猜的没错,那个金诚果然有问题。刚才会议结束之后,一开始并没有动静,但是半个小时之后,他去了厕所,我跟进去之后发现他在和别人打电话。”

  “好!”魏峰站了起来,对着林秘书道:“通知警察,叫他们立即抓捕金诚。”

  “是。”林秘书应道。

  魏峰站在窗口,静静的看着窗外,或许这一次可以一箭三雕。即能把陈明给抓出来,又能把幕后黑手给抓出来。

  但是魏峰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开始行动的时候,他们也在紧张的谋划当中。

  …………

  “老大,是不是这小子?”

  “看照片应该没错,等会儿进拐角的时候,你们速度快一些。”

  “知道了,老大。”

  此时的韩伊林,还没有发觉自己的身后跟着三个陌生的男人。他慢慢走近小巷,这条巷子里街头篮球场是最近的,但是他没有想到,他刚一走进去,便听到身后急促的脚步声,回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被那人给抓住了。

  “你们是谁?”韩伊林看着眼前陌生的三个人,心里一阵慌张。不过他表面上还是极为冷静的,旋即便喝道:“你们这么做事违法的,我可没什么钱,你们要是走,我不会追究的。”

  不过韩伊林刚一说完,那瘦瘦的汉子便笑道:“小子,你现在自身都难保,还敢这么嚣张,是不是想吃拳头?”

  “好了,把他带回去。”那个魁梧的汉子说道。

  韩伊林一听,心里立马不对,随即看到路上的行人走过,便身子慢慢往后退,旋即大喊:“救命!救命!”

  只是他还没喊几句,便被那大汉一拳打在肚子上,他吃疼的皱了皱眉,旋即一只手捂住了他的鼻子嘴巴,很快,他的意识慢慢变得模糊不清。

  而显然韩伊林的喊声也惊奇了一部分人,但是却没有人敢上去帮助韩伊林。

  “看什么看?找死吗?”魁梧的汉子朝着行人怒吼一声,脸上的杀气四溢,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原本看热闹的行人也被他们给吓唬走了。

  “老大,这小子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好惹,别说了,赶紧走吧,等会儿交了人,拿了钱就走。”说完,几人扶着韩伊林离开了小巷子。

  傍晚的时候,当顾城铭回到家的时候,却没有发现韩伊林的身影,心里有些纳闷。打了他电话也不接,他心里似乎有种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极为的强烈。

  他立马打电话给了所有人,通知他们小八不见了。这一次连魏泽宇也回来了。

  等到所有人都回到家的时候,魏峰看着着急的大哥,说道:“小八中午的时候还在我这里,他说他回家了。”

  “现在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如果小八真的被绑架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有人通知了。”魏晨然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谁都能看的出来他的脸色是有多么的阴沉。

  该死的,要是让他们知道是谁做的,绝对把他们给杀了。

  正在几位兄弟等待的同时,魏峰的电话响了起来。

  “总裁,查到了,今天金诚所打电话的原点是汇丰码头边上的别墅。接下来我们改怎么办?”

  “你先通知徐警察,他自有办法。”

  “是总裁。”

  等挂完电话之后,顾城铭朝着他问道:“谁的电话?”

  “公司的内鬼的地址找到了。”

  只是没过几分钟,家里的电话也响了。

  “喂?”

  “你应该是雨欣的大儿子吧?”

  “你是?”顾城铭听着陌生的声音,心里警惕起来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你们的弟弟在我手里。”

  “你要怎么样?”顾城铭沉声道。

  “我想怎么样?”那人突然笑了起来,“你们不用找警察,警察也没用。我需要你们顾氏所有的股权。”既然他毁灭不了顾氏,那么就占有它。“我给你三个小时的考虑时间,三个小时之后我会继续打电话给你,要是没有答案的话,你们的弟弟,可就遭殃了。”

  话毕,电话一下子就被挂断了。

  “大哥,怎么样?他说什么了?”顾子皓对着他家愣神的大哥问道。“小八怎么样了?”

  “他说他要我们顾氏所有的股权,三个小时之后,打电话给我们。”

  “难道真的要给他吗?”顾浩问道。

  “给了也不一定会有用!”魏泽宇沉声道。

  “该死的!”顾子辰骂道,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也不知道他的小八现在怎么样了。小八,你千万不要有事情!

  在一众声之中,魏峰突然说道:“也许我知道小八在哪里!”

  “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魏峰身上。

  “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的内鬼吗?我有九层敢肯定,这个人和绑架小八的人有联系。既然他在汇丰码头旁的别墅,那么很有可能,那个人也在。所以我们可以去那里!但同样的,这是一个赌,赌输了,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他不敢确定是否在哪里,但是有五成的把握。只是若不在,那么他们就完全处在被动方了。

  就在所有人都犹豫的时候,顾城铭突然说道:“现在就去。”

  “大哥?”“大哥?!”

  “不用说了,我们赌!”

  听完顾城铭的话之后,所有的人都点了点头,“好,现在就去。”

  而韩伊林这边,却有些不容乐观,他的头有些晕晕然的,耳边却依旧传来吵杂的声音。

  “怎么样了?”

  “人就在那里。”

  隐于黑暗的人,慢慢走到韩伊林的身边,看着他昏睡的脸,喃喃自语道:“像,真像!”

  不过很快他就站了起来,对着身边的陈明问道:“准备的怎么样了?”

  “全部已经准备就绪,等到股权入手,就可以离开了。”

  “好。”男子笑了笑,这一次我一定要让你们爬也爬不起来。

  不过,就在男子话音刚落的时候,门却猛然间推了开来。

  “你们——!!”

  “小八——!!”来者之人,正式顾氏兄弟。

  “别过来,在过来,我手里的刀可就不留情了。”陈明在看到来的人之后,立马把韩伊林挟持在手上。他调查过,他们几个哥哥们,最最宠爱的就是这个小的。所以只要有韩伊林在,就是一张王牌。

  “林彦,你就这么让人伤害你的孩子吗?”顾城铭沉声道。

  这话一出,不止顾家的几位哥哥惊讶了,连那男子也张开了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彦警惕的朝着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我看了母亲的日记。”

  “那他——”

  “你不觉得他和你长得很像吗?”

  林彦听完他的这句话之后,愣了愣,不过很快就被陈明推醒,“林彦哥,别听他们瞎说。”

  “瞎不瞎说,林彦自己心里最清楚。当初对我母亲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说道这里,一想稳重的顾城铭都有些咬牙切齿。

  听着他的话,林彦心里一愣,“难道——”

  “林彦哥!!”

  而就在一瞬间,窗外的玻璃猛然间被打碎,“就是现在!!!”

  顾城铭猛然间朝着陈明冲了过去,将韩伊林抱了回来。只是他在看到韩伊林的时候,显然愣住了。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眸子,充满了悲哀和孤寂。

  他从没想到,原本昏迷的韩伊林竟然是假装昏迷的。

  “小八……”他看着韩伊林的眼神,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就在与此同时,其他几位看着陈明的动作,立马朝着两人喊道:“大哥——!!”

  顾城铭听着转身看向陈明,在陈明扳动扳手的同时,将韩伊林护在身后。

  砰————!!

  原本眼眸子充满了死寂的韩伊林,一下子睁大了双眸,看着他家大哥倒在他的面前,鲜血慢慢的流淌在地上。身子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

  “不————!!”

  三年之后。

  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拎着行李箱走在机场,他的身上充满着一股安静的气质,就像在他的身边,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一样。

  “小八~!”机场的旁边站着一群人,就像是自然的吸引体一般,让人咋舌。

  只是韩伊林刚走了过去,便被其中的一个男子给吻住了。

  “这次还走吗?”

  “不了。”

  看着两人这般,顾子皓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朝着他们嚷道:“什么吗?小八,我也要!!”

  听着顾子皓孩子气般的话,韩伊林天然气的看着他家静静处在一边的大哥道:“六哥还是老样子吗?”

  “回家不给他吃饭就好。”

  “好。”

  “什么嘛~!!!不带这样子的啊~!!!”顾子皓一听,整个脸色都变了,怎么可以阻止他吃饭呢?

  韩伊林看着他家六哥,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而其他人也同样的,笑了起来。他们家的老六还是这样子啊~!!

  不过,在笑声之中,顾城铭慢慢抱紧了韩伊林,在他的耳边轻声道:“对不起。”

  在韩伊林还愣神的同时,补上了一句,“我爱你~!”

  韩伊林听完,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来。我也是……

  ——————正文完结——————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终于完结了,接下来会不定时的更新番外~!mua! (*╯3╰)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小阳的《毒修》一篇很好看的修真文~!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0页 当前第10页

首页 上一页 ← 10/1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一窝饿狼兄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