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重生之一窝饿狼兄 第6节

小说作者:言慎行 所属分类:穿越重生 下载:重生之一窝饿狼兄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04

  那是他的四哥……

  

☆、第三十九章 阴谋再现

  顾城铭在祭拜结束之后便直接去了医院,一进医院,便是人潮汹涌,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了顾城铭从医失误害死人这件事情上。

  

  “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你这个黑心医生,我女儿原本好好,就是被你给活生生的害死的!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这个杀人凶手~!”

  

  “跟我去派出所,你这个黑心医生!!”

  

  嘈杂的声音有些让顾城铭头疼,他微微蹙紧了自己的眉头,但就算是不觉得空气里压抑的让他难受,他依旧温文儒雅的喊道:“各位请冷静一下,事情的原委我还不清楚,请让我了解清楚这整件事情后,我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至于是不是由于我的失误所导致的医疗意外,我们医院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说完,顾城铭便匆匆进去,但外头的那些人却依旧在外头闹着。好在有其他人守着,暂时是进不来的。

  

  一进入里面,林浩然便像是疯了一般的冲了过来,急声道:“你总算是来了,整个医院都被这群人给闹翻了。院长那边也已经知道了,正准备要处理你这件事情,估计是要把你停休,你说……”

  

  林浩然的话还没说完,顾城铭便往前走去。林浩然一看,便也疾步上前,道:“你去干嘛?”

  

  “找他们!”说完,顾城铭的脚步又加快了许多,快的有些让林浩然跟不住。

  

  “喂喂!!”林浩然在后头看着,便知道大事不妙,一个劲的喊着,不过显然顾城铭并没有搭理他。

  

  砰——

  

  门被顾城铭猛地推开,里面坐着的几个人显然是被吓住了。顾城铭倒是没有在乎什么,直径往前走去。

  

  “院长,我想我有话和你说。”顾城铭站在门口看着前面坐着的中年人。

  

  “顾城铭!你还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我们正在讨论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你竟然还这么不知所谓的跑进来。”见着顾城铭这般,里面坐着的一位同样是中年人的人,对着顾城铭便是一顿不屑。

  

  不过顾城铭倒是一点也没有搭理他,使得那中年人似乎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顾城铭,你这是在做什么?”那中年人似乎很讨厌顾城铭对他的不屑。

  

  “陈主任,我想我做什么应该还用不着你来管吧?”顾城铭温润的说道,不过这语气里的不屑倒是没有减淡几分。

  

  “你——!!”陈主任似乎气的快要炸掉了,正要发威呢,那坐在最中间的院长发话了。

  

  “好了——都别吵了!”院长看了陈主任一眼,那陈主任一下子就成了焉了的柿子。随即院长的目光又转到了顾城铭的身上,说道:“城铭啊,你说你那件事,你应该怎么办?”

  

  “我相信我自己配的药不可能会出错,所以,这件事我会自己解决的!”

  

  “你自己解决?你自己解决的了吗?”那个陈主任一听到顾城铭的话,便一口的否定掉,随即又像是抓牙舞抓的样子说道:“我们已经看过了,你配的药对她的这个情况并不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所以在这一点上,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怎么可能——!!”这话一出,一旁站着的林浩然也不淡定了,他印象里的顾城铭可是一个很厉害很厉害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出任何的叉子的,所以他并不相信陈主任的话。

  

  只是——

  

  那陈主任一听,冷笑一声,随即挥出一张纸来道:“你自己看,这是不是你配的!”

  

  顾城铭垂眼望着那张纸头,在拿起那张纸头之后,一语不发,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主任看着他的这种反应,似乎很满意,应该在他的意料之中。“怎么?说不出什么来了吧?”陈主任的那副嘴脸,看的林浩然直直恶心。

  

  他也有些觉得不对劲,便轻轻地用着手肘碰了碰顾城铭,轻声道:“你怎么了?”

  

  而顾城铭看着他手上的那张纸头,心里却在发愣,‘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这张处方被人做过手脚了?!’

  

  “没事吧?”林浩然在见着顾城铭没有理他之后,又轻声说了一句。

  

  这次顾城铭倒是回复了他,“没事,一点小事~!”随即他又恢复到了那个处处都不会惊慌失措的男人,目光直直指向陈主任。这个陈主任,从一开始就和他作对,他刚进入医院的时候,便被他给刁难,就算是他自己做的学术报告最后都被他给占为己有。因为他眼里,顾城铭是他最大的威胁对象。

  

  陈主任被顾城铭盯得有些发毛,心里有些胆怯,但随即又因为恼怒自己胆怯顾城铭而又狠狠的瞪了回去。

  

  顾城铭倒是没有继续下去,而是轻声哼了一声,脸上那胸有成竹的笑意让陈主任都觉得是不是这个家伙已经想到解决方案了?

  

  ‘绝对不可能!这次他绝对死定了!’陈主任在心里冷哼道,他完全不相信,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他可以化险为夷!

  

  “院长,我如果说这处方上的有些药不是我配的,你会相信吗?”顾城铭看着院长慢慢的说道。

  

  陈主任又一下子抓住说道:“你以为我们都是三岁的孩子吗?会相信你这种谎话吗?”

  

  “哼,陈主任,我应该没有问你吧?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职位已经大到能大过院长了?”

  

  陈主任听着,又是气烟升天,但又不好发作,便哼了一句,不再说话。

  

  而另一边,院长听着,淡淡的说道:“我相信你……”

  

  “院长——!!”陈主任听着,心里一急。

  

  “但是,既然这件事是你惹出来的,我就希望你能处理好。如果你不能处理好,医院将会停休你!”

  

  顾城铭听着,倒是没有一丝的恐慌,反而笑了起来,“好,我相信,你会看到我清白的时候的!”说着,他便朝着一旁的林浩然说道:“我们走吧~!”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林浩然听着,也朝着院长鞠了一个小躬,随即跟着林浩然的脚步离开了会议室。

  

  等顾城铭两人离开之后,那坐着一旁的陈主任又不满的说道:“院长,这顾城铭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不过院长倒是没有理会陈主任而是朝着其他人问道:“你们觉得顾城铭怎么样?”

  

  “很好——!!”

  

  “处事能力很强——!!”

  

  “不是一般的人——!!”

  

  ……

  

  听着其他人的看法,陈主任真是气急攻心,但是又不好发作。而院长听着,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的确,他不是一般人。所以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处理好这次的事情。”

  

  其他人听着院长的话,都点了点头,但惟独只有陈主任,那眼里的怨恨毫不保留的呈现了出来,不过很快又隐藏的无影无踪。

  

  而在另外一边,顾城铭出来之后,便听到后头的林浩然朝着他问道:“喂,城铭,你想到解决的方法了?”

  

  “没——!”

  

  “啊?那你该怎么办?”

  

  “不急——!!我现在需要回家做饭了~!这件事,我以后会慢慢处理的~!”顾城铭简单的说道,完全没有见着后头听到他话的林浩然的那个神情。

  

  在他心里,这个家是最重要的!

  

  ……

  

  晚上回家的时候,韩伊林的脑海中还浮现着他家四哥的身影,嘴里喃喃自语着:“原来……他就是我的四哥啊……”

  

  顾浩看着他家小八魂不守舍的样子,开着玩笑说道:“怎么,我家的小八在思春了?在想哪家的姑娘呢?也让七哥瞧瞧呗~!”

  

  韩伊林被顾浩这么一说,回过神来,便是脸上一红,他自然知道他家七哥是在和他开玩笑的,只是这玩笑真是有些让他不淡定了。什么叫思春了?什么叫看上哪家姑娘了?他明明是在想今日所见的魏泽宇。

  

  但——

  

  他总不能这般直白的说出“我在想四哥”这种话吧,于是乎,他说也不好,不说也不好,干干的愣着,脸上有一丝不健康的红色浮现。

  

  最后还是活生生的憋出了几个字来,“我才不喜欢想女生呢!”

  

  不知怎么回事,明明应该听到这种话,顾浩应该疑惑不解的,但是实际上听到这种话后,心里竟然有一丝的欣喜。

  

  而这时顾城铭和魏晨然从厨房端着盘子走了出来,瞧见他两人拌着嘴,倒是也不由的笑了起来。

  

  “小八看起来没受什么影响。”魏晨然望着傻愣愣的韩伊林,眉宇间有一丝的笑意。

  

  顾城铭知道他说的是那件事,脸上也是慢慢浮现一丝放心,道:“这不是最好的消息吗?”

  

  “的确~!”魏晨然转头看着他家大哥,“原本以为小四会怎么样的,不过看起来,他还是比较顾忌大家的感受的,其实他一直很爱这个家的~!”

  

  “这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只是,要是小四自己走不出这个障的话,谁也不能帮他。”

  

  听着他家大哥说的这句话,魏晨然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相比起来,他显然不想让他家小八受到任何的伤害。

  

  两人慢慢走近,看着顾浩笑嘻嘻的搂着韩伊林的头,顾城铭便也笑着说道:“好了,你们两个也该消停消停了,都这么大的年纪,怎么还像是个小孩子呢?”

  

  哪知道韩伊林倒是不依的回答道:“我觉得,在哥哥面前永远都是个小孩子也不错。”

  

  “那就一直做我们的小.弟弟吧~!”顾城铭突然一下子盯着韩伊林望去,有些让韩伊林愣了一愣。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家大哥已经摆好了菜式准备到楼上去叫其他的人下来了。

  

  魏晨然依旧笑眯眯的看着韩伊林,慢慢俯□子,轻声说着,“你这话得当真哈~!”

  

  而一边的顾浩倒是有些迷迷糊糊的,一点也不清楚他们三个人在说些什么事情,不过对他而言,在他眼里,韩伊林,他家小八,永远都是他的弟弟。所以他也很是赞同的道:“嗯,你要永远做我们的弟弟~!”

  

  韩伊林看着他们,莫名的心里有些感动。

  

  时间像指尖流沙,它可以消磨时光岁月,但是那份最真挚的亲情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因为是父母的忌日,所以难得的,家里的所有兄弟都在家里吃顿饭。

  

  晚饭的时光倒是十分的有趣和睦,其中不乏一些有趣的画面,比如说……

  

  “乖,小八,来多吃点肉,看你受的,感觉像是我们在虐待你……”他家大哥就用着特别奇怪的语气,像是哄宝宝睡觉一样,叫他吃肉。

  

  “小八,吃点鱼,对智商有帮助。”感情他家二哥是觉得他智商不够吗?

  

  不过说起来,韩伊林的智商的确是有点不够用!

  

  “别总是吃大鱼大肉的,来,西兰花,对身体好的~!”不过三哥,你能不能不用这种笑眯眯的腹黑感说话啊,不由的让人联想到了你笑着喂别人吃着所谓的天地大补的“鹤顶红”一般,让人不寒而栗。

  

  还有五哥,我最讨厌的就是吃芹菜了,这样给我吃真的大丈夫吗?韩伊林真心有种被虐出翔的感觉。

  

  而六哥这个大吃货,你真是够了。别的哥哥都给我吃的,为毛你竟然自己一个人大吃大喝起来了?这样被公然的无视,心里真心是累感不爱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七哥你也用不着把整盘的鱼香肉丝倒在我的饭碗里吧?这样全部给我吃,你有木有想过我吃不吃得下啊~!就算我吃的下,可你有木有考虑过其他哥哥的感受?

  

  所有的人都被顾浩这一壮举给吓住了,可人家顾浩还是笑眯眯的朝着韩伊林道:“你看,我对你多好,多吃吃一点~!”

  

  见着他家七哥这般样子,韩伊林还能说什么呢?只能也同样的笑了几笑,不过显然这笑意有些僵硬。而其他人虽然在开始的时候愣了几秒,但后来显然是在忍着不笑。

  

  真是的,你们要笑就笑吧,别憋坏了~!韩伊林瞧着那几人,心里无奈的说道。

  

  而其他兄弟则是在心里给他家小七深深的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小七,你真够棒的~!

  

  晚饭的时间就是在欢声笑语中度过的。

  

  今天的所有事情,似乎感觉都很圆满。

==========================

作者有话要说:腿关节发炎QAQ被痛醒了。

☆、第四十章 雷电交加的夜晚

  晚饭结束后,顾城铭在韩伊林的房门口徘徊了许久,正在思索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便听到房门打开的声音,随即听到他家小八疑惑的声音,“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顾城铭听着,讪讪的笑了笑道:“我来看看你~!”

  

  韩伊林看着他家大哥,笑道:“那进来吧~!”说着,便拉着他家大哥的手。而顾城铭在被拉住的一瞬间,心里莫名的有一股悸动涌出,虽然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但还是让人印象深刻。

  

  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随着韩伊林的脚步跟了进去。

  

  房间被韩伊林整理的干干净净,有条不紊的。顾城铭很是自然的坐到了韩伊林的床边,想着,他家小八还真是有做贤妻良母的潜质。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要是说出来,估计他家小八得向他傲娇炸毛了。

  

  “大哥,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韩伊林朝着顾城铭问道。

  

  顾城铭道:“我是怕你,触景伤情,不过看起来,是我多虑了。”

  

  “你怕我今天看到爸妈会哭吗?”韩伊林撇头瞧着顾城铭道,随即一个倒身,便是倒在了床上,舒服的张开自己的手来。头望着蔚蓝色的天花板笑道:“我没有大哥想象中的那般脆弱……”

  

  “今天看到爸妈,其实我真的很高兴。而且我知道,爸妈在天堂里一定过得很好很好!所以我并不难过……不过大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嗯?”顾城铭挑了挑眉,低头看着床上的韩伊林问道:“什么事情?”

  

  韩伊林倒是笑嘻嘻的道:“我想大哥每次去帮爸妈打扫墓地的时候,都能带上我!可不可以?”

  

  顾城铭看着他那活活泼泼的小八,倒是一笑,道:“好,每次我去的时候都带上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韩伊林高兴的从才床上跳了起来,而这时,外面的风突然刮大了,风吹进屋子里,使得窗帘飘飘荡荡。

  

  顾城铭从床边走了过去,望着这黑色的天空和狂风席卷,有些皱眉的说道:“看起来要下雨了,也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下雨。”

  

  夏天就是这般,你从来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刮风,什么时候打雷,总是让人捉摸不定。

  

  这话刚说出来,便听到一声“轰隆隆”的巨响声,“看起来今天晚上还真是大风大雷了,小八……”

  

  顾城铭刚一转身,便看到韩伊林一个人闭着眼睛,双手已经紧紧握成了拳头,整个人在床上蜷缩成了一个球,全身似乎还在打着颤。

  

  顾城铭一看便觉得不对劲,急忙走到韩伊林的身边,手抚着他的背,着急的道:“小八,小八,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听着耳边他家大哥着急的声音,韩伊林微微的张开了双眼,头瞥向了顾城铭,很不好意思的轻声说道:“没……没事……”他似乎说话都很艰难,但刚一开口,便又听到了一声巨响,吓得韩伊林又是全身哆嗦。

  

  顾城铭看着他家小八的反应,又听着耳边轰隆隆的巨响,便猜到了些什么,有些不敢确定的问道:“你是怕打雷?”

  

  韩伊林听着,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的确,他从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但惟独他就怕这该死的打雷。以前每次打雷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然后狠狠的捂住自己的耳边,这样的话,就能够尽量使自己听不到这雷声。

  

  但现在,他又不想没面子的做这样胆小的事,便只好忍着,忍着。

  

  其实,他以前也是这样过来的,忍到最后雷停了就好了。不过很多时候,他都是一整夜都没有睡着。

  

  说起来,韩伊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怕打雷。他那不完全的记忆里只记得,他似乎在打雷下雨天,衣衫破烂的来到孤儿院的。他似乎记得,他那个时候是为了躲一些人。来到孤儿院的时候,院长曾经和他说过,他是晕倒在孤儿院门口的。也就是因为这次,只要每每打雷下雨天,他就特别的恐惧这些。

  

  顾城铭看着他家小八这样,心里也是心疼的很,对于这种恐惧的,说到最后,也就是心里面的恐惧。顾城铭想了想,便一个俯身下去,随即轻轻的将韩伊林拥抱住了。

  

  韩伊林整个人都被顾城铭给拥着,感受着他家大哥传来的低温,他刚想说什么,便听到耳边传来了他家大哥温柔的声音,“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别怕~!”说着,他轻轻拍打着韩伊林的背部。

  

  外头的雷神还在轰隆隆的响着,不过韩伊林心里的恐惧倒是减小了许多。不过每当这雷声大一点,韩伊林就会靠进顾城铭的怀里一点。而顾城铭似乎很喜欢被他家小八拥抱着的感觉,不知不觉他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笑容来。

  

  时间过得很快,已然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这雷声来的快,也走的快。慢慢的韩伊林的身子也不再发抖打颤,他慢慢探出脑子来,眨了眨眼睛,注意到自己被他家大哥拥抱着,便不好意思的挣开了束缚。

  

  顾城铭也知道他家小八的意思,便没有厚着脸皮继续抱下去,而是轻声问道:“怎么样?没事吧?还好吗?”

  

  听着他家大哥那些关心的话语,便也没有再想着之前的事情,只是讪讪的摇了摇头,道:“没事了,我没什么事情,已经习惯了。”

  

  “你以前是怎么过来的?”顾城铭突然问道。

  

  韩伊林听着,抬起头来,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以前的话,能忍就忍呗。”

  

  他说的倒是轻松,但是顾城铭听着心里却是一疼,随即又皱着眉问道:“那要是忍不了呢?”

  

  “忍不了也得忍啊,这个又没什么药能治疗的”韩伊林笑了笑,当做没事样,一点也没有刚才听到雷声时候的那种胆颤的样子。

  

  顾城铭看着他那样,心里却是很是无奈,轻轻刮了刮他的鼻子,随后柔声的说道:“你以后,要是再碰到打雷下雨天,你就到我房里来,有一个人陪着,总比你一个人忍着好,知道了吗?”

  

  韩伊林听着,愣了愣,随即轻轻点头道:“嗯,我知道了~!大哥~!”

  

  听到了韩伊林的话,顾城铭也是满脸的笑意,舒服的摸了摸他家小八的头,道:“那你好好睡觉吧,不要再想这些了。睡吧~!”说完,顾城铭便慢慢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等到顾城铭走到门口的时候,韩伊林突然想到了什么,便一下子叫住了他,只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不,应该叫不知道怎么说出来。

  

  “大哥……”

  

  “嗯?”顾城铭转过身子,不解问道。

  

  韩伊林看着他,原本想要问问他家四哥是在哪个地方的,但是又不知道从何从起,便又吞了回去。随后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什么,大哥,你也早点睡觉~!晚安~!”

  

  顾城铭听着,盯着韩伊林看了一会儿之后,也微微的一笑道:“嗯,我知道了,小八,晚安~!~”

  

  这次韩伊林没有再叫住他,门被紧紧的关住了。

  

  韩伊林一个躺身又睡倒在了床上,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眼睛被耀眼的灯光闪烁的有些迷了眼,他慢慢的垂下了眼帘,纤长的睫毛被照出长长的阴影,笼罩在他的脸上。

  

  脑海中又再次出现了他家四哥那双对他充满敌意的双眼以及那桀骜不驯的脸庞。

  

  “该怎么知道四哥他在哪里工作呢?”

  

  韩伊林心烦的想着,这件事他一定要好好的弄清楚。这样被人不明不白的给讨厌了,这种感觉还真是不是特别的好!

  

  “啊啊啊啊啊~~~!!!!”韩伊林心烦的在床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只是这一不小心的,就“砰——”的摔倒在了地上。巨声一响,便惊动了刚好走在韩伊林房门前的顾浩。

  

  顾浩猛地冲了进来,急声道:“小八怎么了?”

  

  只是他推门而入进来,却没有见着他家小八在哪里,刚要往前走一步,便听到床的另一边传来了韩伊林的声音,“没……没事,七哥~!”说着他吃力的爬了起来,猛地趴在了床边,随意不好意思的望着门口的顾浩道:“我刚才一不小心就从床上摔了下来,没事。”

  

  “痛不痛?”

  

  “不痛不痛~!我皮糙肉厚的,摔不疼。”

  

  “你呀——!”听着他家小八这么说,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道:“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说着,便要跨门一步,只是刚跨出去,韩伊林便叫住了他。

  

  “七哥——!!”韩伊林看着他家七哥,心里倒是突然有这么一个好主意,随即道:“七哥,话说你之前说四哥是律师,那他是很有名的律师吗?”

  

  “当然,四哥的确在律师界很有名气。”

  

  “是京都几家有名的律师事务所吗?”

  

  “当然。”说着,他瞧了他家小八一眼,不解的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啊?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突然想到的。”说着说着,韩伊林朝着顾浩挥了挥手道:“好了好了,七哥你去睡吧,我也要睡觉了。”

  

  虽然顾浩有些被韩伊林弄得糊里糊涂的,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嗯好的~!”

  

  门,再次被关上,而韩伊林心里倒是确定了一个好主意……

  

  四哥,我来了……

第四十一章 真相

早上的时候,韩伊林趁着众位哥哥都出去之后,便上网查找了一些关于他家四哥的消息。

既然他家四哥在京都的律师界小有名气的话,那么大概在网上也能查找到一些有关于他的消息。于是乎,韩伊林便在网上输入了他家大哥的名字。

“魏泽宇……”他喃喃自语道,随即不一会儿的时间,便听到他惊喜的声音:“果然有!哈哈,让我看看,京都德方律师事务所。”

“德方律师事务所?”他似乎以前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但又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地方,“算了,不想了~!”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看向了上面的地址,心里慢慢的思索着。

中午的时候,韩伊林一个人独自来到了德方律师事务所的面前。耸立的大楼,让韩伊林有些维维然,他看着这上面的招牌,突然一下子想起了什么。

“德方律师事务所,院长,德方律师事务所,院长……”

“对哦~!”他猛地拍了一下子自己的额头,不过随即又是一声惨痛,“啊——!!”轻轻揉着自己有些红红的额头,不知觉的吐了吐自己的舌头。不过现在的他,可不是在想这些有的没的,而是突然想起了,为什么他会觉得律师事务所的名字有些熟悉了。

那是因为……

“它是帮助院长他们获诉的事务所!”

他终于想起来了,记得大一的时候,孤儿院还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直接导致了韩伊林学业上的下坡。那一年,有一位房产商想要收购孤儿院,但是孤儿院可是院长的整个生命,她又怎么可能会答应呢?于是乎,便引发了一系列的事情,具体的事情内容他不记得了,但他现在隐约记得,院长似乎找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家律师事务所的名字就叫做“德方律师事务所”!

而那个帮助院长的律师的名字叫做……

韩伊林想着想着,眼眸子突然一下子睁大了许多,眼中满是惊讶。

他如果记得没错的话,那个帮助他们孤儿院的律师的名字叫做——魏泽宇!!

“我四哥?!!”韩伊林的脸上一下子变了好几种表情。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家四哥和他之间竟然有这样的牵扯,心里一下子又对他家四哥的好感度莫名的上升了好多好多。

因为他知道,他家四哥并不是一个坏人。

而就是因为这样,才加剧了韩伊林心里更想弄清楚他家四哥为什么会讨厌他的原因。

他对着大门,轻轻地吐了一口气,随即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处,心里喊着:“一定没事的~!加油~!”

说着说着,他便推开大门,大步大步的往前走去。

德方律师事务所的地址在这座大楼的四楼,坐电梯上去的时候,韩伊林的心里还有些忐忑,不知道到时候遇见他家四哥的时候该怎么说。但真正来到律师事务所门前的时候,他的心里倒是一片平静。

屋内,所有的人似乎都一个个的在忙碌着,韩伊林站在门口,眼睛不断的在搜索着他家四哥的身影,但却没有找到。

里面的人也同样注意到了韩伊林的存在,见着这么白嫩的小弟弟,里面的大姐看起来倒是满是热情,直接走上前道:“嗨,小弟弟,你是要来找辩论律师的吗?”

婀娜多姿的大姐看起来倒是极为漂亮,韩伊林第一次被人这么的说,脸上有些泛起微微的红晕,看起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落入这大姐的眼中,却是另外一番风采。

‘卧槽,这小白受也太可爱了一点了吧?没事就脸红红的,卧槽,老娘我好想给他简绍一只小攻来,好好的安慰他啊~!’那大姐不断的在心中乱嚎着,看韩伊林的眼神也越来越泛起狼光来。

其他人看着她这个样子,集体心里都给韩伊林点上了一根蜡烛。

唉,被这个女魔头给盯上,少年,你就自求多福吧~!

而韩伊林心里也从刚才的不知所措转变成了有些胆怯。他见那大姐眼泛狼光,不知怎么回事竟然有种后背凉凉的感觉,不知觉的就往后退了一步。

随即便道:“我……我是来找我四哥的~!”

那大姐听着韩伊林的话,一下子回过了神,过于殷勤的蹭过去问道:“那你四哥叫什么名字?”

“魏泽宇~!”韩伊林回答道。

那大姐一听,笑道:“原来你是泽宇的弟弟啊~!我倒是认识你们兄弟几个的,不过我怎么从来也没见过你啊?”

“啊?”韩伊林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和他的其他哥哥都熟识,便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讪讪的道:“我是最近才回来的,我叫韩伊林,在家里哥哥们都叫我小八……”

听着韩伊林的话,这个女人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在脑海中不停的思索着这个名字,不一会儿,她的眼眸子一下子睁大,随即吃惊的朝着韩伊林问道:“小八?泽宇的第八个弟弟?”

“姐姐认识我吗?”韩伊林自动将这个女人归入姐姐的行列当中,随即朝着他问道。

不过似乎这个女人在听到韩伊林的话之后,倒是不显得那么热情了,反而让韩伊林有些捉摸不到头脑了,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些什么。

“原来你就是泽宇的第八个弟弟啊~!他偶尔也会说起你,所以我也听说过你。不过没想到你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爱啊~!”

刚一会儿,韩伊林还在想着这个大姐是怎么回事,下一秒,这个女人竟然猛地抱住了韩伊林,不停的蹂躏着他的头。而这个女人还不怕死的把韩伊林的头禁锢在她的胸口部位,韩伊林活生生被他堵得喘不过气来。

等过了一会儿之后,这女人放开了韩伊林,还一脸意犹未尽的表情,朝着他说道:“你四哥就在这办公室里面,应该没有什么人在,你可以进去找他。”

“是吗?”韩伊林听着,脸上一喜,随即朝着那大姐道:“谢谢姐姐~!那我先进去了~!”说着便转身走了进去。

那女人看着韩伊林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正当韩伊林一手握住门把的时候,那女人一声叫住韩伊林,吓得韩伊林心跳慢了一拍,随即转过身子道:“嗯?有什么事吗?姐姐?!”

那女人看着韩伊林一脸不解的表情,话到嘴边却又吞了回去,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最后到底也就只说了一句:“没什么事,小八,你去找你四哥吧~!”

韩伊林听着虽然还是不怎么理解她刚才莫名的反常表现,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那女人看着韩伊林一点一点走了进去,最后关上了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祝你好运吧~!!小八~!”她刚才其实说了谎话,她作为魏泽宇的死党,不是偶尔听起他,而是每次他魏泽宇喝醉的时候,总会胡言乱语,而这其中每回都出现“小八”、“韩伊林”等字样。

说起来,她也知道魏泽宇和韩伊林之间的一些纠葛,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总归是知道一点的。但她不能告诉他,他家四哥是有多么的不待见他,所以只好说谎骗他说只是偶尔听过。

而进入办公室的韩伊林,一进去便看见他家四哥坐在椅子上,手里不断的翻阅着一些资料什么的,在听到有人进来之后,便抬起头说道:“之前的那份资料好像有……”话还没说到一把,便像是活生生的被人给扼制住了,随后听着韩伊林,冷冷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韩伊林似乎知道他家四哥会这么对他,在来的时候便做好了心理准备,笑了笑,走上前道:“我就是想过来看看四哥的。”

但他还没走几步,便被魏泽宇的话给活活的止住了脚步。

“你看过了,可以回去了吧?”

魏泽宇冰冷的语言让韩伊林有些心里莫名的一痛,这语气,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就算他做好了心里准备,却依旧有些心里难受。

他看着他家四哥,抿了抿嘴道:“四哥……我今天来其实是想来问你一个问题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他的目光对上了魏泽宇锋利的眼神,虽然心里有些胆怯,但还是狠狠的对了上去。

“我以为你会有自知之明的!”魏泽宇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即一点一点的走向了韩伊林,由于身高的差距,魏泽宇站在韩伊林的身边,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韩伊林的额头开始冒出微微的冷汗来。

“你问我为什么讨厌你,你真的想要知道吗?”他眼光撇着韩伊林,冷冷的一笑。

“是的,我真的想知道!”韩伊林毫不畏惧的回答道,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件事给弄清楚,今天的目的就是这个!

“那好,我告诉你~!”魏泽宇一笑,转过身去,心里却想着,大哥,别怪我,既然他自己想要知道,那我只好告诉他了。

而韩伊林要是盯着魏泽宇的后背看着。

但他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要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复杂、更加的难以承受……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是我生日,yy频道:89026900,晚上八点半到10点,大家有空可以来~!

第四十二章 残忍

韩伊林从来也不知道他家四哥竟然能够给他这般大的压力,只是他家四哥沉默不语,让他更加的备受煎熬。

但还没等他想多久,他便看到他家四哥慢慢的回过了头,随即看着他的瞳孔,一点一点朝着他逼近。不知怎么回事,韩伊林的心里竟然有一种恐惧慢慢的趟过心底。以至于他竟然会不由自主的往后退。

魏泽宇似乎很不屑韩伊林的这种表情,脸上慢慢显露出一种嘲讽的笑容来,盯着他说道:“你不是要知道,我为什么厌恶你吗?那为什么还要往后退?是害怕了吗?”

魏泽宇越来越靠近韩伊林,韩伊林听着他的话,心里莫名的一怔,是啊,我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四哥要厌恶我吗?现在他要告诉我了,我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为什么要害怕的胆怯后退呢?

韩伊林东张西望的双眼,慢慢抬起了起来,眼神似乎比之前更加的坚定了些许,道:“是的,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们大家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魏泽宇似乎是被韩伊林的这种表现给震惊了,不过他脸上的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很快他又调节好了自己,于是笑道:“好,那我告诉你~!”

他看着韩伊林,一字一句说道:“因为,你,并不属于,这个家!”

什么?!

韩伊林的双眼猛然间睁大了,死死的看着他家四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怎么……怎么会呢?”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不属于这个家呢?

但,接下来的话,更是让韩伊林难以承受!

“不仅如此,而且还有,就因为是你的缘故,爸妈才会死去的!”

这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让韩伊林的大脑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他家四哥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害死他爸妈的人竟然会是自己,这怎么可能?!

此时的韩伊林已经顾不上之前所谓的不属于家的言论,他现在整个大脑里完全充斥着他家四哥所说的,“真正伤害他家爸妈,害死他爸妈的人,就是他!”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魏泽宇不紧不慢的说道。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虽然说起来有些自私,但是他并不想看到,明明最不应该活在这世上的人,竟然比他还过得好,而且得到了所有人的爱。这简直就是对他的最大的讽刺。

当年,就是因为他不同意继续找小八,找韩伊林,而离开了这个家,离开了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兄弟们。

但现在,韩伊林还是回到了这个家,还是被找到了。于是乎,他心里的那扇罪恶之窗又再一次的打开了。

“告诉我,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韩伊林听到魏泽宇的话之后,猛地大喊道。他此时此刻,大脑里已经全然空白一片。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到底为什么会是这样,各种各样的问题全然充斥着他的脑子。

他现在只想弄清楚一件事,为什么他会是害死他爸妈的凶手!

“好,那我就告诉你,也好让你明白,你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家里!”说着,他慢慢的转身远离韩伊林,便走便道:“你应该知道当年韩阿姨的那件事对吧?既然知道,那你应该也知道韩阿姨死了的事实对吧?但我相信,大哥不会告诉你事情的真相,他大多就会提及一点,但后续的事情,我想我作为一个当事人会比所有的人都清楚。”

“就是你!~”他的手猛然指向了韩伊林,字字诛心的道:“当然韩阿姨为了救你,才会被劫匪杀死。而后来,爸妈也是因为去找你而在路上出了车祸。你就像是灾星一般,只要有你在这个家,这个家就没什么好事。当年你出生,爸妈的公司就遭到经济攻击;后来你生日,还发生了枪战。我想这些大哥他们应该没人告诉过你吧?”

韩伊林面色惨白的望着他家四哥,他的的确确没有听过,也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实。

而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要说些什么了。

他只是面目呆滞的望着,像是傻了一般的眨着眼眸,原本健康的唇色也变得惨白无色起来。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魏泽宇却并没有停下的话,虽然他看着韩伊林惨白的脸色心里也一愣,但是并没有让他停下来。他脸上的笑,在韩伊林的眼中,就像是在嘲讽着他不应该出现在世上。

“你知道吗?虽然你这般,但是我一开始还是觉得我们是一家人,所以并没有对你产生抵触,但是实际上,我后来又一点一点查找你的消息,你知道我查到了什么了吗?哼,原来你根本就不是爸的孩子,你其实是别人的孩子,但那个人似乎和妈和韩阿姨都有牵连,所以难怪韩阿姨会奋不顾身的要救你……”

“怎……怎么可能?”韩伊林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上的力量就像是没了一般,只能借着墙壁的力量,倚靠在墙壁上,来让自己的身子不往下摔。

“怎么不可能?我们大可去试试血缘报告,看看我们到底是不是亲兄弟。”魏泽宇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刺在韩伊林的心里。其实,他看的出来,也感受的出来,他家四哥对他的恨,是真真实实的,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他相信,他家四哥说的是实话。那么,既然是这样,那他又怎么敢去和他做血缘报告呢?

“不,不了~!”他面无表情的说着,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往下摔。韩伊林吃力的用手靠在墙上,不断地用力往上抓,试图想让自己的身子能够稳住,但实际上,他却还是被魏泽宇给抓住了。

他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抓住韩伊林不让他摔下去。说实在的,他以为他告诉了韩伊林真相,让他滚出这个家,他会开心他会高兴,但实际上,他看到韩伊林脸上那种什么希望都没了表情,心里莫名的一抽,像是为了韩伊林而心痛,但他自己却并不想承认这一回事。

“谢……谢,四哥……不,不应该叫你四哥了,应该叫你魏先生了。”说着,他脚步摇摇晃晃的挣脱来了魏泽宇的手,随即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再见……”

说完他便一把推开玻璃门,身子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一下子充满了力量。他现在整个大脑中都是魏泽宇所说的内容,他竟然不是他爸妈的孩子,那他是谁的孩子?没想到,过了一个月的童话生活,竟然又从云端掉到了地狱。果然,童话故事虽然很美,但始终是童话,总有一天是会梦醒的。

他的身子,就像是不听使唤一般的冲了出去。

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我要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而原本看着韩伊林出来的那位大姐,刚想喊住韩伊林,却一下子被韩伊林脸上的表情给吓住,下一瞬,他已经离开了事务所了。

她下意识的知道了些什么,猛然间走进了魏泽宇的房间。

她看着端坐在位子上的魏泽宇,慢慢的走了上前,叹着气道:“你还是告诉了他?”

魏泽宇并没有抬头,只是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你不应该告诉他的,他还是个孩子,尽管你再怎么恨他,我也觉得,他是无辜的。你所说的其实根本就是心里的‘魔’在作祟,他始终都是你……”

“欣姐,好了,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魏泽宇还是没有抬头,打断了辛欣的话。

辛欣看着他这样子,其实也知道他心里也并不好受,在心中骂道:‘真是一个大白痴,魏泽宇你就是一个大白痴。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你家小八……’,她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魏泽宇都不可能听进去的,也就摇了摇头,叹声道:“好了,我知道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先出去了。”说完,辛欣便走了出去,临走关门的时候,还是望了望魏泽宇,他依旧没有抬起头,便关上了门。

等到门关上的瞬间,魏泽宇才抬起了他的头,眼神中不知道是什么情感,而他的脑海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想要什么,在想些什么,在做什么吧!

他慢慢的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陈旧的老相片,里面的男人和女人要是韩伊林在的话,一定会很清楚。那是他的爸妈,他的爸爸妈妈,但……现在……或许已经不是了……

魏泽宇愣愣的看着这张照片,喃喃的自语着:“爸……妈……我……真的做错了吗?我不应该告诉他是吗?”说实在的,他以为他会高兴,但实际,他现在一点也不高兴,真的一点也不高兴,反而竟然有种莫名的心痛感在自己的心中蔓延,完全变得就不像他了一样。

“爸妈,请告诉我,我到底有没有做错?”魏泽宇慢慢闭上了双眼,随即将照片放在自己的胸口,默默不语……

而韩伊林这边,也不是很好,不,应该说,比死还难受……

小八,你千万不要有事……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昨晚太晚学校感冒了qaq

第四十三章 孤独

离开事务所之后,韩伊林感觉到自己的全身就像是抽了气的皮球,全身无力,根本使不上任何的力气。他努力的支撑着,试图让自己不会摔下去。

终于走到拐角处的时候,他才重重的摔在墙上,随后大口大口的猛喘着气。

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似乎恢复了一些力气。

但心里却是一股悲伤逆流而过,整个人的大脑中完全充斥着之前他家四哥所说的那些话。

原来,这么长的时间里,他竟然根本就不是爸妈的孩子,不仅如此,最后还是自己间接害死了他几个哥哥的爸妈。一想到这里,韩伊林狠狠的将拳头挥向地面。

皮肤一下子被地上的石子给割破,鲜红的血液像是一把利刃,深深的刺痛着韩伊林的眼睛。

他慢慢扶着墙壁,一点一点的爬了上来,脚步蹒跚的走着。

周围热闹的人群和他却是格格不入,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了自己。

原来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可怜,那既然我不是,又为什么要找我回来,为什么,为什么!!韩伊林不停的在心里大声的怒喊着。他以为自己的重生是上帝给他的眷顾,但现在,残忍的事实,比当初那个人背叛他都让他难以承受。

这种痛苦,原本不想再尝第二次的,可为什么又要让他尝到这种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感觉?!

他慢慢的走着,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双目无神,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嘀嘀嘀嘀————

刺耳的车笛声,一下子将韩伊林拉回了现实世界中,他看着眼前和他近如咫尺的车子,耳边还充斥着那位司机的叫骂声,却没有任何的表情,还是一味的向前走。

就算刚才差一点被撞死,他的情绪也没哟太多的起伏。因为他的希望已经深深地被打碎了,破灭了。一个人,活着最大的动力就是希望,有了希望才有活下去的挺下去的意识,而没有希望,就如同没有灵魂的躯壳。虽然他活着,但他却没有生活的动力。

此刻的韩伊林就是这样子的。

他虽然活着,但是实际上,他却像是已经死了一样,其实没什么区别。

泽一难得出来逛逛。

中午的时候刚拍完一场戏,倒是挺累的。而他那个女主角看起来似乎不在状态上,一而再再而三的ng,因此,泽一倒是有了一下午的时间。他带着白色的医用口罩,带着一顶帽子,黑色的墨镜倒是让他从一位璀璨的明星,变成了一位不起眼的普通人。

泽一的伪装术的确能在娱乐圈排的上位置。

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遇到了魏晨然的弟弟,韩伊林。

“阿林……”他刚想叫住他,便看到一辆车子朝着韩伊林呼啸而来,而韩伊林似乎一点也没有发现。他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不要命了吗?大马路上的,竟然还不看着路?!!

“不好——!!”他刚想跑过去,便看到那辆车子在韩伊林的面前停了下来。他松了一口气,好在它停了,不然这事情还真是出大了。

不过让泽一疑惑的是,韩伊林似乎一点也不在乎他自己刚才有没有撞到。就像是没了灵魂一般的让人觉得陌生,一点也不像他记忆里的那个韩伊林。

他是怎么了?泽一有些不太放心,就刚才的那种情况,他还真怕韩伊林会再次出车祸。这次是他幸运,但下次,泽一还真是不敢保证!

只是他刚到马路对面的时候,却发现他的视线里已经没有了韩伊林的身影。

“该死的,竟然跟丢了。”不知怎么回事,泽一的眼皮一直跳着,就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一股不安在流淌着。

“不行,我得打个电话给晨然才好!”说着他便拿起手机拨起了号码。

“你怎么有空打我电话来了?我记得你今天可是在拍戏,怎么,也学会偷溜了?”电话那头的魏晨然调笑着泽一。

而泽一却是语气不安定的道:“我刚才在街上看到了阿林了,他看起来好像精神状况不是很好,刚才还差点出了车祸。我原本想跟着他的,可是我到马路对面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他的人影了。你最好现在就打他电话,我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了。你一向知道我的第六感很准的。”

“什么?”魏晨然一惊,“小八怎么回事,你是在哪里看到他的?”

“德兴路这边。”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来。我记得下午还有戏要拍,就先回去吧,我会找到小八的。”说完,他便将电话挂断,神色却是一峻。怎么回事?他明明记得早上的时候他家小八还好好的,怎么一到下午就变成这样子了?这时间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魏晨然自己也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连忙对着自己的助理说道:“你记得告诉力哥,等会儿的通告我不上了,家里有事,我先回去了。”说完,他便拿起衣服跑出了门,也不顾他身后的助理死命的喊着。

“魏晨然,魏晨然——!!”他看着魏晨然慢慢远离的背影,心里突然浮现出刘力那张恐怖的脸,哦,天哪,上帝啊,求救救我吧!他宁愿死也不要面对刘力的低气压啊。“魏晨然,你真是害死我了————!!”

而跑了出去的魏晨然显然有些慌张,来到停车场之后,立马开动了自己的车,并群发了短信给所有的人,“小八出事了,速回家。”

二十分钟之后,魏晨然一打开大门便是顾浩的问题。

“三哥,你说小八出事了是怎么回事?”他脸上的焦急和魏晨然一模一样。

“先让我进去再说。”

进入家门的魏晨然,看着众人都已经到齐,缓了口气道:“刚才泽一打电话给我说他在大街上看到了小八,而且看到了小八差点被车撞了……”

“那小八呢,小八有没有事?”顾子皓一听韩伊林差点被撞,一下子不淡定的问道,生怕他出一点点问题。

“别打断三哥。”顾子辰瞧了他一眼,“三哥不是说了吗,是差点被撞,也就是说,小八没有被撞。三哥,你继续说,小八出事应该不是指这件事吧?”

“是的,虽然小八没有被撞,但是泽一说小八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所以怕他再次出事就打电话给我了。”

“那他的电话呢?”顾子辰问道。

“打不通,已经关机了。”魏晨然望着众人道:“所以这才是我害怕的,既然小八的手机关机了,那明显就是为了不让我们找到他。明明早上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午就变成这样子了?”

“小八下午有去过什么地方吗?”魏峰说道。

魏晨然摇了摇头,道:“并不知道……”他自己也不清楚,小八是去了哪里才会变成这样子的。

“按理说小八也不会去什么地方的,三哥,泽一有说在哪里看到小八的吗?”

轰隆——轰隆——

这时突然天开始雷鸣起来,原本的天空开始胡云密布起来,一下子阴暗了起来。

顾城铭听着耳边的雷鸣,剑眉开始慢慢的紧蹙了起来。

“在哪里看到的?”魏晨然想了想泽一的话后道:“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德兴路上看到的。”

“德兴路?”顾浩似乎想起了什么,“难道是……”

但他这话还没说出来,便被大门打开的声音给打断了。

进来的竟然是魏泽宇,众人看到魏泽宇的时候,似乎都下意识的愣了愣。全然没有想到他会回家。

原来魏晨然群发短信的时候,也同样发给了魏泽宇。而魏泽宇其实内心也有些愧疚,便也回到了家。

顾浩看见魏泽宇的时候,突然一下子跑了过去,随即便急着问道:“四哥,小八是不是下午有来找过你?”德兴路……德兴路,那不就是四哥工作的地方吗?顾浩又想起了韩伊林昨晚有意无意的问题,一下子联想到了魏泽宇的身上。但实际上,他根本就不愿意想到这一点上,因为如果小八真的去找四哥的话,又是失魂落魄的样子,那便是知道了那件事。

那事情就严重了。

魏泽宇听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对,他下午的确来找过我了。”

“那……”顾浩不敢再问下去了。

“你把事情告诉他了?”不知什么时候,顾城铭已经走到了顾浩的身边,眼神盯着魏泽宇,不加任何感情的盯着。

两人对视,魏泽宇还是没有否认,“是的,我告诉他了。谁叫他这么想知道?我明明已经躲着他了,但他竟然还不怕死的走到我面前来,问我为什么要讨厌他!还真是可笑!所以,我就把我知道的所有真相都告诉了他,一点也不剩。估计他知道真相之后,应该也不会再回到这个家里了。还真是……”

魏泽宇还没说完,便被顾城铭一拳打倒在了地上。

魏泽宇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了笑,还是像以前一样那样的桀骜不驯。

而这是顾城铭第一次使用暴力,而且对象还是他家的小四。尽管他不想这么做,但是情感却驱使着他。

而其他人似乎也被他家大哥这么一打给吓住了,记忆力,他家大哥从来都没有生气过,从来没有。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天快要下雨了,我们得在天下雨之前找到小八。还有,小八有恐雷症,听到雷声就会全身哆嗦不敢走路。所以我们得尽快找到他……”

“什么?!!”所有的兄弟都一愣,如果这样的话,那就糟糕了!

小八,你千万不能有事!

第四十四章 找到了

明明这个城市是那么的熟悉,但这一刻,对于韩伊林来说,却是那么的陌生。

他的脚上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无法行走。

雷鸣声在他的耳畔不停的回荡着,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冷颤来。他的双手慢慢环抱着自己,试图让自己的身子不再发抖,但实际上却是徒劳无功的。

他从公交车上下来,原本人来人往的大街,开始变得稀稀疏疏起来。所有的人都为这场大雨的到来而止住了脚步,寻求一个避雨的场所。而韩伊林就像是这个世界所独立开的一个人一样,就算是止步为艰,也仍然一点一点的走着。

他不想在呆在这个城市当中,就像当初那件事给他带来的伤害一样,让人难以接受。

“院长……”他现在好怀念院长那温暖的怀抱,但不知怎么回事,想到院长的时候,竟然也想起了他家大哥顾城铭,和院长那怀抱一样的温暖。自己这样不辞而别的离开,会不会让他家大哥所担心呢?

只是下一秒的时候,他便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他既然不属于这个家庭,那么就要走的干脆利索,就像以前一样,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是再怎么挣扎也不会属于自己的。

不一会儿,大雨倾盆而下,伴随着电闪雷鸣,狂风呼啸而来。

韩伊林望着阴森森的天空,大雨已经湿透的他的全身,湿透了他的头发,他的面容,雨水从他的脸上流淌下来,不知是眼泪还是雨水,只知道是那么的苦涩。

他原以为他不会哭,但实际上在雨水滴落在他脸上的时候,泪水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寒冷已然不知不觉的朝着他汹涌而来,不由的使他打了一个哆嗦。

“阿嚏————”他揉了揉通红的鼻子,知道自己再这么走下去,也赶不回孤儿院,便在路边找了一棵大树倚靠着。

回孤儿院的路比较偏僻,算是外郊的农村,乡下里。

原来他韩伊林已经不知觉的走了那么久的路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着这大雨倾盆,泥泞的道路,似乎有什么记忆在他的大脑中作祟。他似乎记起了什么,好像自己曾经也这般做过,只是每次他一深入的去回忆这段记忆的时候,那段记忆就像是长了翅膀的鸟儿,一下子又飞的无影无踪起来了。

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吐了一口气,“算了,还是不想了!”若是想不起,那就不想也罢。虽然他隐隐约约感觉到这段记忆的不寻常,但他也能感觉到,这段记忆所带给他的一丝丝的痛苦。而具体哪些痛苦是什么,他便不知道了。

轰隆——轰隆——

头顶的雷鸣似乎没有半点消退,韩伊林努力的让自己不去想着害怕,用手堵着自己的耳朵,但看起来一切都是徒劳的。身子依旧还是不停的哆嗦着,力气也依旧无法使出半分。

韩伊林现在根本没发现自己的处境是有多么的危险吗?躲在大树底下,要是被雷劈上,那绝对是有生命危险的。

只是他似乎现在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他的身子,他还不知道吗?以前一般的雷鸣就让他完全使不上力气来,现在这种巨响,活生生的把他的勇气都给打没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他微微蹙起自己的眉梢,用力的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能够清醒一点。不过那种沉重感似乎一点也没有消退,已经狠狠的压向了蹲在地上靠着大树的韩伊林。

他的意识慢慢的涣散了起来,视野也开始慢慢的模糊了起来,整个人虚弱的就像是一个暮年老人一般。

这一次他才注意到,自己是多么的危险。一般性这条马路上根本不会有行人的出现,因为延边上也没有房屋什么的,只有车子才会经过这里。换句话说也就是,要是韩伊林倒在这里的话,根本就没有人有机会会发现有一个人他倒在大树边上。

雨依旧疯狂一般的下着,就像是要把整个城市都给淹没一般。

顾城铭几个从没见过这般大的雨,气象台似乎也发出了橙色警告。不知怎么回事,顾城铭的眼皮一直在不停地跳着,他虽然是高材生,但是对于这些迷信还是认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他总觉得,他家小八有危险,他越是这般想着,他心里便越急,而车子也越开越快。

这是下一秒,路上一打滑,顾城铭的车子差一点就摔了出去,好在他的技术够硬,又在打滑的一瞬间抓紧了方向盘,才避免了另一场惨剧的发生。

而其他兄弟看见他家大哥的车子竟然一不小心的打滑了,也停了下来。

顾城铭打开窗户,朝着另外两人喊道:“我没事,你们先去找小八,我很快就来。”

顾子辰和顾子皓听着,点了点头,朝着他家大哥喊道:“那大哥你自己小心点,慢点开车。”说着两人的车子也慢慢的启动了。

“子皓,你去城东,我去城西,这样分开来找比较快。”顾子辰朝着顾子皓喊道。

透过玻璃窗,顾子皓点了点头,随即关上窗户,朝着城东开去。不一会儿,便在城东的路边停下了车子,随即撑着伞,在大街上不停着寻找着。

顾子辰同样也在城西的大街小巷里寻找着他家小八的踪迹,但整个城西就像是没有这个人一样,根本就找不到。

而其他兄弟也同样在大雨中寻找着韩伊林。

魏晨然去了韩伊林经常去的地方,但是依旧没有找到。魏峰一开始还在边打电话边找着,但后来,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接。

“没想到你竟然皮变得这么痒了,看来找到你之后我得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听话了。”魏峰恶狠狠的挂断了电话,看着稀稀落落的大街,又冲了出去。

他到底在哪里呢?所有的人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他们家的小八就像是失踪了一样,消失在了整个京都当中。本来京都就大,排除了一些他家小八根本就不会去的地方之后,区域还是有些大。现在又加上打着雷下着雨的,更是难寻找了。

不过既然他家大哥说小八有着恐雷症的话,那么应该不会走远的。但到底在哪里呢,所有的人都没有头绪。

“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顾子辰开着车,东张西望这四周的人与物,试图想要从这些当中找到韩伊林,但实际上,却一个人也不是他家小八。

雨越下越大,他的心里也开始害怕起来。

他真的很怕失去韩伊林,就像当年他失去他一样。十年的时光,让他忘记了他,但实际上顾子辰却一点也没有忘记他。他记得他为了逗他开心而买冰激凌的事,也记得那时候自己并不喜欢钢琴,想要拿东西砸了它的时候,他家小八阻止了他,虽然他家小八后来因为他一时失手而砸到了手,但他依旧笑着对他说:‘我最喜欢五哥弹钢琴了,不要砸掉钢琴好吗?’

从那个时候开始,顾子辰便开始努力的弹钢琴,为了让他家小八开心,就仅仅为了他那一句“我最喜欢五哥弹钢琴了”而努力了十几年。虽然那个时候他家小八失踪了对他的打击很大,但是他还是依旧不停的练习着。

因为他知道,总有一天他家小八会回来的。

终于他等到了这一天,当看到他听着他的琴声愣住的时候,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竟然笑了。心里笑的那么的开心。

只是现在…………

为什么又要离开?他还没有单独给他弹奏一曲呢?这些年来,他为他作了好多首曲子,他还没有给他弹呢。

小八,你到底在哪里?

顾子辰望着四周,一直努力的寻找着韩伊林的踪迹。

突然一下子,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我这辈子只有两个家,一个是这里,一个就是孤儿院……’

“孤儿院?”顾子辰突然灵光一闪,“如果小八在这里受到了严重的打击的话,那他如果想要逃避,那么就一定就会去孤儿院的。如果我现在去孤儿院,应该能找到小八的~!”

顾子辰这般推理着,“对~!我现在赶紧过去~!”说着,顾子辰便不再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时间对于他来说就是生命。他现在真怕他家小八会出什么事情。

而这么联想的,并不止顾子辰一人,还有一个人他也是这般想到的。

两辆不一样的车,两个不一样的人,到底谁会先找到韩伊林呢?

而韩伊林这边,已经完全没有了意识,大雨哗啦啦的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脸上,泥水已经弄脏了他的衣服。此时的他,就像是落汤鸡一般,让人心生可怜。

但是路边依旧是一辆车子也没有,谁来救救他,到底谁能来救救他。

寒冷,从他的脚底慢慢爬了上来,在他的整个身体当中流窜着,可怕的寒冷,像是要冻结了他的心脏一般,韩伊林的气息越来越弱,而耳边的雷鸣却是越来越响…………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

第四十五章 危险关头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0页 当前第6页

首页 上一页 ← 6/1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一窝饿狼兄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