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重生之一窝饿狼兄 第9节

小说作者:言慎行 所属分类:穿越重生 下载:重生之一窝饿狼兄Txt下载 上传时间:2017-01-04

“我不会怎么样的,我只是想和他聊一聊而已。如果姐姐不让我的话,我想,爸妈应该会愿意让这个拐走他女儿和他们两好好谈谈的。”

刘雅琴听着爸妈两字,脸色一变,随即艰难的道:“好,好,我愿意。”随即转身望着王浩道:“阿浩,你和我弟弟好好谈谈吧,我先去外面,我在外面等你。”

随即寄翼的看了少年一眼,便转身离开屋子。

一下子整个屋子就只剩下了王浩和少年两个人。

少年:“你知道我姐姐是千金大小姐吗?”

王浩:“不知道。”

少年:“那你知道,你如果带她走,你和你家可能会遭到灭顶之灾吗?”

王浩:“我没有家,而我也不怕灭顶之灾。”

少年注视着他的眼睛,不加任何的感情的说道:“你这样做简直就是愚蠢的做法。”

“可是,我想我也看得出来,雅琴她不愿意继续呆在这个家里了不是吗?”王浩笑了笑道,随即语气坚定的道:“虽然我不知道雅琴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不过我只知道,我爱她,很爱很爱她,所以我能愿意为她做任何的事。”小八,我很爱很爱你,所以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说道做到。

少年的心里莫名的一触动,可表情却依旧什么也没有变过,眼神变得更加的冰冷。

“可是你这样会害了她,也同样的害了你自己!!!”少年不加任何修饰的说道。

“我知道,你喜欢我姐姐,可是,你能给她幸福吗?你不能!既然你不能,那为什么不放手呢?你说你爱她,可是你连爱她的资格都没有,又何谈爱呢?爱情不是虚无缥缈的承诺,也不是不切实际的白日梦,而是能够永远在一起幸福在一起的生活。可是这样的生活,你给的起吗?你能给她吗?”少年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王浩听着,心莫名的抽动起来,空气都有些难以呼吸。这个少年,他说的句句诛心,他的确不够资格去爱雅琴,如果他带她走的话,也许,这辈子他们两个就只能四处奔波了。

两人都互相注视着对方,头顶的灯开始有些摇晃,有些下垂,但所有的人都没有注意到……

突然……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使迎新晚会,原本是没时间码字的,不过我最后还是偷溜出来了233333

第五十八章 生死一线

魏晨然看着他家弟弟的表情,耳边还充斥着他刚才所说过的话。虽然他知道,他们两人只是在演戏,但是说出那样的话,又怎么能不让他动容呢?说起来,他还是太在乎韩伊林了。

看着他家三哥突然的不说话,原本进入状态的韩伊林也有些摸不到头脑了。只是出于演戏的责任心,所以他还是一直冷漠的注视着他家三哥。现在他就是刘雅琴的弟弟,而不是魏晨然的弟弟。

魏晨然的表情同样也进入了导演的眼里。

导演:“阿然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说话?”他头疼的看着画面,由于之前两人配合的很好,骤然要喊卡,还是有些不舍得。不过看着魏晨然迟迟不肯开口,导演大声一喊:“卡——!!”

“你是怎么回事?”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些怒气,本来好好的一场面,就这么给毁了。

只是,就算是导演喊了卡,魏晨然依旧不声不响,一个人站着看着韩伊林。

“三哥……三哥……”韩伊林试探性的叫了几声,神情中略带着一些担忧,望着他家三哥。

许是听到了韩伊林的喊声,魏晨然这时才回过神,看着看着远处怒气冲冲的导演,他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朝着导演抱歉的喊道:“真不好意思,导演,刚才想到了一些事,就走神了。”

“下次别这样了!”导演哪不知道魏晨然这话的真实性,但他看中的是电影的质量问题,所以只要能拍好电影,那么什么就都不成问题。

“好的!”

韩伊林看着面带微笑的魏晨然,担心的道:“三哥,你真的没事吗?”

韩伊林扭过头,瞧着韩伊林,笑道:“你三哥我可是大名鼎鼎的魏影帝,怎么可能会有事呢?”

听着这话,韩伊林撇了撇嘴,“那还不是走神了吗?”

魏晨然听着这话,并没有说话,而是笑着看着韩伊林。

韩伊林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刚才说了坏话被听到了。“三哥,你要喝水吗?我帮你去那杯水吧。”

“那好。”魏晨然笑道。

只是,韩伊林刚走出几步,便听到“咔擦”一声,随即心头一跳,立马抬头望去。只见原本在头顶高高挂起的吊灯竟然崩断了,而此时魏晨然正分毫不差的站在底下。

“三哥——!!”韩伊林整个人都像是惊醒了一般,大喊声伴随着疾步,很快便冲到了魏晨然的面前,在魏晨然惊讶的表情下,韩伊林猛然间将他扑倒在地。

“砰——!!”

吊灯摔在地上,支离破碎,有的碎片弹到了韩伊林的脚边。

这时众人惊呆了,全然想象不出来,要是刚才韩伊林没有扑倒魏晨然的话,那回事一副怎样的场景。韩伊林看着脚边的碎片,心有余悸,一阵后怕。如果刚才自己再慢一步话,他家三哥就危险了。

他抓起魏晨然的头,紧张地道:“三哥,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吗?”

而这时魏晨然也缓过神来,看着自己脚边粉身碎骨的吊顶,也是一阵后怕,不过随即看着韩伊林紧张地脸,突然笑道:“你看,我会有什么事呢?”

“你还笑!!”韩伊林紧张道,“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差点就要死了。”

魏晨然哪里不知道刚才是生命关头,不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韩伊林的脸,一下子什么事情都没了,整个人都安然了许多。

“我没事。”魏晨然低语着,将韩伊林拥在怀中,在他的耳畔轻轻地说道:“你又救了我一命,小八。”他紧紧地拥着韩伊林,像是怕失去他一样。的确,他最最怕的就是这一点。就像刚才对白一般,他就算是知道是假的,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把自己带入进去;又比如刚才吊灯掉下时候一般,他不怕自己死了,但他怕,他自己会永远的离开韩伊林,再也看不见他充满温暖的微笑。

“三哥……”韩伊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能感受的出来,他心中的恐惧。

而这时剧组的人全部赶来了。

刘力首当其冲的来到两人面前,检查着两人道:“你们两个都没事吧?有伤到哪里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林曼曼也着急的踩着高跟鞋来到两人面前,看着平安无事的两人,倒是松了一口气,随即看着地上的吊灯,嘴里碎碎念道:“这个吊灯是怎么掉下来的?”

刘力也听到了,旋即看向吊灯,然后朝着自己身旁的导演道:“刘导,我想你对今天的事给个说法!你知不知道要是今天阿然被这吊灯给砸中了,我估计他这一辈子就完了!”

而导演也知道事情的眼中性,向着刘力频频道歉,“真的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这件事情,我们剧组一定会给阿然一个说法的。”随即对着坐在地上的魏晨然道:“阿然,你先回家吧。好好休息休息。今天就不拍了,明天我们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的,好吗?”

“那就等你的消息了,刘导。否则,你也知道的。”

“知道,知道。”导演流汗道。看着魏晨然深邃的眼眸子,刘导这次真的是觉得自己霉运缠身!~

两人在刘力的搀扶下,慢慢起身,拍掉了自己身上的灰尘,魏晨然对着韩伊林道:“没伤到哪吧?”

“没有。”

刚才韩伊林扑倒魏晨然的时候,是在上面,所以魏晨然倒是有些担心起韩伊林来,有木有什么碎片割到啊,什么的!

“没有就好。”魏晨然松了一口气,继续道:“那我们回去吧。”

韩伊林轻点了一下,看着刘导略带怯意的示意了一下。

等两人走了之后,刘导面带冷色的看着众人,“是谁?你们说,是谁干的?妈的,谁.他.妈.的要做就别让老子背黑锅。”

不过显然后面的事情就不归魏晨然管了。

两人上了保姆车之后,就被刘力使劲的问,那个有木有受伤,这个有木有受伤,这个唠叨程度绝对不亚于唐僧。不过韩伊林倒是觉得有些好笑,刘力哥这么一个虎背熊腰的东北大汉竟然会这么的不一样。韩伊林带着可怜他家三哥的眼神,看着魏晨然。魏晨然倒是无奈的笑了笑,意识是,他已经习惯了。

最后,在魏晨然的强硬拒绝下,否决了刘力说的要他们去医院做个全身的检查。

“你们两真的不去医院看看吗?真的不去吗?”刘力站在门口,道。

“好了,力哥,你给我回去吧,我们两个都没事。”

“那……好吧。”刘力勉勉强强的答应了,不过看他那眼神,感觉像是他们两人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样。

等到两人回到家里之后,韩伊林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了?”魏晨然好奇的道。

韩伊林道:“三哥你不觉得力哥很……”

“很什么?”魏晨然挑了挑眉。

韩伊林道:“很八婆啊——!!哈哈哈——!!”

魏晨然听着,思索了一下,很是平静的点了点头。随即拉着韩伊林的手来到沙发前,“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受伤。”

说起来,他也担心。因此,便没听韩伊林的意思,便自顾自的将他的衣服脱下了下来。

“三哥——!!”韩伊林突然想起了之前他家三哥对他的表白,脑子里一片空白,声音略带着一丝丝的颤抖。该不会是要……那个……吧

魏晨然看着他的表情,好笑的道:“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说过,我会等你的答复的。”

韩伊林听着,松了一口气,但又想着刚才自己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嗯。”

魏晨然一手检查着他的身体,一手扯开他的衣服,嘴角在听到韩伊林的声音的刹那,便不由自主的网上扬起了一个弧度。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要面对韩伊林,他的笑便就会成了不由自主了。

“恩?”魏晨然眼睛一眯,突然看到了一丝的血丝,轻轻地触摸着韩伊林脖颈处的一条小细缝。

“啊——!!”韩伊林轻声的叫了一声,随即痛的有些抽气。

“别动,我去那医疗箱。”说着,便从客厅里的橱柜里拿出了医疗箱。

魏晨然一边帮他消毒,一边道:“怎么样?还疼吗?”

韩伊林忍着疼痛,扯出一缕笑意,“没,没事。”

由于伤口的地方是在脖颈处,所以两人之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连韩伊林自己,也没有察觉到他脖颈处竟然被划伤了。要是他家三哥没有发现,他自己估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知道。

“忍忍就好。”魏晨然轻声道,随即将手中的棉花棒,一点一点轻轻地擦拭着伤口的地方。

“小八以后,不要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好不好?”魏晨然垂眼望着伤口,沉声道。

韩伊林略有不解,“嗯?”

魏晨然依旧垂眼帮韩伊林消毒,“就算你救了我,我也会担心你的。就像当初一样,当初的我,看着你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这比让我自己躺在上面还要残忍。所以,以后别再做让自己受伤的事情了,好不好?就算要做,也要确保自己安全。”

韩伊林不认可的道:“可是当时情况这么的紧急,我怎么可能想的这么多呢?万一我没有救下三哥,那么可能三哥今天就可能死在我的面前!”

魏晨然抬眼望着韩伊林,双眸相对,“可你不知道,万一你没救下我,那么你自己也可能把性命打进去的,你懂不?”

“我才不懂,我只懂,自己要是救不下三哥,我可能会一辈子愧疚的。”韩伊林力争道。他做不到这么的自私自利。

魏晨然听着,沉默了几秒,最后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好,我知道了。”他知道,就算他将再多遍,他家小八也不可能听他的。因为这才是他喜欢的韩伊林。他可以为了别人而受伤,却全然没有考虑过自己;他充满着的温暖的笑容和比所有人都努力的奋斗。

听着他家三哥语气中的无奈,韩伊林也沉默不说话了,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前面的墙壁,白如雪一般。魏晨然依旧帮韩伊林擦药,整个空间都一下子沉默了起来。

许久之后,魏晨然终于将伤口包好了,刚起身,韩伊林才道:“三哥……其实我想的并不多。我只想自己的家人能够一直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就好。如果今天换做是你,而我站在吊灯下面……我想,你也会义无反顾的冲上来的,不是吗?”韩伊林静静的看着他家三哥的后背,等待着答案。

魏晨然慢慢转过身子来,看着韩伊林,轻轻点了点头,两个字,一字一句的吐出。“我会!!”换做是他,绝对会,就算是他死,韩伊林也不能死。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魏晨然继续道,“今天想着你刚出院,所以就带你去剧组里看看,不过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种事情,小八,你先去休息休息吧。累着了吧?!”

“嗯,我知道了。”

等到韩伊林来到房间里,一个倒地,躺在了床上。一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注视着蔚蓝色的天花板。回想着之前所发生的种种,脑子里有些存储不过来,有些晕晕然。

今天他家三哥竟然表白了,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回想着他家是哪个俊美的脸庞,心竟然有些嘭嘭乱跳。

“啊~~我在想些什么啊!!!他可是我哥啊~!!”韩伊林手抓着头发,就差点没把头发给拽下来了。

“韩伊林,你一定要头脑清楚,绝对不能喜欢上你家哥哥啊!!虽然我知道你家哥哥是很优秀的,真的真的很优秀的,可你也千万不要喜欢上啊!!!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你的哥哥,这是不能改变的!!你这样做,是在乱.伦!!!”韩伊林自言自语的说着,说到最后自己竟然也脸色苍白的说不出话来了。回想着刚才自己所说过的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才好!!!

“好了,别乱想了!~”韩伊林一个起身,随即自言自语说道,“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

直到确认自己再不去想这件事之后,韩伊林才有趴在床上。

今天发生的事很多,有令人慌乱的,也有令人害怕的。

要是今天他家三哥真的被吊灯给砸死了,或许,他这一辈子都会愧疚吧?!不过好在他反应的及时,在紧急关头扑了上去。他以前的速度都很慢的,这次竟然跑的这么快,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他猜想,这就是至亲的力量吧。

韩伊林曾经有看过一件事情,讲的是,一个女孩子,徒手将压着她妈妈身子的面包车给抬了起来。这不禁让人觉得惊奇,一个女孩子的力量竟然会这么的强大。他曾经也怀疑过,可现在,他不也经历了吗?

按照吊灯垂直而落的速度,原本韩伊林是根本就碰不到他家三哥的,可就是因为至亲的力量,所以才会让他的速度变得极快极快。

“三哥没事,就最好了。”他靠着枕头上,喃喃细语道。在不知不觉当中,竟然沉睡在了梦想当中。

等到魏晨然走到楼上喊韩伊林吃饭的时候,韩伊林已经是呼呼大睡中了。

魏晨然看着近如咫尺的心上人,脸上安然的睡意,似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时间也停止了一般。他用指腹轻轻地抚摸着韩伊林的眉头,脸庞,以及诱人的嘴唇。回想着,之前那种着迷的滋味,竟然身子不自主的俯身而下,轻轻地点在了上面,却不敢伸进。

这时韩伊林的眉头微蹙,身子动了一下,吓得魏晨然整个人都猛然间站直了身子。

韩伊林听这动静,轻轻地揉着眼睛,抬眼望见魏晨然,还有些睡眼朦胧的道,“三哥?你怎么来了?”

而魏晨然此时像是偷腥的猫被抓住了一般,故作轻松的道:“啊?我啊,对了,大哥叫你下来吃饭呢,大家都在下面等着呢。”

韩伊林道“是吗?那我马上就下来。”

魏晨然道:“恩恩。”说完,别也没等韩伊林反应过来,就一个劲的走出了门外。弄得韩伊林是一脸的迷茫,“三哥这是怎么了?”不过也没有深想什么。要是换做其他兄弟看见,或许就不会想韩伊林这么迷糊了。

而在门外的魏晨然,难得的心跳加速,大呼一口气来。“吓死爷了。”他轻声说道,不过,这也算是值得。他摸着自己的唇瓣,不由自由的笑了起来。

等到韩伊林下来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就坐了。

韩伊林一眼望去,都是熟悉的人,天天都能看的到的哥哥们,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再次看到他们几个人,竟然会有种莫名的感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不哭。他可不是什么爱哭的人。

不过,心里还是默默的说了一句,“能看到大家,真的很好!”

“下来了?”顾城铭朝着韩伊林笑道,左手向他招了招手,右手则是拿着韩伊林最爱的花菜炒肉片。

顾浩则是站了起来,向他走过去,随即一把把手搭在他的脖子上,毫不在意的说道:“来来来,坐哥哥身边,啊哈哈~~”全然没有发现韩伊林有些不好意思的脸以及魏晨然和某些人那杀死人的眼神。

“来,我看看,有没有瘦了!”坐在身边上的顾子皓朝着韩伊林说道,随即眼睛打量了一番,道:“好像比以前更瘦了。”

“要不……把六哥的所有零食都贡献出来,给小八怎么样?”顾浩坐在一旁,戏谑道。

顾子皓道:“给就给。”说着,便朝着韩伊林望去,“小八,你等会儿就来我房间,我把零食都给你吃。”虽然说得满不在乎的,不过,眼神中还是有些不舍的。谁叫他是天生的吃货呢?这也没有办法的事。

不过……韩伊林他也不想吃你的零食啊……六哥,你不要拿你楚楚可怜的眼睛看我好不好?我不吃你的零食,真的,真的不吃~!!你要相信我,别啊,我真不吃……

“小八才刚痊愈,吃零食对身体不好~!”魏晨然顺势说道。

韩伊林听着,松了一口气,随即朝着魏晨然看去,魏晨然笑了笑。意思是,怎么样,说吧,怎么感谢我~!

顾子皓听着,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表面上还是说:“是吗?没事,小八!~你吃不了,六哥会帮你吃掉的~!!”

小八听着,嘴角抽搐了一下,笑了笑,心里却道:‘六哥……我真不想吃~!!’

餐桌上永远都只有欢笑声,大家也都知道顾子皓的心性,因此,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觉得开心开心,并没有当真~!

听着韩伊林的笑声,所有的人心里也同样的笑了笑。

魏峰坐在最远的处,不过,眼神也是同样的看着韩伊林,嘴角的弧度,在别人毫无察觉的时候,上扬了。

“好了,你们都别开小八玩笑了。”魏峰淡淡的说道,随即又眼神盯着韩伊林道:“不过身体不好的话,还是多笑笑比较好。”其实二哥,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等大家都吃完之后,顾城铭突然问道:“今天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额……”韩伊林一怔,不知道该接什么话才好,眼神偷偷的瞄了几眼魏晨然之后,魏晨然咳嗽了一下,道:“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最后倒是没什么事情~!”

听着魏晨然的话,众人‘咦~’了一声,道:“三哥,你在片场发生了什么了吗?”

这时顾城铭又接话道:“我听阿力说,你今天在片场差点被砸死!原本我想说你干嘛带小八去片场,他才大病初愈。不过后来我才觉得,你今天带着小八去是最明智的选择。”

“什么?”众人一惊,七嘴八舌道:“三哥,你怎么回事?”

“三哥,你没事吧?”

“有没有受伤!?”

“谁做的?”魏峰坐着,冷冷的说道。

整个客厅的气氛一下子又变的紧张起来。一次、二次的事情发生,不得不怀疑,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如果要是今天没有韩伊林在的话,魏晨然就可能会被砸死……

到底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6000字=0=终于写完了~

第五十九章 莫名

“你的意思是?”顾城铭微笑着对着身旁已经站的笔直的魏峰问道。不过虽然是微笑着,但是,眼角的冷芒却是不显而露,让人不禁打了一个颤。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事情加在一起,绝对不是偶然,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场有预谋的谋杀。就像当初把我们父母杀害一样。”魏峰的眼里尽是冷冽,原本的双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魏峰这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惊讶了。虽然他们也认为这不是一场意外,但是没有人把这件事和十几年前所发生的车祸联系道一起。被魏峰这么一说,除韩伊林以外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如果说十几年前的交通事故不是意外的话,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他们爸妈的呢?想着这十几年来,自己一直被人监视、自己的父母被人谋害,他们有的感觉后背一凉,但是更多地是恨。

顾浩猛地站了起来,朝着魏峰问道:“二哥,你是有什么证据了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魏峰的身上,不过魏峰却是摇了摇头。

“没有。”那年的事情,一是做的太过隐秘,二是那年他也青涩不如现在。他这几年一直在调查这件事,虽然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是就是这些蛛丝马迹啊显露了当年的车祸并非是个意外。

“如果真像二哥所说的话,那么,这些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被那个人所注视到了吗?所以,就是因为注视到了,察觉到了当年的雏儿已经变成了翱翔的雄鹰才会又开始阴谋的重现了吗?”魏晨然思考着,一会儿抬眼,一会儿垂眼。

顾子辰道:“可是,如果真的像大家所说的话,那为什么他不在我们还年幼的时候将我们杀了呢?这样不动声色的,不是更好吗?”

顾子辰的问题,同样也是所有人心中的疑惑,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

“如果,我说的是如果……”韩伊林突然开口说道,“如果说,那年,那个人杀了爸妈之后,却发现,杀不了我们。也就是说,我们被保护了的话,是不是可以解释当年的事情了?又或者说,更变态一点,他觉得只有杀了已经成长的我们,才会觉得有成就感?”

韩伊林一边说着,一边觉得后背凉飕飕的,就感觉有人现在就站在他的背后,吹着冷风一般。

“小八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顾城铭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大家还记得,当年爸妈出事的那天,谁来过呢?”

“外公?!”顾子皓惊醒道。

“对!”顾城铭点头应道,“如果小八这个假设成立的话,当年外公接收我们的别墅,将我们逼到一间小公寓里,不是为了对我们赶尽杀绝,而是为了保护我们,这样的话,是不是全都合理了?”

所有人听着这个结论,一下子都沉默了。

如果说,这个假设真的成立的话,也就是说,他们的外公并非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可他们却是恨了这个人十几年。

“大哥……”顾子辰抬起头,对上顾城铭的双眸,“我们……”

“这还不一定是真的!”顾浩突然抢话道,“那个糟老头要是心真的那么好的话,也不会这么多年对我们默默不管了。我看,就算我们死了,他也不会难过半分的,而且还可能在某个地方偷着乐呢!”顾浩一反常态,嘴里尽是一些尖酸刻薄的话,韩伊林有些愣住,这完全不像他记忆当中那个神经大条的七哥。

“七哥……”

“小七……”

顾城铭和韩伊林同时说道,不过顾浩却是没有理睬他们,头也不转的撇下一句“没什么事,我就先上楼了。”便一个人走上了楼梯。没过多久,楼上便传来了一声‘砰’的巨响。

“大哥……七哥他?”韩伊林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觉得,这样的七哥很不正常,脸上不由得浮现出几分担忧。

顾城铭扯出一丝笑,不过这份笑,却是苦味十足,“没什么,你不用担心他。”

“可是,七哥这样真的没事吗?我觉得他很不正常!”为什么一提到外公,七哥就变成这样子了?在韩伊林的印象当中,他有听过他家大哥说起过那个人,是一个……冷血无情、冷漠到极致的老人。可是……

顾城铭还想说什么,却被魏峰给阻止了。他看着顾城铭,道:“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听着魏峰的话,顾城铭叹了一口气,才道:“好,有些事,你的确是应该知道的!”他对着韩伊林继续说道:“在小七十一岁的那年,我们去外公家求助,因为得知他回到了京都的消息,所以我们一家人赶了过去。不过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但没有让我们进去,还在我们强行进去的时候,放狗要我们。当年,小七差点被咬,好在阿峰救了他。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一次,就种下了很久很久的心魔。”

韩伊林静静的听着,旋即想起了之前魏峰手臂上那个伤疤,突然望向魏峰的肩膀。

魏峰知道韩伊林眼中的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倒是没怎么样,依旧霸气邪魅的道:“不过是条狗而已,没什么的!”

“所以七哥才这么狠外公的吗?”韩伊林问道。

众人点了点头。

当年的事情,到底谁对谁错,谁又是装的,谁又是真的对他们的,现在又看不明白了。

只是要是真如大家猜想的那样的话,那他为什么又要这么对他们呢?

今年的突然回来,是不是又知道了些什么?

所有人的心里都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有太多的问题憋在心里了。

“好了,我们也别想了。虽然敌人在暗地里,不过日子还是得过下去的不是吗?不过,从今天开始大家都小心的。要是有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都记得告诉我。”顾城铭慢慢的说道,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才道:“那好,大家都上楼休息吧。”

这话刚一说完,顾子皓便紧张兮兮的嚷道:“怎么办,怎么办?我今天上厕所不下七八次了!我会不会被人下毒了啊?”

他一说,韩伊林也记起了顾子皓中午的表现,也道:“嗯,六哥今天上了好多次厕所了。”

顾城铭抬眼望向顾子皓,道:“你今天有吃过什么东西吗?”

顾子皓思索了一下道:“其实也没吃什么。吃了拉,吃了拉,我哪敢多吃了什么~!就是早上九、十点的时候吃了一份清蒸基围虾、腰果虾仁、然后一杯果汁就没了。因为今天是虾仁为主题,所以今天吃了蛮多虾的。可是我平常也吃虾啊,怎么就没事呢?!”

顾城铭听着,无奈的道:“你又是吃虾又是喝果汁的,当然会腹泻!在医学上,虾和果汁是不能同时吃的,这是会导致腹泻的!小六,不是我说你,你作为了一个美食家,还是得需要看一看那些东西是可以吃的,那些东西是不可以吃的!”

随着顾城铭的话一出,所有人倒是松了一口气,只是普通的食物同时吃导致的而已。顾子皓听着,撇了撇嘴,“我哪知道,平常都是经纪人帮我弄得。这几天他家里出了一些事,我就让他请假了。公司又没给我配一个新的,难免就会出错的嘛!”

“没给你配?那助理呢?”顾子辰问道。

顾子皓撇了撇嘴道:“也有事,听说是她老公出车祸了,在医院急救,所以就先走了。不过也是个新人,多一个她和少一个她,我也觉得无所谓。”

“哪个医院的?”魏峰突然问道。

“嗯?”顾子皓朝着他家二哥望去,想了想道:“她好像说是中山医院。”

“中山医院?”魏峰思索了一下随后朝着顾城铭道:“大哥,你有空去问一下,中山医院的人能不能让他们转院到你们医院。毕竟是照顾子皓的助理,也得多给人家一些照护才是。”

顾城铭虽然有些不明白魏峰心里倒是是藏着什么葫芦药,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道:“嗯,好的,是该多多照顾照顾。毕竟是子皓的人。对了小六,你的助理叫什么名字,这样我好去问问。”

“叫王虹。”

“好的。”顾城铭点了点头,随即瞥了魏峰一眼。看到眼中的意思,道:“好了,大家先上去吧,都休息休息吧。”

等众人离开之后,顾城铭和魏峰两人来到了楼上的书房。

“你是发现了什么异常吗?”顾城铭问道。

魏峰道:“不确定,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助理有问题。”

“那好,我明天就去打电话去中山医院去问问,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这个人。”

魏峰点了点头,“但愿没有。”随即他又道:“现在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一切都得小心。这几天,顾氏集团的股票一直有所下降,而且,还有人在不断的收购这在股市的残留股票。”

“看起来,不简单。”

“是啊。”魏峰难得的疲惫的道。

目光透过玻璃窗望向了漆黑的夜景,心却是猛然的跳着。

第六十章 伸出狼手的二哥

“你们在聊什么?”正当两人发呆的时候,魏晨然突然闯了进来。

“你来了?”魏峰靠在窗口,对着魏晨然道。

魏晨然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向顾城铭,盯着他的双眸道:“外公那边,你准备去吗?”

顾城铭道:“去。”他淡淡的吐出一个字,眼神中却是不知道藏着什么,深不可测。漆黑的眸子,在灯光下灼灼发亮。

“既然这样,那么很多事情都去问问清楚吧。我想当年的事情,外公应该会知道些什么的。总觉得,他满了我们太多太多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可能知道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魏晨然道。

魏峰和顾城铭都点了点头。他们想的都一样,这件事情,应该不仅仅那么简单的来说。

魏峰突然不满道:“真是令人讨厌的感觉。”他非常不爽这种被别人所掌控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在那个人眼中,都只是小打小闹。也许就是因为这样,那个时候,他才不肯在暗地里出手吧。

“你自己也当心点。既然这几天公司有问题,那就多留个心吧。不过也不要过于忙累了,知道了吗?!”顾城铭朝着魏峰叮嘱道。

魏峰点了点头,他自然是知道的。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他又道:“不过这样也好,趁着这个机会,把公司里的一些老古董都可以清理清理了。”魏峰的眼睛慢慢的眯成了一条细缝,嘴角扯出一缕邪魅的笑容来,道:“顾氏集团的股票现在正在继续下降,我估计不久,有些人就该抛股票了。既然有人想趁这个机会将顾氏掌握在手,那我们也为何不趁这个机会,将剩下的股票买回来了呢?这样,我们就能做到绝对的控股权了。”

顾城铭听着,思索了一下,道:“这样做,好是好,不过也有风险,你有把握将别人抛出去的股票买回来吗?”

一旁的魏晨然突然笑道:“大哥,你是不是忘记了二哥当初是做什么的?”

顾城铭一愣,被他家三弟一说,他倒是记起了些什么,嘴角的笑意不禁深了几分。

而魏峰则是一脸黑,“都是一些陈年旧事了,记得干嘛?”

看着这样的魏峰,两人虽然表面上忍住了笑,可是这憋笑有多痛苦,你知道不?顾城铭和魏晨然一边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事情,一边又左顾右盼的。魏峰看他们的样子,便知道是在干嘛,这脸色愣是又黑了一层。

“好了,好了。”顾城铭看得出来,他们两个要是在那个样子的话,估计啊,他家小二就得暴走了。“你们就先回去吧,外公那里我会去看看的。”

两人听着,点了点头,魏晨然走了出去,而魏峰在看了顾城铭一眼之后也走了出去。后者眼中的不安,慢慢的多了一些。

等到门被紧紧关住之后,顾城铭一个人坐在了椅子上。微微皱起眉头来,不断的敲击着键盘。

出去的两人当中,魏晨然则是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而魏峰因为有心事,则是一个人走出了屋子来到自家的院子里,却没想到正巧碰到了给花草浇水的韩伊林。

他一步一步的靠近这韩伊林,无声无息。而韩伊林依旧一个人自顾自的浇着水。直到转身之后,瞧见背后看着自己的魏峰,才吓了一跳,直摸着自己的心跳,道:“二哥……你吓死我了。”

可魏峰却没有理睬他,而是依旧径直的靠近他。直到韩伊林的身子推到了大树背上,再也后退不了的时候,魏峰才呢喃了一句,“小八……”

“二……二哥,你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魏峰自己也是一愣。刚才那样脆弱的魏峰,才不是真正的他。

魏峰突然一下子醒了过来,随即又换上了他如往常那般恶魔的笑容,两只手则是握住了韩伊林的双手,身子慢慢倾斜下去,将韩伊林逼倒在大树身上,不得动弹。

手指慢慢轻挑起韩伊林的小八,另外大拇指划过他的嘴唇,头轻轻的靠在韩伊林的耳畔道:“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你可不止欠我一个吻的债哦~!”

韩伊林这时还在发愣状态,完全不明白现在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脑海中一片空白,懵了,一下子懵了。不过在听完他家二哥这些话之后,他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刚想抬头,却被魏峰深深的架固住。“别动。”沙哑的声音在韩伊林的耳畔回想起,带着浓浓的欲.望。

随即在韩伊林睁大了双眼下,吻住了韩伊林的嘴唇。

他慢慢撬开韩伊林的贝齿,灵活的勾住了韩伊林的小舌,在他的口腔中不断的搅浑着。寂静的夜下,不断的传来轻轻地呻.吟声。由于正处夏天,两人的衣服都很单薄。魏峰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了韩伊林的衣物当中。随即找到了他的柔软之处,胸口的朱粒,不断的被他给蹂躏。

韩伊林的腰很细,细的和女生一般。在魏峰的眼中,似乎男人的腰就应该和他一样,强而有力。不过韩伊林这腰,倒也是十分合他的胃口。白皙、柔软一只手就能把他揽在怀里。

两人的呼吸声越发的沉重,魏峰的膝盖慢慢的往上抬,随即调戏着小韩伊林。韩伊林不舒服的皱起了眉头,支吾一声,但是这声音,给人听起来,却更像是呻.吟.声。

魏峰的下半身顶起了一个小帐篷,不过他倒是全然无所谓。身子紧紧的贴近韩伊林的身子,而小魏峰也是顶着小韩伊林。

这样的感觉很奇妙,但又让韩伊林感觉窒息。

好在魏峰的动作却是没有继续下去,被放开的韩伊林不断的粗喘着气,手扶着大树。刚缓过神来,却眼角瞄到了魏峰的耸立。一下子又想起了刚才的样子,不禁窘迫起来。

“好了。今天就不继续了,你身子才刚好,我怕你承受不了。”

听着,韩伊林顺势往他的下方看去,那鼎立的雄狮,似乎正朝着他挥手一般。

耳边再次传来魏峰的轻笑声,“呵,以后会有机会的~!”魏峰眼神在韩伊林的身上扫了一遍,笑了笑,随即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道:“你快进去吧,这夜里凉,别感冒了。”

韩伊林听着,低着头,轻声嗯了一句,随即头也不回的跑了回去。直到一鼓作气跑到楼上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靠着墙壁,缓了缓神。他……他……刚才和二哥……竟然……竟然。

一想到这里,韩伊林的大脑就处于一片混乱当中。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原本自己不是可以推开他的吗?自己干嘛不推开他呢?

而在院子里的魏峰,看着自己下面的肿胀,无奈的笑了笑。看来,对于他家小八,他还真是没有办法。都做到这种份上了,自己竟然还不直截了当的截了他……

“唉……”他叹了一口气,随即目光朝向了韩伊林的房间。不过想起刚才韩伊林的那个表现,倒是满意的笑了笑,“至少他不觉得恶心就好,时间多的是,也不差这几天都到底是怎么样的~!”他的笑,藏在了眼底,旁人若在,一定会发现,这个时常腹黑冷血的男人竟然也会有笑的那么开心的时候。虽然他的笑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却是能让人感觉都他眼角的温暖。

楼上的韩伊林还靠着墙壁,脑中一阵胡思乱想。

“小八……”一声熟悉的声音把他给叫醒了。韩伊林回过头望见顾浩看着他,瞬间站直了身子,道:“七哥!”

“你一个人靠在这里干什么呢?”顾浩疑惑道。

“啊?”韩伊林反应过来,随即讪讪的笑道:“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就是偶尔靠着墙壁感觉蛮舒服的。”丫的,这是什么理由啊!!靠着墙壁有什么舒服的。

不过顾浩听着倒是没有怀疑什么,毕竟他神经大条,很多事情,都只是主观的判断而已。于是道:“墙壁凉,别总是靠着。”说着,他走进了一些,瞧见韩伊林通红的脸颊,误以为是发烧了,便道:“你脸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啊?来,跟我去找一下大哥吧”

韩伊林一听,立马挣脱开了顾浩的手,随即道:“没有没有,我这又不是发烧,用不着去找大哥的。”

不过顾浩看他样子却不太像,不过见他这么的紧张,随即一把把他拉倒身边来,疑惑的看着他,紧接着又摸了摸他额头,喃喃自语道:“嗯……好像的确不是发烧。”

“我说了吧,不是就是不是吗,我现在……”

韩伊林刚想走,却听到背后传来了一声叫唤:“你们两个在干嘛那?”顾城铭一走进便看到顾浩拉着韩伊林的手,亲昵的摸着他的额头。他皱着眉,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的走向了他们两个人。

“大哥?!”“大哥?”韩伊林则是一惊,相比而言,顾浩倒是很无所谓的道,“没干嘛呢,就是刚才我以为小八他发烧了,不过好像不是发烧,就是脸红而已。”

“是吗?”顾城铭道,随即目光看向了一旁的拘束的韩伊林,轻声道:“来,小八,让我看看。”

韩伊林知道自己蒙不过他家大哥的,因此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顾城铭拨开他额前的碎发

第六十一章 再见魏泽宇

韩伊林知道自己蒙不过他家大哥的,因此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顾城铭拨开他额前的碎发,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即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思索了一下道:“嗯,的确没有发烧,不过这脸色怎么这么的红?”顾城铭注视着他,弄得韩伊林有些不好意思。看着他家大哥思索的样子,脑海中竟然浮现着之前和他家二哥在一起的情景。

“哈哈哈哈……”他干干的笑着,道:“我刚从外头浇花回来,外头可热着呢。”

“是吗?”顾城铭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韩伊林被他这么一看,有些心虚起来。

顾城铭继续道:“你啊,以后别总是大热天的去外头,万一你一着凉可就不好了。”

韩伊林乖巧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随即偷偷的瞄了他家大哥一眼,心里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好在他家大哥没有起疑心,不然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大哥,我就先回房间里去了。”

“嗯。”顾城铭轻点了一下头,示意他去吧。

而一旁的顾浩也道:“正好,小八你和我一起走吧。”说着他便拉起韩伊林的手来。

顾城铭刚想叫住顾浩呢,却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已经到了喉咙口的话,还是被他咽了回去。他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了拐角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心结还是得由他自己解开才好。”顾城铭喃喃自语着,刚转身的时候正巧碰见走上楼梯的魏峰。

他瞧见魏峰衣衫略有些不整,便开口问道:“你刚才去哪了?”

魏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道:“就在院子里走走而已。”

“哦。”顾城铭轻声的答了一句,眼睛看着他的衣服,心里却是正在疑惑当中。

“没什么事,我就先去睡了。”魏峰看着正在思索的顾城铭,说道。

顾城铭反应过来之后,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更加的疑惑了。

他家小八刚才也是从院子里过来,而阿峰也是从院子里出来,难道他们两个人在院子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了吗?要不然他家小八的脸怎么会这么的红呢?

或许韩伊林自个儿也不知道,他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总是往外飘,那是一种心虚的表现。

原本含着笑意的眼睛开始慢慢的眯了起来,顾城铭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惊天的改变。要是韩伊林在的话,他绝对不会相信,现在这个满脸腹黑样子的人竟然会是他家大哥。

不过呢,韩伊林现在可是躺在了床上,想着他的一些胡思乱想。

顾城铭脸上的神情也只是持续了半分钟而已,很快他又恢复到了那个温暖如春的大哥模样。

“看来是时间好好把握把握了。”他喃喃自语道,眉头微微的蹙起,心里却是在想着另外的一些事情。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是,他家小八对着他的微笑,以及轻声喊着他的名字。

虽然顾城铭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他倒是很喜欢他家小八叫他的名字,而不是一直大哥大哥的叫着。

而此刻,韩伊林一个人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唇,样子,若是有人看见的话,绝对会认为是在犯花痴的。不过,显然韩伊林不是这样子的,他更多的是一些慌乱,脑海中每次浮现,他总觉得自己在他家二哥手里根本就手无缚鸡之力。

韩伊林抓乱了他的头发,最后叹了一口气,“算了,以后的事还是以后解决吧。”

今天他是越发的烦躁了。今天不仅仅被他家三哥给强吻了,还被表白了,晚上也被他二哥给强吻而且还差点吃干抹净。韩伊林想想就觉得头疼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韩伊林烦躁了一会儿之后,最后还是放弃了。他本来就不是会思考的人,从来都不去深究一件东西,那是因为他喜欢简简单单的生活。不管是现在还是从前,他都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他想着,既然还没做到最后一步,就先缓一缓吧。他总觉得自己要是再这么下去的话,一定会骨头都不剩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家二哥三哥会喜欢自己。他摸着自己的脸,总觉得自己长得既普通又没身材的,完全不像他几个哥哥一样完美,为什么他们两个人要追着他不放呢?

不过韩伊林或许想不到,不,应该说他根本就记不起他小时候到底是做了多大的错事才扯出了这一系列的桃花债。

“算了,算了。”韩伊林大声说了一句,“我还是睡觉吧,困死我了。”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偶尔犯犯蠢也不错。

几天下来,魏峰和魏晨然倒是回归了正常,倒也不再提起之前的那些事情了。这样倒是让韩伊林大松了一口气。他心里还想着,要是能够一直不记得就好了。而韩伊林也没有了之前的不好意思。

而在另外一边。

“喂,是我。”顾城铭拨通了他家小二的电话,轻声道。

魏峰听着,道:“怎么了?之前的事查出来了吗?”

“嗯。”顾城铭道:“我之前一直没空,今天去问了一下,还特意去那医院看了一下,没有发现有那么一个人在住院。”

“所以你的意思是……”魏峰听着,声音一沉。

顾城铭道:“也就是说,小六的那个助理在骗他。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骗他,她都是最有可疑的一个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魏峰沉声道,“这个助理绝对是不能用了,虽然不确定到底小六的腹泻是不是她间接造成的,但是这个助理一定有问题。还是赶紧告诉小六让他辞了这个助理。”

顾城铭道:“我在打过来之前已经和小六说过了。他跟我说,这个助理一天之前打电话回来说,她身子还是没有好得在医院里还要带上个几天才好。不过,就我刚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这个助理就已经被辞退了。这样的人放在小六身边还真是让人不放心。”

“的确。”魏峰赶紧又道:“对了,之前我调查了一下阿然的片场所发生的事情。之前我调开了监控探头,不过好像有人知道那里有监控就躲开了。不过好像他们剧组里少了一个人,是一个灯光师。我去查了那个灯光师,是意外进入他们剧组的。当时正巧原先的灯光师出了一些小问题,随即才请了一位新的灯光师的。”

顾城铭听着,眼睛一眯,“这个人逃了?”

“嗯。”魏峰点了点头,“由于这个灯光师是临时请的,所以那导演自个儿也不清楚他的底细。所以,我们查到他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不过,因为还是有一些监控录像捕捉到他的,所以,我想用他的照片来查的话,应该没比之前要容易一些。”

“好的。”顾城铭道:“我总觉得如果这个人查出来,我们就一定能够查出他背后的人的一些事情来。这些历史太过陈旧了,就算那个时候我已经长大了,但还是无法猜出那个人是谁来。”

“你也别总是想这些了。”魏峰道:“有些事、有些人,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的。到那个时候,或许,一切就全部都真相大白了吧。”

顾城铭听着,喃喃自语道:“或许吧。”是啊,或许吧,但是他这辈子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拐走了他家的小八,又是谁把他们的父母给杀害了。这些年给他们也成长了,也不再是当初那些愣头青了。

“好了,你也别总是忙着忙那的了。自己的身体比较重要。”顾城铭叮嘱道,“公司的事情,要是能放下一些,就放下一些。我怕你累坏了。”

“习惯了忙碌,偶尔你要是让我放下,我还真是不太习惯的。”魏峰轻声笑了一声,道:“好了,好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了,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的。”

听着电话那头魏峰的声音,顾城铭无奈道:“知道就好。我这个唠叨的老头子就不多废话了。挂了。”

等到两人结束了通话之后,魏峰看着桌子上摆着的照片,那是一张两个小孩子抱在一起的照片。小男孩手里抱着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婴儿。小婴儿笑着轻了小男孩一口。而小男孩的脸色显然有些羞涩的红晕。

这张照片里的小男孩像极了现在魏峰,而那个小婴儿,眉宇之间,倒是有几分像韩伊林。

魏峰摸着他眼前的照片,眼神里是浓浓的爱意。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便将照片给放下了,口中喃喃自语着,“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呢?”

自从上次之后,他倒是安分了许多。不过不是他自己想要安分的,而是他家大哥似乎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总是有些不自然。

“唉~~~”魏峰的脑海中又想起了他小时候的样子,“你啊,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明明自己惹下的情债,却是一副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样子。你说你,我应该把你怎么呢?”

别忘了,魏峰可是一只特别特别特别凶残的大饿狼。饥渴难耐什么的,万一一不小心把人家给吃了,可就不好了。

而与此同时呢,呆在家里的韩伊林突然一下子后背一凉,整个人都汗毛倒竖起来。旋即一想,是不是自己把空调给调高了啊?可是他一看,还是和之前一样啊,没有调高啊。

不过韩伊林也不去深究这些了,因为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四……四哥?”韩伊林略带着惊讶的神情,看着打开门进来的魏泽宇。

“很惊讶吗?”魏泽宇嘴角不屑的道,“你可别忘记,这里可是我家,我回家一趟,难道你有什么问题?”他的目光注视着韩伊林,让韩伊林一下子慌了神,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魏泽宇轻声切了一声,道:“我要不是回来拿一份重要的文件,我也不可能会回来的。”说完,他便不再看着韩伊林,而是径直的往楼上走去,留下了一个已经成为冰雕的韩伊林。

等到魏泽宇下来之后,韩伊林也已经回过神了,不过依旧在面对魏泽宇的时候有些慌乱,毕竟他还是能感受的出来,他家四哥对于他的深深的敌意。

不过,韩伊林有一点错了。其实,魏泽宇对他的敌意已经少了许多许多了,不然也不会上次会给他赔礼道歉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家大哥跟他所说过的话,而且更多地是韩伊林这个人。只是他毕竟高傲惯了,所有这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而且,他也喜欢看见韩伊林对他露出胆怯的神情。

“有什么事吗?”魏泽宇看着站在一旁,想要说话,却又不敢说话的韩伊林,朝着他冷冷的说道。

“啊?”韩伊林被叫到之后,一下子反应过来,旋即支吾道:“我……我……”

“有事就快说,我时间紧着呢。”魏泽宇打断道。

韩伊林听着,大吐一口气,随即连忙说道:“我想问问,四哥你要不和我一起吃午饭吧,如果你没有吃的话。”

魏泽宇听着他的话,冷冷的看着他,却是没有说话。韩伊林被他看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样子。他从来都没有怕过别人,就算是他家二哥,他其实也不是真的很害怕的,但是对于他家四哥来说,他其实还真是有点怕的。毕竟当时的那个人,他是多么无情的告诉自己了那么一个晴天霹雳办的消息!

“呵——!~!”魏泽宇冷冷的笑了一声,“我都说了我时间紧,你还问我要不要和你一起吃饭?还真是没脑子。好了,我不和你说了,耽误我时间。”说完,也没等韩伊林反应过来,就头也不回的径直走了出去。

大门在“砰”的一声巨响中关上了。

韩伊林原本还以为之前他家四哥和他道了歉,应该会好一些,可没想到,还是这么的对他不待见。想到这里,韩伊林莫名的将头低了下来。心里竟然会有种失落感。

其实他心里还是特别特别想要这个家能够和和睦睦的在一起的。其实他一直都能看的出来,他家大哥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看一眼,那一个空着的位子。这个位子就是他家四哥。有时候,他也会看见他家大哥会在四哥的房间里逛一圈,同样的,也会经常的去打扫卫生之类的。其实很多时候,韩伊林都是看在眼里的。

他也知道,由于自己的原因,他家四哥才会不回家的。

他不是钻牛角尖,虽然他家大哥说不是因为他,可他家四哥的的确确就是因为他才不回来的。

所以他其实很渴望能够解开他家四哥对他的偏见。想到这里,韩伊林突然下了一个主意。

想着,想着,他便立马跑到楼上去,整理好了穿戴,出了家门。

他虽然很怕他家四哥,但是他还是决定去好好的找他家四哥谈谈。就算他再怎么不待见他,他也要告诉他,其实家里还有很多很多的兄弟在等他回来。

想到这里,他便启程去了他家四哥的那个事务所。

正巧这下午的时候,路上还不是很堵,所以韩伊林很快的就来到了他家四哥事务所门口。其实他心里有一个私心。

在他以前的那个世界里,就是他家四哥帮他们打赢了那场绝对性的官司。要不是他家四哥的帮忙,或许,他们孤儿院的十几个孤儿都要无家可归了。

所以,就算那个时候,他家四哥伤的他很深,他也没有虐恨他。这就是原因之一了。

韩伊林是一个有恩必报的人,所以这件事情,他一直藏在心里。他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毕竟,他这种事情告诉别人,恐怕他的几个哥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韩伊林一步一步的走着,每走上一步,便深呼一口气。直到他走到事务所的门口,他才停了下来,摸着自己不断搏动的心脏,在心里为自己打着气。

终于,他深呼了一口气之后,一下子推开了们,大步的走了进去。

只是,走进去之后他却看到几个人都窝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韩伊林略带着疑惑,朝着里面走了进去,正巧也碰到了熟人,轻声唤道:“辛欣姐。”

辛欣此时还在偷听当中,听到别人叫自己之后,便回了回头,一看到韩伊林,惊讶道:“阿宇的弟弟?!你怎么来了?”旋即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件事情,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你怎么来了?”

而旁边的人也显然注意到了韩伊林,辛欣便朝着他们解释道:“阿然的弟弟,韩伊林。伊林,这些都是你哥哥的同事。”

“你们好。”

“你好,你好。”双方都打了一个招呼之后,韩伊林旋即问向辛欣道:“辛欣姐,我哥哥的办公室里面是在干嘛啊?你怎么都这副模样?”

辛欣一听,一脸的苦色,“别提了。之前接了一个大单子,可谁能想的到,这个大单子竟然会这么的麻烦。里面的那个死八婆,现在还在和你哥哥争吵呢。真是死.三.八。”

辛欣难得爆出了粗口,而其他人也是一脸的气愤。显然那个人估计是把这里的人都给得罪了一边了吧。

“能不能也让我听一下?”韩伊林不好意思的说道。

辛欣道:“来,到我这里来吧。”说起来,辛欣对于韩伊林还是有些愧疚的,当初要不是自己没有阻止他,他也不会差点死掉了。

韩伊林来到辛欣的身旁之后,耳朵靠近门口,便听到里面一个尖酸刻薄的女声。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被给脸不要脸,老娘给你们,是你们的福气。真是的,一群土包子。”

“你说说看,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到底有没有脑子啊!!!”

“真是的,当初就不该给你们做!!!!真是让人生气!!!!”

里面的人不断的对着魏泽宇开骂,而魏泽宇似乎却没有要还嘴的样子。

不知怎么回事,韩伊林心里倒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他并不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但是现在,他很生气。

突然一下子,韩伊林竟然一下子推门而入。里面的人显然惊讶住了,而韩伊林身旁的辛欣也呆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已经修改好了,不是防盗章节了~~!

第六十二章 毒舌小八

显然在韩伊林进去的一刹那,魏泽宇和女人都惊呆了。同样的,在外头的辛欣也是扶着额头,挡住自己的眼睛,缩在墙后面,心想着,这下是糟糕了。估计等会儿泽宇可就要对她怎样了。

那女人看着韩伊林,在愣住之后,立马又恢复到了气势汹汹的样子,比之之前更甚之。她堂堂的一个总经理,难不成还怕了这个小不点吗?随即怒道:“你谁啊!”说着,便怒视着韩伊林,转头问向魏泽宇,“大名鼎鼎的魏律师,难不成你是想找人来打我吗?你也不想想,他这么点的身材,我估计被我一撞都给晃几晃的,也不找个厉害一点的。”

那张嘴脸,看在韩伊林的眼里,真是让人觉得恶心。

而魏泽宇也是惊讶韩伊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旋即看向了门口的辛欣。辛欣在对上魏泽宇疑惑的眼神的时候,一下子缩回了头。魏泽宇瞧见这般,也不再看向辛欣,而是转向韩伊林。

只是还没说出口来,便被韩伊林一下子抢话道,“我什么人,我想你也不会清楚的。当然我是瘦,被你一撞可能都要晃几晃,可谁叫我瘦呢,没办法,瞧你这模样,我都以为你是穿着游泳圈出生的呢。对了,你那嘴,那鼻子,整一个凑在一起了,长得抽象派一点也省的别人觉得恶心。你出门的时候照没照镜子,估计那天你被自己吓死在家叶不会有人知道吧?我还想说最近闹鬼,不过看你这张脸,倒是蛮辟邪的,估计家里也不会有鬼什么的。你说对吧,这位女士?!!”

韩伊林一口气说完了全部的话,中间毫无停息,听得里面外面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外头的辛欣,都竖起了大拇指。而魏泽宇也惊讶于他家弟弟的口才。他总是以为韩伊林是一个体质多弱的人,他讨厌弱者。但现在看到,倒不是全部都是这样的。

那女人显然也完全傻住了。从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过,等到她反应过来之后,一脸的怒火直冲云霄,眼神中散发的火气,像是要把韩伊林给活剥了一般。

韩伊林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他一想起刚才她是如何对他家四哥的,就立马又道:“怎么着,你想打我?有本事就打吧,反正这里监控录像都装着呢,到时候去警局咱们一起坐坐。况且,你长得这般有特点,万一伤了人,那就是故意伤害罪,逃是逃不了了。长得太有特点了,这通缉令一出来,准抓住。哎,你干嘛呢,想干嘛呢?你还真打我呀?”

那个女人会喜欢别人说自己丑的呢?这个女人最恨的就是别人议论她的长相。前一个议论她长相的人,被她直接炒了鱿鱼。而现在,听着韩伊林的话,这个女人觉得整个人都要怒火燃烧起来了。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韩伊林猛扑过来,那眼神,就像是要把韩伊林给杀了一般。

里里外外的人,都一下子惊住了。

魏泽宇还没反应过来,那女人便朝着韩伊林扑了上去,想把他深深的掐死。

“你该死!!!”那女人怒道。

不过好在韩伊林老早就有准备了,身子很是灵活的躲了开来,随即又道,“身子胖就别学兔子跳来跳去,你难道都不知道自己这肉一动一动的像是带着救生圈一样吗?我怕这楼都要被你给震塌了。”他继续说道,这话说的,那女人更是生气的狠,而外头的人倒是一解心头之恨,真是大快人心。辛欣都快要笑趴了。

刚才见那女人要扑上去,心都快跳出来了。可现在,听着韩伊林的话,她就差没笑死了。没想到泽宇的弟弟竟然这么的有趣。

“你别瞪我。不管你怎么瞪我,你眼睛还是小的像条线一样。不过你瞪瞪也好,不然我还真看不出来你有眼睛呢。”这话说的,还真是毒。看那女人的反应就知道了,已经快要气死了。

身子不停的猛烈的颤抖着,眼球就差没瞪出来了。

“你这个小兔崽子,我叫你继续说,我叫你继续说!!!”那女人的手猛然的伸向了韩伊林,试图是想要抓住他,不过,移动速度还是没有韩伊林快,根本就抓不到他。

到最后,这场面倒是有些搞笑了,像是猪追兔子,永远追不到一样。

只是下一秒,那女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魏泽宇看着,心头突然一跳,有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里燃起。

韩伊林刚想躲开那女人的身子,却没想到她的手里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拿出了一只盒子。紧接着,在韩伊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扔了过去。

砰————

“啊——!!”韩伊林很是不巧的被中招了,捂着自己的额头,有点痛的跳脚。

那女人脸上扬起胜利的笑,笑道:“你还说啊,叫你还说!!哼,看我不打死你。”说着,刚想要挥手要打韩伊林的时候,手突然一下子被魏泽宇抓住。

“谁他妈的……”那女人还想骂人,却一回头对上魏泽宇凶神恶煞的眼睛的时候,一下子突然害怕起来了。整个人,在一秒钟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来到了地狱一般,让她觉得,整个人都是冰冰冷的。

“黄玉女士,你最好给我赔礼道歉,不然,我就向法院起诉你。”魏泽宇瞧了一眼捂着额头的韩伊林,随即便冷冷的对着黄玉说道。

不过显然黄玉在害怕过后,一下子是怒极攻心。她黄玉什么时候怕过呢啊?!她显然对自己刚才的害怕觉得很是生气,便怒道:“魏泽宇,你最好给老娘放开,不然这份单子我就交给你家对手去做。我看你还能在这位置上呆多久!给我放开,不然就别逼我这么做了!!”

“我要是真不放呢!”魏泽宇冷冷的道,强大的气场差点就没把整个办公室都冻僵了。一下子,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好像连室内的气温也急剧下降了好多。一股冷飕飕的感觉在身体内流淌。

只是那女人显然是没什么好怕的,对,她就是不怕。她有他的弱点在手,怕什么!“那我就真的给了。”

“那你给好了,我们德兴也不怕缺这一单子。不过黄玉女士,我劝你还是最好给我向他道歉,不然我就对你进行起诉了。”

“你起诉什么?”黄玉瞪眼道。

魏泽宇道:“刚才小八也说了,我这办公室可是成天监控录像中的,你刚才的一举一动,这监控仪都录着。你要是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去警局好好聊聊。对了,你也别忘记了,我的职业是什么。这京都律师谁的本事大我想你也不会不知道的吧?!不然你当初也不会找上我了。”

“你——!!”黄玉气的说不出话来,“叫我道歉没门!”

“道歉!!!”魏泽宇脸一下子都黑了下来,“道不道歉?!!”他冷冷的说道。

而手上的力度也猛然的加强了,又道:“道歉——!!”语气十分的果断。

韩伊林此时的额头已经不是很疼了,不过还是假装捂着额头一脸吃疼的样子。耳边听着他家四哥的话,心里想着,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骄傲肆意的四哥。之前那个畏畏缩缩的人,他才不承认那是他的四哥呢~!

“我——我才不……”黄玉这话还没说到一半,就疼的直叫,“疼疼疼——!!魏泽宇,你竟然敢这样子,你真的不怕我那样做吗?”

“我现在只知道,黄玉女士需要给我道歉,为刚才的所作所为!”

“你——!!”黄玉气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她虽然很是不想道歉,但是手上传来的疼痛,却是不得不让她道歉,最后,她很是不情愿的样子,对着韩伊林道:“对……对不起。抱歉。”

说完,黄玉气势汹汹的对着魏泽宇道:“现在可以给我放了吗?”

本文每页显示500行 共10页 当前第9页

首页 上一页 ← 9/10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重生之一窝饿狼兄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
加入收藏 | 会员注册 | 留言本站 | Google-Sitemap | Baidu-Sitemap | 手机腐书 |
本站所有书籍均由网络收集整理,可在电脑,手机上阅读!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处理。
Copyright ©2019 腐书网www.Fushu365.com Beta All Rights Reserved